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枯木龙吟第九章在线阅读

作者:三里风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边皇后已经吩咐开宴,宫人川流不息的送上佳肴和酒水。锦佩只是兴奋的看着那几位传奇公主聚会。庐陵和淮南早年不合,这许多年来却成为姐妹中感情最好的一对,外间谣传这两位连男宠都可以分享,咳咳。清河还是一贯的冷淡。她正琢磨着,皇帝已端起了酒杯,要致祝酒词了,说的不外是“朕冲年即位,幸得益阳长公主多番护持,才有今日,今番亲人团聚,不胜欢喜,请众卿满饮此杯,共祝长公主安康”之类。

然后大家喝了之后,鼓乐齐奏,就有舞姬随着乐曲涌入殿中翩翩起舞,这些歌舞锦佩已经看的惯了,就有些百无聊赖。淑妃给她夹了一些菜吃,来了这地方几年,就这吃的实在太憋屈了,品种少不说,基本都是面食,好想念香喷喷的白米饭啊,这地方吃的大多是粟米,肉食呢以蒸的居多,现在还不大流行炒菜,食用油也以动物油居多。勉强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左右张望就看见悦兰也正在无聊的画圈圈,就和淑妃说了一声,溜去了悦兰那里。

姐妹俩凑一堆开始叽叽咕咕的说悄悄话,那个舞姬很轻盈,那个舞姬转圈慢了一点点,指指点点,又评论诸王妃,一个说:一段日子没见,怎地赵王妃瘦了这么多?另一个说:听四娘说,最近有个侧妃特别受宠,和王妃闹得厉害。

呀,四娘怎么什么都说呀?

这个嘛,她又不是这任王妃生的,就当笑话说了。

两人聊的正热乎,一曲终了,舞姬退下,主菜上来,席上的气氛热烈起来,大家纷纷给益阳敬酒,悦兰眼尖的发现对面的四胖同学在对着她俩挤眉弄眼,发现悦兰看他,就用手指了指门外,然后就和他娘说要出恭,带着人一溜小跑出去了。悦兰就拉了拉锦佩,两人说出去透气,张昭仪叮嘱说不准走远,快点回来,又叫人跟好了,才放她俩出去。

出了殿门,见李曜身边常跟着的一个小内侍在那等着,见她俩出来就引着她俩去找李曜。两人跟着那个小内侍绕到西偏殿一间供临时休息的厢房里,一进去,就见李曜指挥跟着的几个人各自站定几个方位,一见她俩就也给她俩安排位置,悦兰哪是那么容易听指挥的人,非得问要干嘛,李曜神秘兮兮的从身后一个宫人手里拿过来一个东西给她俩炫耀,锦佩定睛一看几乎要出声嘲笑了,不就是个皮球么!而且还不太圆。

白天那会他们都听于荣安讲了洛阳富家子弟流行蹴鞠的事,李曜听了就很心动,回去磨着他阿娘到底弄了一个,这会儿宴席上哪有什么事能吸引他,就想溜出来玩,顺便拐两个玩伴。锦佩和悦兰闲着也是闲着,就跟他一起玩了。

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只能在屋子里玩,好在这偏殿里屋脊高,他们只是几个人围着踢球,只要球不落地就行。两个姑娘提着裙子玩的很起劲,总比留在殿里听那些大人让来让去、你吹嘘我我吹嘘你有趣。

踢了一会,球正向李曜的方向飞去,李曜也喊了一声:我来,然后用力一脚抽射,球顺着窗户飞了出去,就听窗外“哎哟”一声,锦佩和悦兰立刻放下裙子躲到一边装淑女状,李曜满不在乎的叫人出去捡球,就见门吱呀一声开了,已经有人拿着球进来。李曜一看来人也有点蔫,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今天的主客之一,他们的好表哥于先生。

于荣安左右瞧了瞧,“刚才谁踢得,劲儿倒不小。”

锦佩和悦兰一起伸手指向李曜。李曜抵赖不得,只好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傻乐。

“怪不得殿里面找不到你们几个,原来躲在这里玩,怎地不叫我,我蹴鞠可是一把好手。”

李曜眼睛一亮,“表哥,你可得教我几手。”

“好啊,不过现在不行,圣人已经问你们了,明天白天咱们找个空旷的地方,再叫上三表哥他们一起玩。”

