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网游之封魔世界第三章

作者:无苦集灭道 来源:纵横中文网

《请给我抱抱》/酥眠

晋江文学城

辛苦又充满悲痛地扎留置针结束,就是进行手术,初言最羞耻的抢猫戏码开演了。

那时,玉米已经被钟路然抱在怀里,准备移交手术室。

冲她呜呜叫唤着,甚是可怜。

初言假惺惺抽噎着,趁玉米不注意,借着钟路然的高个子掩在后面,然后让苏月用手使巧劲拉住自己,准备好姿势后才露出来让玉米看到,自己一面假意挣脱一面用手去够玉米,表情狰狞:“玉米啊,妈妈不能离开啊。”

“你们这些人要对玉米做什么?”

生生一副生离死别的模样。

苏月为了配合她蹩脚的演技,跺了下脚,高了几度吼她:“你安静点。”

玉米看到自己的铲屎官这样,呜咽的声音更凄厉了些,真的相信了眼前的情景,甚至想去咬抓住它不让动的钟路然。

但钟路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景,甚至更厉害的也见识过,抱它的姿势也是经过训练的,自然不会让它咬到。

看了初言一眼,想着这戏也差不多可以结束了,便抱到了手术台。

门随之关上。

公猫绝育手术进行很快,不多时,已经摘除和缝合完毕,玉米麻醉清醒后被抱出来,放进笼子里。

钟路然把割下的“蛋蛋”和剃的毛给她看:“回去记得带好圈,待会儿我再给你写个注意事项。”

初言点头答应,胡乱大致瞟了一眼他端着的东西,不敢细看,随后笑着向他们道谢,包括刚才的演戏情节:“抱歉啊,让你们陪着我一起不懂事了。”

苏月笑着点点头,“啊哈,没事,我觉得还蛮好玩的。”

初言趁机看了看玉米的情况,眼睛湿漉漉的,垂着头。

苏月想了想一旁全程目睹一场狂乱喜剧的钟路然,无意中说了句:“就是,这只猫以后可能会恨上钟医生了。”

一旁站着的钟路然嘴角抽了抽,几不可见。

随后,两人离开。

玉米在笼子里慢慢恢复了些精神,开始想动,脚还站不稳,走路晃来晃去,好像喝了假酒一般,脖子上被戴上了伊丽莎白圈使它不能低头往下看,只是隐隐的疼痛还是提醒了它刚才发生了什么。

它抬头看了看初言,用脑袋瓜蹭了蹭她的手,轻轻喵呜,初言爱怜地摸了又摸,心疼不已:“都结束了,以后我们玉米会很健康的。”

钟路然过来看它情况,还没走近,玉米闻到味立马进入了战斗状态,竖着眼,大声叫唤着。

初言表情有些尴尬,好像玉米没把她当仇人,而把眼前的医生当成了仇人。

但当钟路然真的走近,想要看它情况时,玉米却又乖顺了不少,许是见识了他的神秘力量,不大敢造次。

在钟路然摸它的时候,脖子缩了缩,眼珠子一直转,目光惊恐。

但……还是怂的不敢动。

场面有些搞笑。

初言忍不住笑了笑,声如脆铃。

听到声音,钟路然检查玉米的手顿了顿,神情微愣,凝眸看过来,眼睛里带着一丝探寻。

放在自己身上的手突然不动了,害怕又要发生别的事情,玉米吓得身子抖了抖。

钟路然回神,随后又检查了一下手术的缝合部位,看了下玉米的恢复状态,跟她说:“注意保暖,三小时之后再喂猫粮,可能突然很有食欲,注意食量,跟平时一样即可。”

“剩下就没别的事情了,差不多可以带宠物回去了,平时照顾的时候注意点,注意手术部位的护理,有异常及时送医院。”

初言点点头,诚恳道谢:“谢谢医生。”

钟路然颔了一首,又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初言把玉米又放进猫包,步伐轻快:“走咯,我们回家。”

米信在她回家后发来了信息:“怎么样?玉米还好吗?”

