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掌心痣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南山鹿 来源:晋江文学城

“嗯,这道题做的很好,这几天有很大进步。”慕容椿洛的笑容十分干净,递过去的笔记本上打了一个鲜红的勾和一朵幼稚的小红花。

在周辰接本子的时候,在本子的覆盖下,两手相碰,周辰倏地红了脸。

他快速收回本子,低着头,一手微微挡着脸颊,泛着红晕的脸颊迟迟没有消散。

阳光挥洒,刚巧落到少女的丝丝长发,低头专注的样子不经意撞进少年的心门。

有时候,青春期的爱就是这么简单纯粹,不带有一丝杂质。

“啊啊,好难啊,真是应了那句‘数学虐我千百遍,我待数学如初恋’”柳若宁无力的爬在桌面上,转头看见周辰再一次全对的作业。

“你真的成绩不好吗?”柳若宁狐疑的看了周辰一眼,别有深意。

“真的啊,但我原来也有补习的……同学,他就总骂我笨。”周辰无奈的摆摆手。

“如果没有把握教好你,就是他能力不够。”慕容椿洛淡淡的声音响起,连柳若宁听见这句后,也看向慕容椿洛。

她印象中的椿洛是不会用这么冷的语气。

“怎么了?”慕容椿洛歪着脑袋,不谙世事的样子没有半分虚假。

对,一定是错觉,椿洛才不会这样说,她那么单纯。

周辰却明白,这不是错觉,一个人是错觉,那两个人呢?

不过,这语气还真是意外的合我的胃口。

这时的周辰像刚才的慕容椿洛一样,给人仿佛置身于黑暗之中的感觉。

但周辰没有发觉的是慕容椿洛有一瞬间,眼睛在睁开是变成了暗红,像徐徐展开的曼陀罗华,高贵冷艳。

回过神来的慕容椿洛只感觉那一瞬间,她就好像是彻底消失的感觉,明明还能感受到温度,却觉得又是那样的真实。

仿佛自己本就不存在……

“不公平,下个星期就考试了,我怎么一朵小红花都没有!”柳若宁哀怨的望着慕容椿洛,楚楚可怜的样子。

周辰的笔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桌面,时间过得还真快。

那是慕容椿洛订的规矩,十朵小红花一个愿望,原本是柳若宁要求的,她想要的无非是要抱抱,逛街街。

“那就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玩吧!”周辰刚好十个红花,笑眯眯的看着慕容椿洛,让柳若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去!”

“不行。”周辰好像早就料到柳若宁会这么说。

这时慕容椿洛也疑惑的看着周辰,大家一起玩不是更热闹吗?

“因为我想到图书馆让你帮我挑两本教材,我怕某人待不住。”周辰暗有所指。

“那你们去的时候好好学习,我就不打扰了。”柳若宁听见后,也就不阻止了,毕竟那小丫头也是很有原则的,答应别人就要遵守约定。

但还是留个心眼好,免得小白兔落进狼窝里了!

“那就明天早上八点,学校大门等你。”周辰拿来慕容椿洛的手机交换了号码,然后让慕容椿洛自己备注,因为刚才翻她的聊天记录全是外号,没想到都这么大了还这么孩子气。

周辰“噗嗤”一声,慕容椿洛立刻收回手机,红着脸低下了头。

但周辰看着那粉嫩的键盘上打出“小太阳”的备注,表面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机,心里却一阵雀跃。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自己竟会因为一个人小小的举动就有这么明显的心理变化。

柳若宁倒是略带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真好奇他要是知道欧阳钥和他的外号是一对……

他会是什么反应??

最后一次补习结束了,连慕容椿洛都很期待下个星期的考试。

回到家后,刚洗漱好的慕容椿洛看见手机上来的信息,就愣住了。

小月亮(欧阳钥):还记得上次的约定吗?明天早上八点,学校大门见。

慕容椿洛给别人起外号完全是取自那人的名字或性格,这点熟悉慕容椿洛的人都知道。

但她还是很意外为什么两个人约定的时间这么默契。

因为明天是周六吗?

