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花谷儿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炽火火 来源:17K小说网

靠门的尤里安接过了老板娘递来的信和点心。

“亚历山大,尤里安,好久不见!”黑发青年惊喜地说,他看上去二十岁左右,身材匀称结实,脸有些圆,额头上还挂着汗珠。

“您好安德鲁。”亚历山大拥抱了他,“刚到?”亚历山大拼命朝他使眼色,但安德鲁一脸喜气,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同。

“是啊,本来我是去加里宁格勒接叔叔的,但婶婶刚好生产,我还抱到了小宝宝……他们得留人在家里……我堂弟还没到?”他拿着手帕擦了擦汗,向房间的四周张望。

“不好意思,”他礼貌地向邓布利多伸出手,“您是姑婆请来的客人?我是安德鲁·布鲁斯特。”

亚历山大朝天翻了个白眼,尤里安已经看完了信,拿羊皮纸戳他。

“是啊,”邓布利多站起来,愉快地说,“我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准备参加晚上的宴会,还缺三张请柬,布鲁斯特先生能给我补发一下吗。”

西里斯和卢平都觉得这辈子估计再难见到邓布利多这么厚脸皮的时候,显然屋子里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

“邓布利多先生?霍格沃茨的校长?”安德鲁的手有些僵硬,转头用另一只手去抓小鱼干,“哎呀,我——先给我垫垫,我还没吃午饭。”

话题转得太生硬,连尤里安都看不下去。

“我们走吧,”尤里安对亚历山大说,从地上捡起自己的猫咪,“菲利克斯信里说他有事还要耽误一会,我们和安德鲁先去好了。邓布利多先生、布莱克先生、卢平先生,再见!”

西里斯和卢平直接堵住了门口。

“饶了我吧,邓布利多先生,”安德鲁一脸无奈,“您看,这几年您派那只鸟来过我家好几次了。我姐姐十三岁的时候回了一次信,姑婆连她的婚礼都不肯露面,要是您搅了今天晚上的宴会,我会被从家谱上划掉的。”

“布鲁斯特家族从来不从家谱上划掉成员,”邓布利多气定神闲地说,“坦然面对发生的一切,我一直觉得这一点值得很多家族学习。”

门又响了,外面响起一个洪亮的、中气十足的女声。

“安德鲁你还要多久?大卫吃到第二份冰激凌了。”话音刚落,门口的卢平和西里斯被魔咒震到一边,沉重的木门轰然而开,一个衣着考究,上了年纪女巫举着魔杖大步迈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只有一米高,举着蛋筒的小男孩,奶油糊了一脸。

安德鲁觉得自己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凯瑟琳奶奶,我要带上拉斯穆森和斯米尔诺夫……”

“邓布利多!”凯瑟琳·布鲁斯特放下魔杖,惊讶地叫了起来,她脸上的不耐烦突然消失了,“天哪,你居然在这里,不会是来找我那小姑子麻烦的吧?”

“是啊,”邓布利多爽快地说,“的确有点事情要麻烦她。”

西里斯和卢平原本以为对方来了援军,没想到老太太兴高采烈地说,“太棒了,你还带着两个帮手?真是不错的年轻人,我儿子一家没全来,正好有空位!”

“别,凯瑟琳奶奶!”安德鲁已经濒临绝望,老太太根本不和他说话,抱起吃蛋筒的男孩往他怀里一塞,径直下了楼,邓布利多马上跟上。五分钟之后,九个人已经坐到了旅馆门口的一辆面包车里,汽车被施了空间扩大咒,位置很宽敞。安德鲁垂头丧气地坐在驾驶位上发动了汽车,凯瑟琳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贪婪地看着窗外的田园风光,亚历山大和尤里安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起,西里斯和卢平满心期待,内心比第一次坐上霍格沃茨特快还要雀跃。

大卫有着一头深色头发和典型的高加索面孔,他吃完了手里的蛋筒,好奇地看着邓布利多问:

“我在巧克力蛙上见过你,你真的是邓布利多?我能摸摸你的胡子么?”

