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我靠算命成为万人迷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凉白开开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上的云重重叠叠地堆积,一会下起了细碎的雪粒。如果没有这两只红豆的话,阿树这会应该还在“醉后不知天”里看热闹。即使她生来没有热闹的力量,可阿树定会开心,如果她看见这时候的长街的话。

细碎的雪落着

地上开了各色

人人都有一朵

撑着它们回家

阿树茫然地转过身去,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她低头看了看探出头来不安的两只小家伙,然后伸手把它们按进去并细细地扣上了绳结。

这是一个小院子,昏黄的路灯寂寞地亮着。阿树瞧见院角里植着一株海棠。月光照着,使小院更加地幽寂。点灯如豆,透过窗影 ,阿树看见那里坐着一个人。

她闯入了别人的家,没有敲门。她,很没有礼貌。

门“吱”地一声开了,里面的人走了出来,咳嗽了几声。阿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不觉将自己往阴暗处挪了挪。那人拿起了屋角边的一把扫帚,极认真地扫起来。他的身体似乎很不好,每扫几下就要咳嗽几声。

万籁俱寂的夜里,只听得那人的咳嗽声和扫地的刷刷声。他终究是发现了她,他盯着她瞧了一会说道,“这里不留客,请回吧。”阿树感到一股风透进她的身体,她下意识地回过身去,只见身后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了。阿树心里一喜,朝那人相谢了,就要跑出门去。

一只脚刚踏出去,外面红墙上几只硕大的黑猫扑下来,阿树来不及反应已被那人抓着后领拎了回来。门在眼前“砰”的一声关上,一只黑猫的头被夹断,骨碌碌地滚到阿树脚边。阿树瘫坐在地上,觉得腿都不是她的了。一个房间的灯亮起,有人飞奔出来。他的衣衫猎猎而动,便如灰色的蝶!

阿树的记忆活过来,一双眸子晶亮。阿长看了一眼阿树,朝她点了点头。一个旋身已不见了人影。阿树站起来,只见天边一只灰色的龙在游走。

那人带阿树进了屋并给了她一杯热水,阿树有些局促,抱着杯子一动不动。这里该是个书房,密密麻麻堆满了书和纸。那人坐在了桌前,从衣服上掏出钢笔开始在纸上写字,他的脚边散落了许多纸团。

一会阿长回来了,阿树急忙站起来。阿长朝阿树走过来,站在她身前道,“湫先生,它们已被我赶跑了。湫先生您现在很安全。”“湫先生”恩了一声便埋头写字。阿长见了又道,“阿长不打扰湫先生了。”说完便拉阿树出了门去。

一出门,阿长便带着阿树出了小院。夜幕沉沉,长道上传着阿长和阿树急跑的脚步声,周围暗潮涌动,阿长狭长的眼警惕而锋利,无数看不见的危险被那双眼震住。离开“醉后不知天”的扶桑门就要关上。阿长急喊道,“等一下。”守门人看见阿长,迟疑了一下。费老爷不动声色,“看什么,时间到了,谁都不能过去。”阿长微眯了眸子,抓紧阿树,一个跃身,站在了费老爷前,这时身后扶桑门沉沉地关上了。阿长转过身来,盯着费老爷。费老爷嘴角抽动,看一下阿长又看一下阿树,找话道,“阿长的功夫愈好了。”阿长不作声,半晌道,“这里的一切都属于陈瞻大人,没有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力,费老爷不该如此。”费启打哈哈道,“老弟不是我说你,你贪玩到这个时候,这个门也不能一直为你开着。这……怪不得我呀。”阿长闻言,看一眼费启,笑道,“那就借费老爷的伞一用,全当封口费。”费老爷还没反应过来,阿长已抽走了伞,带着阿树走进了大雪中。

塔楼里巨大的海棠花和叶子结了毛绒绒的雪团,雪还从花和叶子的缝隙里下着。阿长仰起头,看了会撑开伞,携着阿树踏上了出塔的路。海棠树树屋里陈老板戴上了他的老花镜,坐在门廊里看下雪。他半眯着眼,雪下得认真,他也看得认真。雪地上移动着了一把油纸伞,陈老板把他的老花镜抬了抬,“咦”了一声,开心地搬来他的画架,作起画来。

