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人渣少将劳改之路gl(星际)第五章

作者:JQ万年坑 来源:晋江文学城

记忆里的男人跟眼前的人重叠,乔婉想到他刚刚的举动,不由得冷哼一声。

“愣着干什么?跟我来!”

马伯文犹豫了一下,她不会是还想揍他吧?当着孩子的面这么暴力,不怕给他们带来不好的心理阴影吗?

不等男人回应,乔婉把煤油灯递给大儿子,一手抱起一个妹妹向前走去。

咬了咬牙,马伯文跟在三个小男孩身后。好歹这里也曾经是他的家,女人应该没有再动手的理由。这么一想,马伯文不由得挺了挺胸膛,他怕什么?

即便心中早有猜想,第一眼看到空荡荡的堂屋,马伯文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当他的目光落在正前方的黑白相框上,马伯文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爹,娘!你们……”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跪着朝前走了好几步,马伯文彻底看清楚了遗像上的两人。他心里的悲戚再也克制不住,跪在堂屋中间嚎啕大哭起来。

两个妹妹一听到大哥的哭声,眼泪跟着流了下来。

自从这两张照片挂上去之后,她们就再也没有见过爹娘了。

三个小男孩终于确定,不是重名重姓,眼前这个名叫马伯文的男人,就是他们的亲爹。

刚才,娘是不是正在教训爹?

娘做的对!

这样的男人就是应该狠狠教训,他一走就是四年半,直到爷爷奶奶去世后才回家。他一点都不知道,爷爷奶奶有多挂念他,他也不知道,他们有多想他。

哭过之后,马伯文转头看向凶悍的女人。

“我爹娘,他们是怎么……走的?”

乔婉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因病去世,娘两年前生下俩妹妹后一直身体不太好,爹在娘去世第二天也跟着走了。”

刚刚叫自己大哥的两个小女孩就是自己的亲妹妹?

马伯文蹲在双胞胎妹妹面前,将她们抱在怀里,忍不住又开始流泪。

“爹,爷爷说了,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马振豪走过来,用小手指擦掉马伯文脸上的泪水。

马伯文震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你,你,叫我什么?”

三个小男孩同时抬头看向乔婉,爹是不是哭傻了?

乔婉早已经在记忆里翻出了原主跟马伯文的交集,原主是隔壁山口村贫农家的女儿,因为长得漂亮,所以一门心思想要给自己寻觅一个好人家。恰逢马伯文争取到了念大学的名额,马致远给儿子办了一场欢送会,邀请了自己家族里的所有亲戚。乔婉是偷偷混进去吃席的,见马伯文长得英俊帅气,她便动了心思。

原主偷偷摸摸去到马伯文的房间,等醉酒回房的马伯文回来后,便跟他睡了一觉。

马伯文的娘早上来儿子房间,发现了乔婉的存在。她没有惊醒儿子,只是将乔婉带了出来。马伯文的爹更是淡定,直接发话,要是乔婉肚子里有了,那么她就是马家的儿媳妇;如果她肚子里没有,可以许诺她二房妻子的身份。

就这样,马伯文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多了一个妻子和三个儿子。

乔婉倒是知道了来龙去脉,可她要怎么跟马伯文解释?

“爹,你是不是不想认我们?”马振宇气愤地问道。

“爹,你是不是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结婚生了孩子?”马振杰语出惊人。

听到两个弟弟的话,马振豪立刻退回到乔婉身边,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也不稀罕这个只见过一面的爹。

他们有娘就够了!

马伯文依次朝三个小男孩看过去,哪怕煤油灯有些昏黄,他也不会错认他们几乎跟自己一模一样的长相。

他不过是去念了个大学而已,怎么突然间冒出三个儿子以及一个从未蒙面的妻子?

