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我快死了在线阅读第3章

作者:车厘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记得那个时候上学,遇到冬天,不是怕冷,而是怕黑。河对面不远处就是学校,一排排红砖围成的院子,学校后面是一片树林,有人说树林和学校这块里本来是坟地,后来才改成了学校。上课之前,要在上早读的时候给老师背书,所以在天没亮之前就要赶到学校。伴着鸡叫,小院里的这伙人就出发了,有时候会带着点干粮,秦焱和陈小涛打着火把,其他人提着小火笼跟着后面,隔壁院子的韩惠也会加入队伍,犹如一趟列车,穿梭在浓墨般的黑夜中,村子的学生都在这所学校读书。

一天,何挽和秦焱的母亲带着他们去街上赶集,这大概是他们最高兴的事了。离家不远处,老街依旧在,只是多了几道红墙,曾经的土墙小巷逐渐的在被喧嚣的马路所代替,没有了伴着茶香的“长叶点牌”下的惬意,小老头的茶铺早已不见踪影,随之而来的是新开的大型超市继承了往日的热闹。在固定的位置,熟悉的笑脸,同一辆车,同一个小摊,集镇也并没有因为公路的变迁而丢掉繁华。走的时候两家在集镇上买了小鹅种,以备腊肉吃光了后的肉源。母亲买了育秧苗的谷种,准备过几天让秦焱的爷爷老秦头育种,在街角的小巷子里,何挽的母亲买了几个烧饼,一人一个,边走边吃。

吃过午饭,母亲对何挽说:“ 给你20块钱,一会雨停了后把上次去街上买的两斤谷种拿到秦焱家去,让老秦头给咱家育下秧苗,昨天他爸来收电费的时候我已经给他说过了,你直接拿过去就行了。”何挽答应着,自己去拿雨鞋准备出门。

何挽拿来谷种的时候,老秦头正在给土窑烧火,土窑的的四周被竹子支撑起的塑棚围起来,里面的架子上已经放着一些竹盘,方形的竹盘上铺满了用水浸泡过的谷种,土窑用来给子加温。夏季雨多,不一会泥泞的地面上,牛角印子的坑里面就灌满了水,雨鞋踩在沙地上嗦嗦作响,黄色的沙地上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脚印。看见何挽拿着谷种,老秦头马上明白了,让他把谷种放在门口,然后打趣的问道:“何挽啊,你知道雨鞋为什么叫做雨鞋吗?”

何挽说:“是因为雨鞋是在下雨天才穿的啊!”

老秦头说:“不对,虽然下雨了,那为什么我没有穿雨鞋而是赤着脚呢!”

何挽挠了挠头,然后说:“秦焱呢?怎么没看见他”。

老秦头又说:“秦焱他放牛去了。雨鞋之所以叫雨鞋啊!是因为要往里面灌点雨水穿着才舒服,不相信你可以试试。”何挽低下头看着脚下,肥大的裤腿塞在雨鞋里,鞋帮被泥巴摸了个大花脸,感觉到自己腿相像是被种在了地面一样沉重,他一只手扶着雨鞋,一只手扶着腿把雨鞋拖了下来,发现自己的脚趾被磨的通红,突然间他觉得老头的话有点道理,就弯下腰往鞋子里灌了点水,想着这样脚趾就不会被磨痛了。老秦头看了偷笑着说道,你把谷种放在那里,你快回家吧!

回家后,母亲看见的儿子穿着雨鞋,裤腿却湿了半截,就问他怎么回事。秦挽将自己看见老秦头的事给母亲说了一遍,母亲又好气又好笑,看着自己的傻儿子说:“快去把鞋子和裤子换了,你这样穿着舒服吗?这老秦头,一大把年纪了还捉弄人”。