“陈老板”开心了,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阿长带着阿树出了塔楼,外面那只小翠鸟已在等着阿长了。雪给小翠鸟戴了顶毛绒绒的帽子,天知道它等了多久。

两只红豆探出脑来,打量着周围,知道没有危险后,跃上来舔阿树的脸。阿树受不住痒,“格格”地笑出声。阿长见了,也不由地笑起来。那笑的模样,像极了太阳穿过云彩透下的光,耀眼无比。

阿长送阿树到了门外,阿树朝他挥了挥手,跑进门去。

星光下,雪婆婆一面搅动煮开的颜料水,一面弯腰把旁边的布扔进去,然后她颤微微地站到了一木墩上,用手去给布上色。木墩被踩得吱吱响,说不定会有摔倒的危险。阿树跑了过去,蹲下身把木墩按得牢牢的。雪婆婆看见阿树,笑眯眯的,“我以为阿树回不来了呢……费启说要把你喂鱼,我还伤心了好一阵子。还有今天那个高莺莺害我喝了一天的红豆粥。不过,她也因为洒了粥,被陈瞻大人罚去种豆子啦。”雪婆婆絮叨叨的,这些话更像是对自己说。

阿树很愿意听这些话,以前她的阿婆也总是这样,说给她一些琐事。她的阿婆也喜欢踩在木墩上,有时候是为了挂那一串串红灯笼似的辣椒,有时候则是为了擀一大张面,她的阿婆是个围围裙的小老太太。

阿树一面听,一面看灶火里红色的火焰。柴火噼里啪啦响,一会就烧得通红,阿树挪过一点身子,朝里面加了些。乳白色的蒸汽在染锅里升起,阿树怔怔地望着,她仿佛看见了她阿婆做馒头时的样子。那蒸汽会飘上屋顶,在那里团团地聚积,然后慢慢地从窗子涌出去,再涌向天空。

“我和你的阿婆很像吗?”雪婆婆从木墩上下来,坐在阿树旁边。

“阿婆跟你不像,阿婆是个瘦小的老太太。”阿树轻轻道。

“瘦小的老太太。如果我把自己变得瘦小,你会不会认我做你的亲阿婆?我是疯了,怎么想着做她的阿婆。陈瞻大人可不能知道。”雪婆婆自言自语地站起来,显得懊悔极了。阿树吃惊地望着她,灶火里的火焰把她们的脸照得清晰。

阿树有些难过,如果她真的是她的阿婆该多好。

阿树透过她看到了她阿婆的影子。

雪婆婆一下扑过来,两只熊掌似的手夹住阿树的脸,厉声道“我讨厌做别人的影子,别把我当你的阿婆!”阿树右眼的眼泪落下来,滴在她的一只手背上。雪婆婆沉默地松了手,捧着阿树的脸喃喃道,“你要知道快乐可是个吝啬的小姑娘,你总要拿十倍的糖果才能换她的一份开心。今天你不是见到老朋友了吗,就开心点罢。”阿树的眼睛大而清澈,里面盛满了水,一不小心就落了。雪婆婆转过身去,把地上的柴火理成一块块的方堆,然后站起来,朝阿树说,“天气冷了,回去睡,你明天还要工作!”不是什么好语气,可阿树却感到温柔和暖。

阿树拎起一盏马灯,后知后觉地追出去,雪婆婆已转过路上的一个弯了。

延伸阅读

闪记星智能英语速记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b8lf.shtml
闪记星智能英语速记隶属于郑州笑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郑州笑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

丰裕华水处理设备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d5p4.shtml
公司简介洛阳丰裕华水处理设备有限公司已多年致力于水处理事业,水处理工程已遍及国内二十

美嘉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n8bd.shtml
美嘉日用是由马振华创立的,具有20年历史的洗涤用品批发部。主要产品:洗发水、沐浴露、

