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重生九零神医萌妻身残

作者:水彩鱼 来源:红袖添香

聂离做了一个梦,梦里的自己没有双脚,在江水中不断挣扎,他想划动手脚,却发现自己无法支配四肢。

场景一变,他又看见自己遨游在蓝天之上,俯瞰整个姑苏城,布局工整但又不失温婉秀气,唯有城外的仙临江,笔挺的如一把剑一样。

聂离发现自己没有脚,他心中有些恐惧,唯有不停的扇动翅膀,不知何时他的双臂也化为羽翼丰满的翅膀,没有脚的他不能停息,一直飞,在姑苏城上一直盘旋,看着远处的天空,那是自己从未去过的地方,他心头一震,振翅而去。

场景再次变换,又回到那天午后,他摆渡带着忠叔和芸儿,这一次的芸儿没有那般娇蛮活泼,倒有几分知性文静,与聂离你一句我一句的交流。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坐你的船吗?”芸儿端坐着,从内而外的高贵顿显无疑,这让聂离有一些陌生,也让这场梦有些虚假。聂离不知

“我是见你四处留意,船只又无一人,便心生此念,只是没想到却让你陷入困境中。”芸儿满脸自责和悲痛,她的脸变得十分快,好像一张脸挂上好多面具,让人疑惑。

忽然,船上的忠叔不见了,他呆呆的站在远处的江面上,面色苍白,嘴角还有一缕血迹,而自己和芸儿在空中,脚下的船支离破碎,有一个人影在下方,赫然是罗煞,他掌上凝聚的血力怕是能轻易取走两个人的命。

“聂离,你之前为什么要救我。”芸儿的身体好像定格一样,时间也仿佛静止,两个人就遥遥相望,她开口问道。

“或许在救你的瞬间,我才觉得是个侠者。”聂离没有回避,眼中的一种光芒更甚,他不知道内心会有这样的答案。

“侠?”芸儿满脸疑惑,嘴角却一直有一抹微笑。

“父亲说过,体裹内力,身有习技,乃是武人,也就是江湖人。但这片江湖之大,习武之人如过江之鲫,武就是平庸,即使天资再高,终究是个厉害的武林高手。”

“唯有侠,侠,仁义之士。当拥有武的力量,再怀着侠义之心,这个人才能被称为武侠,才是江湖之中万人敬仰的侠客。”聂离朗朗说道,他愈说愈兴奋,武在他心中有了新的定义。

对面的芸儿忽然笑了,但罗煞下一秒也已经把她抓住手中,血力入体,芸儿的身体逐渐变得枯萎,变成一局干尸。绽放的花在风中被摧残和消磨,最后只剩下还可再生的残根。

“啊!”聂离睁开眼睛,躺在床上大口喘着气,看着熟悉的屋顶和布置,他心中划过一丝暖流,不过他好奇是谁把带到这里来的,但活着的感觉真好,也不知道芸儿怎么样,虽然两个人也只是初次见面,但本着自己的侠义之心,还偏偏螳臂挡车。

不过见身体还是如往常一样有力,聂离就没有过多在意,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样,他本来身体就不对劲,如今自己再出事,怕是最苦的就是他了。

“爹,爹。”聂离一边叫道,一边准备下床,可是他的右脚刚一落地,准备站起来因为中心不稳,狠狠地摔在地上,聂离面色苍白,身体颤抖,难以置信用手去触摸自己的脚踝,他希望这是一场梦。因为他没有感到痛,摔倒的痛与面临这件事相比,简直是微不足道。

聂离不相信,他试着再站起来,用双臂和左脚把身体撑起来,他站定后,告诉自己,只是躺了太久,身体有点迟钝罢了,自己一定可以的。

迈出右脚,他内心一喜,可是再迈出左脚时,因为重心全部压在右脚上,他的身体又开始倒去,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他眼睛流出了泪,现实残酷的告诉他,他已经是个废人了。