七月的一天,香港回归了,衣服和鞋子上到处印着紫荆花和“香港回归”的字样,大人们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学校在今天也放假一天。这天,他们和秦焱去桥下的潭水里面洗澡,清澈的河水从河边到潭低变成恐怖的蓝色。秦焱是他们几个中最大的,就想去潭水里面试试,正当游到潭中央的时候,突然人不见了,只有一颗脑袋在水面不断的浮动,大家都慌乱着叫了起来。这时,正在河边采猪草的疯婆子听见呼声赶了过来,急忙往水中走去,大家都很慌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脱下衣服,并将自己捆拆用的绳系在了衣服上,自己抓着袖子扔到了潭水里,嘴里大喊:“焱,抓衣服,快抓衣服,我拉你上来......”齐腰的潭水逐渐的在吞噬着这两个人,陈小涛已经急的哭了起来。终于,溅起的水花中一只胳膊浮出了水面,一只手抓起了衣服,整个人游了起来,疯婆子一把抓住了秦焱拖到了岸边。用手不停的按着秦焱的胸口,水从秦焱的嘴里喷了出来。过了一会,秦焱醒了,疯婆子的嘴里嘟囔着什么,突然大声吼道:“赶快回家去!”众人这才看到,疯婆子正是何挽的外婆,他们经常在放学的路上看见她,邋遢的头发下披着一身破烂的褂子,脖子上有着一个隆起的大包,全身散发着带着酸味的汗臭,整个人犹如一个乞讨的叫花子一般。大家相互看了看,吓得不敢说话,这才扶起虚弱的秦焱离开了这个地方。

何挽的二爷爷回来了,二爷爷和祖父是同母异父的兄弟,比祖父小十几岁,年青的时候参了军,出去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几年之后给家里带消息说是复原了,然后分配到了苏州一家国企单位上班,从此便定居在苏州,在此期间找人回来迁过一次户口,直到今年才回来。何挽的爷爷安排何世成在里屋休息,然后便早早的跟着父亲去了集市,自从老街的茶铺拆了之后,爷爷已经很少去集市了。

爷爷从集市回来之后,提着一大包行李,原来何世成早就回来了,一直住在集市的旅馆,今天才进的家门。一到家爷爷便催着母亲赶紧做饭,父亲也在灶头传火。灶炉里烧着的竹子嗙嗙作响。何挽的爷爷点起一支烟,起身关上门,并搬来了桌子,满是油渍的方形桌面被一张大报纸盖上,四只桌腿被支起了两个,一边用斧头,一边用磨刀石,这样桌面才勉强平稳。端上热菜后,父亲一边拿起杯子准备去找酒,一边让何挽去里屋喊他二爷爷吃饭。

何挽蹑手蹑脚的往里屋走,门半掩着,何挽本来想直接进去,但想了想还是敲了敲门喊道:“二爷爷,吃饭了。”

何挽正准备转身走,二爷爷突然喊道:“挽儿呀!来,进来,我有东西给你。”何挽进去后,看见二爷爷从一堆文件中找到钱包,拿出一百块递给来和何挽,并用标准的普通话说道:“挽儿啊!这次二爷爷回来的比较急,也没啥带给你的,这一百块钱你拿着,自己去买点学习用品,好好学习。”何挽摇头推辞着,但二爷爷硬是把钱塞进了何挽的上衣口袋,这时候父亲有喊了一声吃饭了,你们爷俩快点啊!二爷爷就关上灯顺势拉着何挽出来了。

“今天的饭这么早啊!”二爷爷说到。

“你回来这么久也没啥好吃的,今天刚好赶上逢集,就到街上买了点东西,大家一家人好好聚一下。”爷爷说。父亲拉来一把椅子让二爷爷坐下,母亲把菜上桌后,也被二爷爷叫来一起坐着吃饭,母亲本想推迟,奶奶也喊着让母亲一起坐着吃吧,母亲这才从灶堂端来一个小木凳害羞的坐着。

酒过三巡,爷爷刚准备让何挽给二爷爷斟酒,一个敲门声响了,二爷爷跃起身准备去里屋,爷爷站起来说:“没事,你别进去了吧!事已至此,反正过几天别人也会知道你回来了,挽儿,去开门吧”。

开门后,是秦父站在门口。“大白天的锁什么门嘛!”

