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大秦之宝箱系统之骗人(6)

作者:茵小茵 来源:飞卢小说网

她眉目如画,皮肤瓷白,此刻刚沐浴过,脸颊因氤氲了雾气,愈发粉嫩嫩的,瞧着格外可口,对上她湿漉漉的眼神时,顾瑾寒眼眸的颜色都加深了些。

赵小桐被他看得心中毛毛的,手一抖,毛巾都掉在了地上。

顾瑾寒这才收回目光,他弯腰将地上的毛巾捡了起来,顺手丢到了脏衣篓里,又抽了一条干净毛巾,走过来包住了她的脑袋。

赵小桐吓得说话都有些结巴:“我、我自己来就行。”

顾瑾寒没坚持,赵小桐连忙从他身边逃走了,见她紧张的眼睛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顾瑾寒无声叹息了一下,原本还想跟她谈谈昊昊的事,见状,干脆先洗澡去了。

他进入浴室后,赵小桐也没能放松下来,怕他非要睡在这里,她简单擦了下头发,就跑下楼找秦姨去了。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吗?

她下楼时就看到了秦姨的身影,连忙挥了挥手,欢快道:“秦姨,家里有多余的被子吗?”

秦姨这才明白刚刚先生上楼前,为什么会特意叮嘱被子的事,她莫名有些心虚,却还是按吩咐道:“家里没来过客人,被子没备多余的,太太若是怕冷,今晚先打开空调吧,我明天让小李买一床回来。”

赵小桐哦了一声,只得失望地上了楼。

走廊很长,夜色也很静,望着周围陌生的环境,赵小桐又有些想家了,她忍不住掏出了手机。

赵小桐下意识找了一下表姐的新号,结果手机上竟然没存表姐的号。父母的手机号倒是都存着,两人的号还跟之前一样,没有变。

赵小桐先拨通了爸爸的手机,见没人接,才打了妈妈的。

电话那边很快就通了。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妈妈的声音比以前温柔好多,还多了丝小心翼翼:“桐桐呀?今天怎么想起打电话了?”

赵小桐嘴甜道:“我想爸妈了。”

赵母听得眼眶都有些发热,却没有流露出什么,她依然很强势,笑着骂了她一句,就开始叮嘱一通,不仅让她好好跟顾瑾寒过日子,还让她照顾好昊昊。

赵小桐听得肃然起敬,只觉得她妈不愧是顶尖学府的大学教授,思想觉悟就是高,同意她嫁给二婚男也就算了,对旁人的孩子竟然也能爱屋及乌。

她一边嗯嗯应着,一边道:“我爸呢,刚刚给他打电话没人接,不会又跑去考古了吧?”

赵母的呼吸停顿了一下,才笑道:“都这个年纪了,还考什么古?你爸前年就退休了,这两年也就养养花,悠闲着呢,他洗漱去了,手机在屋里,才没听到。”

说着把电话拿去了洗手间。

赵小桐又给爸爸说了两句,爸爸以前话很少,是个沉默如山的男人,这次竟也叮嘱她好几句,让她照顾好自己,随后才把电话又给了妈妈。

赵小桐以前不爱跟她妈聊天,每次打电话都说不了几句,这会儿见妈妈温和许多,就多聊了两句。

打到一半,还听妈妈说:“昊昊睡了没?没睡就把电话给他,我和昊昊说会儿话。”

赵小桐都怀疑昊昊是不是给她妈灌迷魂药了?怎么打个电话都惦记着他?

她离昊昊的房间很近,悄悄趴在昊昊门口听了听,见没有动静,也没好敲门。

“他已经睡了,明天好像要上学,肯定早早就躺下了。”

赵母嗯了一声:“时间不早了,你和瑾寒也早睡吧,下周末等昊昊放假,你跟瑾寒带上他回来一趟,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下周末额头上的伤差不多就好了,赵小桐乖巧地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赵小桐才想起忘记问一下表姐的手机号了,左右一个星期后就回家了,她也没再打回去。

她挂掉电话,进屋时,顾瑾寒已经洗好了。

他穿着深蓝色真丝睡袍,腰带松松垮垮系着,白皙结实的胸膛露出一大片,赵小桐眼睛都不敢乱看了,脸颊也隐隐泛着红。

她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嘟囔了一句:“腰带就不能系好吗?”

见她耳垂红得滴血,顾瑾寒眼中带了丝笑,手上倒是顺从地又重新系了一下,赵小桐这才觉得周围的空气顺畅了些。

见他没有离开的意思,她纠结了一会儿,决定先发制人:“我虽然随你回来了,但是我的记忆却停留在大三,后来的事都不记得了,我们还是保持一下距离比较好。”

她语速很快,说完又揉了揉鼻尖,继续道:“我刚刚问了秦姨,她说明天会去买被子,我明晚开始住客房,今晚你先跟昊昊迁就一下吧。”

顾瑾寒依然是那副不动声色的模样,开口时,语气虽淡,却带着一丝强势:“你是失忆了,一句不记得就能抹掉一切吗?”