饿了许久,玉米回来后,一直在房间内扒拉吃的,初言早有准备,全部藏了起来,转悠了几圈都没找到任何吃的,玉米有些暴躁了。

“身体还好,就是想吃东西,情绪有些暴躁。”

“那也让它先忍着吧,麻醉药效可能还没过,术后三小时内最好不要吃东西。”

初言回复一个好。

解决完玉米绝育的事情,总算安下心来。

初言看书上说,猫咪绝育可能对性格有影响,特别是公猫,她观察了一阵子,发现也没什么异常,玉米对她还是很亲昵。大概当时绝育时的演技也起到很大的作用。

给过食物后,情绪缓和了不少。

很快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初言删掉孙茵介绍来的相亲对象,又选择不接母亲的电话,持续几天后,孙茵稳不住了,直接找到了蛋糕店。

在店里堵她。

她没想到孙茵这么丧心病狂,被逮到后,孙茵在店里训了她半个小时,非要她当面把那人再加回来,拿着手机让她扫码。

初言扫完,没加,借口说是去厕所,溜了。

第二天去上班,刚到门口,透过玻璃窗,先看到了坐在里面的孙茵,果断跑路。

接着不去上班又匿了几天,孙茵在店里逮不到她,去了她小区。

初言被母亲折腾的没辙。

连夜寻找合适的房子,打算搬家,这次决定绝对不告诉孙茵具体位置。

但S市想要找到性价比高的小区房可不是她想找就能找到的,连着看了好几间房都不大满意,孙茵那两天又常在小区门口堵她,初言万般无奈,带着玉米搬去了米信家。

一边救急寄宿,一边找房源。

搬来米信家第二天,初言得到消息,二字书在晚上八点即将在YY举行一场小型茶话会直播,官方频道,嘉宾有袅袅。

二字书周年纪念的时候,袅袅有事没参与,这场直播是专门为了粉丝准备的。

初言虽退圈,但对女神的喜爱还是不变的,在国外也常守着袅袅的直播来追,这次自然也是,晚上七点就已经在直播间守着了。

一开始直播间已经有很多粉丝在等着了,疯狂刷屏。

主持人是轻戈。

【鸟大女神啊啊啊啊啊!】

【鸟大,我爱你爱死你了。】

【轻哥最近一直是二字书的担当主持人啊!】

八点,准时开始。

轻戈上麦,语调活泼,回复他们的弹幕:“没办法,整个团都闷骚,在群里一说要选主持人都溜了,推我来当主持人。”

弹幕刷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可怜了叭】

初言看着弹幕和活跃的气氛,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这个团,刨开内里,其实真的没怎么变。

早年人数不多,团内工作也没分那么清,一到直播,都死活推脱着不要当主持人,最后折中,轮流。

不过最近这些年,那时的大神早就不需要过去那种“折中”的法子了,更直接来说就是,连直播都不参与了。

也不是周年庆或者生日会,所以袅袅肯开直播,算是个意外的惊喜了。

轻戈热场,播了首《何以歌》。

袅袅声域很广,高音爆发力强,气息也足,出声便有一种江湖侠女快意恩仇之感,完全不扭捏。

轻戈作为主持人暖场又聊了会儿,接下来欢迎袅袅。

很快袅袅上麦,说了第一句话:“大家晚上好哈~”

弹幕再次爆炸。

听到女神的声音,隔着屏幕初言捂着嘴一阵鼻酸,简直要哭出来。

这声音实在是太久违了。

二次元跟现实终究是隔着一个次元的,她们作为粉丝,除了作品之外,其实对女神的现实生活一无所知。

每一个人生的重要瞬间,都没有他们的参与。

而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无论如何,始终祝福。

轻戈出来打圆场:【怎么样,看到女神是不是很开心?】

弹幕清一色回复:【开心!】

袅袅:【没那么多规矩,这次我们就是普通的茶话会,随便聊聊日常。】

轻戈适时匿了。

袅袅:【上次周年会的时候,因为工作实在太忙,正好赶上在公司加班,没法上麦,然后南陌就催我录段祝福语音过来撑场面,所以就是你们周年会上听到的语音了,但后来想想,生日会的时候因为我跟朋友一起过就翘了你们的直播,连续翘两次实在不好,所以就拜托轻戈过来帮我当主持人了。】