约好了明天的活动,几个人就悄悄的想溜回去,不想悦兰和锦佩刚溜进去,还没蹭到母亲身边就被皇帝发现了。

“佩儿,兰儿,你们两个去哪了,这么半天不回来,到阿爹这来。”

两个人嘻嘻笑着,装傻卖乖不答话,都蹭到皇帝身边,走过去才发现,元华、庭媛和谨言都在益阳左右坐着。

益阳就给侄女解围:“小姑娘嘛,想必是闷了,出去转转,来到姑母这里来。”

锦佩和悦兰就也坐到了益阳身后。

皇帝也笑:“这两个丫头最小,平时我也多纵着,阿姐回来了,可要帮我多教教。”

“女孩儿就该纵着,就算纵着能纵几年呢,嫁出去了再想纵着也难。我倒想生个女孩儿宠着,可是没那个福气。”锦佩心想,这话说别人家的女孩那是千真万确,可他们李家的从不在此列。姑母真会颠倒黑白。

皇帝就安慰姐姐:“这有什么,她们姐妹平日无事,阿姐若是闷了,尽可叫她们去,再说康儿也长大了,再两年就娶媳妇了,到时候多生几个孙女给你哄,岂不是好?”

益阳一听也笑了,转头去看儿子,于荣安假装没听见这番话,扭头和太子喝酒。

“一转眼太子都要娶媳妇了,我还记得当初圣人和皇后大婚的时候,圣人偷偷的问了我好几次,皇后是何模样、性情。”益阳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

听见这话,就连皇后也不禁露出了笑容,皇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姐姐,又看了看皇后。新婚时的温柔缱绻就这么袭上心头,皇帝就伸手握了握皇后的手,感叹道:“是啊,这眼看着孩子们都大了起来,我们也快要做祖父母咯!”

多少年了,帝后二人都没有过如此温情的时刻。

那边于荣安就问太子:“表哥就不想知道未来表嫂的模样性情?”

太子顿时有些脸红,一众人等笑了起来。

“你怎知你表哥还不知道?”益阳接着打趣。“没准已经偷偷看过了。”

太子脸更红了,只是不答话。

榆林出来解围:“康儿也不小了,娶媳妇是不急,倒可以开始相看了,阿姐喜欢什么样的媳妇?”

于荣安立时把头埋下去,这回换太子笑了。

益阳也跟着调侃儿子:“只要是能管得住这个混小子的就好。”

皇后听着却觉得不大合宜,小姑娘们都在呢,这两位姑母也不避忌着点,就借口说菜冷了,又叫人换菜,又叫伶人来演舞,把这一茬冲了过去。

宴席一直开到亥时方散,这还是因为明天是中秋,还有宴席,也因着益阳母子今天第一天到,要早点休息。宴席散了之后,皇帝本还要留姐姐宿在宫中,但益阳坚持要回公主府,皇帝这才罢了,安排人好生送几位长公主回府。

第二天上午于表哥却失约了,不为别的,他爹于驸马到京了。来来来,现在我们来八一下益阳长公主的JQ故事,呃不,是爱情故事。我知道大家都等很久了,一个传奇女人的人生要是没有凄美的爱情,那还叫传奇吗?

锦佩也坚信这点。而益阳长公主的爱情故事更是几乎尽人皆知。第一次婚姻以和离告终,之后益阳开始摄政,收拾完了兄弟们,突厥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不停袭扰,吐蕃也有些异动,当然国内也有不少大事,今儿发洪水,明儿干旱,她忙的焦头烂额,哪有空想男人的事。

可有一个男人就这么出现了,在公事上是益阳的好帮手,在生活中也给了益阳很多安慰。这个人叫陈衍,寒门出身,二十二岁中了进士,从校书郎开始熬起。他为人勤慎,对上司恭谨,对同僚友善,十年后到先帝去世的时候,已经做到了起居舍人,因为职位的关系,他在御前时间长,时常能见到益阳,他也了解这个公主不同一般的女子,她眼界开阔,秉承了先帝的遗志,立志要把这个国家建设的更强大、更开放、更包容。这与他的志向相同。