真正的原因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明天是学校出名的很神奇的一天,在那一天所有异性完美度过5小时20分钟就会成为彼此未来的伴侣……

慕容椿洛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当然不知道,但柳若宁知道,所以才极力阻止他们。

但柳若宁没想到会在那一天遇上她这辈子都不想遇上的人。

小黑兔:可是明天不行,和别人约好了。

看着那个备注,欧阳钥就总会想起那个黑直长发,红色眼睛的小可爱,但看见信息后,眼眸危险的眯起。

小月亮:谁,什么时间?

小黑兔:周辰,和你时间地点一样。

小月亮:是吗,但我们可是提前就约定好的。

欧阳钥倒是没想到那个人是周辰,胸口像塞了一团棉花,很闷。

原来我也会有这样一天……她现在有些犯难吧。

小月亮:没关系,我和他商量一下,你明天早上等消息。

小黑兔:对不起。

小月亮:不用道歉,是我们太唐突了。

慕容椿洛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样的这样处理像是自己收获别人的劳动成果,自己安详自在,把问题留给别人。

她突然又想逃避了。

小可耐:若宁,如果有两个人同时约你,而你都约定好了,时间撞在一起了,我应该拒绝谁好?

柳若宁听到特定的铃声,迅速点开了,莞尔一笑,这小糊涂又遇上什么难事了。

小猫咪:哪个帅选哪个[亲亲mua!(*╯3╰)]

小可耐:若宁,别开玩笑了,我很认真的问你。

小猫咪:那请问你感觉谁更重要?

如果这时候欧阳钥在,一定会为柳若宁点个赞。

因为有些话作为他的立场,还是不能说。

小可耐: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小猫咪:他们?谁?

柳若宁这时才注意到重点,两个男的,在一个传闻百分百恋爱日争着邀请椿洛?

小可耐:欧阳钥和周辰。

小猫咪:什么,还有欧阳钥?

小猫咪:明天你哪都不能去!!

小可耐:为什么(´・ω・`)?

小猫咪:因为你要陪我,我和他们,谁重要。

小可耐:你,但我提前答应他们了。

慕容椿洛想也没想,那两个人是她来到这里交到的朋友,朋友间要信守承诺,但和柳若宁相比,还是很容易权衡的。

小猫咪:那我也去,什么图书馆都放马过来吧!

慕容椿洛好像想到了手机对面那个视死如归的少女,笑了出声。

有柳若宁在,慕容椿洛也安心不少。

明天,应该会很好的吧……

但她不知道,在她已经准备好的同时,另外两个人却并不安宁。

钥(欧阳钥):泽,最近我对辰的成绩不放心,你明天给他做个模拟考试,我最近有事,就不帮你监考了。

欧阳钥一副正直严谨的语气,实在让人察觉不到他是故意的。

后来,慕容椿洛才评价到:钥这个人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的腹黑不管你怎么理解,都是那么理直气壮。

当然,这是后话。

但如果只是这么简单,或许南宫璃泽就会同意,但在下一秒,周辰也发来私信……

周辰和柳若宁通话后,成功套出了慕容椿洛现在正犹豫不决的原因,就给会长发来私信。

辰:泽,最近学生会好多事都没处理,你看副会长是不是明天加个班,我有事要忙,临时请个假。

“呵,”南宫璃泽给这两个人发的信息都只一个字。

这两人是都不想明天对方有空吧。

他们学生会什么时候在这方面这么默契了?

泽:明天,是什么。

白华夜刚洗完澡,就看见南宫璃泽发的这样一条信息,那双勾人的桃花眼微眯,什么时候会长会主动问他私事了?

夜:哟,什么时候南宫大少会在意这种小事了?

看着这条信息,某人立刻黑了脸,但没继续回复。

白华夜知道某人现在脸肯定黑成碳了,也就不乱说了,省的某人以权谋私。

夜:明天,学校闻名的恋爱日,怎么,有人约你明天出去?

南宫璃泽终于有了印象,难怪每年这几天都会有成堆的信息发过来,而且千篇一律,所以几个月换个手机。

但现在看来,这两人怕不是看上同一个女生了吧,有意思,谁有这么大魅力,他怎么没听说过?

