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短篇小合集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若岑溪 来源:晋江文学城

阮流云金穿着一身紫衫,他摇了摇手中扇子,往藤椅上一仰,通身带着说不出的慵懒之意:“人皆有七情六欲,大师兄为什么不能有。”

那弟子闻言略略蹙了眉头,道:“我听外头的人说,濯月山庄前些日子去了趟兀溪镇,那孩子是从兀溪带回来的,会不会……”

阮流云眯了眼睛,看着他道:“掌门都不管的事,你操什么心。兀溪的人这么多,哪个都有嫌疑不成。”

“二师兄说的极是。”似是还没想明白,但他得做出些回应,他不想叫阮流云觉得自己是块木头。

“下去吧。”阮流云摆了摆扇子,接着躺在藤椅上。

这一身紫衫,修长的身形收在眼底,十足的惬意。天伏山喜穿白色,唯独阮流云,除了正事极少穿白衣,理由也很简单,不喜庆。

一旁的弟子行了礼,倒着退出去。

阮流云眯着眼叹了口气,心道这心思也算没白费。

愁云惨淡,沈长星坐在屋外看着天。

天伏山清净的很,四下能听见鸟鸣,却从未见一只鸟飞过。说来也奇怪,此地连信鸽都不见一只,难道人人都可用千里传音之术么。

“大师兄,不好了!”园外有个弟子慌慌张张地进来。

沈长星坐在台阶上,淡定看着来人。

那弟子看见沈长星,问他道:“大师兄现在何处?”

沈长星如实道:“后山,这位师兄有什么事啊。”

“说了你也不明白,我去找大师兄去!”那弟子说罢,慌慌张张地又窜出了园子,脑袋顶上的铃铛一阵乱响。这可不太稳重,十分的不稳重。

沈长星挑眉,不慌不忙地站起来。其实原也不必再去后山找人,眼下快到正午时分,不出一刻钟,柳青裁必然回来用膳。

传饭的弟子陆陆续续地过来,没一会儿沈长星便看见柳青裁与刚才那位弟子一道而来。

柳青裁脸上没什么变化,倒是那弟子脸上比这阴天看着还要惨淡些。

“来要人的,是哪几家?”柳青裁问了一句。

那人俯首道:“濯月山庄的大弟子宋亦笙,还有灵秀宫的白念桃师姐,都在迎客堂等着,带了不少人前来,掌门说这是让您处理。”

“只有两家。”

“两家还不够吗!”那弟子十分惊讶。

灵秀宫和濯月山庄都是仙门中数一数二的门派,特别是濯月山庄,和督护府有那么一层关系。两大门派的大弟子亲自前来,指着要这兀溪镇带回来的这小子,难道会空手回去么。

柳青裁依旧面色不改,他冲沈长星摆摆手,沈长星很自觉的进屋坐到了桌前。

屋外那弟子的声音屋内可以听见,沈长星听着像是濯月山庄和灵秀宫来天伏山要人的。他自醒来,是从兀溪一路往镇上去的,怎么会惊动这两大门派呢。

片刻后,柳青裁才进来,他端坐在沈长星对面,试了试菜的凉热:“还不吃么。”

沈长星的手滞了一滞,问他道:“大师兄不用去见一见来的人么。”

“不着急。”柳青裁将碟子里的菜放进沈长星的碗中。

沈长星低头吃饭,一直听说柳青裁虽不与人过分亲密,待人却礼数周全。眼下让濯月山庄的人等这么久,可一点不像礼数周全的样子。

两个人慢条斯理地吃着饭,一直到菜都尽了柳青裁才起身。

“大师兄要过去吗?”沈长星又问他。

柳青裁看了他一眼,替他将发带正了一正。

“衣冠端正,是礼数。”他淡淡道了一句。

沈长星“嗯”了一声,他觉得柳青裁可能压根儿就不想去见那两家人。

待两人收拾好出去,已经过去近一个时辰。

未至迎客堂,便能看见院内乌泱泱的一大片人,皆是濯月山庄的弟子。沈长星瞧这架势不像是来抓他的,倒像是抓什么十恶不赦的江洋大盗。

一进大堂便看见了黑着脸的宋亦笙,濯月山庄的人向来金玉其外,眼看着这一身的上品法器,和满绣的衣裳料子,就知道是何处的弟子了。

另一边白衣白裳的女子带着面纱,该是灵秀宫的白念桃,闻得灵秀宫的女子无论样貌还是修为皆是仙门中的佼佼者,也不知这轻纱之下是怎样的一张惊世绝艳的脸。

“在下柳青裁,见过二位。”柳青裁行了礼。

宋亦笙懒懒瞥了他一眼,没有开口说话。

白念桃站起身来,拱手道:“灵秀宫弟子白念桃见过柳师兄。”

