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之仙国崛起之0005废物(5)

作者:无敌仙尊 来源:飞卢小说网

荒民村。

村民们因银萝呆住的神色面面相觑,不知道她为何停下笑语。

里奥芙也心生奇怪,下一眼,银萝便慌张不安地朝二人走来。

原牧东作为回应,对逐步走来的银萝露出和善的笑容。她为何愣住,只有原牧东一人知道……

因为她被仇家找到头了!

银萝贴近里奥芙耳廓,警惕指了指面带微笑的原牧东,问:“芙妹,这个可疑分子你认识?”

声音虽压低,不过一旁原牧东听得清清楚楚,没想到这家伙也过来说自己是可疑分子。

“他不是可疑分子,他是我的哥哥。”里奥芙学着她贴耳讲话,刚说完便嬉笑起来,俏脸浅着梨涡,像说着得意炫耀之事。

原牧东一旁发愣,她俩未刻意压低的嗓音,自然清清楚楚入耳。不过,里奥芙将表哥换成哥哥,令原牧东搞不懂用意。

言毕,银萝拉开距离,一脸质疑地从下到上打量着原牧东,原牧东则一直挂着莫测笑容……

我看你今天怎么逃?原牧东暗笑。

诡异氛围下,二人对视几息,令被晾在一旁的里奥芙满头雾水。

一脸猜疑的银萝,凑近原牧东几步。

忽而,她展现部分女性颇为擅长的翻脸,狐疑脸色书页般掠过,化成温柔友善、不失礼节的知性笑容,朝伸出手:“你好,我叫银萝。很高心见到你,里奥芙的哥哥。”

“我,我叫原牧东,”原牧东停顿道,脑子一懵,险些被她面部表演欺骗。银萝装得相当逼真,宛若二人毫不认识。

可逮到机会的原牧东,自然不会轻易放过她。

原牧东同样伸出手,比起银萝他的手大上许多,近乎笼罩着银萝的小手。他不怀好意一笑,手掌缓缓握住使劲。

“噫!”

那一刻,银萝深刻感受到蟹钳夹人是何种痛楚,不过她依旧保持微笑,额角冒着微汗,心里已经崩溃地问候原牧东家谱上下……

握住银萝手掌的感觉不出意外柔嫩细腻,如触冰肌玉骨,原牧东暗暗享受,嘴上又回应:“嘿嘿,你……”

然而,原牧东脑内想好的威词还没说完,便立马感受到一道深度幽怨的目光投来,令他背脊莫名发亮,顾不上威吓银萝,先松手保命要紧。

原牧东小心翼翼瞥了眼抱着花篮的里奥芙,她静静伫立,也朝自己露出和银萝相似的问候笑容。

小妮子……有点恐怖呀,原牧东吞了口唾沫,想着以后娶老婆该如何是好?

原牧东被里奥芙打岔,想好的摊牌措词都混希,故作随和着:“咳咳,银萝呀,笑得自然点。放心,我不是什么坏蛋。”

“嗯,好的好的。”银萝微笑点头,抽回微微红肿的小手,默不出声地抚摸着。

原牧东视野里发现她眼角都挂着泪珠,不由得钦佩她,这么痛都一声不吭。

里奥芙捧着花篮,也靠前几步,尴尬氛围因她挂着漠然的表情介入,而微妙严肃起来。

“你们,难道一早认识?”里奥芙冷声。

原牧东滚动喉结,他本想揭穿银萝是小贼的身份,可此刻见里奥芙冰冷的神情,似乎再怎么解释是借口。

同时,他心里万分古怪……明明和里奥芙仅为表兄妹关系,可她似乎颇为建议自己和异性接触。

要怪就怪当初没详细与里奥芙讲明银萝身份,二人撞见他急着报复,却忘了一旁不知实情的里奥芙。

“哈哈哈,怎么,怎么可能。”原牧东笑呵呵着,下意识和银萝拉开几步距离。

——

一旁,拿到粮食们的小孩们,正议论纷纷。

“姐姐们在和大哥哥在讲些什么呀?”

