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网游之最强领主大战前夕

作者:亚索饼干 来源:17K小说网

他打开电话一听,是机构领导刘小姐的来电。

她说:“现在说话方便吗?”

季柯南说:“方便。”

她接着说:“从松岗来了两位客人,明天下午到,请到码头迎接。”这口气不容置疑,绝对权威,没有商量的余地,全是命令的口吻。

季柯南说:“好的。”然后就挂了电话。

领导的指示就是命令,必须服从,不过,说话的语气很是客气,是温柔的一刀,不忍心拒绝,且没有理由拒绝。端人家的碗,服人家的管,这是天经地义的,无可厚非。但他现在还没有安顿好住处,想到这里,季柯南对谭主任说:“谭主任,能否在县城里帮我联系到房子?”他顿了顿,若有所思,不是不情愿,是在考虑怎么回答。季柯南不管接着开始描述困难说:“不能老住宾馆啊,而且那里很吵闹。”

谭主任说:“这个没问题,我们早就为你联系了,回去后你先看看房子再说,如果满意,就住在那,如果不满意,就再想想办法吧。”

季柯南说:“好的。”心想,这家伙不愧是官场老手,什么人什么话什么情境都能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车过了六公里,就可以看见县城了。县城自古都存在,可能没有多少人清楚这里的历史。

毕竟是大山深处,峡谷中的小城,很不起眼。但她是交通要道,在地理位置上十分重要,就像人的咽喉一样,如果没有,整个地区都死了。或者说,整个地区都瘫痪了。过去走马行船,到了这里,只能坐船摆渡来来往往。没有三峡工程之前,这里水势湍急,恰好在官渡这一代,水流平缓,非常奇怪,于是这里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好渡口。

渡口形成,起名官渡。人的渺小,在大山峡谷面前可以凸显,人在大山里,只是一个小黑点,连一块石头大都没有,可是,人的心比一座山还大。

连绵起伏的群山,埋藏着不少人,可谓卧虎藏龙,发生着不少事,所有的梦想,都因大山而做,所有的理想,从大山起步。

山里的孩子更加珍惜平原的宽阔和平坦,山里的人更喜欢满足现状。因为在山里,每走一步,都面临着考验。

抬脚上山,探脚下山,都是考验,都要出汗,无论春秋,还是夏冬,出汗就是锻炼,人人都认为这是好事,但是人人都不愿去做。

因为毕竟是在地球的引力做斗争,要知道,要想反抗这种引力,看不见的引力,牛顿被苹果砸了,开窍之后发现的理论,竟然早在山人那里出现,只不过不懂理论,只知道实践。

而实践是最容易出真理的。季柯南在山里,经历这些,对大自然产生敬畏之情,这是发自内心的。

大自然的背后,一定有一位创造者,就像手表,一定出自一个工匠的手,不是无缘无故地从天而降,也不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手表是这样,背后有人制造,人是这样,万物都是这样。

在平原的感觉和在山区的感觉就是不同。平原的人,知道土地的广袤无边,走起路来要走很远很远,很累很累,用脚来认识真理。山区的人,知道大山的险峻,就像有人在雕琢工艺品,将山川安排得如此美丽,完美无瑕,完全超出了人的智力,从而认识自身的不足。就是再高明的艺术家,也无法和上帝的智力对抗,自命不凡的艺术家一定会在上帝面前低下高昂的头颅。

如果他/她还想得到进步,就必须要谦卑自抑,不然,就会成为一个骄傲的人,无法得到进步,没有成长的空间。

智者乐水,看到长江之水,从远方而来,奔流不息,为了心中的大海,想尽一切办法,排除万难,向着目标迂回前进,从不怕失败,也不怕打击,随着岁月的磨砺,让水更加充满力量,柔者,的确能克刚,看到那些峡谷中的大小石头,曾经是方方正正的,有棱有角,被水一梳理,一雕琢,就变了样。

水在无意间成就了许多工艺品,结果被人起运出来,安插在平原的市民广场的中央,供人观赏。在观赏的同时,就会联想,石头的来历,谁是雕刻家,怎么会拥有如此高超的手艺!

