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夏目友人帐之永生帐在线阅读第4节

作者:筱筱青梅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这位监考老师又一次经过自己身边时,从姗突然抬头对他说:“老师,我有点头疼,想去一下医务室。”

她的声音再一次引起了班里其他学生的注意,邬倩倩也吃惊又担忧地看了过来。

监考老师警惕地看着从姗,以为她是想借机出去作弊。

“现在可是考试,我不能放你出去。”监考老师蹙眉冷冰冰地说。

“老师,我真的不舒服……”从姗边想边说道,“我想这场考试我可能没办法考了,我把试卷交给您吧。”她充分猜到了监考老师的部分心思。

闻言,监考老师的表情果然有些犹豫。毕竟把试卷上交也就意味着就算她出去后再回来,也不能有任何作弊的机会了。

邬倩倩嘴快道:“老师,她真的不舒服。早上她就去过一次医务室了。”

监考老师眉头微皱,望着从姗道:“你真不舒服?你可想清楚了,你现在把试卷交了,我要算你交白卷的。”

我要的就是交白卷啊!

从姗露出痛苦的表情道:“老师,我就算坐在这里也一个字都写不出来的。”

监考老师看从姗的表情真的异常痛苦,便同意了:“行,那你把卷子给我,你就出去吧。”

“好的,谢谢老师!”从姗心中一喜,但到了嘴角的笑意在监考老师的盯视和一旁邬倩倩的担忧目光下硬生生地收了回去。

从姗离开五班同学的视线之后,背靠在墙上长舒了口气。

现在是考试时间,而她又是以生病的理由出来的,自然不好乱逛,考试时年级主任是会四处巡逻的,要是被抓到了,她可想不到好借口。可如果再一次去医务室,想必又会让王医生担心了吧?

从姗想了会儿,决定去医务室旁边学校围墙那儿偷偷躲着,那里距离教学楼远,年级主任就算巡逻也不太可能巡到那边去,同时也能不被王医生发现。

因为正是考试时间,通往医务室的路上并没有人,在一片静谧之中,从姗来到了距离医务室只有一个拐角的位置。一转弯,她便惊讶地发现,前方正有一个人!

她忙缩回了身体,抚着胸口,脸上是做贼心虚般的心有余悸。等脑中再度闪过刚才看到的那个身影,她不自觉地皱起眉。

刚才那个人,怎么好像有点眼熟啊?等、等等,他不就是欧海吗?

想起刚才那个身影是背对着自己的,走路似乎还有点不稳,从姗又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去,刚巧看到欧海的身体突然晃了晃,他抬手在墙上扶了扶才稳住。

从姗一惊。早上跟欧海偶然遇到之后,她可没想到会这么快再遇到他,现在是他那传说中的间歇性昏迷的怪病又犯了吗?

从姗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帮忙,就见欧海突然将身体靠在墙上,软绵绵地滑倒在地,似乎已经昏了过去。这下她不再犹豫,急忙跑了过去。

欧海半侧着身体倒地,额前碎发柔软地垂下,将他紧闭的双眼遮了一半。

从姗轻轻拍了拍欧海的肩膀,见他那黑长的眼睫毛微颤,喜道:“欧海,你还醒着吗?”

欧海眼皮微动,几秒后睁开,清澈的双眸直直地望着从姗,眼底有着一丝不甚清晰的茫然。他扶着墙曲腿坐起,背紧贴在墙上支撑自己的身体,垂眸面无表情地道了一声:“谢谢,我没事。”

“没、没关系。”从姗有些无措,“我去找王医生?还是打120?”

