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星际异能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一只甜筒 来源:纵横中文网

卫庄伤得不重,只是失血过多,伤口较大,看起来吓人而已。好在他注射过特殊药水,恢复力高得惊人,两天后背上的伤口就结痂了,胸前的伤也只剩下一条小小的疤痕,虽然还不能做什么大动作,但日常行走是没问题了。

墨鸦和荆轲趁着卫庄养伤的这几天把拖回来的几棵树劈成几堆柴禾,晒了一天后分成几批卖出。他们还考虑到同一个地方对同一种商品的消化概率,特地在两个不同的距离较远的地方卖,倒是出乎意料的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卖完了。

“挣了多少?”卫庄走到荆轲身边,似笑非笑地问。

荆轲躺在草垛上,嘴里叼着一根沾了几滴露水的干草望天发呆:“没多少,都在墨那儿呢,自个儿去问他。”

卫庄耸耸肩,转个身就看到墨鸦提着一袋东西走进院子,见到他还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笑道:“喏,卖柴挣的钱都用来买这个了。知道你们吃不惯粗糙的干粮,所以我特意给你们买了这个,还挺贵。”

“是粗面粉?还好,用来烙几个面饼差不多了。”卫庄接过袋子,“今天我来下厨吧。”

“求之不得。”墨鸦笑眯眯地应下,走到一边洗手。

用墨鸦买来的粗面粉烙了三个面饼权当午餐,三人吃完后开始练习基础招式。练武,最怕的就是基础不牢固,须知所有高级招式都是从基础招式演变而来,如果基础招式的熟练度不够,学会再多的高级招式也只是空中楼阁,稍有碰触就会瞬间坍塌。

前踢,侧踢,后踢,直拳,勾拳……一套简单的动作,三人却不知疲倦地反复练习了几十遍,动作干净利落,整齐划一十分漂亮。

一腿横扫而出,凌厉的腿风撕裂空气发出略显刺耳的风声,迅速收腿,三人站得笔直,满头大汗。

“呼,好热好热……”荆轲一屁股坐到地上,用手做扇子在颊边扇风。

“刚剧烈运动完不要立刻坐下。”卫庄把荆轲提溜起来走了几圈才放他坐下,抬手拭去额前薄汗。

墨鸦倚在草垛上歇了一会儿,忽然抬头对两人说:“庄庄,萝卜,我有件事要跟你们说。”

“说。”荆轲一扬下巴示意他有话快说。

“昨天我打听到,我们现在在韩国,而且最近大将军姬无夜手下的杀手团‘夜幕’正在招收新成员,我去报名了。”墨鸦微微勾起嘴角,“阴阳家伪装成道家的分支,隐藏在秦国,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与阴阳家正面对抗,而且时机未到,所以在此之前,我会一直留在韩国,直到秦国吞并韩国,届时我会以俘虏的身份跟随他们回到秦国境内,寻找时机,潜入阴阳家。”

“你要加入夜幕吗?姬无夜,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卫庄垂眸,回想起史书上关于这个人的记载,眉头紧锁,“你要小心。”

墨鸦拍拍卫庄的肩膀:“知道,在任务没有完成之前,我是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的。”

荆轲听着,呵呵笑了起来:“正好,我也想跟你们说我找到了好去处。我准备去燕国,路上游历一番,顺便找别的途径调查调查阴阳家。现在是阴阳家建立之初,许多隐秘信息都没有遗失销毁,不好好利用说不过去啊!”

卫庄勾起嘴角,笑得邪气又坦然:“既然你们都找到事做了,那也别耽搁,现在就出发吧。以后有什么事,就用通讯器联络。”

卫庄所说的通讯器与墨鸦持有的不同,是一种特殊绑定的机器,即只能与绑定的若干个子机进行通讯,而且虽然距离不限,却无法长时间通话,限制诸多。

墨鸦和荆轲也不婆婆妈妈,商定了日后会合的时间和地点后就一起离开,到了岔路再分开走。

送走两人后,卫庄看着瞬间变得空荡荡冷清清的院子,也没呆下去的必要,出了院子随便找个方向就大步走去。这院子本是墨鸦无意中发现的荒废的屋子,他们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里面,就这样走了也没关系。

不过……卫庄还是回头看了看,以后若有机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在这里隐居也很不错。

前提是,他们能够完成任务,并且还活着。

离了院子,天地浩大,一时间卫庄也不知该去哪儿,只好边走边想。然而还没等他想出个所以然来,第二批追杀他的人已经找上来了。

依旧是黑衣蒙面的打扮,不过这次人数比上次多了一倍,而且这些杀手的袖口都用红色的线绣着一个火焰标记,看起来来历不小。

来的正好!他正愁没事做呢!