想了想,他点开周辰的头像。

泽:哪个女生

辰:什么女生,就是我爸找我去公司处理点事……

剩下的,南宫璃泽看都没看,直接打通电话,按了录音。

“您好,周董,我是学生会会长南宫璃泽,周辰的朋友……”

看着会长迟迟不来信息,周辰总感觉不妙。

果然,还没等他细想,他爸直接跨门进来了,又是一顿骂,说他最近的成绩,学校的表现,迟到等等。

周父刚走,南宫璃泽就掐着点发信息,很简单的一个字:说。

周辰算是明白了,敢情都是会长告的密!

辰:就是给我补习那女孩。

突然,周辰像是想起什么,又发了一句:而且她跟我说,总骂我笨的人是没本事把我教好。

看到这句,南宫璃泽不怒反笑,还挺有个性是吗?

泽:名字。

辰:慕容椿洛。

周辰想了想,还是选择说实话。

但南宫璃泽并没有再回话,而是点开学生会群聊:明天上午七点,学生会会所,临时会议。

白华夜想想也没什么约会,就答应了。

其他人也一一答应了,倒是欧阳钥像慢了半拍,但还是答应了。

周辰刚准备发私信请假,南宫璃泽就先他一步:不来,和你爸沟通。

于是,周辰只能作为最后一个报道,倒是引起其他人注意。

夜:看来某人是被泽硬拉过来的。

辰:是,要不是会长,我说不定就能去赴约了。

很明显,欧阳钥知道这是说给他听的,如果说欧阳钥切开是黑的,那周辰也不是什么傻白甜。

果然……

夜:你也能有在意的女生,谁这么厉害?

钥:椿洛。

欧阳钥先他一步,已经把立场表明了,一声“椿洛”,了然。

夜:慕容椿洛?

白华夜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但却被那简简单单的一个“嗯”给彻底击破了。

可是,他招惹慕容椿洛不就是为了试探欧阳钥的心意吗?为什么现在会有一丝心闷呢?

倒是这段对话被南宫璃泽看得一清二楚,夜也认识她,这个女生不简单。

不光南宫璃泽这样想,连舒锐逸和宋君清也觉得这事不简单。

于是,欧阳钥和周辰的结果就是把她叫过来,旁听会议,然后再各自想办法和她约会。

接收到信息的慕容椿洛也算松口气了,但又想起另一个重要的问题。

学生会在哪?

但她并没问他们,心想就这么一片地,她应该能找到吧。

但如果柳若宁知道她这么想,肯定要着急了:“你什么时候找对过地方?”

同样得知此事柳若宁也松口气,还好不是图书馆!这样就可以守着椿洛不被骗走。

柳若宁俨然把慕容椿洛当做单纯可爱的小白兔,就怕被大灰狼看上!

要不要把冉冉和瑶瑶叫上?还是算了吧,人太多也不好。

柳若宁在心里慢慢盘算明天的计划……

但终归是人算不如天算。

清晨,整个世界都是清清亮亮的,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喷洒在尘世万物上,别有一番令人赏心悦目的感觉。

慕容椿洛收拾好衣衫,刚要出去,就被慕容瑾叫住了:“这么早起床,怎么不多睡会?”

再次看见慕容椿洛穿着在外的白裙子,顿了顿:“出去吗?”

“嗯,和朋友约好的。”慕容椿洛向着母亲笑了笑,有母亲问候的感觉真的很好!和想象中的一样温暖!

“男孩子?”慕容瑾表情有些复杂,因为连她也觉得自家女儿太容易被骗了!

“嗯……但柳若宁陪我一起去。”慕容椿洛倒不解母亲这么担忧是怎么回事?

“那就穿的漂亮点,女孩子家家,也不知道打扮!”慕容瑾脑子转的很快,女儿长大也会有自己的判断,也应该相信她的判断!

而且女儿年龄也不小了,快成年了,但她和女儿的接触少之又少,她还没有亲手给女儿打扮过呢。

说着,她推着女儿回了房间,从自己买的裙子里挑了一件浅色的上衣和纯白的裙子,将眼镜取下,把厚重的刘海打理一下,化上淡妆。

“妈,不用这么隆重的吧,只是和朋友见个面而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连她都觉得这和平常的自己判若两人,因为实在是太美了。

“没事,妈好不容易给你打扮一次,你就这么不听妈妈的话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一双美眸湿漉漉的,我见犹怜,慕容椿洛更是不忍心拒绝。

“好吧。”

说完就往外走,又怕妈妈在折腾什么,她已经快迟到了。

看着女儿离去的身影,慕容瑾的眼泪瞬间一收,不愧是她的女儿,即使成这样的容貌,稍微一打扮就甩普通女孩十条街……但很快慕容瑾又矛盾的摇了摇头,想什么呢,自己不就希望她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嘛!