虽说王医生说欧海的这个怪毛病根本查不出病因,可要是这回能查出来呢?她还是觉得应该再去医院看看。

“不用。”清冷的声音从欧海口中传来,他扶墙起身,缓缓走向医务室,“我去医务室休息会儿就行。”

从姗实在没有立场反对欧海的决定,只是亦步亦趋地缀在他身后,跟着他慢慢地向医务室走去。她想,等欧海到医务室了,她就赶紧躲远的,别让王医生看到。

可她刚做出这样的决定,就见欧海的身形又是一晃,她因为离得近,下意识地往前快走一步,刚巧将他扶住。

欧海刚才的清醒就仿佛是回光返照,现在他已完全陷入半昏迷的状态。

欧海身高大概有一米七八,身材看上去纤细,但从姗此刻撑住他的身体,自然会有不可避免的接触,能感觉到他纤细身材中蕴含的肌肉力量。

好在欧海还不是完全失去意识,从姗可以扶着他慢慢向前走,并且医务室就在不远。当然,现在她是没办法再找地方躲起来了。

王医生就在医务室中,他拿着一份单子似乎正要出门,刚走出房门就见早上刚见过的两人双双出现,顿时一惊。下一刻,他忙伸手将欧海接过,扶到医务室床上躺好。

从姗边帮忙边解释道:“王医生,我刚刚又头疼,就请假过来了,没想到在医务室外就看到欧海他昏倒了。”

王医生点点头。

从姗皱眉道:“王医生,他这情况,是不是应该再去医院看看啊?”

王医生微微一叹:“我也这么劝过。但他父母已经带他去过不少大医院了,得出的结果都一样——他很健康!他们也没办法,只能像现在这样保持现状了。”

从姗望着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的欧海,王医生的话让她的心情不由得有些沉重。

王医生又道:“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同学你就在这边休息一下吧,要是有人来找我,就让他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从姗点点头,王医生便匆匆地走出医务室了。

从姗又看了欧海一眼,准备到帘子外头看看解锁有没有成功。毕竟这回她的试卷直接交了上去,已经没机会再拿回来重写了,应该算是交白卷成功了吧?

可就是这一眼,她惊悚地发现欧海正直勾勾地盯着她。她的心脏猛地一窒,登时狂跳起来。

“你在装病。”欧海望着从姗,嘴角突然微勾。

从姗又一惊,不仅仅是因为欧海说话的内容,还有他此刻陡然变化的气质。她跟欧海不熟,但对他的总体印象总是有的。他有点高冷,对人礼貌却又疏离,浑身上下充斥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可现在,那种生人勿近的气息却突兀地转变成了一种肆无忌惮的张狂,甚至连他嘴角那一抹浅浅的弧度,都带上了邪恶的味道。

从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惊疑不定,嘴上却没有承认:“我确实是头疼……那个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在她准备走到外间时,欧海又是挑眉一笑,声音听上去却冷飕飕的:“我知道你的秘密。”

从姗一惊,猛然侧头望去。

欧海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浅笑。

从姗被他笑得心里发慌。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她重生还有系统的秘密?不,不对!这种事她对谁都不可能坦白,他又怎么可能知道?

略作思索,从姗认为欧海这是在诈她,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可他现在突然变化的画风也让她有点招架不住,她不想深究,只想离他远点。

“我当然有秘密,谁都有秘密。”从姗并不想跟欧海为敌,语气也就没那么强硬,“你好好休息吧,一会儿王医生就回来了。”

说完也没等欧海再说什么,她立刻走到外间,将欧海那颇具倾略性的视线也挡在了帘子另一边。

可她的心跳,却没那么快平复下来。

刚才的欧海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种明显的性格变化,是因为她的错觉吗?可他之前明明对她爱理不理的啊,怎么就突然主动挑衅招惹她了?难道说欧海在众人面前本就戴着个面具,所以现在的这个才是他真正的性格?可好像还是有哪里不太对劲……等等,难道……

从姗咽了下口水,此时帘子后却突兀地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

什么情况?

从姗来不及细想,飞快地跑回帘子后,就见欧海竟不知怎么的摔到了地上。

“欧海?”从姗忙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你还醒着吗?”