父亲迎了上去说:“来来来,一起坐下吃饭,刚才外面风大,才把门关上的。”爷爷也寒暄着让舅舅坐下说:“他二爷爷昨天回来了,一起坐下聊聊,你们应该见过。”

秦父并没有坐下,诧异的说:“是吗?难怪听你们这有人讲普通话,我就不坐了,来借个扳手修个东西,何挽啊,你去帮我找一下。”母亲接着说:“xx,不急不急,没吃饭了吧?快坐吧!我再去炒两个热菜,你们一起喝两杯。”

秦父说:“没事没事,你们吃,他二爷爷好几年没回来了吧!孩子自行车坏了等着用,我拿个扳手给他修一下。”说着何挽就从里屋找来了扳手递给了秦父,拉秦父坐下,秦父一边往外走一边说:“你不用管我,你们吃,他二爷爷回来了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先去给孩子修车了。”说着就离开了。何挽父亲给二爷爷解释道:“这是院子里的老秦头的儿子,你还有印象吗?之前也在外面打工,前不久刚回来。”说着便让母亲再去炒几个菜,母亲走向厨房,然后父亲又从里屋拿来几瓶酒。

饭后,爷爷和父亲他们出了门,往河对岸的舅舅家走去。

周末,农忙开始了。何挽家门前的稻田已经收割完,齐刷刷的露出谷梗,空气中散发着青草香,今天是秦焱家在收稻谷,村上的人都来给他们家帮忙。院子的水泥地面上铺满了金黄色的谷粒,人们挑着担子窜梭在田间,何挽的父亲也在其中。八月份的天气,仿佛能看到从地下窜出的火焰,汗水在人们脸上打转,父亲黝黑的额头上反着星光。回家的时候,何挽看见老秦头,背上捆着一捆青草从他家门口路过,不知是因为背上背着东西还是什么缘故,老秦头的个子越来越小了,整个人像一个拐杖,耷拉着头,脖子被茅草刺的通红,跟在他后面的牛仰着头,边走边偷吃老头背上的草。

何挽的二爷爷和祖父整天早出晚归,有时候会带上父亲,家里也会被爷爷带来一些陌生人,他们在何世成住的里屋商量着什么。晚上的时候,何挽看到大姨的身影,在路边和爷爷说着些什么,何挽刚想过去打个招呼,大姨就离开了。

几天后,二爷爷何世寿就从我家离开了,和何他一起出门的,还有何挽的奶奶,老人一辈子没出过县城,何世寿说让老两口一起出去见见世面,住他们的大房子。何世成在他们家住的那几天里,何挽家里装了座机电话,何世寿还去县城买了25寸的彩电。何世成本来也邀请爷爷一起过去的,但爷爷说先让奶奶过去看看,自己过段时间在过去。在九十年代家家都还是黑白电视机,只能收两个台的时候,何挽家第一个装上了彩电,每到傍晚,院子的人便会提上小凳子,等着何挽家打开电视机看彩电,何家一下子在村里像是有了不错的地位。

夜间,大家正熟睡着,鼾声突然被人声和院子刺眼的灯光打破,是爷爷的声音:“我和他爸去吧,你们娘俩就在家等着好了,大晚上的,你一个女人家就别去了,即使出事现在还没办法了!”父亲打开灯,朝院子走去,何挽揉揉眼睛然后又继续躺下,过了一会父亲又回来了,脚步声很快,何挽看见父亲走进里屋对母亲说了些什么,又听见抽屉打开的响声。随着脚步声,母亲也跟了来,急促的脚步声让人有些恐慌,父亲马上又出去了。何挽用胳膊支撑着头,继续揉揉眼睛打开灯,看见母亲站在门口,好像在和谁说着些什么,过了一会,小院的灯灭了。

何挽问母亲:“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

“赵雅丽的母亲喝毒药了,现在.......在医院。”母亲话还没说完,就哭了起来,“你自己在家待着,我们去医院看看。”说完便跑上去追父亲。

这个冬日的天空沉得很暗,空中的乌云总是感觉似散非散,除了乌鸦的叫声,听不到别的鸟叫。雾很浓,感觉到下午都没有散去。母亲回来了,脸色苍白,眼角有一丝血丝,蓬乱的头发像是一夜没睡,何挽走了上来,母亲拉着何挽进了屋,不一会,父亲也跟了进来。

“他大姨这个人啊,就是好强,都已经搬出去了,怎么还想不开,生女儿怎么了嘛!两老头也太过分了,不知道让着点,大的生了个女儿,二胎又生了个女儿,整天不给他大姨好脸色,还想把小的送给别人养。”母亲生气的说。

爷爷看了母亲一眼,“别说了,现在这说有什么作用,人都已经走了。”

“怎么不能说,我就是要说,他大姨估计就是因为这个,说话没人听,自己又做不了主,想留孩子又留不住,这才喝了毒药的。”母亲越说越激动了,用手揉着眼,本来就有血丝的眼睛变得更红了。父亲坐在椅子上,没有说话,只不停的叹着气。

