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从超神学院开始修炼之双重面孔

作者:天晶道者 来源:纵横中文网

沈青萝只晓得触怒了萧衍,并且是刻意为之,却不曾想他会真的把她带到他的卧房,一副要拿她怎么样的气势。

萧衍将沈青萝丢到床榻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

“没记错的话,在西楼萧将军将我的**赠给了别人,怎么?如今这番模样是后悔了?”

沈青萝并不慌忙,自顾地坐在床榻上,理顺身上的罗裙,内心却慌的一批,祈祷萧衍不会真的对她做什么。

萧衍并没有理会她的话,反而旁若无人地解开衣带,将他被酒水打湿的外衫脱下,只着中衣,返回到榻前,俯身下来,单手握住沈青萝的脚腕。

“当日我是清白之身将军不愿碰,如今沦落风尘,反倒对我有意了?”沈青萝任由他握着。

萧衍却收手不紧不慢地脱了她的靴子,又脱了自己的鞋袜迈上榻来,对她的话丝毫不在意。

沈青萝往远离他的一侧挪动,萧衍这番举动倒是出乎预料。

“你以为本将军会在乎这个?”他捏起她的下颚,借着昏黄的烛火来端详着她的样貌,“当初有侍郎大人,如今又加上一个陆指挥使,这张脸还真是会勾人。”

“将军过奖了,不过还漏了一人,那位与我有过露水情缘的苏公子。”沈青萝扭头,甩开他的手。

萧衍不语,收回手就那样定定地看着她,似是在思索如何拿她开刀。

“将军与那位苏公子是何关系?”她没放过这个打探消息的良机。

一张床榻上谈着这些,就好像是夫妻二人探讨家常琐事,相当不对头。

“我若是知道何必问你?”沈青萝笃定萧衍不会告诉她,当下转移了心思,“上次萧将军曾说,我若是挺的过**,就给我一个为父亲正名的机会可还算数?”

“自然。”

“既如此,萧将军不防告诉我一个线索,比如你是如何将赃物放到丞相府的?”

《宿敌》中的线索有限,零零落落的让人猜无可猜。

萧衍轻笑,原本放在她脸上的眸子往下移,落到她洁白的脖颈间,“既是讨要什么,必定应付出些什么,沈姑娘可明白我的意思?”

他眼中跳动的火焰明显,沈青萝自然懂,但他是沈青萝恨不得手刃的仇人,更何况那天晚上的事,无论如何她都不想再重来一次。

“若我不要你告知?将军是不是就会放我离开?”

说着,沈青萝探脚下榻,却被萧衍捉住脚腕,拉到身前,她的脚腕还被握在他的手里,萧衍玩笑似地揉捏着。

“既不打算放我回去,又何必说那些?”沈青萝强压着怒意,目光射向他,毫不掩饰对他的恨意。

“你说的有道理。”话音刚落,他的手顺着她的脚腕往上移,眼中的火焰越发明亮,那是他的欲念。

沈青萝堪堪稳住心神,心生一计,单手推他的肩膀,“苏公子叫我来伺候将军,岂有让将军主动之理?”

这话一出,萧衍的手果然停顿了,目光不解地看向她,似乎没料到她会这样说。

仅片刻,他边身子后仰,双手分于身体两侧杵在床榻上,摆出一副放松的姿态,“既如此,正好领教沈小姐的本事。”

沈青萝轻笑,凑上前去,半倚在他身前,伸手去碰他的衣领,手腕倏地被萧衍捏住。

“怎么?萧将军的贵体碰不得?”沈青萝脸上挂上一个自以为魅惑的笑。

“怕你吓到,常年征战沙场,留了不少疤。”话虽这么说,萧衍却放开了她的手,示意她继续。

沈青萝转而看向他的腰带,伸手扯开,将他整个中衣褪下去,胸膛上的确露出大大小小的伤疤,多半是刀伤,看起来有几分触目惊心。

可眼下,沈青萝却巴不得这些疤变成会淌血的伤口,恨不得一刀一刀地刻在他身上。

“怕了?”萧衍微微起身,被沈青萝按住肩膀,手下却碰到另一个伤疤,她将手移开。

左肩上是一道牙印,伤口还很新,应该就是这几日留下的,她忽然想到苏渊,她曾那样狠狠的咬他,他肩上的疤应该就是这个模样。

“将军这疤倒是特别。”沈青萝指腹抚摸着那道牙印。

萧衍注意到她的目光,漫不经心道:“流连风月,总得留下点什么。”