聂江生听到聂离喊自己,就往屋内跑去,进来时他就看见聂离躺在地上,用手捂着脸,晶莹的泪珠从指缝滚出来。他看见聂离微张的嘴,知道此刻聂离心中隐藏着多大的猛兽。

把聂离扶起来,让他坐在椅子上,“爹,我是不是残了。”耳边传来聂离的话,他心中也是一痛,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现在也不会留下这样的病根。

“没事,爹一定会治好你的。”聂江生看着聂离,此刻的他没有哭泣,但那双眼眸却让聂江生有些心悸,空洞、冷漠、绝望。聂江生能理解,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为了所谓的侠义而付出自己一生的未来。现实与梦想总是前者更能让人遍体鳞伤。

“爹,这就是所谓侠义的结果啊!没有实力就是如此下场啊!”聂离言语多是惋惜,但聂江生能听出话里面的恨和狠。

“别多想,我的儿子是好样的,不会武又如何,你的心会回答你的。”聂江生只能劝导,他不希望自己儿子在以后的路上走偏。

“是吗?这下,我学不了武。所谓的侠义之心,也只是一个笑话。”聂离凄惨的笑道,废掉一条腿,对于他来说,不单单是未来的毁灭,更是武道的终结,他一直从小坚持的梦想,还没有实现却已经到头了。

“不,能学武。一条腿而已,你还有双手,还有左腿。即使你四肢都没有了,但只要活着就能学武。”聂江生大声说道,他知道能让聂离重振的只有这个想法了。

见聂离眉宇中逐渐消散的死气,他知道武就是他的理由,聂江生也第一次感叹他此生从未见过武心如此坚定之人。不过答应他母亲的事怕是要失约了,自己父子总是为了一个所谓的人和一句承诺就付出自身所不能承受的代价。

不过能让聂离好好活下去,就算违约他也愿意。雄鹰不可能一辈子活着父辈的照顾下。

“爹,真的可以吗?”聂离语气颤抖,废了一条腿,他也可以吗?“傻孩子,你只是脚踝碎裂,过一阵子就可以走路了,不过就是比之常人,在某些方面你会弱一些。”聂江生看到聂离眼中焕发的光彩,心中也只能连连叹息。

“我不在乎,只要能变强。付出比常人多十倍多百倍的努力和汗水。”聂离掷地有声的说道,这次事情让他有了变强的决心,而且忠天断了一臂也如此厉害,自己一定也可以。

“你现在脚有伤,只能练一些简单的。你爹我是练刀的,你跟我学不学刀法。”聂江生看着聂离说道,既然下定决心了,那么就把自己所学就传给他吧!让他去那个武林,闹个天翻地覆。

“我学。”聂离没有丝毫的犹豫。

“好,跟我去院中。”聂江生直接起身往屋外走去,而聂离抓住桌子把身体撑起来,一步步慢慢的挪到院中,这是聂江生对他的考验吧!不得不说,聂离很聪明,他迅速在这样的新状况下发掘出适合自己的方法。

看着聂离这种蹩脚的方法,聂江生虽然心头一酸,但更多的是庆幸和喜悦。聂江生把提前准备好的两把木刀拿在手上,一把递给聂离。

木刀长约三寸,刀身狭长,没有往常见的刀那般大气霸道。聂离还沉溺于初次习武的兴奋中。

“刀,乃百兵之帅,更是九短之首。江湖之中,习武者所用兵器斑驳复杂,但刀还是比较常见的,刀主劈砍,没有剑的凌厉和枪的百变,但胜在大开大合,招式迅猛。”聂江生开始给聂离讲解刀,若想学刀,必先懂刀。

“你要做的就是,每日挥刀一万次。然后做一些其他的辅助练习。”聂江生说完,就欲要转身走人,聂离都有些惊讶,这就完事了。

“万丈高楼平地起,只有打好基础,以后才能在刀法的路上走的越来越远。这块玉佩是聂家传家宝,对你修行有用,你戴着吧!”聂江生也看出聂离眼中的困惑,还从脖颈取下一块玉佩,扔给聂离。

