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花妖录在线阅读第7节

作者:未暮 来源:17K小说网

站在远处望去,定军山就像是被人拦腰斩断。

山顶纵横千米巨大而平整的石台,被称为战天台,是定军山为数不多的几处禁地之一。

这座刻满奇异纹络的石台只在三种情况下才会开放,一是有人突破天堑门槛,二是血军大比武角逐总教官,而第三种就是不可调和的生死战。

自定军山成为血军驻地至今,战天台还没有因为有人踏破那道天堑而开启过。

角逐总教官的大比日期早就定下,显然并非现在。

此时战天台开启,只能是第三种可能!

凌云鹤飞向山巅时,顾西楼三人为何会说“不好”?

那些知晓内情之人因何而脸色大变?

楚漠尘为何惊恐起来?

纵使知道以周然的脾气不会那么容易引颈就戮,但所有知情人没有一个会想到周然回到定军山竟是直接开了这座战天台。而不管周然是不是废人,他此时此刻仍旧还是总教官,确实是整座定军山中有权限开启战天台之人中的一个!

战天台开,真要有人死了吗?

然而,相比于战天台为何而开,更棘手的是突然多出来的两位先天境高手。

外练筋骨,内炼真元,自古皆是如此。

修出一口真元,自此踏入凝元境,放在灵气潮汐出现之前,这样的高手已经有资格开宗立派的,如今却只是成为血军的最低标准!

凝元境之上还有纳元境与归元境,此三境被合称为宗师三境。

驻守定军山近万人中,八成之人是没有修出真元但个个都是兵王级的后勤人员。近千人的血军包括教官在内,踏入纳元境之人不足一成。而整座定军山,甚至只有天甲地甲两位甲字队教官与那三个老将军踏入归元境界。

周然进入鬼窟时,也不过是一只脚踏进归元境门槛。

先天高手,在血军眼中都是传说中的存在。

即使底蕴深不可测的军方,元帅级别之下,只有神卫营统领一人是先天高手。血军设立总教官一职至今,更是没有出现过先天境,谁能想到此时竟是出现了两位。更令众人无法接受的是,这两位先天境他们并不陌生。

顾西楼三人与楚漠尘,简直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抠出来。

不过几分钟而已,战天台外已经被赶来的数千人围住,站在众人最前面的那个老将军厉声问道:“你二人是何人,来我定军山有何目的?”

战天台上,李元成与江上雨并肩而立,齐齐望向站在对面的周然。

李元成闻言,道:“老将军不用担心,我二人来此并无恶意。”

老将军如何能信,寒着脸说:“无论有没有恶意,在我定军山躲了这么多年,你们二人必须随我去军部交代清楚,否则谁也别想离开此处。”

老将军猛地抬手,围在石台周围之人立即严阵以待。

那位老将军与众人的心思一样,先天高手的实力再强,这里毕竟站着近万军人,其中更有近千位血军,在不惜代价的情况下,想要留住二人绝非难事。

李元成看了一眼就回过头,丝毫不将身后这些人放在眼中。而江上雨从始至终更是连头都没有转,好似后面之人并不存在一般。定军山万人,他们真正看重的只有一人,那便是面前这位曾黯然离开而今终于回来的家伙。

周然着看向他们二人,开口便问:“三年前,你们两个曾先后离开一段时间,你们便是在那段时间进阶先天,是也不是?”

江上雨答:“是!”

周然再问:“因为你们冲击先天才使得鬼窟之内发生暴动,是也不是?”

“多少有些关系。”

李元成略带歉意的笑了笑,又说:“当时我们境界还不稳,就是联手进入那里,不仅压不住那里的暴动,很可能还会引发更严重的后果。”

周然对此不怀疑也不相信,问:“你们让我回来,是准备补偿我什么?”

“你来之前,我们确实是这个想法。”

李元成笑着摇头,说:“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我们小看你了。”

周然沉默下来,片刻后又问:“我该称呼你们为,山上人?”

李元成没想到周然会说出这三个字,江上雨笑了笑,答:“我们可算不得山上人,才刚刚开始登山而已。”

“最后一个问题。”

周然抬手指了指定军山西北方,说:“你们来此,是为了鬼窟?”