沈青萝轻笑,“定是个深受将军宠爱的女子,否则谁敢咬将军。”

萧衍唇角勾起一个弧度,“的确是只难驯服的豹子,下口狠厉。”

沈青萝低头在那伤疤处印落一个吻,随即轻咬了一下,萧衍气血上涌,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扯下来,他动作利落且快,沈青萝下巴磕在他的下巴上,撞的生疼。

她一手捂住下巴,泪眼朦胧地看着他,可怜兮兮道:“将军可是忍不住了?我还没开始?”

萧衍的欲望被挑起,气息有几分急促,瞧见她脸上的笑意,又强压下去,“继续。”

沈青萝起身,俯看着他,“接下来,玩点有意思的如何?”

“怎么个有意思法?”

沈青萝轻笑,取过刚才被她解下来的衣带,在萧衍面前晃了晃,“将军敢不敢让我绑上?我怕像刚才一样,还没开始,将军便忍不住用强。”

萧衍勾起一个笑,知道她有什么样的心思,也不戳破,反而点点头,松开捉住她的手,顺从地靠坐在榻上,将双手递过去。

沈青萝握住他的手腕,将他的两只手反扣到身后,用衣带穿过床头,随后绕到他的手腕一侧,动作停顿,“将军喜欢松一点还是紧一点?”

沈青萝低眸,对上萧衍的眼睛问,她的发丝正垂在他的胸膛,滑过的瞬间微微发痒,萧衍勾动嘴角,“任凭你喜欢。”

“那便按我的喜好来了。”

沈青萝侧身到他身后,衣带一圈圈缠在他的手腕,随即抽紧,打了个死结,萧衍一动未动,任凭她动作。

绑完后,她还故意扯了扯,很结实。

“可以开始了吗?”萧衍催促着,恨不得立即将她占据,沈青萝返回到他身前,眉目含笑,“当然。”

说罢,她跨跪到萧衍身上,萧衍眉头微挑,似是对她的这一动作很满意,沈青萝手搭在他的肩上,微微俯身,一头墨色长发垂下,遮盖住萧衍的半个胸膛。

萧衍被身上的发丝勾的心痒难耐,却没有动作,他虽想要她,却也有十足的耐心,看她究竟想做些什么。

沈青萝的指腹从他的肩膀往侧移,沿着他的脖颈,一直到他的脸上,这张脸的触感似乎有几分不一样,不过她现下已管不了这么多,她的指腹移到萧衍的眼睛部位,伸出手掌遮住他的双眼。

“做什么?”萧衍问。

沈青萝另一只手指抵在他的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萧衍却忽然轻咬了一口,她慌张将手抽回,“将军犯规了。”

萧衍只是笑,并不言语,就在此时,沈青萝拔下头上的簪子猛地朝他的胸膛插下去,刚穿破他的肌肤,她便被翻下去,一个天旋地转,人已在萧衍的身下。

他原本被缚的双手已恢复了自由,那衣带生生被扯碎。

他的一只手覆在她的手上,将胸膛上的那支簪子拔下来,血液从伤口处淌下来,滴落在她的浅青色的罗裙上,就好像在一片碧绿中开出了一朵殷红的花。

萧衍夺过她手中的簪子丢到地上,清脆的一声响让她回过神来,她低估了萧衍的力量。

此刻的他面色阴郁,扯下床榻旁帷幔上系着的带子,将她的双手捆在床头。

那帷幔没了带子的束缚当即散落下来,将外面隔开,沈青萝和萧衍便被困在这床第之间,她的腿被他压制着动弹不得,双手被缚,整个身子皆无法动弹。

“我当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来回回也只会这么一招,到底是沉不住气。”他没有理会那还在滴血的伤口,反伸出粗糙的指腹在她脸上摩挲着。