“不知道呀。”

“大哥哥缩在角落,好滑稽的样子啊。”

“哈哈哈,姐姐们不会欺负他吧?”

孩童中,年龄较大的一名男孩子,同为第一个从巨石身后跑出来的男孩,手里紧紧捏着糖果,瞪着圆鼓鼓的眼睛:“管他的,咱们去看一看。那可疑的家伙敢对姐姐们动手动脚,我绝对给他一拳。”

“嘻嘻,小南哥真威风。话说,你为什么还不吃糖果呀,可甜可好吃了。”

“笨蛋,好的东西一定要留给爸爸妈妈吃呀。果然小孩就是小孩,一点都不懂事。”小南叉腰,模仿着长辈的口味,指指点点,众孩童仰望着他。

然而,村内等人尚在外出交谈时,不远处,骤然响起密集马蹄声。

一时间烟尘滚滚,远远袭来,气势浩荡。

原牧东视线别向蹄声,除了滚卷尘埃,他清晰感受到一股危险气息……肯定不是和他们一样前来送粮的居民。

昏黄尘埃褪去,露出十几匹精锐人马。

他们皆身着武装,手提武器:弓箭、刀剑、矛盾等,众武装人员一言不发,聚集于此。前排军员们眺望着,似在村名中挑选着什么。

为首,一名青年男子从马背翻下,他眼神充着不耐与慵懒,一头不羁的黑色长发披肩,忽然号令:“年龄十到十六岁的毛头崽子,都给老子出来!军寮大发慈悲来造福了!”

此言一出,众人明白来者与军寮有联系。

“这些军吏,来这干吗?”原牧东皱眉,警惕向前,护住身后里奥芙与银萝。

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颤巍走出,站在军员前,她浑浊眼眸中浮现憎恨,抗议般呐喊:“你们……你们将我的儿孙都征兵去了,哪里还有人啊!”

“臭老太婆!你想死?”为首男子脸色狰狞向前,虽身着军人套装,却没丝毫的待民和善之道。

“好了!瑞奇,招募这件事将给我!”

男子身后,伸出一只玉手按在他肩头,他脸色恢复平静,一脸没趣往后撤步。

瑞奇后退,一名年轻的女子站出身,她朝老婆婆歉意地深深鞠躬,令周围原本几名团结一致欲要反抗的老婆娘们愣住,老头子们纷纷放下扫把等物品,众人注意力都被这名女子吸引。

脱众而出的女子,并非军寮打扮,衣着反而显得随和动人。

她身着淡蓝连裙,将高挑细致的身躯隐隐衬现,肩披着青色波浪长发,眉宇间有股不俗的英气。较为显著的,便是女子身上佩戴的胸针,一扁似于熊虎面首的胸针,隐约释放高贵气质。

当然,令居民们哑然不单指她的容貌,而是她的鞠躬。

军人,位于力比西亚管辖职位的军人,他们大多喜爱将自身带入高位者姿态。

常年来,所谓征兵也好征税也罢,都是强横无理的态度,人们对他们的印象是掠夺者,同时也是管理者。

眼下,军寮一派的女子鞠躬表歉,令许居民们难以相信。

然而,女子身后的军人们只是躁动几息,但无人指出表态,即便是领头的瑞奇也不服气呆在一旁,皆听从女子安排。

“芳什小姐,你抓紧点说,我赶着回去。”瑞奇撇撇嘴,一旁催促,女子代表他们鞠躬让他觉得很没脸面。

名为芳什的年轻女子,并未理会瑞奇,她面对脸色缓和的老婆婆,沉重道:“老婆婆,征兵一事我代表军队深感抱歉,待战争胜利了,我们会给军员家属添加丰厚补贴。”

提及战争,芳什便感到众人愤怨情绪,意识谈话方向不对,便连忙转移话题:“不过这次,我们并非征兵一事而来。我们是为寻找具修为潜力的人,送往军学院修行。”

“修……修行?”老婆婆惊讶念叨,忘记之前的不悦,舞着颤抖的老手,问:“能飞天……遁地的修行者?”