他个头很高,目光又很深邃,身上满满的威压,被他专注盯着时,赵小桐浑身的血液都有种倒流的感觉,小心脏也不争气地跳了起来,莫名有些怂:“是不能抹掉,可是我现在对你又没感情……”

不等他说完,顾瑾寒就打断了她的话:“没有感情可以培养。婚姻不是儿戏,既然在一起了,就得为这段婚姻负责,如果你一辈子想不起来,难道要躲我一辈子?你不觉得对我很不公平?”

他声音格外严肃,脸上也没有过多的情绪,赵小桐心中却莫名有种巨大的压力。

见她不吭声,顾瑾寒疲倦地揉了一下眉心。

赵小桐还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在她心中他强大不可一世,还无欲无求,如今竟好像格外在乎这段婚姻?

赵小桐也不知为什么,心中竟隐隐升起一股愧疚,以至于竟冲动道:“你给我点时间。”

顾瑾寒深知不能逼太急,他微微颔首,遮住了眼中的情绪。

赵小桐说完就后悔了,那一刻恨不得拍死自己,她是打定主意要离婚的人,给什么时间?

赵小桐内心的小人早已哭倒在地,对上顾瑾寒的目光时,却愣是不敢反悔,呜好想捶死这个快言快语的自己!

见她格外沮丧,顾瑾寒难得发了善心,暂时没捅破昊昊的身份,只是道:“不早了,你睡吧,明天早上我们再谈昊昊的事。”

赵小桐点了下头,虽然不清楚昊昊的事有什么好谈的,她还是很高兴他能离开,赵小桐甚至狗腿地跑到门口,帮他拉开了门。

顾瑾寒看了她一眼,才出去。

他先去看了看昊昊,昊昊已经睡着了,顾瑾寒帮他拉了一下被子,就去了书房。

夜色逐渐深了,窗外只有零星的亮光,各家各户都逐渐熄了灯,月光洒在地上,投出微弱的光芒。

赵小桐这才扑到床上,床很大,垫子也软软的,比宿舍里的床舒服多了,她忍不住打了个滚,抱着手机打开了百度,看了看最近几年又多了哪些厉害编剧。

虽然不清楚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她又为什么没再写新的剧本,赵小桐却不想放弃她的梦想,打算入睡前看看别人的剧本。

这几年圈内人才辈出,多了不少好剧本。

看累了,赵小桐又听了会儿古筝曲,她每次疲劳时或者心情不好时,听听曲子,总能放松一下。说起来,她在古筝上是也真有天赋,还拿过不少奖。

她听了二十多首,才有些犯困。

顾瑾寒进来时,她已经睡着了。

女孩睡得很沉,巴掌大的小脸埋在枕头里,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脑后,她睡颜恬静,呼吸也很轻,就这样静静望着她,顾瑾寒都觉得看不够。

他低头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女孩依然睡得很沉,顾瑾寒关掉床头灯,在她身旁躺了下来。

哪怕失去了记忆,她的身体却早就习惯了他的存在,男人搂住她的腰时,她便乖巧地蹭了过去,小脸贴在了他胸膛上,手也搭在了他身上。

赵小桐这一晚睡得很好,一晚上梦都没做,根本不知道顾瑾寒是跟她一起睡的。

她哼着歌跳下床,用遥控器打开了窗帘,阳光洒进来时,赵小桐脸上露出一个满足的笑。

她下楼时,昊昊和顾瑾寒已经吃完了早餐,顾瑾寒正打算开车送昊昊去上学,昊昊在玄关处换鞋子。

见她下了楼,顾瑾寒温声道:“终于舍得起来了?”

说话间,他已经朝她走了过来。

他声音虽淡,却好似带了点宠溺,赵小桐莫名有些不自在,她移开目光,没看他:“睡够就起了。”

她哪里知道,早上顾瑾寒喊了她两次都没能将她喊醒。他本想跟她聊聊昊昊的事,谁料她跟个小懒猪似的,随着失忆,又变成了睡不醒的状态。

顾瑾寒多少有些无奈,只得道:“我送完昊昊需要去公司一趟,中午尽量回来吃饭,你上午如果无聊,可以看会儿电影,三楼有影院,不想看电影,也可以玩会儿**,家里有你喜欢的魂斗罗。”

赵小桐眼睛亮了亮。

昊昊穿好鞋,才看了她一眼,见爸爸连**都许她玩,小情绪蹭地冒了起来,小脸也绷得紧紧的:“爸爸都不许我玩**。”

不等顾瑾寒说什么,赵小桐就回道:“谁让你是小孩呢,你这个年龄玩什么**,当然要以学习为主!赶紧上你的学去!”