长江出了巫峡,就进入西陵峡,黄绸带似的的长江,穿城而过,闻名中外的神农溪在此,欢快地和父亲河拥抱,清亮亮的绿绸带似的,和黄绸带交织在一起,在白色建筑物星星点点的点缀下,构成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一层薄薄的云雾,平平地铺展在小县城的上空,像长江水一样,由上游向下游漂移,从西方到东方。这个所谓的“六公里”,不是指的行程,而是地名。

为何取这个名字呢?原来是,从县城的大弯处到这个地方,车程是六公里,这里原没有好听的名字,干脆约定俗成,就称呼为“六公里”。新兴的小县城仿佛触手可及,随手拈来,犹如探囊取物。

当别人问你走到哪里了,你想不起来,就看看车上的里程表,如果够细心,就能马上应对。车是沿着山坡走的,弯来弯去的,还是在爬山,随着高度的增加,看得越来越远,风景也就越来越美丽。

很奇怪,越是离开人群,风景越是美丽;但久别了人群,又渴望和人见面,买不买东西,看看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就得安慰。人真是奇怪的生灵。

到了县城,他们一起去主管局,季柯南向贾局长汇报在荷村的工作,他很满意,并交代谭主任,帮他安排好住房。

季柯南向他们表示感谢。并将刚才接到机构领导的电话内容委婉地做了说明,松岗来客是来帮助他工作的,他一个人在小城也孤单寂寞,多位朋友好打发时间。贾局长点头不语。可能领导或文人都有这么个习惯,喜欢思索问题,不轻易表态,谨小慎微。可能当官要迎来送往的,见识多了,自然的形成了这种态度。

季柯南只见点头,就认为是认可了。但心里也就免不了嘀咕,实际上他也不明白将来是什么样的,也没有请示过领导,如果在他的权限范围内,可以表态的话,他就表态,他无可厚非。将来突然多出两位人员,他不至于惊诧。

谭主任临时有事,委托副局长陪同他去看房。这位年轻的副局长,个头不大,初一看,像是快毕业的初中生。他实际吃过很多苦,正如荷村的孩子,从小都在山里转,爬山是家常饭,常做的事,想胖都难,除非到四五十岁,生活安逸了,搬到城里或者条件较好的地方,出行容易,少走路,多坐车,就容易积累脂肪,也就容易看出老态来,有了职业肚,看不到脚尖的,一般是副局长或者局长的级别。这位副局长,年纪轻轻,就荣任局座,也让人钦佩,真是前途似锦、光芒四射。

副局长走路很快,季柯南从平原来,还不习惯,跟在后面有些吃力。好在下了台阶,就有麻木车(三轮摩托车),可以直奔目的地。他们顺着公路往东走,麻木跑得很快,颠簸得不厉害,就是声音特大。掩盖住了噪杂的熙来攘往的人们的买卖声。

住房在老县委家属院。这里尚有一大部分的人没有搬走,三峡蓄水日期未到。要说安静,这里绝对是个好地方,还有一点,这里是烈士陵园,吵闹声可能会影响到烈士的安眠。

所以,在小城这个地方确实难找。交通便利的地方,往往是平原地区。这里是三峡,高山峻岭,长江如果不被三峡大坝拦腰截住,在这里是桀骜不驯的。

烈士们住的地方当然要地势稍微平坦些,这样方便后人的祭奠,清明时节学生们来祭拜烈士,也是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地势太险要,对学生的安全来说,也没有保障。可惜,烈士陵园也是被淹没的对象,随着县委家属大院一起成为水下之城。

住房在一楼,敲门,开门的是白面中年官员,看起来是书生模样,副局长向他介绍了他,他也做了自我介绍,他说他是县里某协会的,喜欢摄影,有一个女儿,住在小城县委家属大院,这里本来想做工作室,既然都是一个系统的,就出租了吧。

他很爽快,马上起草租赁合同,他在上面签了字,他就交给他房间钥匙,房子的事就算落实下来了。

这样一忙,就忘了吃饭。看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副局长邀请季柯南去吃饭,他也没拒绝,顺便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这些都在预算内,不算奢侈。