沈青萝心知行动失败,反落于他的手中,便不做挣扎,躺在那里盯着他的眼睛,“要杀要刮给个痛快。”

萧衍窥见她眼中的恨意,却置若罔闻,手掌落在她的脖颈,她的脖颈修长纤细,他仅一只手便握过来,沈青萝感觉到脖颈上收拢的五指,任命地闭上眼睛。

“如此佳人,我怎么忍心动手?”

萧衍松开她的脖颈,指腹下移,路过她的衣领,瞥见她胸前那株血染成的花,犹如着了魔,低下头在上面轻吻了一下,像蜻蜓点水,很快便离开。

沈青萝睁开眼睛看向他,就像在看一个疯子。

他胸膛被簪子戳伤的地方还在滴血,他却置若罔闻。那一下她是用尽了全力,准备将他一击毙命的,奈何他反应极快,化解了九分的力道,并没有伤及要害。

“别这么看着我,我还什么都没做。”萧衍避开她的目光,手探进她的衣襟,她的罗裙在他手间变成一团碎布。

他的眸子从她的身上扫过,眼中的火焰更胜。

“萧将军是打算用强?”沈青萝强装镇定问,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只定定的看向那淌血的伤疤,那里好像破了一个洞,血一滴接着一滴往下淌。

她甚至觉得若是拖一阵,萧衍可能会失血过多而死。

“我给过你机会。”

萧衍似是下定决心,俯身下来在她的脖颈间落下一吻,随即抬眸看向她,“虽已不是处子,这样的如雪的肌肤仍让人无法抗拒。”

沈青萝侧过头去,眼中既有失望,更多是倔强,在行动之前,她曾想过三种后果,一是刺杀成功,二是失败后反被他杀,第三种就是眼下的情形。

“你知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错?”萧衍不急着包扎伤口,也不急于要她,反在同她讲道理。

“什么错?”沈青萝并不期待,只是敷衍问道,似是在消磨时间。

“不该这么心急杀我。我是这宁国的大将军,眼下天下太平,周边小国不敢作乱,多半是畏惧我的名声,若是我死了,你以为那个草包皇帝的位子还能做多久?一旦战事起,受苦的还是宁国的百姓。”

她仰头看向萧衍,她知晓他手握重权,甚至连皇帝都被他控在掌中,却没想过他还有如此声望,若真如他所说,沈青萝反倒成了罪人,也不知故事情节允不允许这样发展,“将军是否把自己看得过重了些?”

“你大可去问问宁延之,或是这朝堂的任何一个人。”萧衍信誓旦旦。沈青萝心沉了下来,眼中迷茫,若不能杀了他,她还能做些什么?

“更何况,即便你父亲还活着,也不会允许你这样做。”

“如果不是你陷害他,我和你之间本应毫无关联。”

沈青萝恨,这种恨是真正的沈青萝遗留下来的情绪所致,她恨自己无能为力,不能手刃仇敌,不能护家人周全,空有一副好皮囊,却没有与之匹敌的计谋。

美貌利用好了是利器,利用不好则成了负累,就像现在。

若沈青萝生的貌丑,萧衍会一刀了解了她,她也不必在他□□受辱,“我不信你,宁国有宁国的命数,只要我活着,便不会要你好过。”

萧衍将她的一腔恨意尽收眼底,也不怒,捏起她的下颚提点道:“我等着,可眼下,占据优势的是我。”

他终于失去了耐性,当即俯下身亲她的唇,将她的一腔恨意全部堵回去。

沈青萝躲避他唇舌的纠缠,抓准时机咬他,直到口中尽是血腥气息才松开,萧衍退了出去,低头看着她,眸子中难掩怒意,但这怒中还带有几丝玩味。

“就知道咬人,我看你还能顽固到几时。”这下他再次低头,却避开她的唇,亲吻着她的脖颈和肩膀,原本的轻吻慢慢地变成轻咬,留下一道道印记。

沈青萝挣扎着,手腕被带子捆的生疼动弹不得,腿还被他压着,只得强行接受他给的侮辱。

“萧衍,你让我恶心,我的身子早就属于别人了,你竟然还有兴致?”