聂离伸手一接,是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玉佩,造型很是奇特,一块轮盘,中间有一把刀,上面雕刻着奇特的花纹,握手暖热,一看就是好玉。

把玉佩戴好,聂离就握着手中的刀,挥砍一次又一次,一开始因为右脚的原因,他的身体经常因为发力不稳身体向一侧倒去。

但惊人的悟性很快就显示出作用,聂离在一次次的跌倒中找到准确的发力点,远处聂江生躲在暗处,看着聂离进步神速,也是欣慰一笑。

就这样一周过去了,聂江生每天就让聂离练习简单的刀法,只是次数不断累积,从一开始一万次到现在五万次。每天下来,聂离就觉得双臂肿胀,幸亏有聂江生给他准备的药浴,他才能极快的恢复。

一周过去,聂离的右脚也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以支撑身体走路,但常人仔细打量,还是能看出来的。

这天,聂江生让聂离继续练习,自己起身去摆渡,为了聂离药浴,他把林情舒当年赠予的钱都拿出来了,但为了不引起聂离的注意,他以摆渡为理由。

真正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无脚丰翼自遨游,梦中相坐论侠武,前路白骨累,日月磨刀锋,我自林中来,一入江湖万般苦。

(节奏比较慢,但我会为大家呈现一个好的故事。)

延伸阅读

雅迪电动车加盟  http://www.jan-olof.com/s80m.shtml
雅迪电动车招商代理——公司简介江苏雅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国内大型的电动车、特种车专业

宇璇加盟  http://www.jan-olof.com/db8u.shtml
宇璇渔具总部是台钓竿、海竿、溪流竿、抄网、支架、鱼漂、鱼线、各种渔具配件等产品生产加

11加盟  http://www.jan-olof.com/bhlu.shtml
111

小小作文加盟  http://www.jan-olof.com/s3ok.shtml
滴水学堂——是专门研究语文教学的机构,致力于高效教学和素质提高的教学研究。核心在于研

睛妙护眼加盟  http://www.jan-olof.com/0t6.shtml
北京睛妙健康科技有限公司创建于2010年,是一家集技术研发,产品生产,技术输出,连锁

上海工业皮带代理商加盟  http://www.jan-olof.com/g3cr.shtml

艾米莎加盟  http://www.jan-olof.com/ddos.shtml
艾米莎银饰主营S925纯银项链、纯银吊坠、纯银戒指、纯银手链、手镯等一件代发,代理批

伊莲加盟  http://www.jan-olof.com/nvbh.shtml
伊莲家纺立志于打造中国的家纺行业的“温馨家纺,健康家纺”为理念,以下是关于Pisce

矿源加盟  http://www.jan-olof.com/xq2i.shtml
徐州矿源浓浆泵业有限公司是一个从事污泥料仓、污泥焚烧、卸料滑架、煤泥、污泥、各类矿浆

阿拉丁教育集团加盟  http://www.jan-olof.com/s0gh.shtml
阿拉丁教育品牌自成立九年以来,知名度和好评率不断的提升,成为中国最好的教育品牌之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之我是999部电影主角穿越仙剑

    魏超臣,一个身世不明的孩子,他是被一群人从废墟当中捡来的。当时,他在襁褓里哭得很响,好心人发现了他,并将其送去孤儿院。至于魏超臣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捡他的那个人姓魏,孤儿院里的人为了纪念,就给魏超臣取了这个名字。《仙剑奇侠传》是魏超臣接触的第一个**,当时他17岁,当他第一次玩儿这个**时,就被它

  • 开心宝贝之小心超人的宿命在线阅读第三章

    宏晟几步冲到小船尾部,清澈的海水下一道红色影迹正在下沉,并且在向着一侧游动。最令他诧异的是,那速度绝对不是任何人类能够做得到的。宏晟有些心头冒凉气,要是这样的话,在海上可是人家的主场!他这是做了什么?原本以为一切尽在掌控之中。到头来居然是被对方给算计了。人家早先不动声色,是因为距离陆地太近担心自己逃