“应该说因为鬼窟,我们才会来此。”

李元成想了想,又道:“我们猜测,应该是上任总教官进入那里之后触动了什么,这才使得我们二人意外来到这里。”

周然与李元成二人没要隐瞒任何人,他们之间的对话周围之人听的清清楚楚。那些只知道一星半点之人这才了解到当年之事竟是如此缘由,而楚漠尘以及他背后的那些人此时就有些难以淡定,似乎凌云鹤飞出异兽营开始整件事情就变得不受控制。

“不对!”

楚漠尘心中大恨,那双看向顾西楼三人的眼睛顿燃熊熊恨火,他转即看向战天台上那个令他畏惧而又仇恨的背影,低声道:“那幅字被送到这里之前就已经……”

陈琦确实有些背景,但还没有资格知道周然的身份。若非赵元徽那位大哥提醒,她也不会三次抬尸去金桂春,恳求周然出手。之后陈琦失败被调离苏城,赵家背后之人花费不小代价将曾给周然作为警卫的何青志给调出密地,顶替陈琦留下的位置。

周然不在乎无关之人的生死,但他们不相信周然会不管何青志的死活。而只要周然出手,那头堪比纳元境巅峰的畜生就能将他撕碎。

之所以如此笃定,是因为决定放出那头畜生之前,那幅字已经到他们手里。

无论赵元徽,抑或顾西楼三人与楚漠尘,他们对书法的认知远远比不了家学渊源的沈飞。但修出一口真元之人看字从来不是看形,更不是看神,而是看写字之人运笔之间的那口气。

在沈飞眼中,那副“人间不值得”与书法宗师只差分毫,价值难以估量,可赵元徽等人看到的却是写字之人那口气断断续续。

由此,他们再一次肯定周然伤势至今未愈。

以赵元徽的隐忍与警惕,不是没有怀疑过那幅字是不是周然有意为之。但用点手段搞清楚沈飞得到那幅字的经过之后,他心里本就不多的疑虑就被打消了。毕竟,作为高三班主任的季海生找沈飞聊成绩前途很正常,沈飞找周然喝酒也是偶然,而书法迷沈飞从周然手里要一幅字也没什么不合理。

何青志出任务的那天晚上,赵家父子怎么也等不来棺材铺的消息,派去查看情况的人回来说,不仅守在棺材铺的几人被废,里面关着的那几头畜生也都莫名失踪,大门上还插着两根滴血的獠牙。在确定那两根獠牙正是对付何青志的那头畜生后,赵元徽才有些坐不住。

也许赵家父子被巨大的好处蒙住了双眼,也许他们意识到什么在装作糊涂,毕竟已经跳出来的他们只有把水搅得更浑才好脱身,所以依旧表现的丝毫不在乎。

从始至终,没有人注意到老酒馆里那两个身上感觉不到元力波动的普通人。

从那幅字离开老酒馆到最终被送进定军山,该看到不该看到的人都看到了,于是早就做好之人准备纷纷发动起来,很多隐藏的后手接连浮出水面。

就在他们准备有大动作时,周然来了。

对此,他们的确有些意外,但并没有人放在心上。

不得不说,那幅字确实给了他们足够底气。

可从凌云鹤背着周然飞上战天台开始,事情就开始超出掌控。此后两位先天境的出现,让整件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而周然与李元成二人的对话,更让楚漠尘等人相信这一切根本是周然亲手设下的陷阱。

当真是吗?

不!

周然只是想看看都有哪些跳梁小丑,至于无数人眼红的总教官之位,他根本就不在乎。

从加入血军至今,周然经历过生死之事少吗?