“我不觉得恶心,你既已沦落风尘,就该做好被千万人骑的觉悟。”

萧衍留下这句话后,又埋头到她的身上一点点折磨着她。

她不过是给他一簪子,他却要将她千刀万剐。

故事不该是这样,分明她是主角,可却没有半点主角光环,反倒是萧衍与苏渊,像开了外挂。

身上的人泄愤般地折磨着她,全然没有停下的征兆,沈青萝恍惚间有种错觉,又回到**那晚,被苏渊折磨的时候,萧衍折磨她的方式与苏渊惊人的一致。

她睁开眼睛看着覆在身上的人,以屈辱与恨意的眼神死盯着他,是萧衍没错。

察觉到她的目光,他反而变本加厉。

她只能咬着牙坚持,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屈辱化为眼泪,她不想流泪,奈何那些东西已不受她控制。

良久后,萧衍将她脸上的泪痕吻干,等低头看胸膛上的伤口时,才发现血已凝固,外面的天也渐白。

他恋恋不舍地又轻吻了她一下,方才抽身离开,在她身侧躺下。

萧衍伸手摸到自己的脸上,将一张人/皮/面/具揭下,露出属于苏渊的那张面孔。

那是他本来的模面貌。

延伸阅读

哥林多路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al07.shtml
哥林多路电动车总部是平衡车、扭扭车、电动折叠滑板车、独轮车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银鹰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63na.shtml
阳江市银鹰电器有限公司成立于1979年,是代民营企业,总占地面积逾百万平米,座落于风

尤巧皮草护理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uoke.shtml
尤巧皮衣护理是上海群松商贸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子公司,自公司成立以来坚持“质量专业,服

大清御纺珠宝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ujjn.shtml
深圳市清御坊珠宝有限公司,坐落于深圳珠宝交易聚集的中心区水贝,公司自1997年开始,

顶好坊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b7ef.shtml

盆派冒菜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4v5.shtml
四川盆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以经营精品冒菜为主,附带盆派小火锅、盆派香

海曼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sy3f.shtml
一.公司简介:深圳市海曼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从事智能家居、安防电子、消防电子产品的

彼丽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x59z.shtml
彼丽洗护用品总部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化妆品企业,对外化妆品贴牌加工业务。

楷轩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x3gi.shtml
楷轩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t恤、背心、毛衣、针织类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藏参阁人参加盟  http://www.dazzlingyorkies.com/sj30.shtml
作为礼仪之邦,中国人非常注重礼尚往来,礼品市场非常旺爆,托人办事、孝敬父母、凝聚感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猎人]布莱克与揍敌客可男可女

    “呵呵,这家伙先挑衅我,我教训一下又怎么样这样的弱者生在这世界就是当炮灰的命,我有说错什么吗?倒是你一招就能挡住我的一把光锤看样子有两下子,那就你来当我的对手吧。”黄明修话音才落,他就顺势出手,三把光锤一起砸向林枫。一束红色星光从林枫手中飞出,再次击散一把光锤,林枫双手结印光点快速幻化出一把光剑,那

  •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之武侠人物抽奖系统(2)

    “是谁?胆敢侮辱逝者!”最先说话的居然不是气的满脸发黑的王福,而是最早进来的黑白双侠夫妻俩,看起来他俩和陈昊那便宜老爹的关系确实挺铁的。“是本少爷我,你们能拿我怎么着啊?”伴随着嚣张到极点的声音走进来的是一个体重至少在三百斤以上的超级大胖子,不管是怎么看,他的宽度和高度都是差不多的,一双猥琐的小眼睛