抬头看向凶悍的女人,马伯文十分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她。

“四年半前,欢送会,喝醉,睡了一觉。”乔婉用自己的方式做出了解释,至于马伯文听不听得懂,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

马伯文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吃惊地站了起来,口中喃喃自语道:“不是梦,不是梦,是真的,竟然是真的。”

三个小男孩围在乔婉身边,看傻子一样看着马伯文。

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认识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

“好了,你们该去睡觉了。”

乔婉懒得理会还处在震惊中的马伯文,径直将五个孩子领回屋。这一天一夜折腾下来,她不仅心累,身体还格外疲惫。看来,得从明天开始加强身体锻炼,不然怎么在这个落后的星球好好活下去。

马伯文认不认三个孩子,对乔婉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反正,孩子是她的。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乔婉小心翼翼地起身,给睡在床里面的双胞胎妹妹盖好被子。

刚刚走出房门,乔婉闻到了一股特别好闻的香味,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

推开厨房的门,背着她正在做饭的赫然是昨天晚上回来的马伯文。**的儿子竟然会下厨,这让乔婉多多少少有些意外。

他做饭的食材,应该是从地窖里拿的吧?

这里本就是马伯文的家,他知道地窖里有吃的,再正常不过。

“你起床了?锅里有热水,先去洗漱,汤面马上就好!”

马伯文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乔婉一眼,他像是一夜没睡,眼下一片青黑。即便是这样,这张俊俏的脸依然好看,甚至比拉卡拉普星球最受欢迎的男明星更胜一筹。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乔婉没想到马伯文会这么快接受这一现实,他看自己的眼神里有感激,也有好奇。

“乔婉。”

“哪两个字?”马伯文追问道。

乔婉想了想,从灶膛里拿出一根正在燃烧的柴火棍,伸进草木灰中熄火后,她在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乔婉,谢谢你!”

马伯文想了整整一宿,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不是没有感觉。只不过,他以为那仅仅是一场春-梦而已。不管怎么说,乔婉生下了他们的孩子,还替自己在家里尽孝,甚至照看两个妹妹,他是真的很感激乔婉。

如果没有她,这个家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

“面糊了。”乔婉放下烧火棍,指了指锅里。

马伯文忙不迭地开始捞面,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他得找机会好好跟乔婉谈一谈。

五个孩子这两夜都没有睡好,总是被别的事情打岔,乔婉和马伯文安安静静地吃了一顿早饭,马伯文出品的汤面虽然有些过火,味道还是挺不错的。

他们刚刚吃完没多久,房间里传来了五个孩子叫人的声音。

“娘!”

“大嫂!”

“娘,大哥穿错衣服了,二哥把我的袜子穿走了。”

“娘,你别听三弟胡说,他自己脱了衣服不知道扔哪里去了,没收拾!”

乔婉不理会三个儿子,直接去了双胞胎妹妹房里。眼看着马上就要进入冬天,屋里连个取暖的都没有,两个妹妹倒也乖巧,叫人之后窝在床上,只露出两个可爱的脑袋。

不到两岁的妹妹还不会自己穿衣服,乔婉正在给大妹马雪燕穿衣服的时候,三个儿子窜了进来。

“姑姑,我来帮你。”

三个小男孩争先恐后上了床,有条有理地给二姑姑马雪琴穿衣服和裤子。

站在房间门口看到这一幕的马伯文笑了,他转身去厨房里下面,等孩子们收拾妥当就能吃上香喷喷的汤面了。

有了三个儿子的帮忙,雪玉可爱的妹妹们很快洗漱干净。

“娘,爹他……”小儿子马振宇欲言又止,昨天晚上的事情还没个定论他们就睡了。

“娘,我们跟你,不要他。”马振豪攥紧了拳头。

马振杰看了一眼沮丧着脸的小姑姑,走过去搂住乔婉的胳膊,“娘在哪里,我们就在哪儿。”

一股暖流涌入心间,乔婉知道,原主其实跟三个儿子的关系并不好,她更加在意的是自己的享受。在公婆去世后,原主是真的有想过带着钱财和别的男人私奔,完全没考虑过儿子和双胞胎妹妹要怎么办。

“又香又滑的汤面出锅啰,你们别磨蹭了,快点出来吃早饭吧!”

