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漫威:赛亚人第八章

作者:神透 来源:飞卢小说网

系统掏出一个模拟镜,阮安安左瞧右瞅,觉得自己眼睛大了些,皮肤白了些,脸小了些,一时心花怒放。

她这般对镜翘首弄姿,看在旁人眼里,就是她对着空气左顾右盼,独自乐呵,简直莫名其妙。

可大家的注意力现在不在她身上了,因为太子殿下走到张玉娇身边,微笑道:“张小姐的字实乃上品,可否赠予我?”

张家父母顿时傻了眼,全场目光都瞬间集中在了张玉娇身上。

张玉娇完全愣住了,她从未和家人以外的男子面对面说过话,更何况眼前之人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登时羞红了脸,无比羞涩地低下了头,小声道:“多,多谢殿下赏识。”

她本就生的娇弱腼腆,现下这幅害羞的模样,更是惹人怜爱。

阮安安看了半天,以她混迹**圈多年的眼光,确定太子和张玉娇之间已然擦出了火花,她笑吟吟地晃晃头,问:“系统?”

【在。】

阮安安:“系统君,你看,太子和张玉娇是不是一见钟情了?”

【没错。】

阮安安:“那……有没有什么赏赐给我呀?”

【有。】

阮安安:“什么东西,是不是吃不胖体质?”

【做人莫要太贪心。】

阮安安泄气:“那是什么?”

【红娘任务一进度条达到20级,恭喜宿主获得‘友情提示’一次,请问宿主有什么想问的,系统必定知无不答。】

阮安安眼珠一转,问:“张玉娇茶杯里的迷药藏在哪里?”

【迷药藏在张玉珠的厢房内。您已使用‘友情提示’一次,请宿主再接再厉。】

阮安安眼睛扫到张玉娇身上,露齿一笑:“你等着!”

……

尚书府今日有贵客前来,全府上下几乎都到前厅伺候了,这深闺后院倒显得落寞许多,几乎看不到人。

就在此时,一缕白色游魂鬼鬼祟祟的顺着小路,飘到了其中一个房间的背后。

惊鸿一瞥间发现,此鬼正是阮安安,做贼似的弓着腰,闪进了一处小院落,掀开窗户爬了进去。

姿势极为不雅,相较于短腿柯基迈门槛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张玉珠的厢房。

适才她推脱说自己想解手,跟张玉娇问清了张玉珠厢房的位置,悄悄溜出来,偷摸进了人家屋里。

张玉珠的房间比张玉娇的大了好多,屋里锦绣罗曼,瓷器摆件堆得到处都是,阮安安心里浮现出一个词:“暴发户。”

不过她现在可没时间吐槽着这些,翻窗进了人家府上小姐的房间,一旦被发现可就……必须速战速决。

阮安安扫视一圈,看到床边有个柜子,直觉让她拉开柜子,里面放着一个小铜箱。

箱子没上锁,太好了,阮安安掀开箱盖,里面果然有一个小绿瓶和一个小白瓶。

打开绿瓶,赫然是熟悉味道的白色粉末。

迷药!

白瓶里装的则是解药。

阮安安飞快地把瓶子放回去,再把铜箱盖上,原样摆回柜中。做完这一切,她深吸一口气,准备离开屋子。

然而老天跟她开了个玩笑,刚溜至窗前,迎面却窜进来一个人,阮安安整个人被他撞得踉跄一下。

她定睛一看——

霍朝!

她来不及细想霍朝为何会来这里,心中只哀嚎道,完了完了,这下被他抓个正着,死定了!

果然,霍朝整个人朝她扑了过来,将她压倒在地。

“喂!你听我解释!”阮安安急道,“我是不小心路过而已,我……”

阮安安突然住了口,她觉出有什么不对劲。

霍朝的躯干直直压在她身上,一动不动。

阮安安小心掰起他的脸,惊呼一声,

“你中了毒?”