一路上,慕容椿洛就感觉很多人在看着她,但和平常看她的眼神不一样,都莫名的带着一种……欣赏?

到了学校门口,发现学校有很多人,今天有什么活动吗?慕容椿洛有些疑惑,但还是着急哪里能找到学生会,走了半天,就要打电话问问就发现手机没电了。

看来只能找一个人问问了!

但自己貌似又走到什么奇怪的地方,怎么没人呢?

走着,就发现前面的一道挺拔的身影。

“您好,我能问一下学生会在哪吗?”慕容椿洛轻轻拍了一下对方的肩,很是礼貌的说道。

宋君清这时才发现身后有人,本为了躲避女生的“追击”才故意走远路来着,怎么又遇上了其他女生?

宋君清转过身,慕容椿洛才看清他,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透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瞳孔中不时散发着令人不可捉摸的黑色流影,神秘莫测。一身整齐的校服却让他穿出一种高冷。

他的眼神带着一刹的惊艳,但很快换上一丝询问。

转过身来的宋君清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给他一种难以言说的美,更疑问自己怎么会没有直接走掉。

“对不起,打扰了,我想问你一下学生会在哪?”慕容椿洛看出他不爱说话,小心翼翼的问到,她总感觉这个人有些危险。

“有事?”他的声线十分低沉,带着成熟男性的磁性嗓音,又带着一丝的**,实在不要太好听了!

慕容椿洛微愣,她从没听过这样养耳的声音,但并没因此忘记要事:“我和朋友约好了,但我迷路了。”

要是这时候其他人在,肯定要吵起来了:“这伙开学这么久,除了会长,没跟任何人说过一个标点符号!”

感受到女孩干净纯粹的气质,并不像说谎,难道是夜招进来的?

“我带你去,顺路。”连他自己都意外对这个女生那么有耐心。

“嗯好你真是个好人!”慕容椿洛高兴的跟在后面,一步一步的,好像家里养的宠物,可爱。

宋君清看着后面乖巧的小身影,不动声色动的勾了勾嘴角,如同冰雪消融,盛开的高岭之花。

同一时刻。

欧阳钥因为一些事耽误了,来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校门口,并没有那道身影,闯入学生会时,发现也没有,才着急起来:“你们怎么没让人去接她。”

南宫璃泽挑了一下眉毛,有必要吗?他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不冷静。

“她不会是个路痴吧?”周辰这时才问起来,怪不得他们每一次补习都在同一个位置,每次柳若宁和慕容椿洛都会同屏出现。

“不然你以为呢?”柳若宁这时才跨入学生会,她怎么忘记设闹钟了啊!!

“我去找她!”柳若宁就要往外走,就看见宋君清带着一个小女孩进来,等所有人看清这个小女孩,连南宫璃泽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身穿淡蓝色的上衣下是一条纯白的裙子,裙摆在风中摇摆。一头及肩的黑发。红色的眼睛水波荡漾,身穿浅蓝色上衣,下衣是白色短裤,穿着白色带有点浅蓝色的马靴。眉如远黛,长长的睫毛自然上卷,浅红色的眸子却若繁星般灿烂,红润的唇微微扬起,白嫩的肌肤,漂亮的黑色长发用丝带高高束起,给人一种神秘的美。

“椿洛?”柳若宁试探的问。

“若宁!”见到熟人,慕容椿洛显得格外高兴。

这会那几个人更是一顿。只有欧阳钥很快反应过来:“阿姨的手真巧。”

欧阳钥记得小时候见过阿姨一次,素面朝天,却美得让世间一切黯然失色。

“你认识阿姨?”柳若宁带着询问,但明显知道答案。

“和你一样,在她是失忆前就认识她,比她认识你还早。”欧阳钥并没有遮掩,也早已推测出她失忆了。

她太好了,好得让我感觉不安。

“你认识以前的我?”慕容椿洛看着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嗯,我永远不会忘记,曾经也是,如今也是,以后也是。”欧阳钥一语双关。