寒光一闪,卫庄挥舞着双刀迎上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杀手,短兵相接的刹那,卫庄就知道这些人绝对没有上次那些容易对付,而接下来发生的事,也证实了他的判断。

这一批杀手的速度极快,分成三个小队在卫庄身边穿梭,抓住一切机会进攻,每次攻击都以一个小队为单位,一个人砍不中自有后面的人补上,三队之间,队友之间都配合得天衣无缝,除去第一击,后面卫庄几乎都在防守,但即便这样也被他们煞气逼人的攻势逼得节节败退。

终于,卫庄防守的漏洞被他们发现,一个人的长刀凶悍无比地划过,随之而来的是数十个人的长刀依次掠过。卫庄身上本就有伤,他们的时机又把握得正好,此消彼长之下,卫庄被刺中肩膀,划过腹部和大腿,还被刀柄狠狠击中心口,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卫庄抵挡不住,单膝跪地张嘴吐出一大口血。

剧痛侵袭之下,卫庄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天性凶悍的他依旧强撑不倒,银色凤眸亮得出奇,也凌厉得出奇,一股锋锐之气油然迸发,如被逼入绝境的孤狼,即使无法逃脱死亡的宿命,也要在死之前狠狠咬下敌人的一块肉。

“好漂亮的眼神。”

在卫庄出刀结果一个杀手时,低沉淡漠的声线悠悠响起,不知从何而来,每个方向都有,忽远忽近,奇妙非常。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所有人的动作都按下了暂停键,天地间唯有那一抹璀璨银光,当空劈来,如秋水泓露,清新怡人,融于自然,化于天地。

一剑出,万军亡,无声无息,却又霸气凛然。

片刻后,围攻卫庄的杀手全部倒下,气息全无,颈间一条刺目的血线,表露了他们死亡的真相。

面前的危机暂时解除,卫庄却一点也没有放下心来,他紧紧握着双刀,血液从刀背上滑下,有他人的,也有自己的,他却全然不想不看,冷厉的眸光直直看向不远处,那里,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背对着卫庄,身形修长,虽不高大魁梧,却笔挺如松,像一把剑,还未出鞘,便已锋芒毕露。

双刀一转横在身前,卫庄满眼警惕地问:“你是谁?”

“名讳不过是代号,并不重要。”那人开口,声音平淡如水,波澜不惊,“若你坚持想知道,可与他人一样,唤我鬼谷子即可。”

鬼谷子?

卫庄一愣:“纵横,鬼谷?”

那人不答,反而说道:“我游走世间数十载,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眼神,像大漠孤狼,像凛然寒星……小子,你可愿入我门下修行?”

卫庄正想答不愿,他已经是诸子**的成员,即便纵横家在万年之后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他也不能答应。然而话还未出口,重伤垂危的身体却撑不住了。一阵眩晕涌上,他晕了过去。

简陋的木屋中一灯如豆,在夜风中摇曳的烛光平和温暖,将屋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染上淡淡的暖光。

卫庄是在苦涩的药香中醒来的,眼睛迷蒙了半分钟才恢复正常,尝试着动了下手臂,疼痛像按下开关一样从身体的各个角落涌出,他不由得轻吸了口气。

“醒的很快。”救了卫庄的人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走到床边递给他。

卫庄接了药没有立刻就喝,而是打量了一下身前的人。一头黑白掺杂的长发整齐束起,相貌清矍,气质出尘,一派仙风道骨之相。

一口饮尽碗中苦涩的药汁,卫庄眉头都不皱一下,拱手道:“救命之恩,没齿难忘。”

“我不需要你的报答,你只需拜我为师即可。”鬼谷子淡淡一笑,风轻云淡地说道。

卫庄将碗放下,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变了模样:“前辈为何一定要收我为徒?”

