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黎明编年史之迎接暴风雪吧,凡人们!

作者:炎之欢悦 来源:纵横中文网

艾尔莎同样在准备回家的时候拒绝了同伴的护送。

镭射眼心情仿佛不错,与之相对的是金刚狼有点板着脸。艾尔莎跟他们告别的时候,镭射眼好心情地问她要不要搭自己的车。

艾尔莎认真地想了一下他那辆炫酷的机车,以及贝斯特先生看到之后的反应,严肃着表情摇了摇头。

这个提议于是被驳回。

之前凤凰女跟冰人说过的艾尔莎的状态不太好并不是什么胡编乱造的借口,但是这也不是个个常规意义上的坏消息。

艾尔莎的状态不太好,准确来说,是她的能力出现了与一开始的估计完全不同的状况。

是凤凰女带着艾尔莎去找X教授的。

推门进去的时候,X教授正在办公桌的后面,侧着身子透过落地窗去看校园内交谈的学生们。

他对于她们的到来毫不感到惊讶,回过头给了艾尔莎一个温和的笑容:

“好久不见,艾莉——或者你更喜欢让我叫你的新名字,‘小可爱’?”

艾尔莎感到脸上有点发热,开口时语气乖巧,眼睛亮亮的:

“好久不见,X教授。”

教授坐在那里点点头,让她们坐下:

“别急,汉克一会就会过来——等他到了,才能开始我们的谈话。当然,我们还要等待另一位女士。”

说话间,汉克推开了门,在小姑娘似乎马上要起身给他一个拥抱的眼神下露出了个毛茸茸的笑容。

他们等待的另一位女士也在不久之后到来。

暴风女。

艾尔莎还是第一次见她。这位老师每一次都相当不凑巧地在艾尔莎来到这里学习的时候身负任务外出,以至于艾尔莎连几乎不出现在这里的死侍都凑巧见过,唯独这位能力极强能够操控天气的教师却没有见过。

她跟艾尔莎想象中的有一点不同。艾尔莎知道凤凰女的能力极为强大,但是她需要控制这样的强大,以至于凤凰女本人的情绪很少外露出来。在小姑娘的印象之中,这位能够操控天气的教师也应该会是这样,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暴风女相当友好地看着偷偷打量她的艾尔莎,脸上的笑容温和,稍稍弯下腰去让自己的视线与艾尔莎平齐,冲着小姑娘伸出了双手:

“我已经听他们说过很多次了——尤其是X教授——他可是说你是他最好的也是最乖最可爱的学生了。”

艾尔莎惊奇地看向了教授,对方脸上带着一点无奈的笑容。

“你们都是最好的学生。”X教授在“你们”这个单词上加重了音量,“这样说来你是否满意了呢,门罗小姐?”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艾尔莎稍稍缓解了一下见到了陌生人的紧张,在暴风女温柔的笑容之中伸出手,相当诚挚地握了握:

“你好,暴风女,我——我是‘小可爱’。”

艾尔莎依旧有点羞涩,但是还是鼓足了勇气将这个实际上相当羞耻的称呼说了出来。

然后她得到了对方温和地摸头。

“我是奥罗拉.门罗,很高兴见到你,小艾莉。”

艾尔莎在听到了熟悉的称呼时,瞬间更为放松。这场谈话于是在这样相当轻松的氛围之中展开。

艾尔莎的能力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与其说是改变,不如说是以某件事情为媒介,而将真正的力量激发了出来。

汉克手中拿了一份关于艾尔莎血液的分析报告,详尽地为艾尔莎最开始时的状况和现在的状况做了个对比。

屋子里的每一位都不是什么学渣型人物,就算艾尔莎年纪较小,但是鉴于她之前选修过相关的科目,汉克又因为她的年纪尽量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沟通无能的事情。

冗长的术语分析之后,汉克简短地做了个总结:

“……总而言之,艾莉最开始时的能力,只不过是表象——我认为,她的能力在本质上更加接近与暴风女,而非冰人。”

暴风女若有所思:

“你是说,艾莉甚至也能够影响天气……?”