昊昊见她下楼时,还有些期待妈妈会过来叮嘱他两句,这会儿见她不仅不叮嘱,还赶苍蝇似的巴不得他赶紧走,他眼睛顿时有些喷火:“**明明是小孩才玩的,你个成年人还跟个孩子似的,才该好好反思。”

“昊昊!”

见爸爸又警告地盯着他,昊昊心中更加憋屈了,拉开门就走了出去,砰地一下甩上了门。

顾瑾寒有些无奈,扭头时,恰好瞧到赵小桐冲昊昊扮鬼脸的模样。

赵小桐按压鼻子的手连忙收了回来,改为揉了揉鼻尖,这副古灵精怪的模样,让顾瑾寒眼底多了一丝笑。

清楚她没放在心上,他伸手揉了一下她的脑袋,道:“去吃早饭吧,我去送他上学。”

他离得很近,气息都呼在了她脸上,赵小桐身体僵了僵,直到他的身影也消失在门口,她才意识到她竟然没能躲开,都怪那一瞬间脑袋晕晕的,有种供血不足的感觉。

她揉了揉发热的耳根,扭头时,见秦姨笑盈盈看着她,脸颊腾地红了,故意跟秦姨吐槽:“他肯定是把我当成昊昊了,才揉我脑袋,秦姨你可不许误会啊。”

秦姨更亲热的举动都瞧到过,有什么好误会的?

清楚她肯定有些不自在,秦姨体贴地转移了话题:“昊昊这孩子,不高兴时脾气虽大,却是个好孩子,很好哄的,太太别往心里去。”

赵小桐也觉得这孩子脾气着实有些大,忍不住八卦道:“顾瑾寒生不生气都是一张冰块脸,生气时顶多更冷些,昊昊脾气这么坏,是不是随了她妈啊?”

秦姨有些忍俊不禁:“应该不是。”

赵小桐才不信,顾瑾寒说不准就是受不了她的坏脾气跟她离婚了,不然孩子都给他生了,好端端的干嘛离婚?

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可以忍受儿子的坏脾气,却不能忍受老婆的,未来的她怎么就被他哄到手了呢?

赵小桐眨了眨眼:“秦姨你不用瞒我,咱也不是在说她坏话,你跟我说道说道呗,昊昊的妈妈究竟什么样啊?”

说句心里话,赵小桐对顾瑾寒的前妻还挺好奇,能让他大学就迫不及待娶回家的女人,肯定是真爱吧?

延伸阅读

同心珠宝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ucek.shtml
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同心牌”首饰曾荣获“中国信誉”及“广东省信誉”荣誉,同时,同心集

艾尚尼国际洗衣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bgoc.shtml
武汉艾尚尼洗涤有限公司总部坐落于湖北省武汉市,是一家专业从事洗涤设备的自主研发与销售

崔记糖葫芦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6cmo.shtml
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崔瑞军糖葫芦公司成立于2004年9月9日。公司主要以生产和销售冰糖

云内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nnh0.shtml
云内汽车用品总部是一家生产汽车离合器压盘总成离合器从动盘总成的厂家。主要生产直径16

琪美真玉连锁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gwyq.shtml
南阳市琪美真玉连锁有限公司联系人:张经理联系电话:152038620在线QQ:864

艾派尔奢侈品护理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umce.shtml
艾派尔奢侈品护理以EMPIRE首尾字母“E”演化而成的,双钻相对叠加同体残钻型标志。

忠厚饮料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b0bo.shtml
忠厚饮料加盟详情金华市忠厚乳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生产液态奶、酸果乳饮料及发酵型乳酸菌

凰域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aq1y.shtml
上海凰域实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以进口高压空气压缩机

伊皓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p19b.shtml
伊皓车载CD加盟总店是一家汽车用品生产、销售的公司,从事汽车用品行业八年来,具备了一

天添丽加盟  http://www.panamlending.com/xwz3.shtml
天添丽沐浴露获得了ISO9001:2000国内外质量体系认证,形成了针对美容护肤与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任务失败后我有了三个爸爸之偶遇

    一处残破的围院外陆北辰是浴火分省,刚才的行为细细想来他是越发觉得不对。虽说这男*女*本就惹情生欲,但那欲念燃起后他竟有一种失去自我的危机感。情急下才独自跑到一处幽寂之地想要静心宁神。他隐隐觉得此地有yin寒之气散出,却是一个静心宁神的好地方。加上这这围院似乎废弃多时,应该无人打扰。一念至此他打算在此