鬼谷子一眼看穿卫庄眼底的淡漠和桀骜,本不想多做解释的他改变了主意,淡声道:“你资质高,基础好,对战数十人落于下风亦不言弃。眸光清亮锐利,有心机但心思纯正,性情桀骜不驯却最重情义。你有狼的爪子,狐狸的脑袋,也有虎的心。所以,你很适合。”

鬼谷子并没有说卫庄适合什么,但卫庄从他前面的评价中也能猜出一二。

狼的爪子,说他够狠。狐狸的脑袋,说他够聪明。虎的心,说他……有野心?却又好像不对。

卫庄心念急转时亦不动声色,只懒懒地看向他,勾着嘴角问:“若我不答应,你会将我丢在这里了?”

语气里带着漫不经心的试探,以及隐藏得很深的狂傲。

“我从不做无谓之事。”鬼谷子并未正面回答,他的答案却表明了一切。

“你不问我的身份,不知我的来历,不明我的为人,就这样轻率地决定收我为徒?”卫庄扬眉,唇角的笑意掺入一丝淡淡的嘲讽。

“身份来历不过虚妄,我不在意,难道你就在意?”鬼谷子的语气轻描淡写,反问的内容却极为犀利。

“……好吧,我做你的弟子。”卫庄与鬼谷子对视半晌,最终还是选择放弃原先的考量,答应了,“不过拜师礼只能以后再补了,我身上有伤,不方便。”

鬼谷子微微颔首,并未说什么虚礼无须介怀之类的话,鬼谷传承严谨,礼节还是要有的。

身形一动,鬼谷子闪出屋外,不见踪影。

卫庄服了药,睡意袭来,打了个哈欠后放心地歪头睡去。有鬼谷子在,他不会有危险的,现在赶快把伤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延伸阅读

直播吃草[星际]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zhifugang.cn/9xy.shtml
“报──!”尖锐的叫声从外面传来,古色古香的大厅内坐着一群年纪颇大的人,唯一特别的就

通天化魔录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fugang.cn/g9ol.shtml
“食戟吧,才波新宇!”小林纯子站在新宇面前,指着新宇的鼻子说道,可爱的模样一点也不像

朝暮相见在线阅读神秘捣乱者  http://www.zhifugang.cn/azlx.shtml
苏家的轿子是特制的,众所周知苏小姐对物件挑剔,轿子也是经过改造的,确保轿子的舒适。所

修罗神威第八章  http://www.zhifugang.cn/uw3j.shtml
(八)落山墨事件之后,刘公公专门来找了春木一趟,交代她下次一定要小心,不能再出现类似

幻武至尊之不过是只苍蝇  http://www.zhifugang.cn/6n3i.shtml
苍蝇?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竟然说他是苍蝇?严晟只觉怒火中生,当下气冲冲地吼,“你说谁是

隐居修仙中之玩儿蛋  http://www.zhifugang.cn/nw9a.shtml
2,夜幕降临,山间气温骤降。李维斯大致弄清了这座“婚房”的格局——一层是客厅、餐厅、

{家教+死神}雪云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zhifugang.cn/x6zh.shtml
“**已启动,请问寂寞飞雪是否接入。”“是。快!”“神经元连接成功……身份验证中……

松柏寒盟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zhifugang.cn/a2ia.shtml
首当其冲就是当日与陆翼交易不愉快的一只黄鹂压白鹭,在他的周围还围着8,9个人,一看就

都市我是主宰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zhifugang.cn/glg1.shtml
(分成两部分的章节基本上就是个大号鸳鸯锅。。。佩服学霸殿下,居然能写的这么好,脑洞图

世子的农家小夫郎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zhifugang.cn/6kpp.shtml
听到外面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司徒隽星有些头疼地扶了扶额,阴恻恻地斜睨了一眼声音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开局挑战电子厂之第一章(1)

    “那天空是浅黄色的,云彩也是压抑的土黄色,仿佛整个天空便是一块陆地。而我爹是‘武斗大陆’上的至强者,三位‘武散人’之一。“在能跑能跳的个头,我便开始习武、磨练,偶尔也会和妹妹小瑶一起偷跑出去玩。“那天,依然是从院墙的树藤后偷跑出去的我们,坐在族境的‘叮鸣湖’边,小瑶不停地说着几天前的流星雨。“在武斗