在几次关键的事件上,陈衍都给益阳提出了与众不同、却很有用的建议,渐渐取得了益阳的信任,益阳当时正需要组建心腹智囊团,陈衍就这么走入了帝国核心决策圈。相应的,因他升官快,又和长公主走得近,就开始有些风言风语的出来,说他升官虽快却实在辛苦,白天要上朝议事,晚上还要伺候长公主,在陈衍的妻子去世之后,这种言论更是甚嚣尘上。

益阳到了这个份上,哪还有空管这些,陈衍更是个心志坚定之人,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些许毁谤他也并不放在心上。初时两个人确实光风霁月,心地坦荡,无丝毫私心,齐心合力的在使国家繁荣稳定富强的道路上前行。

先帝在时就致力于打破士庶界限,削弱世家的影响力,所以开始推出科举考试选官,以使更多的庶族子弟能够进入到官员体系里来。作为得益者的陈衍自然是大力支持这项举措的,但施行起来阻力颇多,尤其来自世族的压力很大,就连一些朝中元老都为了朝政平稳计,建议暂缓,他和益阳为此事付出了许多心力,在重重压力中,两人彼此支持,年复一年,恐怕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很难不动心。

何况一个丧偶,一个离异,一个是才华横溢风度翩翩的成熟男子,一个是美丽聪慧胸有丘壑的奇女子,不知是哪一瞬的目光交汇,就这样动情了。

那么就有看官要问了,为毛驸马姓于呢?这个嘛,相爱的人往往最终都没有在一起。首先益阳在皇帝能够亲政之前是不打算再婚的,其次陈衍也不想尚主,尤其是益阳这样的摄政长公主,在还政于皇帝后,无论是她还是她的驸马都是要避嫌的,势必不能再参与政事。

陈衍早已经将一切看的透彻,他自己是有一腔抱负的,不愿为儿女私情放弃毕生志向。所以在有了情愫的最初几年,两人都是发乎情止乎礼,因为陈衍一直没有再娶,外界传得很是不堪,实际上两人却清白得很。

到了承景(锦佩她爹初即位时的年号)九年的时候,却横空出了个程咬金---这是锦佩的修辞,大周王朝可木有这么个人---羽林卫副统领于詹之子、翊卫于先群要向益阳长公主自荐枕席,哦,不,是向益阳表达爱慕之情,愿自荐为驸马。

这件事在当时轰动一时,一是因为居然有人敢当面向益阳长公主求婚,二是于姑父选的这个求婚的地点实在是,哼哼,那个啥。先说于先群其人,是个最最标准不过的长安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无一不精,家里姬妾成群,还喜欢往青楼楚馆跑,因为这个和家里的老婆闹得是沸反盈天,他娶得这个老婆乃是武将世家出身,打起架来有时候他都打不过她,别说家里那些姬妾了,今天不高兴卖一个,明天一不小心打死一个,他急了要以悍妒为由休妻,可一休妻两家就彻底成了仇了,后来他老爹也受不了这么闹法,就和亲家商量了和离了。

和离之后,他老爹决定给他找点事做,就靠着老爹的门荫做了翊卫。主要工作就是给皇帝看大门。看来看去呢就看上了益阳长公主。有那么一个早上,因为紧急军情熬了一个通宵的益阳和陈衍从中书省出来,到昭庆门等着坐轿出宫回去休息,当时看门的正是于同学。于同学一看机不可失,就大着胆子给益阳行了个礼说:“某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益阳奇怪这个翊卫胆子倒不小,锦佩猜如果益阳知道接下来于同学要说什么,一定回答“不当讲!”可当时益阳只是笑着说:“有什么话,说。”

于同学就挺了挺胸膛,说:“某乃羽林卫副统领于詹之子于先群,在宫禁内值宿已有二年,仰慕长公主人品已久,今实难自抑,闻长公主未有伉俪,某愿自荐……”后边的话没说完,嘴就被捂住了,人也被按住了。益阳当时是听得呆了,可陈衍还在呢,听着越说越不像话,就一挥手令旁边看热闹的其他禁卫先把他按住,不叫他继续说下去,又转头去看益阳的意思。

益阳呆了片刻,接收到陈衍的眼色,就清咳了一下,吩咐人把那个闯祸的家伙送回家去,交他爹好好管教。然后就上轿走了。回到家补了个觉的功夫,这件绯闻已经传遍了长安城的大街小巷。