芳什脸色一顿,随即点头:“没错,飞天遁地是其一法技,修行者可不止这些。”

瑞奇闲的无趣,插嘴道:“若成有资格成为军寮的特种子弟,我告诉你们,好处可比当军学员好多了!”

诸多村民逐渐骚动,长辈们多是爷爷奶奶身份,他们迟疑地望着身边的孙子孙女,脸色沉重。

“好了,废话那么久,赶紧开始吧!”瑞奇下达命令,朝身后队员挥挥手。

随后,四名军员手掌附着白色气源,一齐抬着五米高的柱形容器,搬放人员松手的刹那,发出响彻“轰”声,放置于场地中央。

“给我记住!测验人员边上的人必须隔离仪器五步距离,否则测验结果不准确!”瑞奇告诫众人,令好奇观望仪器的孩童撒腿子后跑。

“这是魔法元素,等会出来的小屁孩用心感应其中元素就好。那么,现在开始测试!”瑞奇命令如火苗,连着布及下达,让一旁插不上话的芳什叹气。

出发前部队里号召人手,挑选设备的细节都由芳什准备,现在一到与众人交涉,瑞奇便急不可遏地出来耍威风。

他故作能干、口语粗鄙的模样,在芳什眼里如急着演出的小丑。

人群中,原牧东等人皆听清军员谈话。

“东哥,怎么办?”里奥芙略显惊慌,原地踩着步,谁料今日送粮会遇上军寮等人。

里奥芙心里,军寮所说一切都是虚作、糊弄民众,不然……几年前军寮封闭瘟疫病毒的措施,也不会害死她的父母。

银萝一旁默不出声,静静望着军员们,眼瞳里闪烁冷静。

原牧东安慰着里奥芙,微微仰头,眉头愈加紧皱……

难民村上空,浮现大片暗蓝透明的亮光薄片,即便原牧东算不上见多识广,也能推测这是阻断上空逃跑的设备。

里奥芙如此抵制军寮,原牧东也不愿参所谓测试。他顺着里奥芙发丝,轻声道:“没事的,我不会让他们碰你。”

“这帮人,不是你能应付的。”银萝喃喃着,握紧拳头,脸上略显不甘。随即她面色一变,打趣般道:“既然能测测天赋,何尝不可?说不定芙妹天资比你好怎么办?”

原牧东望着银萝侧脸,回味着她的话语。

他身为男生,按照当地法规,是力比西亚必要军部征用对象。力比西亚的女子,若能有一技之长,待在力比西亚做些商业活动,简易苟活。

但却得过着每日贫苦、怕人陷害侮辱的生活。

女子若能到军学院修炼,未来道路定然比待在力比西亚光明许多。

不过……

原牧东低头,看了眼脸色忧虑的里奥芙,心中一软。

再者,他心里对测试也没把握。

炼体修行与元素修行是两个概念,原牧东幼年接触的便是前者,元素修行限制年龄,所以年幼时的他仅在家族前辈口中听闻过。

但唯一能肯定的,元素修行是主流。

炼体修行向来适合追求锻炼身躯极限的人,也适合未达元素修行年龄的孩童修炼。这也是家族,从小让原牧东炼体自保的原因。

场地中央,众人围观,却无人站出,测试氛围显得冷清。

瑞奇不耐扫视周围:“我知道那么私底下都藏着掖着年轻力量,都自觉点出来吧!”

刚说完,他脸色忽而呆住,眼珠子一下子睁大,整个人像被黏住般,目光无无挪动半寸。

瑞奇眼中,一名如银白长发如雪中精灵,另一名金色马尾显着俏皮可爱,银萝和里奥芙二女站一起,更是搭配填补着少女美色。

至于二女中间的原牧东,他直接无视掉了。

瑞奇张着嘴巴,欲要抱怨的琐话戛然而止,心里顿时规划起道道邪恶念头。

芳什既然是他得不到的女人,那着穷破之地的姑娘,依仗自己的身份岂不是手到擒来?瑞奇陷入自己意淫幻想中,露出邪笑。

“我先来!”银萝出声,略微吵杂人群中声音格外响亮。

里奥芙当即捉住银萝手腕,一脸不解,但在众人注视下不敢大声,便凑近问:“银萝,你为什么……”