院子里传来马伯文带着笑意的声音。

乔婉牵起双胞胎妹妹,看向围着自己的三个暖宝宝,“无论如何,马伯文都是你们的爹。你们可以试着去了解他,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相信娘,我不会把你们推给别人的。”

厨房里,马伯文有些忐忑地看着三个儿子和两妹妹。

“味道怎么样?好吃吗?”

马雪燕和马雪琴十分买账,连连点头说好吃。

“一般般吧,没有娘做的好吃。”马振豪看了一眼两个弟弟,口是心非地回应道。

“我们也这么觉得。”马振杰和马振宇立刻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乔婉替妹妹擦了擦她们糊在脸上的汤汁,好笑地撇了一眼三个儿子。马伯文要是想让三个儿子认他这个爹,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谁知,马伯文听了孩子们的回答已经很开心了,他搓了搓手,讨好地说道:“我会继续努力的。”

没等孩子们吃完面条,大门口传来了砰砰砰敲门的声音。

“伯文,伯文呐,快点开门。我知道你回来了,伯文,你听到了吗?”

延伸阅读

师满天下[穿书]在线阅读杀木刚2  http://www.rccp360.cn/6dqa.shtml
没有多久,卡卡西就走进凌宇的卧室,门外的守卫不敢阻拦,直接放行。“想不到你这么快就完

今天我要打十个之当保安  http://www.rccp360.cn/df2j.shtml
那名领导看着眼前的一幕,指着唐之怒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了。”掏出手机正欲打电话报

遇冷面王爷之虐极生爱在线阅读无胆匪类!  http://www.rccp360.cn/6ins.shtml
“那个人,走了!你们是不····是也应该松··手了啊!我要等着去排队买···**头盔

从小欢喜开始走上人生巅峰池中美人  http://www.rccp360.cn/a6ps.shtml
“季青……”“季青……活下去……”“你怎么这么没用……废物……”“活着——活着——”

艾斯之帝王系统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rccp360.cn/psjj.shtml
源中域,韵星城。位于源于的中心地带,北与落月森林接壤。相传在星神洗刷源域灵力法则之时

食戟之心在线阅读夜话  http://www.rccp360.cn/pqzi.shtml
“咔!”屋门被打开,只见一个慈眉善目,双鬓斑白的老人走了进来。老人手中拎着一个菜篮,

农家宠媳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rccp360.cn/giu7.shtml
第十章:就是美福生下意识地想要扶景礼帝。景礼帝扬手制止。福生退下。景礼帝站在原地看着

当你眼睛眯着笑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rccp360.cn/bcx9.shtml
洋人们都走了,议会厅里又恢复了宁静。大家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都不知道说什么

科幻:从爱情公寓开始之无敌**系统(3)  http://www.rccp360.cn/shzn.shtml
“**系统启动……宿主精神力超长,获得超能力技能抽奖一次。”正满心欢喜的等着金手指给

仙情恩怨录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rccp360.cn/bidy.shtml
江南中区,药材集团。药材集团有个人称江南才女的女子,夏紫萱。夏紫萱十五岁随父夏季天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不小心抢了学霸c位在线阅读第八节

    “小飞,起来了没,出来吃饭啦!”正当叶飞懊悔不已的时候,屋外传来了王琪甜美的声音。“哎,来了。”叶飞连忙答应了一声,他快速的整理好思绪,给唐颖回了一条抱歉的消息,便穿上衣服来到了屋外。这个时候王琪已经盛好早饭坐在桌子前等叶飞了,看到叶飞出来,王琪笑了笑说道:“赶快洗手,准备吃饭。”叶飞点了点头,飞速

  • 体坛之呆萌小巨星聚宝斋

    “中楚帝国开国皇帝,便是这碑塔左下的三个小字:匡小凡,而当时的大相则是徐禹。”韩明本来还以为是秦始皇嬴政和李斯,没想到出来两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自己在脑中想半天也没想出历史上有过这两人,真是奇怪,难道是普通人的穿越?也许真有这个可能。想到这,他也接受可能只是其中一个人是穿越者,而且是和自己一样