霍朝艰难地吐出两个字:“迷……迷药……”

阮安安心中电闪雷鸣,小心翼翼把霍朝轻轻推开一点,从他身下挪出来,看着他。

霍朝双目紧闭,俊美的脸颊泛着红色,薄薄的嘴唇颤抖,阮安安一时不知所措。霍朝怎么会中了迷药,难道是张玉珠?不可能,张玉珠怎么敢给贵客下药?

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霍朝为何会在此,他既中了迷药,应该晕倒在大厅里等着张家人救治才是啊。

正迷惑间,突然,霍朝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阮安安一惊,想把手抽回,却被紧紧攥住动弹不得。这人双眼依旧紧闭,嘴里轻轻道:“解,解药……”

阮安安:“……”

对,解药,解药在小铜箱里。

她手忙脚乱地打开箱子,拿起小白瓶,倒了一颗药丸出来,给霍朝喂进嘴里。

霍朝在意识陷入涣散的霎时凭本能咽下了药丸,阮安安紧张地盯着他,不多时,解药开始发挥效力,霍朝脸上似乎动了动,双眼一睁,清醒了过来。

阮安安松了口气。

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死死抓住。

“你怎么在这里?”霍朝冷冷问。

阮安安心虚的长长吁了口气,诚恳回答:“跟你一个目的。”

霍朝盯着她:“找解药?”

“嗯。”

“你怎么知道解药在这里?”

“我,我猜的。”

霍朝盯着她半响,沉声道:“解药给我。”

阮安安问:“你要解药干嘛,对了,你怎么会中毒的?你又怎么知道解药在这里……”

霍朝不耐烦地挥手打断了她:“快把解药拿来。”

阮安安委屈不已:“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刚才要不是我,你早就昏过去了。”

霍朝冷笑一声:“阮小姐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还知道解药在哪儿,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阮安安一时无语。

不过霍朝显然顾不得和她掰扯这些,他看起来很急的样子,只是一叠声道:“解药呢!快给我!太子殿下撑不了多久。”

什么!

阮安安心中一片迷惑,但她听出似乎是太子也中了迷药,大惊之下顾不得多问,赶忙取出小白瓶,霍朝倒出几粒解药,又叮嘱把瓶子放回去,然后跳窗而去。

阮安安急忙收拾好现场,也快速离开了张玉珠的厢房,往前厅走去。

她一边走一边思考,为什么太子殿下和霍小将军都中了迷药,而霍将军似乎早知会这样,还能自己摸到张玉珠的房间找解药。只是张家人为何要给他们下药,不怕被满门抄斩吗,张大人和张夫人知道这件事吗?

她带着疑问回到厅内,只见宾主正开怀畅饮,并无异常,太子应该已经服下了解药,此刻坐在椅子上微微闭目,而张玉珠脸色阴晴不定,绝对有鬼。

她惊魂未定地坐下,就见霍朝朝她走来,趁人不注意,在她耳边压低声音道:“刚才的事不可透露。”

她莫名点点头。霍朝深深盯了她一眼,转过了身子。

“姐姐,怎么样?”张玉娇凑过来,焦急地看着她。

阮安安小声道:“我在你姐姐房里发现了迷药和解药。你先前几次晕倒,肯定都是她干的!”

“啊!”张玉娇一听,顿时呆若木鸡。

阮安安安慰道:“你这些日子自己小心些,吃东西喝水都要注意。”

张玉娇点点头,耷拉下脑袋,一言不发。

宴会到后面,阮安安已是彻底失了神,连怎么结束,怎么告辞,怎么回的家都不记得了。

到家后,她本想赶紧回房,可阮怀让拉着她,使劲夸她,阮安安只得强打起精神应付,笑得很假。

到最后,李秀珠看出她脸色不好,以为她是累着了,就呵斥阮怀让:“你姐姐累了你看不出吗,快让她回房休息。”

阮安安如临大赦,正待逃回房,突听外面有小厮通报:“夫人,霍小将军派人送函来了。”

“什么?”李秀珠莫名其妙,“快请进来!”