下午的时候,母亲把何挽带到了姨妈家,他家门前搭起了棚子,正门中间放着灵堂,门口放着些白纸写的对联,两边放着些花圈。旁边有几个警察拿着本子,在人群中询问着什么。何挽在人群中看见了赵雅丽,她跪在灵前守着,头上戴着白布,面无表情,像是刚哭过,没有看到姨夫。

冬月一过,年关将至。何挽和父亲来到门前的地窖,父亲放下梯子,准备从里捡出几筐红薯备作过年吃的食物,何挽站在地窖口打着手电。茅草和树棍搭的架子风雨飘摇了这么多年依然结实,何挽看着父亲,如数家珍般的从地窖下拿着东西。外出打工的大人们也从各地回家了。不知何时起,感觉过年一年不比一年热闹,除了房顶的炊烟和到处四散的肉香,仿佛只有小孩子们是在意的。老秦头曾经说过:“这过年啊!其实就是过命,睡一觉就过完年了。”何挽一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老头是在胡说,估计是秦焱爸又没给他买酒喝了,而老头是离不开酒的,即使是只吃白米饭也要就着韭菜子喝两口,一顿饭没酒就要骂街。

过年了。鞭炮声从早晨一直响到深夜,空气中到处飘着卤肉的香味。吃过午饭后,大家聚在竹林旁放鞭炮,大人们放完鞭炮后,小孩捡起了好多没有响的哑炮,陈趁人们不注意的时候扔进了炭火中,因为白天火盆是灭的,晚上才会引燃端进屋子烤火,等到晚上烧到一半的时候,鞭炮响了,炸的满屋子烟尘滚滚。秦焱的二爸带着大家放鞭炮,他把平常放的鞭炮里的火药弄出来放在一个小瓶子里,然后用纸卷成一个圆筒把火药倒进去,插上引线再把两头堵起来,大家看着他把这个大炮仗放在树杈上点燃,飞的老远后“嘣”的一声爆炸,记得有一次,秦焱他二爸把做好的“大炮仗”点燃后扔进了茅坑里,旁边的一个小孩来不及跑开,慌乱中失足掉进了粪坑里,炸的大粪四处乱飞,还好因为粪坑不深,大家等炮仗响完了之后才把他拉起来,后来大家都一起挨了骂。

延伸阅读

海文薄膜开关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gwap.shtml
薄膜开关

国翠珠宝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it4.shtml
国翠珠宝有限公司专注于中国翠玉——佘太翠的推广,将中国特有的玉石文化发扬光大,佘太翠

硕利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dk4k.shtml
硕利钥匙扣座落于中国的国内外商贸城-义乌专门从事各种流行及工艺产品的生产和销售。产品

圣福美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agph.shtml
圣福美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服装、鞋子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金嘉利钻石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srel.shtml
金嘉利公司简介香港金嘉利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创建于80年代初,是一家集珠宝设计、研发、生

美博士美甲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6g64.shtml
美博士国际美甲引领潮流,提供专业的美甲服务。中国美甲行业先锋人物,高级美甲讲师任瑞萍

甄嬛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pnua.shtml
宝儿护肤品坐落于河南省会郑州是一家集中药种植、科研、产品研发、市场营销为一体的主营化

维斯佳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dxes.shtml
寿光维斯佳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床上用品设备创业网络家居床上用品网络公司产品选用高支高密

金嘉利珠宝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blw3.shtml
金嘉利珠宝加盟详情香港金嘉利珠宝首饰有限公司创建于80年代初,是一家集珠宝设计、研发

BearTwo加盟  http://www.journals-australia.com/aejb.shtml
由时装界设计师设计,把各地时尚流行元素与中国女性含蓄细腻的审美情趣有机的融为一体。B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鸳鸢在线阅读第9章

    枫儿“那个女孩子你认识多久了”?父亲,不跟你说了吗,我认识她不到二天,叶秋南一阵无奈:认识不到两天就带回家来了,你小子真行,诶!我是老咯。苏灵儿与叶枫一家开开心心的吃完饭后,此时叶枫双手撑在阳台上,而后转过身对着苏灵儿,认真道,“苏灵儿,我想请你帮我个忙”。苏灵儿也认真地看着叶枫你说,“我过两天可能