“当然是真的。”邓布利多心情极好,“摸吧。”

大卫爬到邓布利多旁边的座位上,摸了摸邓布利多银色的长胡子,顺便把手上剩下的一点奶油擦在了上面。

“你见过菲利克斯么?”这话听上去像用糖果诱拐小孩子。

“见过,爸爸说他很厉害,但连输我五局巫师棋,没什么了不起。”大卫不屑地说。

“你一个小毛头倒是能耐啊,”亚历山大冷笑一声,“赢个臭棋篓子也值得骄傲,什么时候让我来教教你。”

“我的老师拿过俄罗斯巫师棋冠军,”小男孩一脸骄傲,“他说棋下得好才是有本事的巫师。”

“那是因为你的世界只有这么大。”亚历山大丝毫不留情面,“越有本事的人越谦虚。”

“那是你们本来没本事!”大卫鼓起脸颊说。

“我们不需要会下棋,能砸烂你的棋盘就够了,这叫力量的差距。”

大卫不吭气了,转身去摸尤里安的猫咪,看风景的凯瑟琳回过了头。

“原来你是来找那个男孩的。”她眯着眼睛,笑得像只狐狸,“这可真是要了阿玛瑞的老命,布鲁斯特家族七十多年没有办过这么大的排场了,菲利普成年的时候我本来以为可以赶上一场热闹的**礼,到最后阿玛瑞居然说不想铺张……哎,心偏了还真是没办法,希望她选继承人的眼光比三十年前好点。”

“菲利普是谁啊?”大卫忍不住问,“我们家的亲戚吗,我见过吗?”

“你没见过,”其他人都觉得凯瑟琳的语气里带着幸灾乐祸,“在纽蒙迦德呢。”

“别怕,”尤里安觉得小男孩的肩膀有点抖,把他抱起来安慰他,“我们俄罗斯魔法部的监狱在西伯利亚,周围全是狼人,比纽蒙迦德差多了。”

大卫的脸更白了。

汽车开出了小镇,驶入一条乡间小路。两边是翠绿的田野,不时可以看到挂着铃铛的奶牛在休闲地吃草,零星的几只牧羊犬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视野之内见不到其他的车和行人,安德鲁一边开车一边说,“我们来的比较早,大部分客人晚上才到呢。”

起伏的草场上渐渐出现了灌木,随之出现的是连绵不断的葡萄架,许多枝条上已经挂满了或青色或红色的果实。道路两旁点缀着玫瑰花丛,远处的山峰在薄雾中若隐若现,这样的景色持续一段时间后,路的尽头隐隐出现了一栋建筑的轮廓。但是安德鲁并没有径直向建筑的方向前进,而是拐上了一条岔道,远处的房屋渐渐移到了车窗的左侧。尤里安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一个铃铛系在了猫咪的脖子上。

又开了大概十分钟左右,车子靠近了一个木头搭的棚屋,棚屋里零散地放着一些工具。安德鲁把车停在棚屋旁边的空地上,让所有人下车,来到棚屋后面一个葡萄架下。这颗葡萄树和周围的看上去没什么不同,纸条上一串串青色的葡萄还挂着露珠,晶莹透亮。

“找黄色的葡萄摘下来吃掉,”说着他自己先摘了一颗递给凯瑟琳,凯瑟琳马上吞下,立刻从众人的眼前消失了。大家依次照办,等所有人出现在一道高大的黑色的栅栏门前时,大卫还在砸吧着嘴巴。

安德鲁抽出自己的魔杖在栅栏门上几处不同的地方点了几下,门打开了,大家进入到一个精致美丽的花园中,正前方就是他们刚才看到的建筑物,是一栋极其美丽的多层楼宇,白色的砖墙在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亮。房屋两旁高大的树木上停着几只猫头鹰,眼珠滴溜溜地盯着进来的客人。