门外进来一书童打扮的人,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份文书,道:“我家将军请阮二小姐明儿前去将军府做客。”

“什么!”阮安安一时愣住了。

李秀珠恍然大悟的样子,客客气气地接了函,又赏赐了书童一些银两,把人恭恭敬敬地送出门,回头笑道:“二姑娘,你愣什么,这是好事啊。”

阮安安叹口气,看嫡母这眉飞色舞的神色,定是以为霍朝对自己有意思,想着以后自己嫁入将军府,给侯府长脸。

她恹恹地应付了几句,满腹心事。

李秀珠看她脸色实在不好,忙道:“二姑娘,你赶紧回房好好休息去,明儿母亲派人送你去将军府。”

阮安安道了晚安,便退下了,径直回到自己房内,一骨碌爬上床,今日在尚书府的种种霎时浮现在脑中,一时杂乱不堪,理不出个头绪来。

阮安安翻了个身,想霍朝为何这么着急就让她去将军府,定是为了今天的事,她直觉有个大秘密在前面等着她,但不知是福还是祸,一时惴惴不安。

“天呐,我只想安安静静当个白富美啊!”阮安安双眼盯着屋檐哀嚎,这一声引来了贴身丫鬓连翘,连翘轻轻敲了敲门,担忧地问:“小姐可是哪里不舒服?”

阮安安忙道:“没有,没有,你歇着去吧,不用管我。”

连翘犹豫道:“小姐真没事?那奴婢先下去了,小姐有事就喊奴婢进来伺候。”

听她脚步声到隔壁屋了,阮安安长长呼出口气,心想:“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吧,只要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美,明天的我比今天的我更美就行。”

慢慢的,她进入了梦乡。

延伸阅读

牛角匠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xtmk.shtml
牛角匠梳子是桂林市牛角匠工艺品店的产品,其是生产加工、销售批发于一体且经部门认可、产

可林快洗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j2s.shtml
可林快洗传承了总裁John-laithwaite先生在英国超过30年的洗涤王国经验,

绿彩空气净化设备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b722.shtml
郑州绿彩净化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空气净化设备、空气过滤系统、新风系统、空调通风系统、

世纪缘珠宝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sy7a.shtml
SJONO世纪缘珠宝,中国情缘珠宝开创品牌,中国情缘珠宝推广商,华东地区品牌实力最强

凡迪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f6j.shtml
皮具护理属于新兴行业,在未来的5-10年之内,皮具护理技师将成为炙手可热的技术人员,

月光足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x3u0.shtml
月光足男鞋总部主打运动鞋,休闲鞋,支持一件代发。批发,混批。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

泰尼星珠宝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r3l.shtml
泰尼星珠宝,将西方古典艺术与东方现代时尚进行完美融合,专注于为当下年轻人提供“轻奢、

板栗衣家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px26.shtml
板栗衣家童装主营童装、童装、玩具、袜子,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湖州织里板栗衣家童装经营

翔宇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pqkn.shtml
翔宇健身器材是河北翔宇体育设施制造有限公司旗下产品,位于华北平原渤海之滨,西临京冀鲁

哆啦鼠加盟  http://www.cindyriccardelli.com/dohg.shtml
广州爱童坊塑料制品有限公司是一家专职设计、生产婴幼液体硅胶、塑料制品的企业。公司拥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文豪野犬]一春之记第二章在线阅读

    “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刚才真的太着急了,你你你,你没事吧啊?”安子亦赶紧打破了尴尬,对吴翊凡赔礼道歉。“嘘!”吴翊凡用手捂住了安子亦的嘴,修长的食指放在自己的唇边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意思是让安子亦安静点:“你别声张啊,好不容易买到一个最后一排的座位,而且碰巧旁边那一排坐着的还是俩大爷大妈,都不认识我,你要

  • 人在血途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1章北大神话9月,虽然最热的月份已经过去了,但是秋老虎仍然横行在被北方的部分地区。北大。这个时候,也迎来了新生的降临。“唉,这一届的学妹质量真的不怎么样啊。早知道就在宿舍待着打**了,还以为能勾搭到一两个漂亮妹子!”北大校内,一处迎新生的摊点。一个长得稍胖的男子。看着空无一人的报道出,不免的有些牢