“早验早完事。被那个男的盯着,我反胃恶心,真想在他脸上划几刀。”银萝脸色一狠,挣脱里奥芙的手,走向前去。

她前几刻柔美感荡然无存,脸上尽是里奥芙未曾见过的狠色与憎恶。

众人注目着,银萝踏上阶梯,在身前测量仪器长呼一口气。

她将手掌抵触其上,纤纤细指匀称,五指顺着仪器表面槽位,动作意外自然。

“银萝动作好熟练。”里奥芙喃喃,望着面色逐渐沉静下来的银萝,心感陌生。

身为好友,这一刻,里奥芙却觉得并不了解她。

尤其刚才,里奥芙仿佛看见另一个银萝,她凶横残忍,与印象深处那名爱笑爱耍小聪明的女孩全然不同。

里奥芙肩头放上一只温和手掌,令她回神。

“好了,没必要纠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原牧东道。

像原牧东他自己,也未告诉里奥芙自己会炼体修行。

整个力比西亚,或许只有银萝知道他的炼体修行的秘密。

看着荡漾着五颜六色的测试仪器,原牧东心里几分迷茫……

若里奥芙因天赋不达标,自己与她分别两路,这又该怎么办?

当原牧东分神时,测验仪器之上乍现几缕绿芒,不断于表面攒动,令附近居民惊呼连连,排列军员中也有人投去赞叹目光。

军寮一旁,芳什盯着色泽不断纯粹的仪器,眼神逐渐认真,她很想知道这片培育出统帅的土地,能给她带来多少惊喜……

延伸阅读

隆霖源纳米汗蒸养生馆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u1ui.shtml
山西隆霖源汗蒸纳闷有限公司是我省本土化企业,成立于2006年,是全国十强汗蒸企业之一

FUJIACE泰通自动化设备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xafj.shtml
FUJIACE泰通自动化设备是一家具备完整的进出口能力的独立经营公司。泰通将引进和开

婴之侣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yocq.shtml
婴之侣用品成立于1995年,15年来,始终专注中国婴儿安全护理领域。1995年曾率先

宏象干洗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p5oo.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器仁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xby2.shtml
器仁机械设备公司代理的品牌德国E+H美国HF德国HEYL德国WTW德国Ditabis

烁森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dar9.shtml
烁森塑料制品主营聚乙烯蜡、塑料母粒等。在橡胶塑料-再生塑料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认可。烁

维罗纳纯银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623w.shtml
常州海誓山盟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银饰加盟品专业连锁零售公司。公司总部位于发达的长三角经

国玉和田玉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skcz.shtml
国玉和田玉加盟_公司简介新疆国玉和田玉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和田玉产品策划、开发、设计

济南智元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g22i.shtml
济南智元室内环境有限公司销售风口、灯具风口、消声器、静压箱、防火阀等空调末端产品,并

宝宴堂艾热灸加盟  http://www.ilgrifoarte.com/buh2.shtml
宝宴堂艾热灸是北京沐源佳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专注、研究并发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费太太的冬眠季第1章在线阅读

    烈日炎炎,太阳烘烤着大地,扭曲了空气。泸市一如既往地热闹纷纷,人潮熙熙,人们洋溢着假日后的喜悦,互相打闹着。在人潮之中,空间忽然扭曲,从里面掉落一个物体,穿着一身黑色长袍,带着兜帽,繁星点缀在袍子上,乍一看,很是迷人,似是将人的心神吸引进去一般。此人身材高大,样貌英俊,眼神深邃,一头干爽的碎发,很是

  • 修个源能闯末世睡同一张床

    季桑看着那个盒子,手上的动作一顿,终究是拿了出来,递给面无表情地傅以斯。“这是我在瑞士看到这一款手表……希望你喜欢”傅以斯垂眼看着女人手里的盒子,伸手接过,冷声说了句“谢谢”季桑收回手,对于男人这样的反应也不意外。倒是一旁的叶琳看不过去,一手掌拍在他的肩膀上“你老婆给你带礼物,这什么反应啊?”傅以斯