于老爹气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于姑父自然是好好挨了一顿板子。于老爹亲自去长公主府请罪,益阳也没有怪罪,只说孩子年纪轻好好管教就是了。于姑父被于老爹关在家里消停了一段日子,人人都以为这事就要这么不了了之了,可于姑父却越挫越勇,当面求婚不成,咱改写情书。他专门雇了个枪手,每一旬写一封,送到长公主府里去,不管长公主看不看理不理,反正我就写。

就这么着一直到承景十一年皇帝大婚、亲政,改元开平,长公主卸任摄政之职,陈衍没有成为驸马,却升任了尚书左仆射,长公主赴东都洛阳养病,于先群孤身一人也跟去了。开平二年的时候,益阳长公主下嫁于先群,又二年,益阳诞下了于荣安。而陈衍在皇帝的信任支持下官运亨通,如今已在尚书令位置上呆了六年了,只是至今都没有再娶。

昨日益阳入京的时候,陈衍并没有去迎接,因为他已经病了一个多月,年前他就上书以老病乞休,皇帝一再挽留,又赐医赐药,只是到底上了年纪,这一向还是病着的时候多。

锦佩很是期待见到这位于姑父,如此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不知是个怎样的人物。

当然锦佩也不用等太久,这不未时刚过,于姑父和益阳、于荣安就进宫面圣了。到了华灯初上时,麟德殿里又大开宴席,锦佩终于见到了于姑父的庐山真面目,这位于姑父长的正符合时下美男子的标准:面貌俊朗,身材健硕,肤色白皙,唇下有须。笑容可掬,吐属文雅,一点也看不出纨绔。

席上也不多言,总是照顾着益阳,十分的细心体贴。今日各位驸马都有入宫,于姑父一人就把几个妹夫都比下去了。这一日宴席直开到月上中天才散。

延伸阅读

休想和朕抢皇后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lovelydays.cn/gm8m.shtml
前有宋决进入军联的榜样,后有宋玉的成绩激励,老师发现全校各个年级的模拟考成绩都全面上

修真也咸鱼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lovelydays.cn/fsy.shtml
第二天7点多点起床,顾文华精神饱满,难得睡了个好觉,下床洗漱;决定吃完早餐就进**,

秋凉知夏暖在线阅读落魄纨绔  http://www.lovelydays.cn/ybjx.shtml
自从华老爷子闭户,外界宣扬老爷子病危,华家没有出面辟谣之后。原本附庸华家的各级官员,

十年炼气,一剑诛仙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lydays.cn/ptl.shtml
(恩,今天连发两章,大家如果觉得不错的话,就推荐给身边其他看书的朋友吧,也顺手赏几张

奥法神途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lydays.cn/pggy.shtml
项坤再次背起青儿,在大山之中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走一边诉说着离别之后的遭遇,说到高兴

春不识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lovelydays.cn/ai5f.shtml
“好了,不耍你们了。”外星人随意的说着,众人一阵轻松。都松了一口气如果外星人再这么耍

破云之成为学徒  http://www.lovelydays.cn/gtz.shtml
皇宫之中设置太医院,专管医者的教育和考核,太医院的大夫分五个级别,第一等叫“大夫”,

网游之折情缘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lovelydays.cn/ax9m.shtml
下午1点半,王逸刚把上单的顾客订单做完。随便找了一块离自己近的公园凳子坐下。刚做下来

看朱成碧(清宫)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lovelydays.cn/6evp.shtml
那人挠头想了想说:“大概是那种很在意很在意的感觉,自己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开心和伤心

生死悬案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lovelydays.cn/6bmt.shtml
蝴蝶谷外百花盛开蝴蝶飞舞,烟雾蒙蒙,绿树长青,仙溪潺潺,自是一番美妙不可言的秀丽仙境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在灵异世界砸场子卷起一股魔方龙卷风

    自从上次钊哥帅气地在魔方大战中取得胜利后,这一股魔方风就刮起来了。虽然临近期末,是应该收收心,好好复习,但是魔方满天飞,几乎人手一个。小圆当然不能落在队伍的后面,也早早的买好魔方,在座位上看着说明书,一点点地扭来扭去。速度咱不讲究,可是怎么滴也得转出六面啊。“我说你这脑瓜子转什么魔方啊?别挣扎啦!游

  • 劫情撒旦:蜜月下堂妻在线阅读第七章

    车银优问了句有没有招到人。“基本都是因为旁边这位来的。”宣社长扶额。我的锅咯?嘟嘟嘴无声地抗议。话说回来自从车银优坐下女生们投过来的目光的越来越多且越来越炙热了。斜了眼早就习惯成为焦点的车银优。“对了,主席!”猛地抬起头,“你有fanclub吗?”车银优&宣叡仁:哈???我们可以做周边卖给妹子们嘛!