这声音极为甜润,让沈长星也忍不住看了一眼。

翩翩君子最易得美人芳心,沈长星听白念桃的语气,就知道这人对柳青裁有那么点好感。

柳青裁回了礼,堂上只这几个人,柳青裁言罢坐在了位子上。

宋亦笙见他这不慌不忙的模样,不由冷哼一声道:“柳公子好大的架势,从翠竹轩到此地,就当真需要两个时辰么?”

柳青裁回道:“消息一来一回,自然耽搁。”

宋亦笙听这话,不由挑眉道:“耽搁不耽搁,本公子大人有大量不与你计较,只一件事……”

他的目光落在柳青裁身边的沈长星身上,旋即问道:“这个,就是你从兀溪带回来的孩子吧。”

“是又如何。”柳青裁看着他。

宋亦笙道:“六月二十七夜里的天雷,你可曾听到?”

“听到。”

“天雷劈渡劫之人,你可明白?”

“明白。”

宋亦笙闻言,笑了笑道:“这不就好了,这孩子是从兀溪镇出来的,必然有些蹊跷,把他交于濯月山庄,如此天伏山也少惹些是非。”

柳青裁未打断他,等人说罢了,才缓缓道:“星云是我天伏山的弟子,既是天伏山的弟子,就无有交于濯月山庄的规矩。”

“你……”宋亦笙蹙了眉,高声道,“柳青裁,濯月山庄的庄主身负仙门总督一职,监察仙门**,更可随意调遣各门派中人,莫说是要一个孩子,便是要你家掌门去一遭,也并无不妥。”

督护府乃是数百年前正道中人推举出用来监察仙门**的。因历届总督皆出自濯月山庄,故而督护府与濯月山庄在众人眼中常有混淆。

但清楚其中关系的,便会知道濯月山庄的命令与督护府的命令乃是天差地别。

“若当真是督护府的意思,便要拿出督护府的密令。”他看着宋亦笙,淡淡道了一句。

“你……”

宋亦笙是濯月山庄的大弟子,世人大多因为督护府的缘故对他格外恭敬,但柳青裁深知其中厉害干系,自然不会被宋亦笙简单几句话给唬住。

沈长星心里觉得好笑,这个宋亦笙的名号他也听过,嚣张无礼,常在仙门**之间游走。不过是借着庄主葉汝的名号狐假虎威罢了,成不了什么气候。眼下柳青裁此番话,可是在美人面前打他的脸呢。

白念桃听得此番言论,只静静坐着,笑而不语。

密令自是拿不出来,总督葉汝日日万机,即便是要查天雷一事也断断不会交给宋亦笙这个莽撞货。

良久,灵秀宫那边才开了口。

白念桃起身,行过礼后道:“灵秀宫此来,亦是为了天雷一事,不过不是为了要人,是为了送一样东西。”

她言罢,看了一旁的宋亦笙一眼,道:“此物事关重要,烦请濯月山庄一行人回避。”

柳青裁没有做声,只静静等着。

宋亦笙冷冷哼了一声,起身拂袖出了大堂,屋外一片脚步声远去,还挺挺吵人。

沈长星见屋里再没别人,直接翻身坐在了白念桃对面的椅子上。这椅子比他稍高一些,沈长星动作麻利,白念桃略略愣了一愣。

“不知白姑娘要送的,是何物?”柳青裁问了一句。

白念桃略略笑了一笑,道:“我家宫主要我送一样东西给柳师兄和……星云师弟。”

她言罢从袖中取出了一只白瓷做的小盒子。莲花纹路,带着点冰裂,是灵秀宫的细致风格。

沈长星的目光落在那盒子上,这东西没有封印,也不是什么特殊材质,其中放置的一定不是什么危险之物。

“烦请白姑娘替我多谢秋宫主。”

“自然。”

