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末法道踪初战的期待

作者:k052423408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邺城据说上古时是黄帝子嗣大业居住之所,距今已有几千年。这里北临漳河,南通中原,西拥太行,东接沧海,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曹魏时期,曹操击败袁绍后进占邺城并建都于此,也是看中了它要冲之地的重要地位。他将这里整修一新,并修建了气势恢宏的宫殿。

石勒对魏武帝曹操十分佩服,也深知邺城要害之地,于是最终将大赵国都从襄国搬了过来。

刚来的时候,曹魏的宫殿经历战火已破败不堪。石勒将它重新整修后仍然做了大赵国的皇宫。整个宫殿沿中轴线严格对称,左庙右社、前朝后寝的格局,依然沿袭了汉人的布局。只是,苍狼的图案提示着这里已经换了新的胡族的主人。这是羯族的图腾,内外宫墙以及大殿正厅醒目的地方都描绘着一只只巨大的苍狼的头颅,他沉静而冰冷地望着世间的一切,福佑着子孙的未来。尤其是皇宫正门顶上绘出的无比巨大的那一只,在冰冷的眼神中更透出一丝凶光,震慑着往来敢于挑战他权威的人们。

石敏一行来到了气势恢宏的皇宫正门,他们下了马,将马交由黄门官看管,然后一行人步行往内殿方向走去。

到来内殿门口,众人停了下来,石敏交代了几句,然后独自一人随着内侍往内殿深处走去。

内殿里面宽敞开阔仍是四面厅的布局,被假山竹石隔为一个个气派庄重的厅堂。石敏沿着曲曲折折的回廊往前走着,回廊两侧栽满了青翠的松柏。一年四季,这里都是满眼生机勃勃的绿色,即使再忧愁、再烦恼,看到这满眼的绿色,心情也能平复很多。回廊的尽头矗立着一座气派的院门,大门上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松柏堂”。

石敏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年少时他就随父皇石勒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一草一木对他都有说不出的亲切。随着逐渐年长,父皇赏赐了他一座府邸,他这才搬了出去,但是他仍然会时不时回来看望他老人家。

厅堂中摆设着整套的红木家具,梁上悬挂着四盏八角宫灯,中部有八扇屏风分隔,陈设雍容华贵。看得出,尽管是马背上的民族,但胡人很快也就沉溺在了汉人富贵温柔的陈设之中了。只是四壁悬挂的各种造型的羯族饰物和图腾,尽管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但依然提示着这里的人不要忘了自己的祖先。

这里是石勒处理公务和起居的地方。他一般都在正殿和文武百官商议国是,而极少在这里会见召见谋臣。只是,如果要在这里商议,就一定是最要紧或是最机密的事情。

石勒就坐在一套红木的书案后面,座椅上整个铺设着一张厚重的虎皮,虽然与环境极不搭调,却也显得这里的主人不拘一格。石勒紫膛脸孔,短髯如戟、连鬓接唇,而且高鼻深目,眼光总是冷冷地射向四周,加上天生一副胡人抵御塞外风寒的高大身躯,无论坐在哪里总有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度。

只是,他已年近花甲,不复当年精气神采。细细看去,他的胡须两鬓已有些斑白,举手投足间已有些衰老之象。

在他四周还落座着几人,个个锦衣华服,显然都是豪门贵胄,只是一个个面色凝重,沉思不语。

这里的人都是石勒最为心腹的谋臣武士。为首的是他最可信赖的六弟石渊。当年,他们一起逃荒,流浪,最后忍无可忍一起走上反抗的道路,终于打下这半壁江山,如今,石渊被封为大赵国“章武王”,权倾朝野,可以说是石勒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旁边是他的长子石宏,石宏与他颇有几分神似,一样的身形魁伟,性格沉稳。石宏不光有一身的好武艺,而且学识渊博,通明世事,石勒从小就对他悉心栽培,一心想由他继承自己的事业。如今,石宏已被封为“皇太子”,开始协助石勒处理军政大事。

左边是石勒的第一谋士光禄大夫程暇,他性格沉稳,细心周全。再棘手的事,经程暇细细辨析,出谋划策,总能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而最下首坐着的一人比石勒等人更加高大魁梧,虎背熊腰,十分的孔武有力。此人相貌甚是古怪,面庞口鼻无特别之处,却有着一双巨大的如铜铃般圆睁的眼睛,而且天生的目露凶光,让人不寒而栗。

