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EXO/吴世勋阿加西我们不约之第八章(8)

作者:若晗是只猪 来源:晋江文学城

Chapter08

月考成绩到底还是让杨晓清知道了。

杨晓清没有责怪她,只是略显疲惫的说:“小羊,现在的社会看能力没错,但是学历也是工作的敲门砖,该抓紧的功课还是要努力。”

“妈,你别担心,我会认真学习的。”骆羊用轻松的语气道:“你也知道平江出的题有多变态了,再说我本来就没那么聪明嘛,只好笨鸟先飞了。”

杨晓清被她的话逗乐了,嗔道:“谁敢说我的女儿笨!”

“只有你觉得你女儿聪明,”骆羊舀了一碗汤喝:“妈妈的滤镜可厚了。”

饭后,母女两人坐在沙发上,杨晓清在一边削苹果,然后递到骆羊的嘴里。

只有在家里的时候,骆羊觉得自己也是小公举。

她吃着吃着蹭到杨晓清身上:“妈妈,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

“能有什么味道,你这孩子,”杨晓清摇头:“从小就怪腻人的。”

“就是很香很舒服啊,”骆羊说:“不腻你腻谁啊。”

“这么爱撒娇,我们小羊以后有了男朋友可怎么办呢。”

“一辈子跟妈妈在一起,不找男朋友了。”

“傻孩子,”杨晓清叹息:“妈妈总有一天会离开你的。”

“妈,你开在玩笑吗,你才三十八岁,说什么离开。”骆羊不喜欢妈妈这种无奈又悲伤的口吻:“现在八十八还是小朋友呢。”

杨晓清愣了愣,温暖的手掌拍了拍女儿的背:“小羊说的对。”

骆羊瓮声瓮气的在妈妈的怀里,小声道:“妈妈,想问你个事。”

“什么,还跟我客气起来了。”

她不能说是不犹豫的,最后还是问了:“你当初为什么跟薛伯伯分开呢?”

杨晓清神色一变,说:“没有为什么,我们不合适,就不要一起生活。”

但骆羊觉得这个答案是不成立的,“可我觉得我们当初也很快乐……”

杨晓清又道:“妈妈难道不比你更清楚谁更适合自己吗?”

骆羊有些迷茫:“我们走的时候,薛伯伯好像很难过的样子。”

“你该去做功课了,小羊,”杨晓清坐直了身体:“我去给你倒点水,回房吧。”

她们的对话戛然而止,骆羊可以明显感受到母亲对于这个话题的抗拒。

当年,她们从薛家出来,那是一个雨夜,骆羊至今印象深刻,她们来的时候没有带太多东西,走的时候也一样。

薛伯伯送她们到门口,一句话也没说。

而薛烬在那个晚上,不知所踪。

她们从大房子里出来,杨晓清带着骆羊重新找了个弄堂里的小房子,邻里之间挨得很近,隔音效果不是很好,骆羊失眠了好一阵子才适应过来。

骆羊觉得很难过,并不是因为现在的房子小了,而是因为妈妈不开心。

从那时起,妈妈不再谈及她们曾在薛家度过的那些日子。

骆羊也不问。

妈妈自那以后没有再接触过其他男人了,她每天上下班全靠一辆小电驴,家中也没出现过

第三人的身影。

爸爸去世的太早,骆羊连他的模样都记不起来,猛地一想,生命中可以代替父亲角色的人,一个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薛伯伯。

薛伯伯和薛烬在她的人生中实在留下了不小的印记。

但溪城不小,她从没想过还能遇见薛家人。

薛烬的冷漠令她束手无策,所以头一次想要知道,妈妈究竟是为什么跟薛伯伯分道扬镳的。

---

十月以后,天气渐凉。

下午第三节课结束以后就是班会,课余时间,骆羊打了个哈欠,手上的笔杆子却没停下来。

她奋力做完了语文老师布置下来的题目,正抓心挠肺的想着两篇作文要怎么搞定,而一臂外的薛烬却轻松的不得了,翻翻课外书,不时回来敦促她一番。

骆羊做的口干舌燥,起身要去接水,薛烬幽幽的声音就传来了:“好像还没做完。”

她说:“我去倒点水。”

薛烬扬眉:“回来继续。”