  • 长到一米八[综英美]在线阅读第9章

    …“咚咚咚”“来啦,莫敲门里。”安一修打开房间门出去开门时再次听到敲门声有些无奈地道。安一修家里是一栋有三层楼的别墅,不过是他爸妈和另外一家人合租的,这样可以减少许多负担。二楼是另一家人住的,一楼是安一修一家住的,三楼则是天台了,上面还有跑步机等健身器材和晚上看星星的望远镜等。不过都放在天台上面一间

  • 我做上神那些年在线阅读第1节

    “你们去死吧!”沫璃吼道。随后一瞬间的速度,将敌人秒杀,身后的女人说道“姐姐,这次回去你是不是要和大师兄结婚了啊!”沫璃道“沫音是的。这次回去就结婚,从此不再踏进黑道了。”正想转身,突然闻到一股味道,以杀手敏人的嗅觉,她肯定她中毒了。沫璃猛地一回头看见自己的亲妹妹在不远处奸笑,沫璃愤怒道“为什么,为

  • 回到古代当传说在线阅读第4节

    “那么小气干嘛!只不过喝你几口水。”说完尹钥曦又仰头灌了几口。绝言:。。。“认为你是女人是我的错。”“哈!你在说些什么啊!”介个小鬼又在玩马深沉!“到达镇上之前,把你的衣服整理好。”绝言站起身,拍了拍身上根本就没有的灰尘,小步的往前走。钥曦站起身,低头时撞上的是深深的*沟,这才忆起,因为太热,衣服给

  • 表妹她是小仙女(重生)在线阅读第十节

    “不就是二十万一个菜吗?我吃了。”冯程程脸上表情变幻了多次之后忽然大声的说道,“你们这是瞧不起谁?”前面就已经说过了,冯程程作为某直播平台的当家花旦,有时候一晚上的礼物收入就不止是二十万,她并不缺钱。相反,冯程程最讨厌的就是那些看不起她的人。而且,当着直播间这么多观众的面,冯程程也不可能轻易退缩。现

  • 玄幻:神级小说阅读器在线阅读第1节

    幽幽苍木林,巍巍天目山。渊底有幼麟,何时乘风吟。伽罗娜帝国云州境以南天目山顶抚云阁内,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席地跪坐在红鹃木长桌前,双手托腮倚窗凝望着萦绕在山间如薄纱般的云雾,纷飞的思绪,就像眼前的云朵,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化万物而归于无。少年穿着一身贴身银白色素袍,脖领处围着苍狐皮毛,一对青灰色皮

  • 白衣神相之死生契约(上)

    第四章死生契约(上)入夜,天苑阁再次恢复了静谧,夜空点点星光,加之天苑阁用术法形成的屏障带有一丝淡淡的银光,使得天苑阁笼罩在一片祥和美好的氛围里。即使在这看起来无忧无虑的生活里,总有人带着自己小小的哀愁与这里格格不入。瀑布下,晚玥依然坐在那重复了六年的位置。她今日早早干完活,将瑆儿支开,只想一个人面

  • 万世修罗剑尊在线阅读第8节

    眼看天色渐晚,前面那四层楼的灯光渐渐亮起。秦淼淼坐在门口,看了一眼自己包扎的手指头,听着后院不一般的安静,孤单的心蠢蠢欲动。她直接站起来,带上门,往这热闹的繁华走去,心里想着:我这是去打探情报,绝对不是好奇真青楼什么样子!门口那两个壮汉尽职尽责地站着岗,秦淼淼过去人的时候被拦了一下。“额,两位大哥,

  • BlackBee黑蜂之第九章

    在我们交换过情报之后我和波鲁那雷夫就被请到警察局去了,因为他房间里死了人,而我的房间里,虽说没死人但也快死了人,所以同等待遇。不过好在乔瑟夫找SPW基金会疏通了新加坡警方的关系,所以我和波鲁那雷夫很快就被放了。“承太郎和花京院呢?”我有些好奇地问,这两人刚才好像还在房间里,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花京

  • 容少的下堂妻章名神马的不重要

    捡起了地上的东西,像原来一样,又向前方丢了一个石子,不过这次来了五头野狼。深呼吸,淡淡的看着前方向我重来的野狼。嗖!!随着我身体的轻轻一侧,凶暴的风几乎是紧贴着我的面部吹过,让我的半张脸隐隐作痛。我的眼睛一眯,侧身时迈退后半步的右脚闪电般前跨一大半,新手剑平平刺出,连续两次刺击在野狼的身上。-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