此人就是大赵国第一虎将——武卫大将军,人称“天目罗刹”的单廷圭。

在这个混战厮杀的年代,在惨烈的ShaLu中诞生了一批战神一样的人物,他们久经沙场,武艺高强。渐渐地在北方大地血腥的土地上流传开一个天下英雄“七节四猛”的排名。而单廷圭就排在七节中的第四节。

羯族的命运悲惨而卑微,在他们的祖先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他们甚至连自己的名号都没有,而被卑微地称为“匈奴别部”,实际就是匈奴的奴隶。他们的祖先世世代代给匈奴做着奴隶,直到英明神武的石勒的出现,才统一了羯族各部,并发展壮大,最终脱离和打败了匈奴,直至建立强大的大赵帝国。

只是,匈奴虽然元气大伤,但是他们并没有灭亡。他们收敛起了锋芒,利用难得的太平日子,悄悄地躲在大地一隅休整疗伤,观察着天下的局势。与生俱来的高贵感让他们对羯族和大赵国充满了鄙视和仇恨,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是被自己的奴隶背叛和打败了,对于一个民族,没有比这更xi吮的事情了。所以,当他们元气渐渐恢复后,他们又迫不及待地卷土重来了。

匈奴人的攻势十分迅猛,几天时间已经攻到了平阳。平阳守军的加急战报雪片一样的飞来。石勒连忙召集心腹商议此事。

还是程暇先开了口:“皇上,此番匈奴气势汹汹,兵锋正盛,显然是有备而来。”

石勒点了点头。

程暇话音刚落,单廷圭大声吼道:“手下败将有什么可怕,想当初我们大战匈奴,如摧枯拉朽一般,把他们赶到河西那几块不毛之地去了,这几年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

“单将军万不可掉以轻心。”程暇接着说道,“没有消息才是最可怕的,说明他们一直在暗暗积蓄力量。”

单廷圭不再做声。

石渊缓缓说道:“眼下大赵军主力在淮水一带与晋室对峙,还有相当的力量要应付氐、羌、鲜卑等各部族的蠢蠢欲动。邺城周边可调集的军力已经不多了。”

程暇微微沉思片刻,说道:“匈奴五万大军来犯,可以说是倾巢出动。但行军打仗还要靠钱粮,匈奴劳师远征,可以说已是强弩之末。眼下平阳是战局要点。匈奴意在速决拿下平阳,然后可得极大补充休养,而且平阳往东一马平川无险可守,或许会给战局增加变数。”

众人纷纷点头。

程暇稍顿片刻接着说道:“依我看人马多少倒不是最急迫的,最要紧的是立即驰援平阳,稳定军心。从战况看平阳尚可支撑数日。而我大军筹备粮草,整理战备,最早也要三日后才可出发。我看最好组织一只轻骑兵,尽早出发,随后各路大军尽快跟进。”

“只是诸多将领都在前方,一时赶不回来。”石宏有些忧虑地说道。

“那怕什么,不是有我吗?”单廷圭依然是声如洪钟。

众人都笑了。

“那当然少不了你单大将军啊。”石勒笑着接着说道,“只是还是有些不够啊。”石勒又流露出些许担心。

石渊朝石勒看了看,有些犹豫但意味深长地说道:“要不要……”

石渊刚开口,石勒就摇了摇头。多年的休戚与共已经让他们形成了深深的默契。他知道石渊说的是他的二子,那个人称“混世魔王”的石琥。他确有一身的好武艺,一双“压把鬼头刀”威震天下,即使与排名谱上的绝世高手也尚可一战。过去,他确实为大赵立下过赫赫战功。只是他生性暴虐,喜怒无常,随着石勒的日渐衰老,他感到石琥越来越难以管束。他想到了很多很多事情。这次军事行动之前,石勒已经把他排除在外了。

“父皇,让我去吧”石宏主动请缨。

石勒有些犹豫。

“父皇,我们羯人本来就属于沙场,我作为大赵皇太子,这个时候理应为国分忧。”