饮水器就在教室最后靠北边的窗户,骆羊冷水热水混合的灌满了水壶,回来的时候,途径齐衡的位子。

陆扬非和齐衡两人正埋头朝着桌洞,不时发出淫/贱的笑声。

听见了脚步声,陆扬非十分警觉的抬起头来,看到了骆羊,才松了口气:“羊妹,你特么吓人啊,路过也好歹吱一声。”

“你们在看什么?”骆羊顺口问。

陆扬非和齐衡双双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看上去很邪恶,齐衡摆摆手:“一些生物老师不会告诉我们的**结构图。”

“对对,”陆扬非附议:“你好好回座位上做作业吧。”

他们动作夸张,仿佛两个正义的兄长,但是晚了,骆羊已经看到了。

色彩明艳到夸张的杂志上印着两个穿比基尼的洋妞,衣服根本遮不住春/色,她们身材丰腴,骆羊迅速的别开眼睛,拿着小水杯回到了座位。

看到了毕竟是看到了,她的脸有点烧。

靠,陆扬非和齐衡这两个色狼,胆大包天,居然这种杂志的都带到了教室,是有多想被全校通报批评。

辣眼睛。

骆羊想喝口水缓解下心情,却发现水汽将盖子吸得太紧,她拧不开。

她这样子落入了一旁的薛烬眼里却是另一幅景色。

少女的脸颊红润而饱满,细白的手指正努力的拧着瓶盖,指尖都泛出了淡淡的粉。

天生就长了一副让人想欺负的样。

于是,骆羊的手中一空,瓶子已经被薛烬接了过去。

她略有些感激的看着他轻松的将水壶打开,伸手要去拿:“谢谢……”

他微微一仰,现出流畅的颈线,咕咚咕咚——就把她的花茶给喝掉了!

骆羊:“我才刚倒好的水!”

薛烬不以为意,“有点甜。”

骆羊:“当然甜了,里面放了白桃和玫瑰,你自己有水喝干嘛喝我的啊!”

“作业都做好了?”薛烬并不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抽过了她桌上的本子。

骆羊更加的气愤。

自从跟薛烬坐了同桌,非但没有享受到班长大人的照顾,反而凭空多出了许多的作业——她成了薛烬的代写小妹。

那些枯燥的语文英语作业都交给了她,美其名曰帮助她进步。

如果她拒绝,等来的一定是更残酷的镇压。

骆羊拿回了自己的水壶,心里默默的诅咒他——喝了她的花茶,马上就变小GAYGAY。

薛烬并不知道她的诅咒,反而派给了她新的任务。

“等会儿放学去老陈牛肉馆给我买份牛肉面,不要辣不要香菜。”

放学后有一个半小时的晚饭时间,吃过饭回来上晚自习,这是平江的规定。

这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很充裕又自由,因此大多数学生都会利用这段去校园吃点好的,薛烬这是在点菜了。

她说:“我不想出去。”

骆羊是真不想出去,她做题都做颓了,况且老陈牛肉馆她是知道的,排队排长龙,没有半个小时别想吃到他家的牛肉面,薛烬真是强人所难。

“没问你想不想,”薛烬慢慢的道:“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这人,真是独断霸行!

骆羊悲哀的发现,自己不仅是代写小妹,还是外卖小妹。

而且,通过这两周的经验来看,她非但不能反抗,更不能为自己伸冤。

薛烬在班上、在校内的形象树立的太好,根本没有人相信他会去欺负女生,骆羊只能把苦往肚子里咽。

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骆羊叫了宋荔,两人带上钱包就往校门外跑。

尽管如此,老陈牛肉馆门外已经开始排队了。

她们火速跟了上去,宋荔问:“怎么今天想到吃老陈了?”

骆羊只能扯了个借口:“听班长说老陈家的牛肉面特好吃。”

“那倒是没错,”宋荔赞同:“就是等的太可怕了,幸好现在凉快些,否则我才不来排队呢。”

两人站在队伍中边聊边等,眼看着队伍逐渐缩短,后面忽然来了一群人。

一群男生,也穿平江校服,只是穿的乱七八糟的,要么袖子撸起来,要么裤腿一长一短的,大约是觉得这样很个性。

他们七嘴八舌的,还有人叼着烟,一出现,其他排队的学生都有些反感。

宋荔对骆羊道:“二班的傻逼们又来了。”又怕骆羊不懂其中的门道,低声解释:“二班是一群低智商生物,身上大多都有各种警告和处分,只是父母用钱给他们续着,这群人就喜欢搞事情。”

她刚说完,其中一个男生就正大光明的插到两人前面,“让让。”

宋荔拧眉:“排队好吗?”