就连泽也不由得别有深意的看了看慕容椿洛,要说样貌,长得比她好看的只多不少,但能有这样气质的人,应该只有她自己了。

还没多想,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你们还开不开会?”柳若宁大大咧咧的叫喊,她也害怕这么可爱的慕容椿洛被抢走。

“我会等你,想起我的那一天。”欧阳钥低声在慕容椿洛耳边轻轻道。

而另一边,南宫璃泽临时接了个电话。

“席,你要回来?”这时南宫璃泽一个电话顿时吸引了柳若宁的全部目光。

席?不会,不会是他吧,柳若宁紧握粉拳,却明显在颤抖。

“是祁哲席吗?”慕容椿洛很快转移思绪,也没在意欧阳钥话中的深意。

她知道柳若宁这么大反应的原因,有些担心的问一句。

“嗯,你认识?”南宫璃泽的话撞击着柳若宁的内心。

是他?他怎么会回来!

慕容椿洛很轻易的感受到柳若宁的情绪很激动,安抚的拍了拍她娇小的后背:“都过去了,没事的,真的没事了。”

除了这样说,慕容椿洛也不知道如何安慰现在的她,那她以前又是怎样努力的逗自己开心呢?

祁哲席,光是想想就会刺痛柳若宁的三个字,现在他竟然回来了?

曾经那么般配的两个人,到现在却处成了最冷然的陌生人。

柳若宁无神的摇摇头,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抹了把泪,低头往外跑。

她是,她是不想让自己最好的闺蜜再看见自己没出息的样子。

延伸阅读

熙熙毛绒玩具加盟  http://www.lyjz123.com/n19p.shtml
熙熙毛绒玩具主营毛绒玩具,并承揽一切形式的来样,来图,设计加工,定做各种毛绒玩具抱枕

锡杭加盟  http://www.lyjz123.com/xp5l.shtml
锡杭窗帘是一家遮光布、150T、170T、190T、印花布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有限责任

東家会所加盟  http://www.lyjz123.com/64q9.shtml
東家会所加盟。中国是茶的故乡,茶文化是中华五千年历史的瑰宝。茶文化之所以经久不衰,不

同佳少儿优势成长中心加盟  http://www.lyjz123.com/je7.shtml
同佳少儿优势成长中心隶属于东莞同佳少儿体质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位于东莞,创始于2002

琪祥加盟  http://www.lyjz123.com/adli.shtml
暂无

好梦伴你加盟  http://www.lyjz123.com/d36t.shtml
好梦伴你助眠仪项目介绍如果睡眠质量不达标的话,人总会出现精神很度的疲劳,工作情绪不高

周百福珠宝加盟  http://www.lyjz123.com/s8y5.shtml
香港周百福珠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于2001年在周百福珠宝金行的基础上,经过优化与整

快乐精灵摄影加盟  http://www.lyjz123.com/ut27.shtml
快乐精灵摄影是广州市创硕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创硕集团由广州市创硕数码科技有限

净衣馆加盟  http://www.lyjz123.com/jvj.shtml
净衣馆是洗涤行业中最为成熟的特许品牌,公司以香港和成都为中心,在各大主要城市设立分公

赛瑞娜加盟  http://www.lyjz123.com/x35r.shtml
北京米洛斯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是专职经营高品质全瓶原装进口橄榄油的贸易企业。公司凭借雄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绝品天魔之魔法、帕萨特与帕秋莉(4)

    普级伯爵后神牙每天都要学习魔法,还是雷克亲自指导而雷咪和芙兰则是在一旁卖萌,偶尔提问一下(虽然什么都不懂)。不过因为是成长性EX的原因,雷克学了一年的高级魔法神牙一天就学完了,并且因为这件事雷克自闭了好久最后还是被强拉出来的,期间雷克还想挽回作为父亲的尊严打算和神牙拼近战可惜的是除了拿武器外,完全不