柳青裁双手接过东西,放在了桌上。

灵秀宫的宫主乃是仙门第一美人秋月白,这人向来独自一人,到如今的年纪连蓝颜知己都不曾有过一个,怎么会轻易给柳青裁送东西呢。

沈长星心下正疑惑着,那边两个人已经告了别。

他看了白念桃的背影很久,实在想不明白这两家同时来天伏山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看什么?”柳青裁问他。

沈长星随口道:“听说灵秀宫的姐姐们长的好看,不知这位姐姐面纱下是怎样倾国倾城的一张脸。”

柳青裁目光微沉,没有回他,只待白念桃的身影远去才打开了那白瓷盒子,一股淡淡的茉莉味传至鼻息之间,像是女人家用的胭脂膏子亦或是香粉。

莫非是那秋月白动了春心,心慕柳青裁?可惜了,柳青裁喜欢的事男人。沈长星心下正感叹着,喉间莫名燥了起来。

“关上!”他听见自己道了一句。

柳青裁闻言,即刻合上了那盒子。

“是合欢散……”合欢宗的合欢散,无色无味,混入何种香料中便是何种香料的味道。沈长星中过一次计,故而对这东西尤为敏感。

堂外,白念桃略略笑了一笑,她抬手,一只百灵鸟落在指尖。

白念桃将字条塞进鸟腿上的竹筒中,缓步离开了园子。

“春夜落天星”短短的五个字。

灵秀宫,百灵鸟飞入堂上的笼中。

秋月白点着手上的香料,眉眼稍稍弯了一弯,眉如远山,眸似春水蕴繁星,说的就是这样的美人。

“沈长星……”朱唇微启,道出的是这三个字。

延伸阅读

剑神侠侣传第一章  http://www.40499.cn/sa2w.shtml
中午十二点半,忙活了一上午的工人们都躲在仓库的阴凉地儿吃饭,偌大的卸货场里,只有一个

我经历了一万种人生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40499.cn/g2h2.shtml
“叮铃铃...叮铃铃。”下课铃声调皮又欢快的响起来。“小兮,我们一起走吧。”薇儿拉起

快穿黑化男主请走开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40499.cn/pgnu.shtml
陆枫回到医馆时,陆爹一个人躺在木板床上,双眼发愣的看着头顶的房梁,粗糙的大脸上难得露

黑启录四门后传之心之所往  http://www.40499.cn/6yvb.shtml
明月高挂,少年手握温凉的宝石,望着水面澄浄的月影,浪潮敲击着石台的碎石,夏夜的夜是不

都市之诸天降临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40499.cn/gwed.shtml
每一处豪宅都要必备一个游泳池,而且还得是两个女主角争吵之地,便于将其他一个人给推到水

穿越70:我的老公是太监在线阅读第三章 并是不每个主角都是付费玩家  http://www.40499.cn/aod6.shtml
李耳的第一反应便是从头开始听,他心里的第一沙雕想法是:卧槽!我会不会在梦游后,把大脑

庶女毒妃:王爷请接招宫女笑藏钩  http://www.40499.cn/p10.shtml
东厢房里已经打扫干净,干活的宫女看见伶仃进来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伶仃欠身请安:“姑

把青梅嗅之水道  http://www.40499.cn/epu.shtml
身体不停旋转,不断向下。罗森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能竭力闭住气。漩涡竟然极深

种田日常[星际]洞房花烛  http://www.40499.cn/bhix.shtml
苏子衿看着来人,知道陆听云计谋得逞了。果不其然,慕容悠紧走了两步来到陆听云跟前,随后

醉卧血河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40499.cn/u20g.shtml
第九章山顶苍林峰的山顶上此时已经有两百多号人,这些人中大部分的都是今日到达的。都在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灵魂在线阅读第10章

    此时剧组正在高速运转,迎接着一场高能的戏份。接下里一场戏就是陈道铭饰演的高源和孟子升饰演的肖途一起的对戏,郑局长贪污了济仁大学的教育经费,导致学生罢课游行,要郑处长处理。“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今晚在院子里坐着乘凉,忽然想起日日走过的荷塘,在这满月的光里,总该另有一番样子吧......”安泳畅饰演的方

  • 好吃懒做闷骚(精修)

