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红楼之陪嫁丫鬟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千芳魏紫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乘昨天后半夜成功入睡,得益于非洲程小白的灵感,他数了半宿程小黑,最后就在“黑黑黑”中睡着了。

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是被辣条派送员的电话吵醒的,衣服没来得及换,就穿睡衣跻着人字拖跑下楼,收完辣条后当场拆了一包,还顺手分给派送员一包。

睡半天肚子饿了,江乘便没回家,直接抱着辣条去小区外面吃了碗面,刚吃完“小白”发来了请示“奏折”,分享的位置是条江乘没去过的商业街,他有点不太想去,但是程小白又拿烤辣条套他。

江乘没回复,决定把这种选择题交给辣条解决。他一边往家走一边吃辣条,吃单数根是去,吃双数根是不去,到楼下的时候刚好吃到双数,但袋子里还剩两根。他想了想,叼走其中一根,把剩下的连带包装一起塞进了垃圾桶。

他回家换了身衣服,出门叫了辆车,上车后问师傅附近的那家书店还在不在。

师傅挺热心,看他像是很久没回来了,便给他指点说:“你说那家啊,在啊,不过现在的学生们都爱去另一家,新开的,就在商业街附近,地方大环境好,我儿子放暑假整天泡在里面。”

“是吗,那就去那家吧。”江乘说。

“你连商业街也不知道,至少得五六年没回来了吧?”师傅看他挺好说话,随口聊起来,“那你肯定是出国留学了,不是,你出国也不至于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啊?”

“嗯,课多。”江乘随口回。

“哦,那肯定是个爱学习的,这下学成归来要报效祖国了吧?”

江乘“嗯”了声,不想继续聊了,便转头看向窗外,瞳孔里映着快速略过的城市缩影。

他在这里只生活了四年多,初中才从国外回来上学,那会儿他没什么朋友,也不知道会不会在这里长住,对一切都是得过且过。只有程小白是个意外,那家伙没皮没脸地赖着他,强行在他跟这个城市之间牵了一道扯不断的线。

只是六七年没回来,这里变了好多,以前程小白带他去玩的地方好多都找不见了,这让他有些小失望,他在这个城市的很多记忆都没了,回来一趟值得看的东西又少了。

到了书店,江乘进去选了几本编程方面的书,出来拐个弯进了商业街。这条街是这几年才兴起来的,四处弥漫着一股网红味,他随意逛了一会儿,去一家人最少的奶茶店买了几杯奶茶,拎着找“老白”。

“老白”的牌子非常醒目,白底黑字在一堆五花八门的招牌里显得特别硬,自带一股“横行霸道”的气质。

“那是乘哥吗?”史天正对着小女生画的前后一样宽的街道发愁,一抬头看见一头戴鸭舌帽的帅哥朝这边走,惊了一下,“卧槽,这架势,越来越有大佬范了啊。”

两秒之内门口堆了一排屁股,直接把画画的小女生挤出去了。

“那就是乘哥啊,也太酷了啊。”

“确实,看了就想叫哥那种。”

“话说……他拎着的奶茶是掺自来水那家不?”

“好像是……”

“让哥呢?他哥来了怎么反倒淡定了?”

让哥不是淡定,是激动地站不起来了,江乘没回消息,还以为他不来了,正烦呢,史天那一嗓子差点给他激动出心脏病来。

乘哥真是出息了,还学会给意外惊吓了。

程让坐在专属的工作角落玩泥巴,故作镇定地嘲笑门口的渣渣们,“你们这群没见过世面的,都让开点别挡门。”

渣渣们让开是让开了,就是姿态有点怂,跟迎接领导检查似的。

“乘哥,您受累光临小店,来来来我给您拎着奶茶。”史天跟个太监总管似的迎上去,把江乘吓了一跳,盯着史天的卷毛头顶看了半天没想起来这谁。

上初中那会儿史天就坐在江乘跟程让前桌,不过他那时候是小寸头,脑袋也没现在这么大,在江乘的记忆中他脑袋是个蒜头状,没脖子,可以很好地掩护他睡觉打**。

长大了脖子倒是跟着长了一截,个头高了也不像小时候那么挫,就是脑袋实在太大了,冷不丁杵在眼前跟坨墩布似的。

“谢谢,不用叫哥,叫我江乘就行。”江乘又端详了史天脑袋一眼,替换了一下记忆里的大蒜头。

“江乘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邱大吉明显比其他几个成熟,很有个社会人的样子,“我是程让大学同学邱大吉,一个寝室的,铁哥们儿。”