门口一个年轻的女巫已经在等着他们了,她身材高挑,穿着深蓝色的礼服长袍,头上的发辫中夹着金丝。她极为不满地看了安德鲁一眼。

“安妮姑妈,”安德鲁几乎是硬着头皮打招呼,“我还要去接其他人,凯瑟琳奶奶和邓布利多先生就交给你了。”他匆匆离开,不到半分钟就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

叫安妮的女巫板着脸把他们领进庄园内部。富丽典雅的大厅内,几个年轻的巫师正在忙碌,布置桌面,装饰天花板,不同食物的香味一阵阵传来。安妮带着他们从走廊绕过大厅上楼,把凯瑟琳和大卫,亚历山大和尤里安安置在不同的客房,最后把邓布利多、西里斯和卢平带到角落里的一间小会客室。

“很抱歉,邓布利多先生,”她的不情愿明明白白写在了脸上,“我们还在忙着准备晚上的宴会,没有人手来招待您。”

邓布利多毫不在意地点点头,女巫转身离开。西里斯和卢平在房间里的几张扶手椅上坐下。这下他们有时间仔细打量房间的内部了。房间的南面是一块大飘窗,绿色的藤蔓贴着玻璃外面生长,午后的阳光从窗外射入,照得人懒洋洋的。房间内墙面上贴着素色的墙纸,地上铺着暖色的地毯。房间角落的布艺沙发旁有个小书架,整齐地码着几排书籍。沙发正对着一张黑色的小茶几,茶几上摆着一套白色描金的瓷质茶具。墙上还有一幅很大的相框,不过画像里只有一张牌桌。

“我们真是不速之客,”邓布利多打量着房间的陈设,随意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这比我想的好得太多了,只差几个陪我们聊天的就完美了。”

仿佛要印证邓布利多说的话似的,敲门声响起,亚历山大拎着着一个大水壶,尤里安端着一盘曲奇点心站在门外,后面还跟着抱着猫咪的大卫。

“凯瑟琳夫人说要休息和化妆,让我们照顾大卫一个下午。”亚历山大笑嘻嘻地说,“我们就想,当了那么多年校长,邓布利多先生一定最会带孩子了,是吧?”

西里斯和卢平轮番上阵陪大卫玩巫师棋和高布石,等大卫赢腻了,邓布利多也第十五次拒绝了亚历山大给他写传记的请求。太阳西沉,尤里安提醒朋友该离开换衣服了。两拨人最后在楼道里会和,跟在光彩照人的凯瑟琳夫人后面来到大厅。大厅里十多张圆桌靠墙围成一圈,凯瑟琳带着他们在内侧视野极好的一张圆桌上坐下,餐桌上摆着银色的烛台,但光线并非来源与此,卢平十分惊讶地看着天花板上垂下来的几个巨大的水晶灯。

“电灯,阿玛瑞就喜欢这套麻瓜的东西。”凯瑟琳不以为然地说。

“我家里也装了,”尤里安不顾大卫的反对摸着他的脑袋,“挺方便的。”

大厅的人渐渐多起来,到处是几个巫师一堆在用德语小声交谈,当然,这些人西里斯和卢平一个都不认识。某些巫师见到邓布利多时露出了无比震惊的眼神,其中包括一个头发花白、神情严肃的男巫,他走到邓布利多跟前时,亚历山大和尤里安马上站了起来。

“克莱森教授。”两人恭敬地说。

“在这里我不是你们的教师,”他摆了摆手示意两个学生坐下,狐疑地在凯瑟琳旁边坐下。

“德姆斯特朗的魔药学教授,克莱森先生。”邓布利多小声对西里斯和卢平说,他们站起来和德国人握手。虽然同样拥有魔药教授这个名号,克莱森却更容易让人联想到麦格,而不是其他人。

“时光飞逝啊,”凯瑟琳摇了摇手里花纹繁复的折扇,“七十年前我们也在,是不是赛巴斯提安,那时候海因里希多么意气风发,”她指了指对面的墙壁,“现在只是墙上的画像啦。”