“插/你队怎么了,又不是插/你……”男生猥琐的目光扫过宋荔的身上。

“你放尊重一点,”骆羊听不下去了,冷冷道:“这是在学校门口。”

男生听到这把软软的嗓音训斥自己,才发现旁边站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美人,便准备好好调戏一下她:“我怎么不尊重啦,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

这个年龄的男生说这种话,其实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可笑。

“爱你MMP,”宋荔呸的一声:“毛都没长齐就来学泡妞,搞笑吗?”

男生的笑容僵在脸上,“你们几班的啊,是不是没被教训过,皮痒,别以为老子看你们是女人就不会打你们,我……老大!”

他的谩骂彻底终止。

裴续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出现了,直接在那个男生的头上重重的抽了一记,“干嘛呢!”

“老大,不是说来吃牛肉面吗,插队在这两个小娘们前面,她们逼叨叨不停,我就……”

“骆羊?”裴续压根没听那小弟的抱怨,注意力全集中在了眼前的人身上,目光转亮:“你也来吃牛肉面啊?”

无巧不成书。

宋荔冷哼一声:“关你屁事啊。”

裴续毫不示弱:“老子问你了吗,我问的是骆羊。”

骆羊心不在焉的恩道:“好好排队,可以吗?”

“可以可以,”裴续又一记毛栗子甩在小弟的头顶:“你插队做什么,你老母没教过你要讲秩序吗?!”

充满爆发力的语句,让小弟觉得很委屈,很委屈,简直锅从天降。

特么的,老大什么时候自己遵守过公共秩序吗?

小弟们去后头乖乖排队了,裴续则站在原地试图跟骆羊她们闲聊,从天气到老师们的八卦。

气氛小尴尬,宋荔和他之间的气场不对劲,无论如何都保持斜睨着他的姿态,而他则无视,热切的追随着骆羊。

“骆羊,你怎么不说话呀。”裴续问:“跟我说句话很难吗?”

她点头:“很难。”

裴续:“……”

宋荔:“呵呵。”

他转而用其他方式:“上回在药店里,你可比现在要活泼些呢……”

“裴续,请你不要再说药店的事了好吗?我是去买感冒药的。”骆羊听他说药字就觉得头皮发麻,她还能想起被妈富隆支配的恐惧。

他摊手:“不说就不说嘛,那——你的微信是多少?”

宋荔看不下去了:“要毛微信啊,你想骚扰我羊是不是?我告诉你,别聊骚她,我打爆你丫狗头。”

裴续不甘示弱:“你屁吃多了吧,是不是不聊骚你你失落了!”

宋荔痛骂:“大傻逼!羊妹我们走。”

她过来拉骆羊的手,两人跑进了学校才松开,彼此都气喘吁吁。

“幸好那个傻逼没跟上来,”宋荔往后看了看:“反正你以后看到他别理他就是了。”

“好……”骆羊看着宋荔有些泛红的眼眶:“你别生气啦,我好好的呢。”

“风好大啊,”她揉眼眶:“你可千万别觉得我是在哭啊,草,真是风太大了!”

骆羊点头,并不说话。

不过,她们从老陈家落跑后,薛烬的晚餐一下子没着落了。

……

陆扬非鬼头鬼脑的叫薛烬的名字:“烬哥烬哥。”

“你做贼啊。”薛烬懒洋洋的应道。

“来后面一下,给你看好东西。”

“不看。”想也知道陆扬非能有什么好东西,薛烬一口拒绝。

“这次不是日本妞啦,是洋妞,屁股大。”陆扬非骚里骚气的道。

“这你就错了,烬哥他不爱洋妞,就喜欢亚洲的,”齐衡表示自己更了解烬神:“是吧,皮肤好的,糯糯的,就像……”

“你上辈子一定是长舌妇,”薛烬说:“这辈子舌头没割干净屁话才这么多。”

陆扬非就见不得薛烬对这种东西兴趣缺缺的高冷劲儿,趁着教室里头没人,扬手把手中的杂志以最完美的抛物线扔到了薛烬的桌上。

……

很准,落在了骆羊的课桌上。

薛烬眉头皱起,教室外有两人轻盈的脚步声,骆羊回来了。

她没注意到这里诡异的安静,手里提着一个塑料盒,走到自己桌前:“出了点意外,没买到老陈家,我给你带了份排骨饭,你——”

骆羊看到了桌上的杂志。

“……”

“你的?”