欧海没有回答。

从姗自己一个人抬不动他,想等王医生回来再说,可现在毕竟天气还冷着,他这样趴在地上,会着凉的吧?她就在一旁看着什么都不做,总觉得良心难安。

“欧海,我扶你回床上,你自己也用点力好不好?”从姗也不知道欧海能不能听到她的话,却还是问道。他这病也太怪了吧?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居然又失去了意识。

欧海对从姗的话毫无反应。

她无奈,也只能在他身边蹲下,先将他翻过来仰面向上,然后用力扶起他的上半身靠在自己身上,抓着他的腰用尽全身力气将他向床上搬。

因为生理构造,女性力气本就不如男性,再加上欧海人纤细肌肉却不少,体重相当可观,从姗觉得自己一定已经因为用力而面容扭曲了。千辛万苦才将欧海弄回床上后,她已经双手酸软,握个拳都会微微颤抖了。要是被邬倩倩知道她跟欧海进行了这样的“亲密接触”,邬倩倩一定会羡慕死她了吧……可在见识过刚才欧海那奇怪的表现之后,她只想离他远点。

她刚才想到,他这种表现,很可能是人格分裂吧?像是莫名其妙地昏倒什么的,是不是就是另一个人格要出来的前兆?不过,她上午第一次遇到欧海的时候,他的表现似乎还是很正常的,那么说来,他昏迷后会不会调换性格是随机性的?然而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是,如果他真得了人格分裂症,那他父母和身边人为什么没发现?

莫非是……他的另一个人格特别擅长伪装?

从姗正想得入神,冷不防手腕被一只稍显冰冷的手握住,她心头微跳,下一刻就觉一股大力传来,天旋地转之后,她大半个身体已经躺在了病床上,而欧海双手撑在她颈侧,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哪还有一点人事不省的样子?

延伸阅读

亲亲天使母婴生活馆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6ggd.shtml
亲亲天使母婴生活馆是无锡远亚商贸旗下孕婴童连锁加盟店品牌,创建于2004年,开创母婴

帝华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yiav.shtml
帝华广告的创意策划;卓越的信誉形象;深厚的媒介关系。帝华广告是一家以品牌推广、活动策

万隆粉体机械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ah9a.shtml
万隆粉体机械制造是一家以生产大、中型系列粗碎、细碎、磨机、分机设为主,集科研、生产、

南京洗来了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bhiw.shtml
洗来了项目核心优势1、技术开发与运维服务洗来了拥有35人的技术开发团队,有丰富的移动

TSR500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gfc7.shtml

德华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n1q3.shtml
德华养生保健品总部从事种植生产批发各地尊贵生态养生尊贵中药材、生态礼品、各地土特产、

英皇温泉热水器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s0z3.shtml
全球首创-能泡温泉的热水器!开创健康沐浴新时代!改变传统沐浴方式,洗出健康、洗出美丽

居香来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ynby.shtml
居香来窗帘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可

金筑品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pljd.shtml
金筑品太一灸拥有一支高素质,效果率、实干、敬业的科研骨干和高水平管理人才为核心的开放

聚宝轩加盟  http://www.neurology-iq.com/phc5.shtml
聚宝轩饰品是木制工艺、各类收藏品、木制车挂、木制钥匙扣、木制手机链、木制手串、佛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衍大陆之天衍决在线阅读第八节

    宁白看着那温柔流泪的酒鬼,他没想到看似什么都不在乎的酒鬼却在那哭泣,白玉墓碑前的少年压抑的悲伤从双眸溢出,宁白就站在那没有过去,他在心里想那个女孩一定很好看,酒鬼在墓碑前驻足了很久,他在那静静地不说话,而后坚决的离开。宁白他们离开了山谷,向着北方前进,他们速度很快,山峰跳跃在眼前,宁白第一次俯瞰天下

  • 以我之铭,宠你一生[重生]第七节:从来文采绝当时,后世华章惊取其精。

    第七节:从来文采绝当时,后世华章惊取其精。县衙坐东而向西,正前方是一个不大的广场,南北纵贯两条街道,还有一条穿越广场西去的街道,透过这条街,举目眺望,可看到高大城墙,城墙之外,应是江边。因广场四周临街木楼成色较新,一问方知,果然是最近几年才拆迁建成的。而此时,广场早已被男女老幼军民夹杂给挤满了,见易