  • 玄幻综漫之回家之旅在线阅读第八章

    “那就明早八点餐区见。”清晨六点,被窝里的人自然醒,把端脑拿出来看了眼最上面的消息,又像鸵鸟一样把端脑藏进枕头里,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继续睡。十分钟后,洛温熙暴躁的坐起身,他睡不着。烦躁的揉揉头发看了眼桌上翻开的书,暗叹自己如此爱学习。洛温熙下床先洗了个澡,把头发吹到半干,换上一套干净的白T恤,棕色短裤

  • 贵女其姝在线阅读第6章

    没走一段路,慕天廖就发现了跟在后边的黑猫。见对方就像是担心自己那般跟着,他大为感动。考虑到已经有些暗下来的天色,他试探着向黑猫道,“猫大王,天色要暗了,我没有带帐篷,你能不能帮我去找找前面有没有能落脚的地方?类似山洞什么的。”对于“猫大王”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黑猫一向是不怎么搭理的。论身份,喊他大王

  • 病美人有个锦鲤夫君在线阅读看着我

    上楼之后,秦颜洗了个澡,躺在沙发上扒拉录音机的天线。这玩意儿的年龄算起来也挺长了,还是她小时候离开明里市时买的,一眨眼,竟也已经这么多年。像盒子里,那个用声音陪了她这么久的少年一样。仰面望着天花板,秦颜一分一秒地数时间。熟悉而短暂的前奏过后,她听到少年清朗的声音:“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乐正谦。

  • 皆为秦土之国宴级美男(10)

    林乙柒的哭声戛然而止,她猛地抬起头看向说话的人,脸上惊愕的表情瞬间取代了绝望。“五千块?怎么是你?!”方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反复提醒着自己,要冷静!不要跟她计较!“正式介绍一下,我叫方束,束缚的束!”方束强撑笑脸,声音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可此时的林乙柒根本不会在意这些,脑海中

  • 养孩子的我好心累在线阅读第六节

    楚淼淼歪在沙发上看了他一眼。“哼!”少年从鼻尖发出不爽楚淼淼收回眼神,却是拿出了遥控器。欢乐的电视声音传来,少年脸色一黑,这才上前几步挡在电视前。“做什么?”“哼,你心知肚明,把我的钱给我?”楚淼淼轻笑:“你的?”“当然是我的,不过是暂时放在你那里存着,休想贪污。”见屏幕被挡着,楚淼淼看不见,便随手

  • 司天擎源转红颜祸水

    周天齐转头看向南宫烈,只见这家伙摆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姿势,昂首挺胸,酷酷的看着西门若水。他完全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被周天齐揍比别人还大一倍的头。“有点出息好不好!”周天齐看着南宫烈的姿势,忍不住厉喝一声就一脚踹去。“啪……”南宫烈猝防不及之下,就被周天齐一脚揣倒在人群中。“什么人?”这一变故顿时惊醒了

  • 最强上门女婿之初闻长生家(5)

    由于近期黄延阔经常上课请假。为了学生的前途,老师就开始给黄延阔谈心,黄阔只是推脱家中有事。老师一看黄延阔不听教导,就找到了正凡石。“正凡石,我知道你和黄延阔的关系很好,可是这几天黄延阔一直请假,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吧?”“不太清楚!”正凡石这是实话,他其实也很纳闷儿,不知道老阔在干什么。“哦,作为学生,

  • 师尊,约么?[修真]在线阅读第一节

    乔安好从监狱出来已经有半个月,仍然有些不习惯了,这种自由的感觉,她渴望了六年。拎着菜,乔安好拿出钥匙开门,闺蜜米爱正躺在沙发上,很是自在的抱着一个奶娃娃看着电视。看到乔安好回来了,奶娃娃直接迈着小短腿迎了过来。抱住她的腿,笑嘻嘻的望着她“妈妈,你终于回来了,灵儿想你了~”乔安好伸手把女儿抱了起来,眼

  • [综英美]团子拯救世界在线阅读第9章

    “那现在我们需要做什么?”张成毅问到“不需要做什么,我们只需要等就好了。”伊莲娜说到这里以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你怎么会来到鼠道里?”伊莲娜问“我本来是准备参军,后来在魔法行会测试魔法能力,后来魔法行会那个老人家给了我一封信,让我到鼠道最里面去找一个组织。说我到了就知道了。”张成毅说完以后还把信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