仿佛要回应她说的话似的,她指的那个方向,画像里英俊贵气的青年傲慢地看了他们一眼,又盯着大厅的中心了。克莱森的表情并没有多少变化,仿佛陷入了沉思中。

大厅内侧角落的一个小门开了,一个身材高大、衣着艳丽的黑发女巫搀扶着另一个头发花白的矮个女巫走了出来,仍然坐着的巫师们纷纷起来,挨个和头发花白的女巫握手。

“这就是布鲁斯特夫人了。”卢平小声对西里斯说。

“哈利在哪儿?”西里斯有些焦躁。

“别急。”邓布利多轻声回答他,克莱森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西里斯一眼。布鲁斯特夫人来到他们这桌的时候礼貌地和克莱森、亚历山大还有尤里安握了手,拥抱了凯瑟琳和大卫,装作见到老朋友欣喜不已的激动样子主动忽略了邓布利多等三人,邓布利多不以为意,施施然重新坐下,叉起一块蛋糕不紧不慢地品尝。之后安德鲁居然带着保加利亚球星克鲁姆坐了他们桌上,克鲁姆看到两位教授很是高兴。

“不好意思,来得有些晚,”克鲁姆看上去有些疲惫地说,“狗仔队连私人行程都不放过。”

到七点整的时候大厅的大门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半披风的少年走进了大厅,他的侧脸像大理石雕像一样鲜明,细碎的卷发遮住了大半个额头。好像有一种特别的力量,即使在远处也很难让人把他忽略。他一出现,大厅里的议论声就大了起来,不少后排的巫师都试图找个角度把他的样子看清楚。西里斯也站直了身体,但他的位置看不到少年的正面,各种各样的评论像风一样传进了他的耳朵。

“就是他了,你觉得他和关着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如果那些传闻有一半是真的,那他……”

“比起血统,布鲁斯特还是崇尚力量,他们总是这样……”

黑发是少年拥抱了站在大厅中心的布鲁斯特夫人,周围墙壁画像上的人都站了起来看着他。

“欢迎各位的光临,”布鲁斯特夫人的声音有些沙哑,“我要谢谢我的侄子侄女,外甥们,还有孙辈的年轻人们,帮我准备了这么多来迎接我的朋友。当我看到镜子里的白发一天天变多的时候,格拉齐耶拉告诉我,在她的眼里我还是个小姑娘,我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她感激地看了一眼搀扶着自己的黑发女巫,“但是我觉得自己真是老了,不然怎么会总是想起以前的那些事儿呢?不过人总会老的,就像孩子们总会长大,可以承担他们该承担的东西了。”

菲利克斯·布鲁斯特单膝跪下,阿玛瑞把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还年轻,有很多东西要学。在这个家族里,很多人对你有不同的期待。”老人慈爱地看着面前的孩子,有些怜惜又有些不忍,“但我不是个贪心的人,所以只希望你好好活着,早点结婚,多生几个孩子就最好了。”

没有预料到最后转折的少年脸一下子红了。

“真知灼见啊,阿玛瑞,这才是头等大事。”旁边的一个秃顶男巫感慨地说,“我怎么没早点这样教育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呢,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周围的巫师有些笑出了声,大厅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格拉齐耶拉接过了话茬。

“坦率地说,我极力鼓励阿玛瑞办这个聚会有私心,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让我和平常不容易见面的老朋友们好好聚一聚。当然,要先感谢阿玛瑞这个主人,所以,我特意邀请了拉扎列夫先生和我来合唱一曲,菲利克斯作为主人欣然同意来给我们伴奏,同时表示他对奶奶的一番心意。总之,我想我们还是先享受一番再讨论人生大事比较合适。”