和副局长以及局里的其他科室的几位工作人员,在一家定点的餐馆吃了饭,边吃边聊天,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题。

贾局长去了县委办,就没有作陪。实际上,他也不需要他在场。因为,他是一把手,季柯南是驻小城的代表,不是真正的老板。按照一一对应的关系,如果季柯南的上司来了,季柯南应当作陪。他不来,就是他的失礼了。季柯南在,他也在,就是高抬他了,在他下属面前,不好意思。

虽然他很亲民,但大的场面他还是顾及的。他去县委办,极有可能是借口,季柯南他不想深究,懒得去管,少一个人吃,自己可以多吃些。这样安慰自己,的确是个好方法。

饭后,季柯南与他们作别,去超市买东西。

虽是山区,但物价不低,交通不便,交通费用偏高,商品新增价值增高,加上超市不多,就缺乏竞争力,成了垄断,不得不买。

看着琳琅满目的东西,边买边想,需要什么。先买一部分,等松岗的来客来了之后再补充吧。

即便这样,还是拿不下许多东西,在超市门口喊了麻木车,师傅帮他把东西拿上车,直奔县委家属院而去。打的费要三元,季柯南问他要发票,师傅他愣在了那里,如同蜡人一般。

延伸阅读

罪必诛在线阅读儿子  http://www.jackblog.cn/yora.shtml
因为婆婆出的那3万元使我始终觉得欠她个人情,所以和张远商量着攒钱尽快还了他妈这3万元

幻影迷谍案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jackblog.cn/a44b.shtml
黑底白梅的素服渐渐在光尘里褪去,待到一切明朗时,元辰帝君已换上了她的前世姜葳蕤所穿的

漫威之出口就是规则谋害  http://www.jackblog.cn/skoa.shtml
恰逢雨季,长奎镇接连下了整整一个星期的雨,阴郁天气让人感觉格外不舒服,空气湿度大,屋

剑修成长录怎么有两个冷千落?  http://www.jackblog.cn/x5zd.shtml
“王爷?什么王爷?”南春激动地问道,突然想起那晚冷千落与妖孽男的对话,“难道是那晚要

火影之超级玩家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jackblog.cn/p700.shtml
晨光下的老巷子静谧而安详,行人三三两两在散步,只有周简在青石板路上慢步跑着。周简有晨

把店开遍全宇宙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jackblog.cn/sfmv.shtml
第二章【**ID】:李涯【性别】:男【人物年龄】:20(青年)【人物职业】:业余侦探

洪荒之九岁天帝之第六章  http://www.jackblog.cn/bfgv.shtml
听了这些话,唐三正想说什么,却被从外面传来的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众人同时朝门口处看去

网游末日之抽奖成神第九章  http://www.jackblog.cn/ns5m.shtml
今晚和司机一起去接孟兰亭的年轻女仆名叫阿红,抢着将孟兰亭带来的简单行装抱了进去,利索

在捉鬼中收获老攻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jackblog.cn/6qp7.shtml
楚韵慌乱的拉住自己的衣领,紧抿着嘴不说话。今天早上匆匆忙忙的赶到公司里,没时间掩饰这

末日之后的那座城之葛小伦的妹妹  http://www.jackblog.cn/pidt.shtml
那位少女听到萧冷夸她漂亮,感觉非常得意对我说:“好了原谅你了,一看就是一个屌丝,我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甩了扶弟魔和团子结婚第九章在线阅读

    操场上。三代在一众学生中,寻觅到了秋叶原。因为入学时,就注意到他的缘故。向来注重平民忍者的三代,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或许这个孩子,会成为像他父母一样出色的中忍吧!』紧接着,三代注意到,鸣人就在秋叶原的身边,两人有说有笑。似乎,这个叫秋叶原的孩子成功的打开了鸣人的心扉…当下,扶了扶烟斗。『还真是,意