“好吧。”石勒点了点头。

众人正说着话,内侍通禀道:“四太子到。”

石敏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看到这么多人,他有些吃惊。他给众人一一问了安。特别是看到石勒的时候,石敏不禁有些心酸。多日不见,石勒好像又苍老了一些,精神也似乎有些不济,但是,仍然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力在努力支撑和隐藏着。只是六叔精神尚好,石敏.感到一阵欣慰。

石敏的到来,让众人从刚刚的紧张气氛中稍稍缓解了出来。

石渊亲切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是个大小伙子了。”

石宏打趣道:“那四弟该成亲了吧。”

众人一阵大笑,石敏脸羞得通红。

单廷圭走过来在他xiong口使劲捶了捶,“小羊羔子,又壮实不少嘛,敢不敢再跟我比试比试。”

“比就比,谁怕谁。上次在校场我可没输给你,要不是六叔鸣锣收兵,说不定我还能赢你呢,是吧,六叔。”

石勒心中暗暗一惊。他听石渊说起过那一幕。那一日,石敏与单廷圭大战三百多回合不分胜负,手中的长qiang上下翻飞,风雨不透,在阳光的照耀下恍如一团银色的光晕。石渊自己都看呆了,他不知道再斗战下去是个什么结局,于是果断地鸣锣收兵了。当他走下来时,他看到单廷圭的手有些微微发抖,而石敏似乎还意犹未尽。

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一个天下排名四节的战神。

那一幕,石渊深深震撼了,他告诉了石勒,还专门挑了个日子陪着石勒悄悄地在远处看着在校场里操练的石敏。

当石勒看到石敏英姿勃发、亮马银枪地站在校场中间时,他同样震惊了,不光是他的武艺,他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他的思绪被带到了遥远的从前。一样的神勇无敌。只是那人银盔银甲,身披白袍,而眼前的石敏兽皮短打,一身胡人装束。但两人透出的神韵,竟是那么的相似。

石勒看得出神了,石渊轻轻推了推他,小声说:“象吗?”

石勒没有说话。

“好啊,小羊羔子,还ting牛嘛,你玩枪还是单叔我教的呢。”

单廷圭的大嗓门打破了石勒的思绪。

“好吧好吧,小羊羔子甘拜下风,以后请大眼睛罗刹多多指教。”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对了,今天怎么都在这里。”石敏突然回过神来,“是不是又有什么要紧事。”

众人的思绪又被拉回了刚才的紧张气氛中。

“四弟,你还是孩子,我们正商议呢。”

“什么孩子,你们怎么老拿我当孩子,我不小了,我听说了,是不是匈奴人打过来了。”

众人沉默不语。

“现在形势甚是急迫,大军在外,而又须紧急驰援平阳。”石勒突然没有回避,直截了当地说道。然后和石渊两人意味深长地对视了一眼。

“那就是人手不够了,父皇,让我去吧,我早就想看看真正的沙场是个什么样子,我也要上去好好拼杀一番。”石敏嚷道。

石勒笑了笑,看不出是欣慰还是苦涩。

“你从没上过真正的战场,还缺乏经验。这次非比寻常,以后有机会带你上战场。”石渊继续劝解道。

“就是因为非比寻常,我才要去。”石敏突然声音慢了下来,变得沉稳地说道,“现在最缺的就是人,多一个人总归多一份力量。再说了,我们羯族男子总要走上战场,晚上不如早上,而且我知道好多人还不到我这个年龄就从了军。”

石勒没有讲话,众人也都沉默着。

片刻,石勒朗声说道:“好的,带上石敏。”

“现在我命令,章武王石渊为平西大将军,总揽行军作战一切事务,武卫大将军单廷圭为前部正印先锋官,皇太子石宏为右先锋官,一切行动受平西大将军节制,四太子石敏为副先锋官,听候大将军调遣。调集邺城府兵、禁军一万人马,三天后即刻开拔。大军随后跟进,……”

众人纷纷领命,石敏高兴得zui都合不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吵闹声。

“二太子,别,别,容我们通禀一声,别别……”

“滚开,谁敢拦我打死谁……”