  • 想攻略我的人都被我攻略了第9章在线阅读

    柳凤卿也真不给佟秀才面子,几句话一出佟秀才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她本身也不是个坏脾气的主,不过是嘴欠心活,喜欢调侃客人,尤其像佟秀才这种自称文人墨客,明明兜里没几个钱,还非要遵循君子远庖厨的穷书生。话说当年,她家夫君和小妖精跑了后,大家以为一个妇道人家自己必定过不下去要回娘家受气的,她还不是硬抗下了凤

  • 我能看到潜力点之紫衫龙王黛绮丝?(4)

    写轮眼关闭,任大小姐的身躯,一下子软倒在楚原的怀里。“你就是我的未来夫君吗?”她的手,轻轻摸着楚原的脸,眼神还略带迷茫。楚原大乐,望着任盈盈的眼睛,深情脉脉说:“当然,盈盈,以后,原哥哥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的!”“恩,原哥哥!”任盈盈满脸酡红,再不复之前的冷艳,眼神之中,甚至带上了一丝情意。写轮眼的催

  • 贴身狂兵在线阅读第九章

    张亮怒不可恕,直接把碗摔在了地上,碎了一地。“让我长点心?”“是……”“放他的狗屁!”“他一个被贬的齐王,来我并州,也敢在本刺史头上撒野?正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更何况他如今已是条丧家之犬,还耍什么威风!”“谁说不是呢!王爷,您是不知道,今日您好心派我来出城相迎,这齐王非但不感激,还一脸嫌弃,说咱们并

  • 她的心上人黑化了之力争第一!【二更求鲜花】

    【无限火力(神级天赋):所有技能无冷却时间,所有技能均为瞬发,释放一切技能不消化魔法值!】【全能法师(神级天赋):不受职业限制,可以学习一切法师类技能,同时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掌握一切法师技能。】“成了!”看着这两个十分bug的天赋,陆文顿时有些激动了起来。随后,他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一轻,下一刻,就来到了

  • 我让全民说真话在线阅读第2节

    过了十五年了,紫仲天方年16,正直修道之时,但是修道的进展,无语啊。“站住,紫仲天你这混蛋!”声音是从街尾传来的,一群人正手持木棒追赶着一个深紫色头发的少年,此人正是紫仲天(外貌:一头深紫色的头发,大大的双眼,蓝眼,身高一米七六,身材中等,身穿全黑的道服,腰上带着师傅赐的剑,法力竟然与他一同修炼的十

  • 反派遇上大魔王之神秘铁片(4)

    吴根转身回来,不敢靠得太近,可是数百丈开外,那如同两头洪荒巨兽争斗的波动依旧让吴根心惊不已。同时又有无法抑制的冲动与快意,他无意间已经攥紧拳头。两人足足争斗近一个时辰,才停歇下来,一道白虹颤颤巍巍掠过天空,一个暴怒却虚弱的声音由半空传来:“妖女,我势必杀你!”吴根蹲在地势极佳的高大树冠中,透过枝叶将

  • 每天都在转换人格[系统]在线阅读第五节

    “西门凛夜”他淡淡的回答道;“性别”女警又问了一句,西门凛夜瞥了她一眼,没说话。“你!”女警对他的态度非常生气,又大声说了一句“年龄”。“20”“家庭住址”这时候唐梦如插了一句:“警官姐姐,他现在住在我家”。“你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女警问到;“没有任何关系,他只是我爷爷招的一个清洁工,打扫我家的”

  • 我的老婆是辉夜在线阅读第4节

    老头额头都冒汗了,手忙脚乱的比划,就是不敢出声,我感觉古怪,拉了胖子一把,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让他把烟收起来跟着老头走,他怂了一下肩膀,就照做了。一进老头家的院子,我就知道这东屋是个厨房,烟囱里此刻正有缕缕青烟不断冒出。胖子探头进去一看,他欢呼了一声,叫道:“这灶台还是带风箱的,小时候我们家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