  • 路人与漂亮的反派们在线阅读第一章

    在青田郊外的一幢别庄里,云依穿着简单的衣裙,双手抓着粗树干不停地撑起身体。“五十一,五十二...”苍白的小脸滑下一颗颗汗水,顺着脖颈滑进衣领里,“九十九,一百。今天就到这了。”轻跃回地面撩起衣袖随意的擦干额头的汗水,踱步来到石桌旁拿起水杯灌了两口凉水。轻呼出一口浊气,扭身走回屋里。退去一身湿透的衣服

  • 小道快跑亦真亦幻(一)

    众人又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时,只听一清亮的女声道:“你适才不是说有人接二连三的失踪吗?那其它失踪的是些什么人?又是如何失踪的?”众人闻言看去,见开口之人,正是一直坐在旁边的白衣女子。其实茶楼之中很多人都早已注意到她了,众人在谈论那美艳无双的夏小姐时,亦时不时的偷瞄这白衣女子,心中均在想,那夏小

  • 我是太监我怕谁在线阅读第七章

    火麟蟒的尸体就这样躺在地上,小五飞了过来,对着火麟蟒啄了几下,溅起丝丝火花。方炎对着火麟蟒的脖子刺去,殷殷的鲜血从它体内流出,方炎举起早已准备好的容器尽数将献血装了进去。容器里发出啪啪的声响,一个个血泡不停地翻腾而出。这火麟蟒的献血居然如此狂暴,方炎有些诧异,看来免不了一番痛苦。火麟蟒一身都是宝,血

  • 大魔王日常在线阅读第6章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就像是现在的艾希,她就在考虑这个。在她纠结时,那个该死的系统替她给出了答案:就在她思考这段剧情能否被改动时,她的心脏开始有极浅的刺痛感。极浅的,但又明晰的,痛感逐渐扩大,就在那里静静盘踞着,绝非错觉。也就是说那两个人必须死,而她刚刚触碰到了可修改范围的底线。她依旧注视着眼前

  • 她之城在线阅读第一章

    从医院出来,天空被乌云布满,大雨好像下一秒就要降临。童越手拿着病例报告,仰头望着天露出一丝苦笑,就在刚刚的十分钟前,医生给他的生命判了死刑。【医生办公室里】“童越,你年龄越来越大,要尽快找到合适的alpha,不然你的情况会很危险。”“会怎样?林医生你有话直说。”童越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林一涵面露难色

  • 黑子的英雄科日常[综]在线阅读第九章

    都说神仙乐逍遥,实际上,整个四海八荒只有两位真正能做到。一是不理俗事、一心修道的东华帝君,二是十里桃林、诗酒风雅的折颜。但折颜觉得自己没有帝君安稳度日的好命,近七万年间,他为了墨渊和白浅折腾得够呛。除了十里桃林的风雅,更多时候他在探查四海八荒,苦苦想寻到墨渊一星半点元神,却一直无果。这几日,他终于觅

  • 迎战在线阅读第一章

    我叫张恒,今年18岁。我的老家是一个叫做张家村的小山村,爷爷那一辈人都住在山里面,每年的暑假和寒假,我都会回到老家去见爷爷。不过我不是去那里玩的,而是接受爷爷给我制定的一些非常古怪的训练,以及一些似懂非懂,稀奇古怪的知识。从小学到高中,我的人生轨迹都非常平凡,而高考之后,我却报考了一个不平凡的专业。

  • 明朝小技工之大力丸(6)

    今天停在时翡阁门外的这些货车,车身上的标记并不是一些常见的大众品牌,很多甚至是寻常人连听都没听说过的,不过从他们车上专业的保鲜设备可以看出,这绝对不会是普通菜市场的送货车。而且阳白云由于对美食特别有兴趣,所以也曾经去了解过这方面的一点知识,别的不说,至少这个海润公司她是知道的,这是一家专为全球最高端

  • 捡到一个前男友在线阅读第1章

    临南镇雨一连下了好几天,风好不容易吹开了乌云,露出了许久不见的太阳。村头的顾家就热闹了,门口挤了一群人,伸着脖子望着顾家的堂屋看。此时,王翠苗正扬着声音和一个婆子讨价还价,“你儿子都死了,我闺女可是大活人!按斤称你给都不止一百块钱!必须加十块!”“十块?你怎么不去抢?我家老大老二娶媳妇就花了八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