【你们想聊什么?】

她问道。

弹幕炸裂刷屏,问什么的都有。

袅袅刷着弹幕看内容,看到很多ID,笑道:【魔芋粉和酒馆粉好多啊。】

魔芋是南陌粉丝代称,酒馆是欢酌粉丝代称。

袅袅算是二字书的老人了,进团时间仅次于创始人南陌,早欢酌一个月,早期三人成团,常常开YY直播吸粉,所以关系一直不错,互相比较了解,默契度也高,忍不住多分享一些:【南陌本身想过来给我撑场面的,但怕你们重点会模糊,所以决定窥屏。】

【欢酌给我发了个加油,然后啥都没说。】

【我猜,这会儿两人可能都在窥屏。】

恰巧正窥屏的南陌,欢酌:【……】

弹幕开始狂刷:【南陌大大看我看我看我!】

【欢酌大大啊啊啊啊啊啊啊!】

【欢酌大大,你看这个直播像不像你即将要开的?】

一想到欢酌也跟自己在同一个直播间,初言心一紧,下意识去翻开房间目前的在线人。

话匣子一打开,就关不上了,袅袅忍不住分享更多:【说起来周年庆的时候,南陌本来还想一起拉欢酌出来唱歌的,磨了老半天,还是被凄惨地拒了。】

轻戈得到消息,悄悄把正在窥屏的南陌抱上麦,袅袅正说着,南陌突然出声:“你这小鸟,可不能这么对我。”

“明明欢酌这家伙是因为工作太忙才拒的。”

袅袅反驳:“我才不信。”

南陌执拗起来,拿手肘戳了戳身旁的人,问道:“你说是吧?”

提问的声音很清晰。

袅袅刚想接话问他跟谁说话呢,又有一道男声传来,回复他的问题:“确实是的,最近工作太忙了。”

声音同样清晰,又熟悉。

在场的人都知道此时接话的人是谁,弹幕炸开了锅,纷纷刷着一个名字。

袅袅惊呼道:“欢酌?”

延伸阅读

51选校加盟  http://www.ashmfg.com/gw5f.shtml

芊姿国际产后恢复中心加盟  http://www.ashmfg.com/6pvu.shtml
芊姿国际产后恢复中心将品牌项目分为备孕期项目、孕期项目、哺乳期项目、满月期项目、产后

润通加盟  http://www.ashmfg.com/afko.shtml
润通纸箱总部目前拥有五层瓦楞纸板生产线一条,三色印刷机一台,全自动四色音栓模切开槽机

飞龙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ashmfg.com/ak9o.shtml
洛阳飞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室内设计、预算、施工、广告制作代理发布、于一体的专职

涂涂美术用品加盟  http://www.ashmfg.com/dnla.shtml
涂涂美术用品有限公司位于中国浙江省杭州市,是一家主要经营数字油画、编码油画、数字彩绘

郁锦香酒店加盟  http://www.ashmfg.com/q0p.shtml
郁锦香酒店于1962年创立于荷兰,已形成庞大的全球网络,拥有191家4星级酒店,27

克洛斯威智能钢琴加盟  http://www.ashmfg.com/un1c.shtml
安徽克洛斯威智能乐器科技有限公司,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先进技术研究院孵化企业,是一家专注

莎缦蒂亚加盟  http://www.ashmfg.com/n5cf.shtml
莎嫚蒂亚服饰生产女装、中老年女装、妈妈装等产品,莎嫚蒂亚服饰加盟总部拥有完整、科学的

纵横四海加盟  http://www.ashmfg.com/n8ot.shtml
纵横四海全自动打包机位落于繁荣的广东省大佛山,中国的陶瓷城——南庄,交通便利,紧靠广

教育加盟  http://www.ashmfg.com/gzao.shtml
1、成为教育的合作伙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男神居然也暗恋我一个王者和五个青铜

    两人吃完饭,就地又睡了个午觉。顾欣然枕着手臂,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思绪万千。她想起前世,与伊岚初见的那天,也是这般晴空万里。那是在公司的年会上,她穿着素净的白色碎花裙,跟在家人身后一起出席,明明打扮的最是简单低调,可偏偏,同行的人里,数她最惹眼。她柔柔的笑着,礼貌的跟向她问好的人躬身回礼。那笑容欣然

  • 耍贱在线阅读第六节

    “小鱼儿,你想去哪,我们陪你”“是啊,小鱼儿,今天我们都听你的”不知不觉间,孟小鱼已经在这群“弹珠委员会”的委员们心中占据了主导地位。这不仅仅是由于他那高深的弹珠技巧,更是由于他那神秘的家庭背景。连大人们都敬畏他们孟家,就更别提这些小屁孩了。“我想去找点野味,打打牙祭”思索了一番,孟小鱼这才说道。早