薛烬手虚握成拳抵在嘴边,轻咳一声:“阿非,拿走。”

陆扬非滴溜溜的跑过来把那个杂志顺走了。

骆羊:“你……”

“怎么没买到牛肉面?”他很快转换过情绪,责问起她来。

宋荔听见了,立刻道:“班长,羊妹被人盯上了,为了赶走流氓,才没能给你买到面。”

陆扬非:“流氓?啥情况啊,有人看上我们羊妹了?是哪……”

“谁?”薛烬看着骆羊的眼睛。

宋荔嫌弃的道:“裴续那个畜生。”

骆羊:“……”

骆羊对着薛烬说:“其实也不是,我跟他根本不认识的。”

薛烬揭开排骨饭的盖子,明明很香,但也许因为等待太久,他已经失去了胃口。

他略带嘲讽的道:“你也稍微收敛一下,买个饭的功夫而已,就有了追求者,真是厉害了。”

延伸阅读

太初浮屠之校园重生  http://www.hywyx.cn/y9k1.shtml
“唔~嘶……呃……”为什么这么痛?刚刚醒过来的南夏就感觉到身上的痛意,不由得有些疑惑

都市之神秘大少爷在线阅读第6节  http://www.hywyx.cn/ygyl.shtml
连回清本能地尖叫起来,手里拎着的面粉和菜也吓得全扔了,腾出来的双手抱着头,快速地将自

现世的修仙之路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hywyx.cn/6eyc.shtml
九州大陆的七个玄幻下界千百年来,所成仙飞升的绝世帝者与绝代天骄,将在此上演新一轮的大

皇贵妃娇宠计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hywyx.cn/epy.shtml
“这次真的是多谢姐姐了。”被赫拉轰出来之后,不同于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的宙斯,赫尔墨斯

有点不忍心之天启(7)  http://www.hywyx.cn/beo8.shtml
刘禅持枪立在蛟首之上,任寒冷的夜风吹拂长发,如同一尊天神一般,一道浓郁的白气自蛟首从

综漫大幻想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hywyx.cn/sb2m.shtml
就在大家都以为要打起来的时候,金五一声口哨,三只猎犬停止了狂吠,但仍旧保持着攻击的姿

荡宋之对抗比赛的结果(10)  http://www.hywyx.cn/yeaf.shtml
由于纪俊出色的发挥,让红队看到了胜利的希望,能够胜利,谁不渴望胜利呢?此时的比分为7

冥界速递之演讲(9)  http://www.hywyx.cn/site.shtml
杨乾东是沈彬的小弟这点是理复一班人的共识,所以吃饭这种事情能一起就一起,昨天沈彬亲眼

斩天骄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hywyx.cn/dx6r.shtml
“是他!!!”“金山寺的法海禅师!!”“他可是大唐王朝的第二强者,实力仅次于诗剑仙李

我来罩你呀之旲莞三巨头  http://www.hywyx.cn/630z.shtml
第三章沈黎明坐在办公桌后,面带微笑,办公室门敞开,坐在那里一上午,直到贾楠用奇怪的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国家一级保护天才在线阅读第九章

    紫女听到叶辰的话,再看叶辰那不是作假的面容。心中不由想到该不会这家伙真的有和弄玉一样高的琴艺造诣。要知道切磋一般指的是相差不大的实力之间,而叶辰却提出了切磋,以此可见就算叶辰琴艺实力稍差弄玉但也差不了多少。不然叶辰也不会提出切磋交流,想到这里紫女沉默了下去,把想要说的话憋在了口中。弄玉看了一眼沉默的