粗暴的吼声由远及近,门“咣”一声被撞开。

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ròu的人闯了进来。此人说不出的丑陋怪异,特大的豹子头,深黑色的头发披散两肩,一道钢箍环匝额头,脸色如黑铁所铸一般,面庞说不出的扭曲难看,加之脖粗背后,更显得彪悍强横,猛一看活像冥府的魔神来到人间,

此人正是石勒的二子石琥。

他大声嚷道:“我就知道你们在这里商议此事,我都听说了,匈奴人打来了,你们为什么不喊我来。”

“你干什么!”石勒冷冷地说,声音很威严。

“父皇,为什么不让我出战,论武艺,我不比这里的人差吧。”

单廷圭“哼”了一声,没说话。

“你哼什么,不服气啊,来打啊,我怕你吗!”石琥红着脖子冲到单廷圭跟前。

“二太子,你消消气,你是误会了。”程暇陪着笑脸好言相劝,“皇上委派你操练禁军,实则是对你委以重任啊……”

“你闭zui,禁军头领还不都是你们的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数你最狡猾,迟早我要好好教训你。”石琥眼露凶光,死死地盯着程暇。

忽然,石琥象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石敏,对他嚷道:“你怎么在这里?”

“你是不是要随军出征?”石琥有些疑惑地说。

石敏没有说话,众人也都沉默着,算是默认了。

石琥全明白了,他彻底爆发了。

“他能去,我偏不能去,这算什么混账事。”石琥的吼声几乎震耳欲聋。

“他一个外姓汉人能去,我正宗的石氏子弟不能去,哈哈哈!”

“好个猪狗汉崽子。”石琥突然骂了一句。

所有人都震惊了。

石敏一个箭步冲上去,吼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猪狗汉崽子!”

“你混账,我不是!我是有汉人血统,可我一样是羯人。”石敏吼道。

“你还不是,你就是,你瞧你,长的就是一张汉猪的脸。”说完,当xiong猛地推了石敏一把。石敏一个趔趄,随即站稳身子一把扯住石虎。两人顿时厮打在一起。石虎抓住石敏的腰襟猛地一扯,只听“斯”地一声,衣服被扯下半块。石敏替骊音收着的荷包漏了出来。

两人一时都愣住了。

“你还说你不是汉猪,你瞧你连汉家娘们的东西都挂上了,是替那个叫骊音的下贱货买的吧!”

石敏又羞又恼,脸涨得通红。

“够了。”石勒猛地一拍桌子。

看到父亲护着石敏,石琥再次被激怒了,他恶毒地吼道“做你们的汉狗吧,我迟早把你们都活剥吃了!”

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啪!”石勒冲上来给了石琥一个响亮的耳光。

“滚!”石勒刷地抽出长刀,“不然我砍死你”

石勒声嘶力竭地吼叫着,他人有些支撑不住,踉跄了一下。

石琥一时愣在那里,他哼了一声,重重地摔门而去。

众人都沉默着,石勒一下子跌坐在虎皮大椅里。

石敏的眼中噙着泪水,他硬憋着,没有流出来。

半晌,石勒平复了下情绪,又恢复了一贯的沉稳,说道:“都过去了,不要往心里去,大战之前最忌心浮气躁,各人领命回去速速准备吧!”

众人起身告退,石渊有些不放心,没有走,石勒也没说什么。突然,石勒叫住了石敏:“敏儿,你等一下。”

石敏停了下来。

屋里就三个人,安静了许多。石勒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敏儿,为父再次对你说,不要往心里去,这是你初上战场,一定要集中全部精力做好准备。”

石敏看着石勒郑重地点了点头。

“骊音来了吗?”石勒突然悄声问。

“嗯,来了,在内殿外等我呢。”

“哦,那让她进来吧,我也很久没见她了。”

“好的,”石敏心里一亮,心情顿时好了很多。

不多久,骊音聘聘婷婷地走了进来,向石勒和石渊行了礼。

石勒拉着骊音的手,端详着她秀美的脸庞,慈爱地说道:“是个大姑娘了嘛!”

骊音的脸有些微微泛红。

石渊和石勒相视一笑。

“怎么也不来看我!”