    第五章闷骚陶嘉的声音并不大,而且因为刚才的骚动还没完全沉寂下来,自说自话的他根本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可郑钦却在这时候停顿了片刻,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视线就对着他所在的方向。虽然很快就又低下了头,但陶嘉有种感觉,郑钦一定是听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了。那天的事,说是矛盾其实也没闹得多严重,要不是今天猛然又见

  • 我在蛮荒当老大在线阅读第四章

    焚雅这个时候也转过身,看着眼前的这个俊俏的少年,心中不使泛起淡淡的波澜。当她听到三长老问他的问题的时候,也是惊讶的看着傲寒。傲寒练过剑,从小都在练从来不间断,可是傲寒的剑是拿来强身健体,比赛用的,那样的剑在这个时代对稍微有修为的人都没有任何的杀伤力。“走吧……”华云龙的两个字将其余的三人的思维拉回,

  • 赵小满的幸福日常第一章 万松老人塔

    正阳书局与万松老人塔北京砖塔胡同万松老人塔正阳书局。无事可静坐闲时且读书北京寒气将尽,春意已来。阳光透过窗格照在书架上,书都是旧书,但却整整齐齐地放着,每本书都编了码,毛笔手写的字。老莫戴着老花镜仔细整理着刚来的一批旧书,将其中一些珍贵的书放到书架的高处,这是正阳书局的“潜规矩”:好书不舍得卖,放到

  • 和冥界大佬谈恋爱在线阅读第七节

    林茶心想,看起来不是第一次了,这医生怕不是个傻子吧,可千万不能让他看,幸亏他今天不上班。为了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林茶偷偷站起来,打算去个洗手间避个风头。不料刚一站起来,护士和苏医生一齐回头看向了她。“正好,苏医生,这里有位女士,没有预约,你今天都来了,不然给她看了?”林茶慌忙说“不了不了,我不着急,不

  • 鬼鹰武圣之无耻系统(7)

    契约签订后不久,系统深处顿时弥漫出一股苍凉的肃杀之气。随后,一道模糊的虚影飘了出来。吸了一口云风的神魂后,整个虚影渐渐凝实,迸发出令云风感到强烈杀意与深渊般绝望的恐怖气场。模糊的身影不断放大,最终与云风身体重叠在一起。“我问你,谁把我娘绑起来的?又是谁鞭打的她?”云风融合了模糊身影,气息变得有些阴冷

  • [死神同人]木守白强化队友的钢琴曲

    那边接怪的苍真少年和死神打的有来有回,但是老秦和张薇越打越心惊。他们眉头一皱,发现事情不是那么简单。按照他们高价买来的情报,死神几乎是恶魔城最强大的恶魔了,但是反而并不是很难战胜。因为每打一段时间,死神法尔就会停下自己威力巨大的骨镰,漂浮到半空说一些高深莫测的话,再摆几个狂拽霸酷吊的造型。冒险者们可

  • 天上掉下个大叔佐(火影同人 鼬佐欢乐向)在线阅读第七章

    项婉儿吓得一把拽住郭解的衣角,惊惶大叫,“不能去,你不能去,去了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也许还会赔上性命,历史早已经注定了啊!项婉儿并没有注意到郭解听到这句话而停下来,她依然自顾自地说下去,“郭大哥你离开淮南也好,反正淮南王肯定不会成功,离开那里倒是一条生路。”虽然她没有记住细节,而史书上的记载也太过

  • [圣斗士]初代黄金养成记之第四章(4)

    这种瞎扯淡时刻被打断,总让人心里虚虚的,陆宜南也不例外。坐在门边的孟诚去开门。陆宜南看见来人,松了口气。来的是之前那位服务员,她笑盈盈的进来,不着痕迹的将眼神往陆宜南那飘,又立即收回来,看向眼前的孟诚。“不好意思打扰了。”孟诚忙道:“不打扰不打扰。”服务员说:“我叫方俏,也是H医科大的,在这打工。”

  • 元阴之主在线阅读第五章

    三天前,二十五岁的顾羡登上飞往外地的飞机。窗外是明媚的艳阳天,与顾羡阴沉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待飞机落地,顾羡走出机场,出租车司机热情地招呼他,顾羡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松动,沉声道:“去殡仪馆。”司机僵了僵,看着这位穿着深黑色外套的年轻顾客,决定不再多问,火速将人送到目的地后又火速地离开。顾羡走进殡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