  • 大靖长风录在线阅读晋江独家发布禁止转载(1)

    第四章、签不签简宁川:???什么鬼???霍浮的声音倒和他记忆里是吻合的。那天在南湖大厦16楼参加那部古装电视剧试镜的,只有十几个人,虽然剧组一般不会泄露演员资料,但以霍浮传说中的牛逼程度,真要查看一下有没有值得签的新人,只怕是被看过的这些无名小卒还要反过来感恩戴德他的违规操作。简宁川不感恩戴德,也谈

  • 朝圣录之深陷绝境

    村长在把杨逸几人带到泥砖屋前之后,就迅速离开了。杨逸一行人人进到了屋里。杨逸第一时间检查了一下怪物可能进来的地方。这间泥砖屋比玉玲的屋子大了许多,屋里除了必须的床和灶之外还有着一张别致的木方桌,屋里也干净整洁,方桌底下还有一个地窖,看来这个阿刘是个挺有钱的人。几个怪物能钻进来的地方就是泥墙上的两个通

  • 贵女阿黛(重生)在线阅读第8节

    龙辰此时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十一、二岁的样子,一身纯黑色的公主裙装,垂及腰际的黑色长发披散在脑后,雪白如玉的娇嫩肌肤,俏丽的容颜,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注视着此时的龙辰.“你是凌漠?”龙辰此时是一脸呆滞状,他从来没想到,那个庞然大物般的混沌天麟化形之后竟会是一个娇娇滴滴的小姑娘,而且还是那么一个小美人

  • 网游之俺是奶妈在线阅读第九节

    另一边房间的江飒,抱着手机低低笑出了声。半夜扰人的确不太是一个明智的举动,但他也就想确定一下小姑娘还在不在。有些话前面添了秦阮两个字,好像就更加说不出口了。反正他是一个醉鬼,醉鬼说的话别人怎么可能当真。第二天。寝室四人睡到十一点钟起床,点了个外卖才开始洗漱。没过多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苏钦兰吼了两句

  • 一品呆萌妻第四章在线阅读

    “喂?风越吗?喔……那个,你吃饭了没有……”电话那头传来略显紧张,却非常好听的女孩声音,风越隔着屏幕都能猜到小妮子红着脸蛋,紧张地攥着拳头的样子。“葛爱卿,朕日理万机,政务繁忙,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风越平日里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逗这位班花级的同桌玩了,此时故意装出一副要挂电话的样子,他能感觉到小

  • [综+主家教]我的哥哥都是大佬在线阅读第八章

    仪器里面,一团团柔和的能量从内壁四面八方涌出,把陆离包裹其间,丝丝缕缕进入陆离体内的能量让陆离身上感觉暖洋洋的。惬意,巴适。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极致体验,整个身体被放空,身上所有禁锢的枷锁被打破,只剩下轻灵。陆离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轻哼,销魂入骨。经过提炼后的荒力,剔除了暴烈气息,柔和的像一团团棉花,又

  • 佛系玄师的日常之分家前奏

    外面王翠花做完午饭,木清刚好从地里回来,饭菜端上桌,木清坐在上位,没人去叫木棉吃饭,连她这个亲爹也没想起。“爹,木棉今天又睡了一大上午,也不起来做饭,娘去叫她,还被她给骂回来了,这顿饭还是娘做得”木朗生气的说道,想着今天一起来没有饭吃,还饿了一会,他就来气。“是啊!爹,你看木棉简直是目无尊长”木心在

  •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外挂在线阅读第1节

    烈日当空,恒照十方。炙热的阳光散落人间,照射在大地之上,滋润着大地之上遍布的花草与树木。这是存有一片树木的土地,古木参天,绿意盎然。其间花草横生。之中有一部分绿草已至一人之高,其旁边矗立着不少颜色已有黯淡之意似要倒塌的杂草。映射于它身上的耀眼的光芒使它似乎都冲淡了一些衰败之意,令它快要倒塌的身躯仿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