  • 朱雀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一步道宫,大婚前夕四大神兽的猛烈攻击,上古凶兽纷纷败下阵来。败阵之后。整个天空被血色染红。一切变得诡异无比。也在镇杀完上古凶兽后,鸿蒙神钟再度发出咚咚咚的钟声。一道钟声,漫天彩霞自九重天下降落。两道钟声,天际中开出了一个口子,道道金光洒满在人世间。三道钟声,似有神佛临踏虚空,无数诵经之音,响

  • 荒野:开局捡到女主播第6章在线阅读

    孙坚赶来还有些时日,本就有意放水的盟军一边加紧威逼洛阳,一边等着最后一路的来临。曹操这几日和刘旭越发相熟,便时常和他在大帐内置酒闲聊。“君何以观天下大势?”曹操喝得有几分醉意,便借着饮酒有意探问。“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刘旭倒是没醉,顺着就给出了标准答案。合久必分?曹操握着杯子的手一哆嗦,酒就醒了。

  • 霹雳同人之暴雨再临在线阅读新的挑战者

    我曾问过创立阿罗拉联盟的库库伊博士,作为冠军的我该做什么?成为冠军后,面对那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赞扬声与惊异的目光,我反而更感迷茫。不像之前,一心想着培养宝可梦、挑战岛屿之王,每天都会毫不思索地投身进这个世界。但他只回答了我一句“你要做的,就是成为阿罗拉所有训练师眼中的目标。”我想这大概就是“做好自己”

  • 王权少女[综]受伤

    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的捡子慢慢的走回去,行至酒馆门口,站着看见餐桌旁的少女一脸餍足的模样,想到刚才的问题,眼底闪过疑惑“你真的失忆了吗?阿时?”少年的声音很轻“啊~?你说什么?”阿时没听清少年的话,乌黑晶亮的眼疑惑的睁大,可见少年没有继续说的意思,也不计较,“回来了,过来继续吃吧,还热着呢!”说着,

  • 异世超神之禁地神术!(求收藏)

    (——)江南,沅江城。闹市区的繁华街道上有一家酒楼,此时这里一片慌乱。酒楼中一片狼藉,桌椅板凳碎了一地,还有六个死状凄惨的尸体。所有食客都惊恐的望着叶寻与李莫愁,浑身瑟瑟发斗。看着李莫愁转身离去的背影,叶寻想了一下,没有留她。“哥哥,此女资质特殊,是‘天魔’之体,其本源很强大。”这时,叶寻脑海中响起

  • 明星缔造者小辈

    上帝有三个苹果,第一个给了夏娃,第二个给了牛顿,第三个给了乔布斯。但是,上帝他老人家还忘了三个弹头。第一个给了眉国,纽约没了,包括周围三千平方公里全部毁之一旦。第二个给了棒子,棒子国的大半个国家都没了,剩下的那一部分也都是老弱病残。第三个给了本日国,最后,本日国灭了。当然,如果让一号现在来说的话,那

  • 谍战精英食堂风波

    宿舍大约五百平米,放着六十张板床。每一张床上都放着一套被褥和四套衣服。楚植选了一张靠近角落的床坐了下来,看着趴在窗上看热闹的同龄人,他心里摇了摇头。这次前往武省,前途未卜。这些人居然还有心情看热闹,心不可谓不大。过了一会儿,外面的喝声戛然而止。趴在窗台上的少年才纷纷兴奋地回到了自己的床位上。“你好,

  • [夏目友人帐]夏目与奈子展示力量

    “呼......”猛烈的气流波动伴随着‘亚顿之矛’的虚空穿梭而至,吹气御坂美琴额角利落的短发,以及常盘台中学制服的短裙,露出了----令人残念的安全裤。以‘亚顿之矛’的战舰速度和体积来说,带起的气流强度已经算是极为轻微了,甚至还不比一架普通的军用直升机造成的气流强烈,虚空帝国的科技,果然是令人无法想

  • 圣骑士的假面在线阅读吸收混沌珠的时空本源!

    由于古峰的肉身本来就被自己用功德孕养成不弱于祖巫肉身的功德至宝肉身,所以修炼起《九转玄功》来,不要太简单!《九转玄功》第一转肉身地仙境古峰只用了两天时间修成,《九转玄功》第二转肉身天仙境古峰用了一个月时间修成,《九转玄功》第三转肉身玄仙境古峰用了一年时间修成,《九转玄功》第四转肉身金仙境古峰用了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