  • 玉人叹在线阅读第八章

    手腕轻轻晃动,薄如蝉翼的金色翅膀轻轻拍动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金光,精湛的技艺让王妍手里这支蝴蝶金钗看上去美轮美奂。“这发钗不错”王妍满意的点点头,合上木盒后对首饰铺的掌柜道。见客人满意,掌柜的也高兴又做成了一单生意,虽然安阳县是个偏僻的小地方,不过他这铺子开了几十年,铺子里多少有几位手艺出众的老师傅

  • 银河尽头的小饭馆在线阅读第4节

    蓝天洛下意识接住扔过来的剑,“不行,一年太长了,可不可以把时间改成一个月。”蓝天洛讨价还价,一个月的时间足够自己弄清所有的状况了。“或者你可以考虑留下一只眼睛。”极品男的语气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成分,悠闲地弹了弹衣袖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似在讨论今天的天气还不错哈!“好吧!一年就一年,一年之后还我自由身

  • 苏打威士忌在线阅读成富二代了?

    和在公交车上的时候一样,虽然有人不忿美女被揩油,但他们还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持漠视态度。见女儿被混混儿调-戏,方援直接抄起大勺就要过来,李茹赶紧把他拦住,小声说:“是虎帮的人,好好儿跟他们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们不敢怎么样。”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秦烽已经迈着大步走过去,将她拉到身后,关切

  • 〔家教〕我是狱寺隼人在线阅读第5章

    我和外公想到一块儿去了,是那个尼姑在砸我家东西。我们马上回了屋,屋子里已经一片狼藉,桌子、凳子已经粉碎,连柜子都被大卸八块,那尼姑依旧衣着破烂,但是眼神却冷若冰霜,我和外公刚到门口,她就扭头瞪着我们:“陈耀,陈景松,你们为什么还要当着一套,背着一套,我已经答应不纠缠你们了,你们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

  • 红楼之续命行云流水的一局

    凭心而论,大乔这个英雄的技能体系并不复杂。技能连招都谈不上的英雄,难吗?当然不!不仅不难,甚至可以称得上混子。能使出沉默打断敌方技能,也并没有多出彩。不说他自己和队友,即便是普通玩家,绝大多数人也能轻易做到。可怕之处在于,队里这个大乔在一片混战中,不仅做到临危不乱,还能判断时机,巧妙破局。一秒不多、

  • 莲莲深得心之舅妈

    第十章小舅妈既然是敬而远之,那当然是越远越好,因此梁弯看见一行人走过来,立刻转弯,穿过路边的花坛,直接跳到另一条路上。可惜梁弯想躲,梁烨却不答应。他隔着花坛冲着梁弯喊,“喂!你躲什么?”神经病!梁弯理也不理,提着心爱的酱骨头,往西门走去。临近西门,梁弯猛地转身,“跟着我干什么?”梁烨被逮个正着,立刻

  • 花店老板无个性[综漫]第八章

    田征国自己说完,又觉得尴尬,他想了想,抬头问金宥琳,“想吃红豆饼吗?”出了小区往左拐,走上不远,对面那个小小的红豆饼摊曾是小学生.宥琳的最爱。好像已经有很久没光顾过了。金宥琳歪头想了想,点头说了声好。冬天的夜里很冷,这个时间点路上还有很多行人。田征国和金宥琳路过门店很窄的手机店和香味四溢的面包房,路

  • 看过云帆梦过柚希之矿山文学青年(2)

    赣南多丘陵,丘陵里埋藏着无穷无尽的钨矿。赣南十八个县,县县有钨矿,有的县还开发了两个矿山。我所在的这个矿山,却不釆掘钨矿,开釆两种稀有金属一一钽和铌。1968年刚建矿山时,这里还是一片丘陵。我五岁跟随父母来到这里,没有家属房,先到附近的村子里,找了一户有房出租的人家住下。后来父辈们平了几座丘陵,修了

  • 港黑一枝花[综/主文豪野犬]第3章在线阅读

    杀青的第二天,沈煜超和李晓梦离开剧组回到了B市。从机场出来后,沈煜超说:“我一个人打车回家,你也早点回去吧。”李晓梦像跟尾巴似的跟在他身后,“我送你回家吧,正好认认门,等以后方便去接你。”“不用了,认门下次再说。”沈煜超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上车离开。李晓梦急忙拦住另一辆出租车,一上车就急吼吼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