“实际上,正是因为天气的变化,我才有了这样的想法。”X教授在一旁开口,“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他转过头对着同样在沉默着思索地艾尔莎开口:

“你可以试着施展你的能力,‘小可爱’。不必担心会失去控制——我们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

“……就在这里吗?”艾尔莎不太确定地问。她依旧记得自己的能力刚刚觉醒的那天,在她醒来之时,周围的一切都覆盖上了冰霜的样子。

X教授略微思索,率先从办公桌后面出来。汉克站起身去推着他的轮椅。

“这里确实不太好发挥。我们去湖边吧。”

他们一行人着实引人瞩目。

不多时,学院里没有课程的学生都纷纷好奇地围到了周围,就连之前说是要上课的镭射眼和金刚狼也都自在地站到了树下。

作为人群的中心,艾尔莎感到了有一点点紧张。

旁边的暴风女安慰她:

“不必紧张,艾莉。尽管释放出你的能力来——它不会失控的。”

艾尔莎稍稍呼了一口气,冲着对方用力点点头。

变种人的能力其实有些微妙。尽管在最开始的时候,任何人都没有进行系统的学过,但是用起来就像呼吸一样自然——当然,这也是能力不受控制的主要原因。人们能够控制自己的行为,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进行呼吸的本能。所谓的控制,也只不过是减轻呼吸或者稍稍将呼吸之间的间隔延长一点而已。

艾尔莎全然放松下来。她安静地站立在还没有结成厚厚冰层的湖边,眼睛虽然依旧睁着,但是已经开始有种因为太过放松而产生的模糊感。

周围的温度就是从此时开始发生微弱的变化的。

天气是万分晴朗的,以至于温度微小的升高并没有引起周围围观的学生们的注意。汉克随身携带着的仪器倒是忠实记录下了一切,但是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太过安静,他没有进行出声打断。

艾尔莎微微睁开了眼睛。冰蓝色的眼睛此时此刻如同被冰层覆盖,呈现出一种像是暴风女发动能力时眼瞳变为的颜色——只不过是更为剔透的颜色,隐隐还能透出她的眼睛本身的色彩。

小姑娘在人群的注视下,动作舒缓地抬起了双手,像是隐隐地在感受着什么。下一刻,她的双手微微握成了半拳,长长地吸了一口气。

第一片雪花从天空中落下,却因为很快融化而没有人发现。

但是很快,越来越明显的现象,让人群之中产生了微小的波动。

“……这是,下雪了吗?”

“是艾莉吗……她的能力不是更接近与冰人吗,为什么么会……?”

越来越大的雪花遮盖住了阳光,周围的草地上都覆盖上了一层薄雪。但是却还并没有结束。

周围的气温开始逐步降低,本来还显得柔软的雪花在这样的温度下很快变得坚硬,而艾尔莎身边的湖面,则相当明显地开始结冰。

从离艾尔莎最近的位置开始,在周围同学的惊叹声音之中,结冰的范围逐渐扩散,最后,成功冰封了整个湖面。

“哇——!”

艾尔莎在同伴低低的惊呼之中彻底睁开了眼睛,冰一样的色彩从她的眼睛之中逐步褪去。她因为没有对能力的进行太过的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却也因为一时间毫无顾忌地释放了自己的能力而有点虚脱。

暴风女走到她身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边:

“你做的非常好了,艾莉。”

她轻轻捏了捏小姑娘有点苍白的脸颊。

“我第一次毫无顾忌地释放能力时,可是差点毁掉了一个村落。”

艾尔莎缓了缓,很快就恢复了精神。然后她有一点点不好意思地跟X教授开口:

“抱歉,教授。我能够改变天气但是没办法让它变回去了QWQ”

“大家都对这场雪十分满意。”X教授开口,示意小姑娘去看周围散开已经抓起地上的薄雪开始互相打雪仗的同学,“很遗憾,我不能参与这次的活动——她们在喊你一起过去,去吧,‘小可爱’。”

雪化的很快。隔天早晨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各位早上起来对于昨天的雪仗意犹未尽的学生们有点失望,艾尔莎反倒是松了口气——她总是有点担心这样的变化会不会带来什么麻烦。

倒是校园内结冰的湖毫无动静。

艾尔莎在离开之前愉快地参与了滑冰行动。冰层透亮,能透过冰层清晰地看到湖中隐隐的水波。

艾尔莎她们偶尔蹲下去,看着湖中还没有冻住的那部分中偶尔游来游去的鱼。

“我本来觉得你的能力是跟冰人一样的。”幻影猫这样说着,用手指在冰面上去轻点鱼折射到表面的投影,“现在我知道了,你的要比他的酷多了!”