  • [综]安倍晴明今天也在绝赞修罗场中之当怀疑成为一种本能

    第二天。夏氏集团。一天的工作结束,夏微凉站在玻璃窗前往外看,d市的车水马龙尽收眼底,想起昨天在夜氏集团的情景,夏微凉叹了口气,或许他们之间互不干涉才是最好的状态,可是却是她痴心妄想的想要闯入夜墨羽的视线中……手机铃声响起。“奶奶。”“微凉,怎么样检查结果出来了吗?”乔淑的声音透着满满的期待,夏微凉一

  • 神游天地第四章在线阅读

    我追出药铺后,就沿着西街,朝前面跑去。没跑几分钟我便看到了那个小男孩,小男孩手中正抓着我卖给他的“断肠草”,缓缓的朝前走着。我在小男孩的身后大声呼喊着,可是小男孩就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声音一样,一直低头,静静的往前走着。我加快了步伐,明明离小男孩只有几步的距离,可是无论我如何呼喊无论我怎么追,总是和小男

  • [刀剑]幼女婶婶在线阅读第六节

    ----“真是........”多多挠了挠脑袋,实在想不出那个成语,“那个成语叫啥?”“真是红颜祸水啊!”查理替多多说出了那句话,“那个女生,搞得自家兄弟互相争吵。”汐月在通向房间的通道里偷听了大家的聊天,知道了自己带来的祸害,回到亚瑟的房间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夜晚离开。--------------

  • 我的虚拟战争在线阅读第八节

    宋清野将合卺酒一口喝了,自家酿的酒味道醇厚辛辣,宋清野没防备差点呛到喉咙,他从空间里取了一小杯灵泉,给楚聿喂下,用袖子给楚聿擦了一下嘴角流出来的灵泉,宋清野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他坐在一旁静默的观察着楚聿,不一会儿楚聿的脸色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润了起来,再不复方才那般灰白。现在外面天色尚早,他在这里待

  • 我觉得我们要分手了之第四章

    04我觉得我戴眼罩还蛮好看的。为了配合我的新造型,我终于舍得将我一直披散着的长发扎成了高马尾。老实说一直不扎马尾只是不想被井野说是学她,但其实我们两人也都知道并不存在谁学谁的事情,而且我们两个不管怎么样永远都会是最好的朋友。只是明面上都为了佐助犟着这一口气似的。至于我为什么要扎高马尾……其实只是觉得

  • 洪荒之封天大坑货第7章在线阅读

    孙若瑾醒了,揉了揉昏沉的脑袋,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左右看去,走廊上只剩两个保镖,守着沈思彤的病房。她扶着墙想先走出医院,走了没多远却突然眼前一黑,没有了知觉。滴滴滴……耳边传来仪器的响声,孙若瑾猛地睁开了双眼,却看到自己在一个四面洁白的病房内,手上连接着一个输液瓶。这是哪里?又是易律卿想出来的

  • 海贼之神级微信系统之第九章(9)

    初月暗自纳罕,这大寨主还真是大咧咧,刚刚都那样了,这会子已经安全了的大寨主愣是就没绑了那二寨主,还令二寨主去准备酒席去,这心胸真是够宽阔的,初月在寨子里来回的东看西看,还真的就是座山,山上一共就那在山下劫道的二十来人,外加三个看家的。一个病弱西子的瘦弱男子,样貌此刻是看不出俊和美,因为他眼睛深陷嘴唇

  • 勇者男票已黑化在线阅读夜探与新的讯息

    温泉乡警察局里,温阔嘴里咬着汉堡,翻看着资料,有警员路过,看到他这幅模样摇了摇头,主要是这家伙桌子旁摆了一堆吃的,温阔看了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乖乖,该跟林潇潇集合了,收拾东西正准备起身离开,之前见过的那个青年警员走了过来,递给温阔一个文件袋,“这是韩队让给你的,里面是

  • 向往:最后一个修仙者第8章在线阅读

    付小涛跟几个女生互留完手机号之后,一行四个人便来到了学校附近的烧烤摊,要了100串羊肉串,几个鸡翅,两箱啤酒,还有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觥筹交错之间,每个人都已经喝了3,4瓶啤酒了。“小涛啊!你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牛逼啊,感觉你好像武林高手一般,原来根本就看不出来啊!”林惊羽喝了一口啤酒之后,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