  • 救赎与毁灭在线阅读第十章

    “奶奶,我明年18岁打算出国留学!”“出国?你三姐也想出国,出国有什么好,人生地不熟的。”奶奶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现在邻里街坊,甚至自己家人都在谈论出国的事情。“国外不但工作机会多,而且工资高啊!在米国或者东瀛,打工一个礼拜就顶得上在咱们国内老老实实干一年的。等到时候我在国外挣了外汇,我会好好孝敬奶

  • 无尽的重生牵绊的出现

    天空朦朦胧胧的亮了起来,巨峡市因为靠近海边,所以早晨有些水汽。这也是老人家不愿意在这里养老的缘故,毕竟风湿疼起来很要人命。这个时候的夏天已经起来了,一晚上小心翼翼没敢动弹的他并没有睡好,而且第二天还得去卖煎饼。这是一个事业,虽然现在因为高塔的缘故也不用考虑明星之路了,但是温饱还是得暂时解决的。并且今

  • 女配又美又苏还会占卜[穿书]矛盾

    “这附近还有狼”?比尔博不自觉的靠近在他旁边的特纳。“不,应该是半兽人的座狼骑兵”。特纳曾经在四处游历中也碰到过这些黑暗的爪牙,但这次显然数量不少。“不好了,马都被放跑了”!一个矮人从树丛中冲出,绝望的喊道。索林看了他一眼,拔出刚刚入手的精灵剑,一片蓝光。“所有人,准备战斗”!一头巨大的座狼陡然从树

  • 离痕长歌在线阅读病床前的男人

    床上的人呼吸均匀,睡的很安静。张妈拨开她的眼皮,仔细观察。玉沫虽然是汉族人,瞳孔外圈却是奇特的靛蓝色。张妈在她脸前晃了晃手,那双迷人的眼睛无法聚焦,更没有回应。“一定是昨天没睡好,老眼昏花看错了。”张妈拍拍胸脯,暗自松了口气。玉沫出事后,张妈的工作量翻了一倍。植物人的饮食要求非常苛刻,加上挂水、推药

  • 我在皇宫养胖帝兽在线阅读过分

    第九章整整一个星期。温斯琛再没见蓝晚清出现在他眼前。这一个星期,他和Sean依旧每天去北环礁那冲浪,可即使她一直没再出现,他却觉得到哪儿都会看见她。吃饭时,看见她坐在他的斜对面,小嘴隐在杯子后面,眼里闪着狡黠的说他‘活该’。上船时,看到她双手盘胸仰着小脸,一脸认真的问他会不会记她一辈子,甚至还能感受

  • 人皮礼服第5章在线阅读

    听闻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晏淑芬的面容微微一变,她匆匆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随后,她从自己卧室走了出来,迎面看到了抱着一大束熏衣草上楼的唐亦森。“亦森,你回来了。可心刚被我哄睡了,她的精神状态还是不太好。我听说你爸知道宇文家发来的律师函之后,他很生气,他有没有为难你?”望着唐亦森,晏淑芬蹙起了担心的眉,她

  • 跑男之最强在线阅读手撕状元郎05

    对于京城里的人来说,最近的大戏可谓是一出接着一出。一边是有人想要谋害皇家子孙的事情,闹的天子震怒,人心惶惶;另一边则先是传言贤亲王捡了个美人回去欲封侧妃,只可惜这条传言还没开始便结束了,因为传言的那位美人第二天就离开了亲王府。后来紧跟着,就是这位美人和王朝公主之间即将上演的“二女争一男”的戏码。被争

  • 捡回个小娘子在线阅读第一节

    “没想到要置于我死地的人,竟然会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这到底是了为什么…?”看着眼前那长的极为美丽漂亮的女子,落尘凡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要杀他的人,竟然会是她。此时的他满身鲜血,一把血淋淋的长剑直插他的心口。“因为你挡了我路,在你身边,别人永远只会仰慕你,而我却什么都不是!所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