  • 超神学院之天使王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乌云笼罩着暗夜,一道闪电从天边划下,随即震耳欲聋的打雷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一场倾盆大雨瞬间落下。白羽看着被冻结的黄符,雨水打在他的身上,未遮其风华,墨色锦袍上的大红牡丹在这雨水的浇灌下,越发娇艳欲滴,一阵风吹过,那红色的牡丹随风摇摆,仿佛让人不禁有股错觉,此花乃真花。百里幻音冷下了表情,几缕白发沾在脸

  • 校草大人的高冷女神过度章

    躲不掉的过度章,全文唯一有点虐的部分,之后就全是甜糖了。蓝曦臣拗不过魏无羡,但自己事务繁忙走不开,便只能嘱咐同样失了记忆的蓝忘机一定要好好照顾魏无羡,魏无羡若是发生什么事,之后最难过的肯定还是他这个弟弟。魏无羡如今的身体灵力低微,又因为江家心神俱乱,即便拿着随便,也根本无法好好御剑,蓝忘机似是知他所

  • 我现在只想搞钱第九章在线阅读

    霍格沃兹在圣诞节的前三天照例开始放寒假,赫敏高兴极了,在放假的前几天她就开始兴奋,终于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闹得在关禁闭的时候斯内普很是纳闷,不明白格兰杰怎么这么高兴,看来自己还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走下列车出了站台,果然看见爸爸妈妈都在不远处等着自己,赫敏高兴的飞扑进爸爸的怀抱,然后又在妈妈的脸上亲吻

  • 花开不是春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威尔第,中午的午休时间,有的学生喜欢回家休息,有的学生则选择留校休息。这所用钱砸出来的学校,配置了五星级酒店级别的学生公寓,供学生随时使用。我也有间公寓,一所别致的小洋房,就在学校东边小树林的一角,紧挨着尹沉澜的公寓,是我回校后校方给安排的。正对面是南宫沐和路垣的公寓,格局一样,颜色不同。说实话,

  • 边裔十八国在线阅读第七章

    太奇怪了!但是苏雨时也不好张口问。再说要问什么?问“你怎么不亲我了?”“怎么不动手动脚了?”这话问出去多像他上赶着非求着人亲似的。“小时?”左香月捂着嘴克制着什么,叫了声发呆的苏雨时,“该给你虎子哥送饭了。”苏雨时回过神,提着饭篮子慢悠悠的往田地里走。走进田地里,就看到一群人。静悄悄的什么话也不讲,

  • 无心法师:我是青鸾未婚夫在线阅读第二节

    晨曦的阳光洒落下来,世间突然充满了朝气!巨大的山壁之上雕刻的四座栩栩如生的脸谱,一直注视着村子的方向,那目光中除了光芒,应该还有希望吧!远山早早的就起床了,收拾妥当之后,扫了一眼闹钟的时间,他竟然比设定好的闹铃还要早了半个小时。站到院落里,活动活动手脚,迎着朝露深深的呼吸几口带着芬芳的空气,躁动不已

  • 地下城奇妙物语在线阅读魏野的王炸

    魏野盯住的是一个微信号。这个微信号他有印象,而且很深刻,因为这个号曾经给他转过一笔钱。那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刚入校没几天爸爸就失踪了,他手里仅有的一点钱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后来还是王子廉恶作剧,把他的微信二维码贴到校务栏里,说什么他穷得吃不起饭,要乞讨,引得别的同学一阵嘲笑。但魏野还是收到了一笔钱,也是

  • 哈利波特之超然天赋在线阅读防守,其实很薄弱

    林静雪迷迷糊糊望着吴鑫磊,听见自己飘呼呼的声音问着:“老同学?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这也太意外了吧”?吴鑫磊转过头来笑了一下:“意外吗?不要忘记我也是青燕鹃的同学,而且是一个村子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她的婚礼,我肯定会出现啊”!林静雪也笑起来,说道:“是喔,你们两个是一个村的,只是,你是如何认出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