  • 我若成猫翩翩起舞

    听见外面的掌声轰然响起,将后台几个人都吓了一跳。之前一号上台的时候,她们根本就没注意到掌声的大小,还以为都是礼节性鼓掌,所有人应该都一样。这时候轮到安小宁,才发现原来外面的观众也是会激动的。陈薇薇之前脑子里那美好的画面,立刻变得有些不确定起来。不过,她还是仰着头,一脸嘲讽:“观众不会都是外面拉来的路

  • 又见桃花缘第七章在线阅读

    “很好听。”艾达由衷地发出一声赞叹,“很适合你。”“姐姐你呢?你的名字是什么?”艾达摇摇头,没有回答。“没有名字吗?”阿琉见她摇头,轻声开口。其实也不奇怪,他身后大大小小的孩子们,没有名字的大有人在。艾达顺着他的视线,角落里很多孩子依旧好奇的打量着这边,几个年纪稍大一些的,将为数不多的食物分给大家。

  • 审判者计划在线阅读第五节

    “我知道他是谁。”那个站着的身影制止了执行导演,姚文青对着台上说:“你可以啊,这段还挺有意思的。”白航宇的耳朵竖了起来,他看着姚文青从黑暗里一步一步向他走近,等着姚文青叫出自己的名字。就像甫一见面之时,即便跨越了全部的青年时光,白航宇也能一眼,重新认出姚文田。毕竟少年时他们就像正反的两面镜子,可以相

  • 学霸学霸与学渣拯救世界的任务!

    校长室里,被叫来这里的杜蔷薇,蕾娜,琪琳三人组看着背对着他们的流浪校长,不禁感到十分的疑惑,因为从进来这里之后的十分钟,流浪校长一直不说话,就背对着着她们。三个人对视了一眼,都选择了用眼神交流。琪琳:你们把我拉到这里来到底要做什么,老娘还要去找那个亲我的混蛋报仇呢!蕾娜:我怎么可能知道,是校长让我叫

  • 王者之仁者无双在线阅读第6章

    “芭卡拉,你负责后勤这块,整个船队的财物都交给你了。”克里斯看着芭卡拉,温声说道。在金钱方面,芭卡拉的管理能力,绝对是非常强的,这点克里斯毫不动摇的坚信。毕竟前世的她,可是混迹在黄金城里面,这方面的能力必然是非常厉害的。芭卡拉嫣然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好的,克里斯。”“哈哈哈,来,大家一起走一个,庆

  • 魔气之器在线阅读第6节

    “你确实做了一个凶残的梦。”习墨将手插在口袋中,居高临下的看着季忆,“我在你梦中就这么不堪啊。被踢坏的总裁?”季忆一听更加害怕了,她连忙坐起来,用力的摆摆手,“不是的不是的,我哪里敢这么想总裁呢?”“就在刚刚。”习墨猛地靠近季忆,“你嘴角的口水现在没有擦掉。”季忆连忙用手擦掉唇边的口水,尴尬的笑笑,

  • 重返女神的日子之黄金狼王

    抽空看了下等级排行榜,升到6级的玩家已经有2万多个,中国占了7000多个,看来国人玩**很给力啊!升到7级的玩家只有172个,世界排行榜前十名有4个是中国玩家,第一名的ID我很熟悉:慕容雪儿法师等级9!想当年在世界SGS联赛中,我披荆斩棘,好不容易杀到决赛,却被这个可恶的小女人连续虐了3回合!最后落

  • 食戟之浅月扶摇在线阅读第7节

    郑天立于罗楠身旁,唯恐伤到了她,不退不避,左手拂出,手指拂向老人脉门,老人抽拳出肘,一肘撞向郑天胸口“檀中”穴,拳法云:宁挨十拳,不挨一肘。老人这一肘,变招快,出势狠,认穴准,端得老辣。郑天手指微侧,指向老人肘端“小海”穴,老人手肘甩动,以肘甩臂,拳头如同被甩出的链子锤锤头,又一次锤向郑天“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