  • 末世之重燃战火之人肉涂料(中)(9)

    溶于水没皮鬼的横空出世,让郭德昌等三人都非常恐惧。姚薇薇知道理亏,面对郭德昌和刘华的埋怨,她咬着嘴唇低头不语。良久,姚薇薇眼睛一亮,抬头说道:“既然没皮鬼是吴威身上的肉疙瘩形成的,那就说明吴威和没皮鬼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关联,我们只要盯紧吴威,就一定能发现没皮鬼的足迹,进而找到它的弱点,消灭它。”“也只

  • 陨医传在线阅读第十二章 酒力(求鲜花!求收藏!)

    若鱼与刑天听将士来报,部下兵变不禁惊愣起来。天兵叛变乃是悚然听闻之事,然而终究是发生了。不待二人问个原因,那将士已经仓惶道:“将军,快去看看吧!”刑天好不紧张,一下茫然起来,然而终究要去看看才知道事情如何处理。当下看了看若鱼道:“仙子,你且回去,本将有事要办恕不能招呼仙子了!”言罢仰头高呼一声:“神

  • 希蓓女子学院第五章

    伍经历了赵六叔一事,我变得安分了许多,不再女扮男装伙同紫儿溜出府耍。虽说整天十二个时辰对着女德、女红、绣花针什么的,但我自有自己的乐趣。前些天,十娘来看我,她知我因为赵六叔一事心里不舒服,便托人在鸟市里寻了只虎皮鹦鹉来给我解闷。的确,逗着鹦鹉我心里开朗了许多,听十娘说,鹦鹉学舌最为厉害,勤加苦练,说

  • 病树与烂柯人在线阅读第6节

    “钟译,你说,如果一个屡次犯下绑架案的凶犯突然间开始杀人抛尸,是为什么?”教室内,王才突然转头看向身边的钟译,问道。钟译一愣,一脸狐疑地看着王才,说:你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哦,没什么,最近在一本悬疑小说里看到了这个情节,我总是想不通,所以来问问你。”王才一脸淡定地说。钟译盯着王才看了好一会儿,

  • 羞羞脸第五章

    她关心的问道:“阿离,陈哥踢的那脚还痛吗?”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关心我痛不痛,我微笑着摇摇头,说:“不痛了。”莫小田在我的身边坐下,递给了我一个冷掉的馒头,说:“这是欣悦让我给你带的馒头。”我接过莫小田递过来的那一半馒头,愕然的说道:“你确定是欣悦?”莫小田点点头,说:“嗯,她应该也快下来了。”说曹操曹

  • 并地幽兰妾室有喜?

    周天海先到姜玉春屋里,见姜玉春已经睡下了倒没多言语,只说今晚要歇在主院。这倒让郭嬷嬷惊奇起来。主院虽然有五间正房,但是除了周天海宿在姜玉春处外,其他时候基本不过来,或者去几个妾室那里,或者直接睡在书房了。因姜玉春做小月子,两人不能同床,郭嬷嬷连忙让杜妈妈带着两个丫头把主屋靠北的一间收拾出来,将炭火添

  • 被男神意外标记了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5章

    “她说喜欢的当然是我绝世天才的达芬奇亲啦!”出现在通讯那头的身影,并不是他预料之中的人,而是一位陌生的棕发美丽少女。对方正笑意盈盈地盯着这边,丝毫没有惧意。“……她是谁?”所罗门沉默了许久才憋出这么一句。“呃……”咕哒子也是万万没想到达芬奇会突然赶来救场,明明知道他不会有多余的想法,她还是小心翼翼地

  • 宠物小精灵之云大鸟

    齐云至身上穿着类似睡袍的袍子,袍子到他小腿的位置,他没有穿鞋,就这么从河心走上岸来。许鲸自认识他起,他都是这样的打扮,身上的袍子不湿不脏不换,许鲸对此已见怪不怪。许鲸洗完手将茄子、辣椒捏成几段,加河水与盐到碗里,架在柴火上煮,回头见齐云至静静的坐在一旁的石头上,许鲸不由笑了笑。他在这里一直很孤独,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