艾尔莎在她这样的夸奖之中美滋滋地笑起来。

“不过能用得上我这样大规模的能力的时候还是很少的。”艾尔莎说,“X教授的意见是,让暴风女对我的能力进行指导——毕竟,都是天气相关的。”

“但是同时,之前的内容也不能放下。在我的能力不能完全使用的时候,参考冰人的能力就是非常好的一种锻炼。”小姑娘灿烂地笑起来,“冰人的能力也很酷的!”

艾尔莎在泽维尔里待得太过开心,以至于在回家之后面对着还差一点的作业以及即将来临的周一,感觉到自己甚至比使用能力还要累。

她瘫在了沙发上一会,打起精神来写写算算,最后剩下了几道有点不太确定的题目。

贝斯特先生还没有回来。时间也并不到去接他的时候。艾尔莎收拾了下书包,拿着自己的作业本欢快地出了门,几分钟就跑到了自己的小伙伴家里。

“——彼得!”

正在房间内欢快打**的彼得听到了来自于自己小伙伴格外深情的呼唤声,手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屏幕上的人物欢快死去。

彼得:!艾莉害我!

延伸阅读

女皇教育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68on.shtml
新西兰女皇教育集团是一个在新西兰教育部注册、经新西兰资历委员会(NZQA)学历认定的

毕福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pdva.shtml
毕福礼品盒总部具有出众设备效果管理和现代形象的综合性印刷厂。工厂地处浙江省义乌市城西

佳思易脑动力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6lm4.shtml
“佳思易脑动力”品牌隶属于山东恒汉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专注记忆力训练、学科速记、

微玛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xqzm.shtml
微玛(中国)服饰有限公司创建于女装之都、时尚之都、生活品质之城—杭州,所有的设计灵感

珂萱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xtkc.shtml
珂萱化妆品汇聚各地的生物、医学人才,专门研究开发香薰护肤品,精心致力于重量级化妆品的

纳米汗蒸房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sm55.shtml
创蒸美源主营:、纳米汗蒸房、韩式汗蒸房、电气石汗蒸房、托玛琳汗蒸,酵素浴。零加盟费用

震林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d0xh.shtml
震林手机壳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

永芳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nvn1.shtml
永芳洗涤用品主要业务范围:各行业(如石化、电力、冶金、食品)的循环水系统;反渗透装置

凌尚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awgv.shtml
凌尚渔具总部是台钓竿、钓鱼竿、溪流竿、海竿、高碳素台钓竿6H8H、很硬战斗竿、鲟鱼竿

凤舞泉美容加盟  http://www.kakebladet.com/rlh.shtml
凤舞泉美容,综合多种养生方法,结合现代“自然疗法”,以“治未病”为主,追求“形神统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提前登陆:巫师世界之你也玩**吗?

    听到秦枫的话,苏雨薇下意识的低下头,发现要不是秦枫刻意挡住的话,他身后的**学们就全部都能看见自己走光了。“既然我帮了你一次,所以那件事能算了嘛?苏雨薇同学。”秦枫很是诚恳的问道。“帮?”苏雨薇一副诧异的样子看着秦枫,完全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出来,看了自己的胖次不说了,还居然说帮

  • [霹雳]谁把浮生醉一场第八章在线阅读

    当天晚上,寺院给宁安送了一筐斋桃。一个个红白相间的面团,软乎乎,热腾腾的,她自己吃了一个,其余的命黛蓝赏赐下去。武九他们就守在门口,黛蓝给他们斋桃时,宁安就倚在门边。她看到连沉接斋桃时脸色有些不好看,想了想,还是招手把他唤过来。“怎么了,一下午都闷闷不乐的?”宁安站在风廊上,弯腰把少年的下巴抬起来,