且不说其他,仅仅当初以纳元境实力活捉堪比归元境实力的凌云鹤时,他有好几次差点被这扁毛畜生的尖喙刺穿心脏,但所有的生死之事加起来也不如他去鬼窟的危险程度。

若不是那枚定世珠,周然绝不可能活着走出来。

若不是因为进入鬼窟,也许他永远都不知道那枚自小戴在胸前的小珠子究竟为何。

放出青衣之后,周然从她那里知道很多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东西。而在与自己知道的事情结合,他才推测出李元成二人真实修为,从而确定鬼窟为何突然出事。

此次来定军山,解决当年之事只是顺手为之,周然主要还是要再进鬼窟一次。

不成神念,他就无法知道定世珠深处藏着什么。

青衣几人教给他几门修炼神念的心法口诀,修炼时间极为漫长。

目前而言,只有鬼窟才能助他提前修炼出神念之力。

周然似笑非笑的看着二人,说道:“既然在这个时候挑明,相信你们已经准备好要离开。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这里的总教官,就这么任由你们离开也说不过去。”

李元成笑问:“你要如何?”

周然道:“打一场!”

江上雨哈哈大笑,说:“你确定?”

周然笑着反问:“你们被我打的还少吗?”

李元成与江上雨脸色顿时漆黑,巨大的战天台骤然出现两股至强气息。

同时面对两位先天境,周然大感压力,但他更有满腔战意。

自离开定军山至今,他很久没有痛痛快快打上一架了。

周然看向二人,裂嘴一笑——

“来战!”

延伸阅读

丽妍雅集加盟  http://www.akatawa.com/wod.shtml
“丽妍雅集”是上海尊雅实业有限公司旗下的具备国际品位的高端SPA品牌,自2000年9

依乐佳加盟  http://www.akatawa.com/nrph.shtml
依乐佳干洗主要从事衣物干洗及护理、洗衣加盟及技术培训服务。淄博依乐佳洗衣公司总部设在

再通加盟  http://www.akatawa.com/awct.shtml
再通电动车采用的电池为锂电池,该电池不含诸如镉、铅、汞之类的有害金属物质,在制造和使

嘉华婚爱珠宝加盟  http://www.akatawa.com/ujgi.shtml
嘉华婚爱珠宝是中国珠宝界历史Zui为悠久的驰名品牌之一,创建于清朝嘉庆年间(1799

赖窖酒业加盟  http://www.akatawa.com/9h2.shtml
“赖窖”系出名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卓然不凡。其母公司酒中酒集团地处川、黔边界赤水河

谢光头辣椒炒肉加盟  http://www.akatawa.com/dzz.shtml
长沙谢光头辣椒炒肉代表长沙最家常的生活,品味一碗辣椒炒肉,可以走入长沙人自由散漫却又

大成唯爱婚礼加盟  http://www.akatawa.com/uufk.shtml
大成唯爱婚礼与加盟店的关系彼此为相对独立的经济实体。婚庆连锁加盟店需自主经营、自主管

泰纶家纺加盟  http://www.akatawa.com/buv2.shtml
广东泰纶家纺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专业从事工程沙发面料,墙体软包面料,酒店窗帘配

忽米国际无人售货机加盟  http://www.akatawa.com/6yt7.shtml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情趣用品开始浮出水面,性健康

铭昱加盟  http://www.akatawa.com/y8bx.shtml
铭昱集成吊顶是一家生产电子镇流器、粘捕式灭蝇灯、LED电源、支架、管中管等产品.开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终结的炽天使之牢笼中的自由鸟第十章在线阅读

    随着冬寒渐深,白日一天短过一天,终于短到了头。几场雪下完,冬至节不期而至。按往年惯例,在这一天的晚上,叶家军定是要全员聚齐,烤上肉,满上酒,若在安定时候,还要叫些歌姬舞姬助兴,尽兴地玩乐一夜。对于这些日日行走在生死边缘的士兵来说,不一定哪个时刻就突发意外,因此乐一时是一时,既然逮着好时候,自然只管恣

  • 玄幻之最强交换系统妄灵魂

    四周是一片白茫茫的虚空,而李巧面前的却是如此坚硬的灵魂体。狐妖的灵魂体似乎没有情绪,直接向李巧扑了上去。“这样下去,迟早要完蛋的。”李巧想着“我不能在敌人的地盘上,这个地方他比我熟悉,就算他是夺舍的,也肯定经营了很久。”李巧一边撤退,想着自己的身体上跑去。身后的狐妖灵魂体穷追不舍,李巧一边撤退一边适