  • 盛宠甜婚:江少求抱抱之小姐了

    当金楚瑜从屋内出来的时候,双眼通红的金楚薏连忙迎了上去。姐妹俩四目相对,金楚瑜关门的动作有一瞬间的停滞,那双漂亮干净的眸子太过平静和淡漠,淡漠的让金楚薏不敢随意亲近。“那个……”金楚薏的声音里全都是浓重的鼻音,“哥哥的葬礼……该开始了。”“恩。”金楚瑜的声音淡漠的就像是和一个陌生人说话一样,看着金楚

  • 福五鼠之战火重燃在线阅读第10章

    扬州城外官道边的茶摊一角,两名戴着斗笠的壮汉正默默地喝茶,斗笠边缘垂下来的黑纱将他们的面容遮得严严实实,桌上放着两把刀,显然是江湖中人。“大哥,城门口就张贴着咱俩的悬赏榜,城是进不去了,娘的,黄金五百两的悬赏,还真看得起咱弟兄俩。”桌子右首稍壮的汉子暗中翻了个白眼。废话,咱俩可是背着满门七十二口人命

  • 柯南:地府系统第七章在线阅读

    只见萧冷凌空一跃而起,一条鞭腿抽向了前冲的猴子,从空气中发出的尖锐爆鸣声,猴子感到了这一腿的力量。若是这一腿抽中了,猴子知道自己最少也得在床上躺半个月。只听见猴子一声怪叫,变爪为掌,独特而又修长的手臂奇异的一拧,逃过了萧冷的鞭腿,然后在萧冷的腿侧轻轻一触,猴子借助这一触之力腾空而起躲了开去。只听轰的

  • 男朋友整天和猫争宠第九章在线阅读

    白荼觉得秦景安应该是根老胡萝卜精,植物修成精怪本就慢很多,秦景安这样直接用法术咻的一下飞到目的地的怎么着也得有个几千年的道行了。所以说,自己又被骗了?这老妖怪之前还说自己道行浅呢。作为一只出生在和平年代的妖,白荼第一次见吃人的妖怪,吓得兔耳朵冒了出来,圆乎乎的兔尾巴也冲破破裤子冒了出来。秦景安看着躲

  • 漆面抄之跌回起点(8)

    雨越下越大,如同是处在深海之中,呼吸都变得有些困难,雨水巨大的力量打得叶见抬不起头来,也许是他自己不愿抬起头,沉重的雨点打得大地痛呼着,却无法打破他的沉默。卫离和云契静静地看着叶见,眼神中充满了担忧,也无法为他做什么,只能怪老天不公,但这世界本就没什么公平之事,不幸的人只有去接受或者去改变,无疑后者

  • 六零娇宠纪之物我两忘(2)

    夺目而入的赫然是一男子,年龄与自己相仿,剑眉挺鼻,面如冠玉,体态匀称而充满活力,堪称完美。紧闭的双眼似乎隐藏着莫大的秘密,有让人一探究竟的冲动,脸带伤痛,让人不自觉的也跟着心痛。月梦如没来由的一阵心跳,同时大惑:“传言此神石出现已有千年,莫非他竟在此中站立千年不成?此刻似活非活却能站立当真令人奇怪。

  • 月下清风唐梦第2章在线阅读

    在迷迷糊糊中,秦风曜再次醒转了过来,他慢慢伸了个懒腰,就好像是刚刚只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已,然后他看了看四周,好像是在一个破旧的茅草屋里,屋顶破掉的一个大洞还在不停地滴着水,好像是刚下完雨,屋里也很潮湿。在他的视线不远处,还躺着一只骨瘦如柴的老黄狗,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死了。在老黄狗的面前还放着一个满是

  • 表哥竟然是我的猫之人类即是玩家

    “叮!玩家14527阵亡,回收积分共计43……”“叮!玩家153阵亡,回收积分共计36……”“叮!玩家2483阵亡,回收积分共计142……”看着眼前的死亡屏幕中一个个血红色的名字。很显然,死亡到脚步是停不下来的。控制着,强行控制着自己,不去管这面前一条条死去的生命。进化——人类唯一的出路!“该死!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