  • 僵尸道长:拜师毛小方在线阅读第7节

    他的大手轻轻一拉,就将云默拉进自己的怀里,他将另一只手拿的烟,递到自己的嘴边,吸了一口,将还剩下的半截香烟,随意的扔到地板上,看着怀里面色绯红的小女人,徐徐的将自己口中含着的烟雾,吐向女人的小脸。云默有慢性支气管炎,闻不得烟味,一闻烟味儿,就有些呼吸困难,她皱着眉头,轻咳着。美人就是美人,哪怕只是轻

  • 我能融合妖兽血脉第六章在线阅读

    翌日清晨,南笙从沉睡中醒来,这绝对是他寒毒发病以来,睡得最舒服的一夜。盯着陌生的床顶,眨了眨琥珀般的眼睛,大约过了三秒钟,他的大脑才回过神来,这是哪里?猛的起身造成的眩晕感,差点让他又跌回床上,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衣服,还是原来的那件,腰间的刀刃也在,暗自松了一口气。目光落在床沿边,有一封信,字迹娟秀地

  • 我有剑魂系统疑惑

    “等一下!”秦宇叫住了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林艳。林艳回过头一脸疑惑的看着秦宇:“还有什么事?”秦宇走到林艳的面前,林艳一米七的个头在女生里却是是高挑的身材了,但是在一米八五的秦宇面前还是有些小鸟依人了些。秦宇低着头看着面前这张明艳的脸,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丈夫,我怎么会做出对不起林家的事呢,

  • 平山鬼事在线阅读遭人暗算

    夜已经黑了,容琛面前桌上的烛火跳动着,沙玉门本就是在楚的境内,所以签订完停战协议,他也不急着走。“世子!”宋云掀开营帐,大踏步地走进来:“今天我宋云可是做了件大事!”在他未踏进门的时候,容琛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听到宋云这么说,他抬起头看向宋云,只见宋云浑身是血,但满脸红光地站在那里,血腥味刺鼻,他

  • 幽冥少年传说大哥、师兄和另一个世界

    抬头就看见[缘一]和[严胜]化作光子消失的两人,动作僵硬,低头看看手机上[缘一]最后发的消息,再抬头看看。两人深吸一口气,疯狂打字。【鬼化】义勇:!!!!!【鬼化】杏寿郎:……[缘一]和[严胜]消失了!就在我们眼前!化作光子消失了!【鬼化】义勇:之前只发了“我们到了。”的[炭治郎]他们也不见踪影!【

  • 尸之语在线阅读第一节

    “没想到身为宅男的我居然会为了三次元的女孩死去。”轩羽站在三生石面前看着自己为了就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死去感叹道。“好了,该走了有一个大人物要见你。”轩羽身后的黑白无常看到轩羽已经看完自己的一生就催促轩羽走了。黑白无常将轩羽带到到一道光幕前就消失了,轩羽站在光幕前徘徊一会,想反身回去但是有害怕找不到路就

  • 狐妖小红娘酒肆无忧古村考古

    九月烈日当空,天气热的让人头发昏。一个星期前,一通电话转接到大学考古研究院,说古老村庄因为雨季发洪水的关系,被冲刷出大量的陶土瓷器皿。于是,教授领着一群三四个同学在加上我,一同来到了这个地方列先考察。可偏偏我们一行人来到此地少说也有十天之久,除了被洪水冲刷出来的器具外,我们找遍了古村所有可疑地方,研

  • 忤苍净穹江淮

    在那一瞬间,这声划破这寂静夜色的声响给周围的人带来了巨大的骚动和恐慌。正对上猎人枪口的猎物正携带着被发现后的恐惧逃亡,他的呼吸声在自己的耳中愈来愈清晰。只要从这个地方出去就没事了。那个人答应过自己的,接他的人就在这个路口等着他。只要从这条巷子出去就没事了,这里不会有人发现,不会有人想到的。所有的人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