  • 念物花语之情意当初在线阅读心魔

    一辆租车停在一栋别墅楼下,铠付了车费走进别墅,正准备指纹开锁……突然眉头一绉,随后……钢蛋正抱着一个粉色机器人:“阿花,来嘛,亲一个,亲一个嘛”。粉色机器人捶了一下钢蛋的胸口:“呀!不要嘛,会漏电的”。钢蛋十分鸡动:“来嘛,没得事,不会漏电的……嗯”。砰!铠突然踢开门,嘴角抽搐着,一脸黑线的盯着正准

  • 衍生灵能去参加活动是因为喜欢你。

    何栋:“那我们就追!”毛亮坐那不说话,不支持也不反驳。韩睿带了三份早餐回到宿舍,把早餐发过以后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书,池可新喝着豆浆,咬着包子,计划着他的追人计划。既然都挑明了,也没有藏着掖着的道理了,喜欢人家就大大方方地追过去,他来这里不就是为了这个吗?要是只是看看这个人,还不如不来,离得远远的让

  • 和尚,放开那个小僵尸之雪糕真的(3)

    今晚雏的心情属实不错。自从她被新田那个黑帮老好人收养后,就一直运气都挺好。要不是新田这两天为了组内的公务去京都出差了,她又没轻没重地请朋友杏子吃饭导致提前花光了这两天的生活费,也不会今晚在这里可怜巴巴的窥测路人购物袋里的食物。“不过……”她小声地舔着雪糕,低头对啃食烤肠的小狗说,“她是个好人呢。”毕

  • 我和二次元少女的生活在线阅读第10章

    “哇,来了小新人诶!大家不可以欺负他哦!”终于鼓起勇气接受现实的荀钰刚踏进门内半步,一个红色的身影就“蹭”地窜了出来,张开双臂奶凶奶凶地挡在他身前。荀钰手一抖,拿着的箱子满怀着对祖国大地深沉的爱,摔了个底朝天。旋即,箱中装着的文件、档案还有各种精致的模型纷纷表示已被感动,亦沿抛物线的完美弧度紧随其后

  • 有鬼当铺24小时营业在线阅读第9节

    耶和华所见,亦是出乎其意料!天地本源如他所想,应当是法则横立,秩序分明,构建成一幅玄奥至极,却又明朗干净的画面。而不是如今,法则外相紊乱,不时波动剧烈,造成法则无时无刻不在动荡,一幅混乱至极的模样。天道本就有着理清天地法则,匡扶众生秩序的作用,一个完美的天地,其间必然有着一个天道镇压。若不然,亦需要

  • 鬼凤苍狼在线阅读第八章

    像是云挽这种喜欢了男神很多年的老油条,看到以后,虽然有些生气,却并不会回复,但是因为男神的粉丝群体太庞大,有不少还是回复他了,评论是一流的嘲讽。云挽没有工作微博,她的微博名字也总是换的随心所欲,简介倒是从来没变过“这里是一只夜神粉!\(≧▽≦)/”然后她自己编辑微博发送:“也是不懂我们追爱豆,关别人

  • 三国之鬼谋第五章在线阅读

    燕南将头探出观察夜色:“现在时辰快要到戌时,敌人自认为骗过我们必然放松警惕,我们现在区分各自调查区域,争取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无论有没有收获,诸位必须在一刻钟后再次返回这座屋内集合。到时候根据诸位的返回情况或者发现的线索,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如何?”辰墨然提议。“可行。”王平补充道:“我们这样分头

  • 民间诡谭第八章在线阅读

    莫璃笑了:“当然不是说你了,你这么阳光帅气,肯定也是个高智商,所以你不用想也知道,我不是故意进来的,都知道是禁区了还进来,这才是脑子有病的人才干出来的事对吧?”以勋听后点点头说:“这话说得有道理。”其实他只听见夸他的那些话,后面说什么也没听进去。“对了,这两位同学对我很热情,你们要怪就怪我好了,毕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