邱大吉留了个子弹头,不知道打了几斤蜡,像只油腻腻的刺猬,江乘记住了油炸刺猬。

“这个也是同寝室的,叫李子东,哥们儿话少,正在准备考研。”邱大吉把着李子东的肩膀给江乘介绍,“听说江乘哥研究生都快毕业了,我们小东东膜拜半天了都。”

李子东推了推眼镜,“你好江乘哥。”

“你好。”江乘看了他一眼,这哥们儿长得比较平凡,就记住了他那头疑似三天没洗还掺杂着不少白头发的小平头,“不用叫哥,叫江乘就行。”

要搁古代,江乘八成就是那种独行侠,不习惯屁股后面跟着一帮小弟,跟程让完全是两种极端。

“遵命乘哥,都别叫哥听到没有?”史天把奶茶分了,几个渣崽吸着大佬买的自来水奶茶,很没原则地夸好喝。

江乘单肩背着背包,一手插兜走进工作室,屋里画画的学生不由自主地偷看他。

又酷又好看的大男生最能吸引青春期的小孩,画室里四个老师除了程让都属于歪瓜裂枣一类,平常程老师不怎么出来教课,学生们对着另外仨老师基本没什么形象包袱,冷不丁来一个帅的,一个个下意识坐正了,抬头挺胸假装画得很认真。

“该休息了吧,都出去玩去。”程让看了看时间,放学生们出去放松,可喊完了没一个抬屁股的,“嘿你们这些喜新厌旧的家伙啊,有程老师的颜你们还不满足吗?趁早都死心吧啊,这不是老师也不是模特,不常驻,而且他脸盲,记不住你们长啥样。”

所有人:“……”

程老师今天不知道哪里怪怪的。

有些怪怪的程老师故意把一堆泥塑碎片摆在地上,腿上放着一碗腻子粉,假装很忙地搅拌着,等江乘走到面前才从百忙之中抬起头,圆呦呦的眼睛一弯,“哥你怎么来了?”

“来买本书。”江乘说。

买书就买书吧,程让比较容易满足,只要他哥来了就行,“行吧,你自己找地方坐会儿,我忙完陪你玩。”

说得好像他真有多忙似的。

江乘蹲地上捡起一片碎片,横看竖看没敢确定这是脸部还是臀部,他描了一眼地上粘好的几只泥人,问:“你这是搞的百鬼夜行系列?”

七月不是都过完了吗?

程让看了他一眼,心里叹气,他哥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艺术细胞,也把他的大作看成了小鬼。而且他故意在这里粘泥塑,就为了显得自己很有匠心,就像故宫里修文物的那些老匠人,多酷。

可惜他哥全没get到。

“不是百鬼夜行,是我最新创作的‘怒’系列,不错吧。”

这一套灵感来源于江乘,都是吵架后做的,程让没敢说这系列其实叫“江小乘”,说了他可能活不到晚上。

江乘“哦”了一声,又捡起一片脸,这之所以能肯定是脸因为上面有一只眼睛,薄眼皮吊梢眼,吊得非常夸张,几乎是竖着长的。他转了个角度再看,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这眼睛莫名眼熟。

江乘自小在国外长大,但他很喜欢中国元素,饮食方面偏爱中餐,也很喜欢一些民间传统小玩意,但说实话不是很能欣赏程大师这些抽象到脱离物种形态的创作。

不过呢,程小白同学的爱好从来只有三分钟热度,唯独泥塑热了好几年还没撂了,江乘寻思着,这八成应该是真爱了,所以没忍心太打击他。

“还行吧,就这驴眼做得稍微差点意思,太凶了。”江乘斟酌着评价了一句,心里想的是:这什么玩意!

程让手一抖,白乳胶差点挤手上。

“噗——哈哈哈!”一边邱大吉没绷住,笑得前仰后合,“可算有人说实话了,我就说像驴眼嘛,人驴眼还一般都双眼皮……”

在让哥的死亡注视下邱大吉闭了嘴,但忍不住笑。

史天想笑不敢笑,憋得浑身发抖,让哥想打人又不敢打的样子实在太搞笑了——哈哈哈!