“陛下日理万机,不敢打扰。”骊音微微低着头,小心地回答,不敢越过身份半步。

石勒笑了笑。

过了一会,他略带严肃地对骊音说:“敏儿要随军出征了,三天后开拔,你帮他好好准备一下。”

骊音心里咯噔一下,人禁不住微微颤了一下。

“骊音,好好照顾敏儿。”石勒继续叮嘱道。

“放心吧,父皇,我能照顾好自己。”石敏又恢复了乐观的天性。

“她呀,还没我大呢,倒变成我的老姐姐了,还是我照顾她吧,是吧,骊音丫儿。”

骊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

石勒和石渊都笑了。

骊音悄悄抬头瞧了瞧,石勒苍老了很多,骊音心里有些酸酸的。她刚才隐约听到里面在吵闹,又看到石琥气势汹汹地冲进去又冲出来,知道一定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看到石勒无奈而颓然的神色,骊音有些于心不忍。她微微低着头,对石勒说道:“等大军凯旋了,我和四太子一起来看您!”

“这就对了嘛”石勒顿时高兴了很多。

过了一会,石勒又恢复了一丝威严,他悄悄指了指石敏腰间挂着的荷包,轻声说:“往后别再去那家店买这些东西了。”

石敏和骊音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送走了石敏和骊音,石渊扶着石勒在虎皮大椅上轻轻坐下。石勒微闭双目,凝神调息。

半晌,突然,石勒“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延伸阅读

新天传之童年的味道  http://www.ynxmt.cn/nq9f.shtml
不用,哥哥表演,我请哥哥吃,边说边到卖冰糖葫芦摊位排队。韩天拿出手机,打开直播间,里

好到想占有之会格斗的法师  http://www.ynxmt.cn/a7su.shtml
闪电和疾驰而来的黑甲人以更短的时间接触,巨大金色电花被撞的四散开来,那黑甲人明显身体

点仙谱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ynxmt.cn/dh9k.shtml
见人半天没反应,安城便拿肉包戳她脸颊:“矮子按时吃饭、小短腿才能长高。”果然,要逗她

妖焰通天之甜蜜  http://www.ynxmt.cn/djlc.shtml
君潋晟看着怀中的小女人,薄唇微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这次会变化那么大,但是好过以前那

修仙神徒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ynxmt.cn/p6j3.shtml
皎月明空,柔和的月光,铺洒大地。昏暗阴湿的小屋内,一道身形削弱,面黄肌瘦的身影,蜷缩

超神赛罗奥特曼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ynxmt.cn/yplj.shtml
章之杏情绪微微缓和了些,低头擦着眼泪,仍有些抽噎。宋泓朗的手搓了搓校服裤子,探头想再

每天都有大佬想捧红我女主与猫  http://www.ynxmt.cn/pw8t.shtml
于是,有了名字的厨师学徒罗西成了江直贤的贴身男仆。如果这是冒险**,江直贤甚至还可以

空间之抢来的媳妇第八章  http://www.ynxmt.cn/xq4o.shtml
另一边,被十七想着念着的段怀风在天色破晓时就早早起身去寻号称江湖第一神医的巫长老。巫

小花仙之日暮时分在线阅读天罗星域  http://www.ynxmt.cn/s5pm.shtml
白帝离别了地球,来到了诸天万界中的天罗星域第一次出门,离开了绿城,没想到到了这么远的

田园空间之美夫悍妻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ynxmt.cn/xwf7.shtml
陈果也是很尴尬了,被这么多荣耀的高手们知道书中的她这么对待叶修。其实她自己也是很无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正义必正心第1章在线阅读

    “嗨,兄弟,我看你也是个识货的人,这件宝珠可是出自不知名古墓,绝对真实,若不是老兄我急等用钱,定然会当成传家宝,说什么也不会拿出来卖。怎么样,一口价两万,只要两万,兄弟你就拿走。”秦昊无语的看着面前喋喋不休的家伙,心里很有唾他一脸的冲动:“两万你怎么不去抢啊?还丫的不知名古墓。都不知名了,肯定不会是

  • 天衍问道录第7章在线阅读

    拂尘吸收了精元之气后,立刻发出了巨变。。“嗷嗷。”一条血红色的蛟龙从期间飞舞了出来,身后有无尽血海在其身后涌出,血蛟在血海中翻滚游动,携着惊涛骇浪之势朝着离火扑去。只见此蛟通体血红,片片鳞甲在血月的照映下更是添了几分灵动,背上鳞翼寒光闪闪,透露出一股阴冷之气,几对爪子又尖又长,张开血盆大口,不住的向