客人们再一次笑了起来,布鲁斯特夫人笑着在侄女安妮的搀扶下坐到了主位上,一架琴盖上刻着名字的钢琴出现在大厅中央,菲利克斯坐在琴凳上开始伴奏。格拉齐耶拉和另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巫站在众人面前。周围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只有两束光照着对唱的两人,伴奏者的脸半隐在昏暗的灯光中。这是一首旋律简单的民谣,但两人的合唱完美无缺,西里斯看得心里五味杂陈。

“怎么啦?”演唱结束之后卢平发现了他的沉郁,桌上精美的菜肴西里斯几乎一口没动。

“你说得对,”西里斯艰难地说,“我们不该来的。”

“你才知道啊。”对面的亚历山大第一次露出了同情。

延伸阅读

[家教]不结婚会死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fzbxdl.cn/pwwe.shtml
当墨岚回到宾馆时,二代罗宾还躺在床上。虽说墨岚的生命已经在转移持续给他,但人显然需要

玄气陆地男女授受不亲  http://www.fzbxdl.cn/u66z.shtml
透过铜镜看到自己样貌时,顾茶茶都惊呆了,在**圈众多小花之中她的颜值已经算是榜上有名

从深海探险开始直播之前锋的第一战(8)  http://www.fzbxdl.cn/bhcv.shtml
第八章前锋的第一战虽然自己拥有的系统正在启动中,但是苏然的心思好像都是不怎么在这件事

红遍帝国的美食节目[系统]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fzbxdl.cn/nal8.shtml
温酒回到山下与玲珑和六师兄汇合。回到院子,温酒赶紧把刚才遇到禹司凤的事跟两人说明,并

银色狂想曲[猎人同人BL向]在线阅读灵魂之火【已修】  http://www.fzbxdl.cn/drwj.shtml
[七的三次方……]狱寺呢喃出声,忽然捂面,这么说,这么说,他还可以再见到十代目了?!

[综]虽然我顶嘴染色离家出走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fzbxdl.cn/blnk.shtml
“喂,哪位?”随着电话打了过去,不多时,一个粗犷的声音便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听到了电

诸修之战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fzbxdl.cn/xjxa.shtml
想来孩子的性子随了韩诺诺根本听不得别人一句难听的话,看着眼下这个小人儿,她又是焦虑。

职业扮演女神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fzbxdl.cn/d03f.shtml
阳棣追案之——东城缉凶林三只要存在过的事物,都是有迹可循的。第一章似曾相识“嘟嘟嘟~

我的冒险者生涯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fzbxdl.cn/nsl2.shtml
东方依的生活规律随皇太子的生活起居是一样的,只是多一样做饭。所以说她自己比较象厨娘。

修行有点迷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fzbxdl.cn/a71f.shtml
半夜三更,簌簌白雪悄然覆盖了幽州大地。府城燕都的顺王府如同一尊黑色的巨兽,在银装素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观境元神历炼二

    柔风吹过,清爽的花香而迷情,若有若无,让人无可寻。李佳缘来到了赤野兔所在的地方。一条小溪从眼前流过直通向西边山谷远处,小溪旁边琼花瑶草,沁香清远,曲径通幽处。李佳缘抬眸,嘴角若有若无的翘起,灿若娇阳。原来是是看到一小群赤野兔啊!它们正在安稳的聚集在小溪边下面吃着嫩绿油油的草。经过长途跋涉的李佳缘可是

  • 神奇宝贝之能力交换商城在线阅读狐门恩怨

    就在这紧急关头,刘晨总算是出手了。只见他身子一晃,却是后发先至,比那老爷子快了不下数倍,挥手间宛似清风拂柳,看不出有什么力道传达,却是很巧妙的卸掉了老爷子势如破竹的力道,再顺势一抬手,那老爷子便顺着惯性连退数步之后,一屁股做在了堂屋门口的一个懒椅之上。不过那老爷子也仍不甘,折身又要起来,却听得刘晨口