坐小板凳上专注画画的李子东愣愣地抬起头,看着憋笑的史天,没明白大家在笑啥,“什么情况老史,你脸都憋肿了。”

史天清清嗓子,捏了捏笑歪的脸,朝冰箱走去,“你专心画画老李,今年争取考上研。”

李子东:“……”

史天打开冰箱问:“江乘哥你喝可乐还是……”

“我哥喝冰水!”程让没好气,却只敢对着史天撒,“以后记住了我哥不喝垃圾饮料!”转而又换了张脸对江乘说:“哥你沙发上歇会儿去,别把腿蹲麻了。”

众人:“……”

史天开了瓶矿泉水递给江乘,问他:“江乘哥你回来待多久啊?”

“看心情。”江乘接下水回。

史天几个一时没能理解看心情放假是个什么概念,是休学还是……干脆不预备上了?

程让这时候却没想那么多,只惦记着江乘失恋的事,他哥因为失恋都没心情上学了,看来是伤得不轻,但他心里又暗搓搓地庆幸那个没眼光的外国妞把他哥甩了,不然他哥都不知道回家。

回头给乘哥介绍个本地姑娘好了,省得他一天天的不想回来。

“江乘哥你胆大吗?”邱大吉因为方才“驴眼所见略同”,对江乘好感度倍增,便想邀请他一起玩,“你玩密室不,恐怖那种。”

这条街上前段时间才开了一家主打恐怖类的密室**,邱大吉跟史天两个仿佛中了毒,三天不去找点刺激就活不舒服。

史天:“对对,真的特别刺激特别好玩江乘哥,上次大吉吓得抱头唱国歌,让哥去一次就不敢去……”

“放屁!”程让抓住史天,顺便把手上的泥巴抹人家裤子上,“我那是没时间去,也不想想我能跟你们俩似的混吃等死吗,一寸光阴一寸金,浪费时间等于浪费金条知道吗?”

史天:“……”不应该是浪费生命吗?

上次程让确实吓得不轻,可他不认为是自己胆小,谁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被人刻意吓一跳都得害怕。但他也确实不想再去,因为被吓一跳很没面子。

不过,要是江乘去就另当别论了,只要能忽悠他哥一起,吓死也认了。

程让瞄了江乘一眼,他哥脸上明明白白挂着“这么幼稚的**有什么好玩”的质疑表情,通常这种情况,他就要祭出乘哥必杀套路了——首先,卖可怜。

“哥,你就赏他俩个面子,他俩在密室把脸都丢尽了,怪可怜的,你意思意思给捡一捡。”

史天:“……”

邱大吉:“……”

也不知道是给谁捡脸的。

搁以前,乘哥必杀套路怎么也得到“烦人”那一计才管用,程让也没指望他哥一下同意,正酝酿着下一计呢,谁知他哥问:“最刺激的是哪一个主题?”

“死亡学院!”邱大吉脱口而出,“卧槽上次我进去直接弃权了。”

江乘:“哦,那就去玩这个吧。”

程让:“??”

乘哥现在这么好忽悠?

延伸阅读

时代财智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gki7.shtml
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教育特色

维恒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yi7k.shtml
维恒饰总部是925纯银耳钉、925纯银项链、925纯银吊坠、925纯银戒指、925纯

周德堂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ivc.shtml
周德堂专注为自强的女性提供专业、健康的一对一专业产后护理与修复服务,包括产后身体测评

超洋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y8bz.shtml
很洋调音台是集科研开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企业。主要生产调音台、功率放大器、音箱

企鹅共享洗衣房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i61.shtml
企鹅共享洗衣房—物联网商用手机支付系统/商家管理系统企鹅共享洗衣房支付系统致力于通过

漂梦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d7se.shtml
漂梦孕妇装是文胸、内衣、背心、布匹、纱线、原材料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佳锐健身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6sha.shtml
佳锐健身管理隶属于北京佳锐体育发展有限公司,其使命是与投资商携手合作。在充分听取投资

诗源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ywx2.shtml
诗源手机套生产各大手机品牌金属保护套,诗源手机套共有19台电脑锣(加工中心)三轴,四

丝莱得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p5fj.shtml
丝莱得被絮是一家生产丝莱得和销售蚕丝寝饰系列产品的现代企业.公司拥有雄厚的技术力量,

赛德斯邦陶瓷加盟  http://www.cankayaklimaservisi.com/bvn1.shtml
佛山市赛洛兹建材加盟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建筑卫生陶瓷及家居装饰产品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扶风歌在线阅读第五章

    “抓住一个?也罢,带回去严刑拷打,别漏下一个字!”“是,梅公公!”城主府,姜铮低声下气的迎着梅谷冬:“公公,此次可有大收获?”“算不上,捉住一个土匪,别弄死了,还有用呢!”“是是是,我让人把土匪送去牢房?”“嗯。姜城主,这次的事我会帮你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以后只要你好好替皇上办差,入京都是迟早的事!