  • 龙鳞帝国之第八章

    上官彦自然是知道这些因果,她那渣爹,她自然没打算认,不过可以利用那次的事情,制造一个能说服宋墨茹的理由。上官彦将椅子朝床的方向挪至最近,小声道:“其实那次我并不是丢了,我是遇到了个老道士,他收了我做徒弟,后来每年都会抽时间来指导我。我怕这些秘密露馅,就假装内向的性子,这样也没人会注意到我。”“老道士

  • 海贼王之作死系统在线阅读第七节

    月考之后,所有的同学放松的同时,学校领导层也开始了各种搜查,其中十分强调了关于手机这一点。因为每一层楼五个教室,第一个教室是空教室,平常只有做考场或者史地史政分开上课的时候有用,被大家叫做“空教室”已久。然而毕竟这也是教室,也有饮水机,并且饮水机后面的插头是带电的。带电就说明了这个插座可以用来给各种

  • 总共二三脑洞第5章在线阅读

    方古愁定定的看着小猪:“暂时就相信你吧,开始你好象说了你现在很脆弱吧,这么说来你跟着我我还得保护你,这对于我来说只是多了一个累赘,就目前来说对我似乎没有一点好处,你说是吧?”方古愁说完,忽然嘴角有了笑意。小猪一脸窘迫:“这个,还是有好处的啦,我会帮助你修炼嘛。”“就等你这一句,赶紧把你以前会的什么厉

  • [综]请不要与我捆绑!突如其来的告白

    是在宿舍楼下,不知道我们再谈论着什么,只记得最后我要回的时候,你轻轻地吻了我的唇。然后你就那样注视着我,深情的眼神叫我受不了,很多时候我是害怕你的,不敢看你的眼睛,害怕面对自己,也怕看见你受伤的样子。“为什么不回吻?”“我们这样算什么?你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我们还能怎么样?”我忽然就醒了。似乎有些

  • 我的女儿是马小玲在线阅读第8章

    林志远对李燕玲说的“平行世界”是心存疑虑的,但除了这个好像也没有别的可以解释得了这件怪事。“要不我们请个‘观阴’的来看看吧。”肖月容建议道。“观阴”,不是“观音”。“观阴”也叫观落阴,有的地方叫走阴或者下阴,就是过阴人。什么是过阴人呢?就是灵媒,据说可以看到阴间的一些事情。以前林志远的乡下老家比较盛

  • 红颜陌在线阅读玛茵登场!

    “烧死她!烧死这魔女!”中世纪的城镇内无数人都唾弃着被绑在柱子上的女子。女子面无表情,似乎看透了一切,等待死亡的到来。方哙就像个过客一般看着眼前的场景。很快执行官点起了火把,投向那女子。“不!!!”方哙大喊着向那女子冲了过去……“醒醒啊!你要睡到什么时候?”贞德摇醒了方哙,“你的脸色很难看啊!做了噩

  • 穿成豪门太太后我暴富了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宣布,剥夺你生存的权利!”——《恶魔法则》吃过晚饭,当梅特卡夫睡着了之后,克洛特轻轻的下来床,推开门偷偷的跑出去。黑风崖,夜晚的狂风更加肆虐。克洛特顶着寒风来到这里,风太大,天上的月亮却没被遮掩。克洛特瘦小的身体摇摇晃晃,但是他却顽强的上前走,来到崖边,盘腿坐下,挺直腰杆,克洛特缓缓的闭上眼睛。

  • 邪煞孤星第8章在线阅读

    08外面又开始狂风大作的时候,我刚好画完这周要更新的内容。说来有点儿不好意思,我一个大男人,画少女漫画,整天在脑子里琢磨姑娘的裙摆往哪个方向飘。我关了电脑,坐在二楼书房的窗台看着外面刮大风,院子里的小树被吹得快跪了,我那本来就濒死的花,这回是真的要死透了。想到花,我趴在窗户上往隔壁院子看,突然发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