  • 大唐:超神渣男赘婿第1章在线阅读

    2012年6月23号大太阳炎热的夏天,外面的天气足足有三十八度,这个温度代表什么?代表现在打个鸡蛋在路上,加点盐不要多久就能在路上吃个荷包蛋,当然你不怕脏的话.嗯~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墨。是一个半海龟,至于为什么是半个海龟那就是因为我是个孤儿,而且并没有上户口,收养我的是个老奶奶,对这种事并不是

  • 万魄玄心在线阅读第二章

    自学堂回来,刘玺便直奔家中赶去。只因今日先生家中有事,便早早的放了学,同窗们大多都出去玩乐去了,只刘玺没有去。因刘玺心中想着先生留的课业还未完成,便一心想着回家攻读,也不理睬同窗们的邀请,道了声别,便急匆匆地往家赶。惹得同窗们暗地里嬉笑一句书呆子。刘玺家地处华阴县城东北方向的刘家村,刘玺求学的学堂虽

  • 都市之超级神医灵魂的噪声

    女人嘴唇微张,惊讶地向后看去。这白皙的脸庞上,有着紫黑色的眼睛,细密的眉毛,略显饱满的颧骨,鼻子与嘴巴都很小巧。她转过身,眼神由惊讶变为一丝惆怅,迟钝了许久,终于回应道:“威格纳…”看到她脸上忧郁的神情,威格纳似乎感受到两人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往事。他还是直奔自己的疑惑,开口道:“你是我的妻子吗?”“

  • 我不想当剑神在线阅读体表覆鳞

    就此,避无可避。当下秦始皇心思也是敏捷,当下身体后倾,往后倒去,慢动作看的话就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短暂暂停着。在潭多落下降到自己腰部位置的时候,左腿弯曲,在蓄满力之后,蕴含猛力的一脚狠狠击出。那一刻,带起的气浪、乘风破浪直捣黄龙。好一招风神腿,好靓。就单于施展过一次秦始皇就完美模拟,就这天赋堪称惊

  • 灰龙崛起在线阅读睡你麻痹起来嗨

    花未眠一点都不想承认自己一秒听懂了,这种莫名的羞耻感一定是她的错觉!茜茜见花未眠一点反应都没有,急得扑上来咬着她的衣角就想把人拖走。伯爵强势地朝着它“汪汪”叫了两声。茜茜愣了一秒,接着,它一本正经地重复道:“哗画!是人啦!”真是服了你了……花未眠觉得自己真是前世欠了这些不省心的家伙的,天天都这么闹腾

  • 武侠:我能修改好感度在线阅读第7章

    雷之守护已经覆盖在了诸葛巨文的身上,诸葛巨文的心里踏实了许多.“雷之引!诸葛巨文吟唱出雷之引的魔法咒语,半空中立刻出现了一道雷电的光芒,在虚空之中,还隐隐约约的有一道其他雷之引的影子,似乎在等待这道雷之引施展完毕之后,就立刻现身出来.这是诸葛巨文雷系魔法力的体现了,能够发出多少道雷之引,或者说,能够

  • 剑武逍遥在线阅读超跑体验券

    第二天中午,楚风从睡梦中醒来,简单的梳洗了一下,便约了徐亮去4S店看车。现在楚风是真正的有钱人,作为有钱人,出门怎么能没有量豪车,那样还叫什么有钱人。来到本市最大的4S店内,楚风二人悠闲的逛着。这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女声传入进了他们的耳中。“楚风?”楚风二人回头看去,顿时一惊,叫道:“林妙可,你怎么会

  • 杀神证道之第一章 起源(下)(2)

    空神这个神职由来已久,原是没有赋予直接的职能职责的,只是帮助巡视天空的顺逆情况,有事随时报告天庭。空神这个神职,正式有记载的是在2500多年前,释迦牟尼佛讲“涅槃经”中的《地藏菩萨本愿经》时候。当时释迦牟尼佛,在忉利天为母亲说法,十方世界无量诸佛、菩萨、天王、天龙鬼神都来集会听佛说法,时空神也来听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