  • 白月光回来以后浑水摸鱼

    林竹他们一家五口人,他爹,他娘,还有两个妹妹。两个妹妹相差不大,就差一岁,不知道的人看着就像一对双儿一样。两个妹妹年龄虽一个十七,一个十八,但是并没有出嫁。他们一家五口四年前之所以从繁华的城市转到这块落魄得连村魂都没有竹村,就是因为他两个妹妹的容貌。林竹的大妹,姿容艳丽,面容如桃花,四年前才十四岁脸

  • 镇魂街之外挂人生第1章在线阅读

    “米其林评出全球第一位四星大厨,周弘毅……”“今年的联合国晚宴,我们邀请到了周弘毅先生来为我们主厨!”“天才厨神周弘毅先生在举办世界没事巡回展的途中遭遇车祸生死不知!”“周弘毅先生……”无数关于周弘毅的报道席卷整个传媒界!我叫周弘毅,天才厨师……至少以前是!从小,家里长辈就教导我蒸饭、煮菜、研究从古

  • 民以食为天在线阅读第七章

    陈枫点开紫霞仙子的照片墙,瞬间眼前一亮。照片中,依稀可见两边是苍松柏翠的小山,后面是一排小木屋。木屋前面是一片清澈的水池,从照片中还能看见洁白的鹅卵石,以及翠绿色的荷叶。一排用木头拼接而成的小道,从水池上铺过。紫霞仙子一袭蓝色长服,长发飘飘。瓜子脸,杏仁眉,嫩颜粉嫩皙白,小手纤长细腻,就像是出水芙蓉

  • 我前世相公黑化了在线阅读第1章

    “呃--咳--咳-咳--”一声痛苦的**从不远处发出,声音微不可闻。可见发出声音的人所面临的身体状况多么的糟糕。云昊天努力的睁了睁眼,四下里一打量,“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放眼望去,四周一片郁郁葱葱,身下所处的位置在一株不知道多少年才能长成的参天大树下面。可惜,

  • 精灵时代:开局闪光准神在线阅读矿口

    “佛爷,这真的能等到吗….”等了好一会儿了,齐铁嘴有些不耐烦。“八爷,你就别多嘴了,刚刚要不是您一惊一乍我们早抓到那个人了”张副官开始反驳齐铁嘴,他相信佛爷一定可以抓到那个形迹可疑的人,可刚才若不是齐铁嘴在苏念笙说出有人以后大叫了一声,他们倒是可以省去在这等待的麻烦了。齐铁嘴躲在张启山的背后自知理亏

  • 网游之战灵天下第八章

    “哟,这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跑来弄哭了我家的小公主?”卿苍的唇角还带着柔柔的笑意,然而眼底却已然凝结出了一层冰冷的霜雪。小阿凉怔怔地望去,爸爸挡在她的前面,那道颀长高大的身影在小孩的泪眼中逐渐模糊,就像是一位正在发光的守护神。她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泡在了温暖又滚烫的泪水中,整个胸腔都传来一股温暖

  • LOL之冠军玩家第6章在线阅读

    “你以为呢?”方一凡汗了汗,也知道萧亮误会了,“你不是不相信我有个漂亮表妹么?这不,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虽然我长得是锉了点,但是咱家的基因可是十分优良的。”萧亮看了看那女孩,又看了看方一凡,简直有些难以置信,“这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你要不是基因突变,那就一定是你爸妈捡来的。”“噗嗤!”那女孩一听,

  • 我在漫威疯狂掠夺在线阅读第四章

    沈富思接过记录本,顺便暗中丢给杜若一个严厉的眼神,待转回头看到记录本上的内容后,一时间表情变得极为精彩。沈富思年过半百,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面色和情绪在历经商场的尔虞我诈后已经能做到收放自如,尤其最近几年,步入知天命之年,已经很少有人或事能牵动他的真实情绪,今天杜若成功地做到了!只见沈富思额头上的青

  • 选者归元在线阅读第三章

    “粉笔灰?”“肯定不是!”刚刚白影解决女鬼之后,林暮就发现自己原来电瓶车的后座上有些不少白白的,像是粉笔灰的东西。但停在车棚的电瓶车怎么想也不会有粉笔灰落在上面,外加上女鬼是在自己的后车座上被消灭的,车后座的东西是什么,那就不言而喻了!是女鬼的骨灰?或者说是…爆出来的装备?沾染了一路也没见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