  • 女装学神的日常打探山寨

    要塞的门墙高达十几米,在城墙上戍守的官兵戒备森严,每隔一米就的一守兵。城墙的两边连着山,山势陡峻,想从山上进要塞里面就算是在白天,武功再好,也不一定能过去,现在是夜间,当然就更不用说。要进要塞,只有越过城墙这一个方法,问题是上面的守兵太多,万一惊动里面的守军,别说探听情况,能不能全身而退,也还是一个

  • 青兰国之身世之谜之第二章

    即便是对她做过这样的事情,在玉衡有意撮合温垣和清欢的小聚中,风光霁月的少年仍然眉间一片温和,风姿卓越,看不出半点曾轻薄于她的形态来。“清欢便不要生气了,”这是她的蠢哥哥在说话,“阿垣当时也非有意,况且你与阿垣素来亲近,可不能因此事伤了和气。”清欢捏着芙蓉糕不说话。倒是忘了温垣的耳边风可是比女人还可怕

  • 崩坏从诸天开始在线阅读第2节

    剑阁外,三三两两的少男少女已经走出剑阁,兴奋的讨论着自己刚获得的长剑,王兰秀美的脸上则布满了失落,还有淡淡的遗憾,只是一柄尘境中品的飞剑,还很难看,王灵儿兴奋的跑到王兰身边:“兰兰,你知道他得了一柄什么剑吗?”不待王兰回答,王灵儿兴奋的自顾自答道:“灵品哎,他好强奥。”看着王灵儿满脸小星星的样子,王

  • 砍死反派以后第九章在线阅读

    南宫烁鄙夷道:“阳神医,那乌古子诡计多端是一个心狠手辣地角色,之前勘测风水宝地地重任落在了他肩上。本来我们还觉得这乌古子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没想到他居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坑害我们家。”阳鹤点了点头,随后又询问起了这乌古子有没有说过他一身本领是跟谁学的。众人顿时不言了,但就在寂寥无声之际,南宫老爷子忽

  • 文抄公的奶爸人生第六章

    “小鱼仙倌,你有没有觉得这璇玑宫少了些什么?”锦觅打量着四周,眼前唯有一株古木,一块巨石并一套石桌石凳,其余皆无,着实荒凉了些。润玉靠在巨石上笑问“觅儿觉得少了什么?”“笨,少了颜色,你看栖梧宫多热闹?鲜花灵草无一不缺。”锦觅无奈地摇头,小鱼仙倌怎么就如此的随遇而安!哪像那只死鸟,都变成了黑乌鸦寄人

  • 恋与制作人之evolve学家在线阅读第6节

    第六章余青原本不确定,但是听到小和尚的法号,就已经知道找对人了,再去看孩子的消瘦的模样,弯腰抱住孩子,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上辈子就是想要个孩子,结果却得不到,总说孩子是上天赐给你的礼物,她却没有收到这样的礼物,如今在这里却是有了,到底是不是对她的一种补偿?原主的父母虽然养育了她,但是相比对她的伤

  • 七部巅峰武学训

    【不重生、不狗血、不夸张、不玛丽苏,现实主义、稳稳的爱情、平凡的爱情、爽又甜的爱情!】【红袖添香首发,多多支持!】——韩凌薇的童年并不好,在她五岁的时候,母亲经不住有钱人的诱惑出卖了自己,并且觉得自己有点姿色,能够过上更优质的生活。自私使她失去良心,为了贪图荣华富贵决然离开父女俩,父亲在极度悲伤后选

  • 女主是养成系美疯在线阅读应酬

    杜薇薇却在没有心思看文件,不耐烦地盖上文件,伸手按了按太阳穴。【3G书城】她还是低估了秦寒夜对自己影响力。拿起外套准备离开,却正碰上进来的秘书。“杜经理,你这是要下班吗?”秘书有些惊讶。“还有什么事吗?”杜薇薇记得应该没有什么公事了。“哦,今天B计划工程的赵总不是约了您吗?”秘书提醒。杜薇薇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