皇族逸品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s8ax.shtml
辉煌珠宝公司是面向全球的国际化运营公司,创立于上海,以翡翠生产批发为主要经营模式,在

威氏兄弟润滑油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u47k.shtml
美国洪氏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自1994年进入中国,在天津成立洪氏(天津)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爱丽港斯干洗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yxx9.shtml
人们现在的生活越来越方便快捷了,所以在生活中有很多的行业兴起就是为了满足大家的生活需

百顺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d767.shtml
百顺汽车用品是汽车方向盘套、亚麻座套、车衣、成型地胶、后备厢垫、大包围汽车脚垫等产品

奥妮芬礼品香薰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a364.shtml
奥妮芬礼品香薰是一家专营各种优良品质的香薰产品隶属某香港香薰礼品总公司创立于1988

星光达珠宝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y52e.shtml
简介深圳市星光达珠宝饰实业有限公司创立于1997年,公司秉承“诚信、敬业、和谐、创新

鑫卓尔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theheadpiececollection.com/pvru.shtml
鑫卓尔装饰装潢,历经12年风雨历练的卓尔装饰,曾先后获得“住宅设计奖”、“各地百姓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每次都被世仇盯上在线阅读第1章

    **黑卡第一章:平凡的人生波折时间来到了2020年3月20日我落魄的回到家中,母亲坐在沙发上以泪洗面父亲则坐在板凳上抽着烟。一个小康家庭中成长的有一个别人家孩子的姐姐,一个坚强的母亲和慈祥的父亲我则和父亲一样很善良,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善良让我给家里带来了二十五万的债务问题。我看着父母不知道怎么张嘴,本

  • 迦勒传之解毒

    药煎好后,时间已经到了下午。林千月把药一口气喝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便感到全身十分麻痒酸痛,这正是药见效的征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麻痒的感觉消失了,转而疼痛感愈发明显,全身像被车碾过一样,身体的疼痛带着骨头疼得也像断了一般。又过了半个时辰,林千月身上疼痛也逐渐消失,身上逐渐排出发黑的污垢。不久,再排

  • 食戟之心第十章在线阅读

    “你,你,你放开我呀。”苏锦绣软绵绵的抽了抽手,陈小七的大手就像铁钳一样,纂的她手腕的有些痛了。陈小七现在已经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双目空洞无神,但脑海中蹦出的一大串数据,差点没吓死陈小七。‘170、92、59、94’‘身体强壮,适合繁衍后代。’‘体力较差,生殖活动可进行53分钟,受孕几率较大。

  • 反派他病好了怎么办在线阅读第8节

    〖历2200年/——月/p.m.7:40/法国郊外、杰瑟罗镇〗XXXXX塔隆在宛如地狱中的景象行走着,他只能单纯的用双臂挡着自己眼部,防止视野被彻底剥夺。塔隆甚至都不敢回头看,否则他一定会起怯心。“季婆婆!婆婆!”这已经是多少次的呼喊了,依旧是无人应答,这算是违背了和格莉定下[如果实在找不到人,会率

  • 新月同人之再见过去之独眼战士

    耀眼的强光闪过,我便华丽丽的出现在一座小村落里。身上的白袍早以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灰色的布衣和棕色的长裤。哈哈,我竟然是全服第一个蛊战士。也对,生命值低于正常人的30%还会去玩**的,也就是本大爷我了。我看了看在我身边新出生的新手战士们,他们的穿戴打扮和我似乎没有什么区别。莫非这隐藏职业从外形上体

  • 重生之情敌变姬友在线阅读第9章

    望云舒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玉逍遥,表情复杂地摇了摇头,跟识海里的君奉天再一次达成了共识。我从未见过如此智障之人。然后望云舒就在君奉天的建议之下跟他交换了身体的控制权。望云舒正在不明所以,便见君奉天深吸一口气,一手拎着习以为常的小默云,一手拉起一脸懵逼的玉箫,一句话都没有说,飞起就跑了。徒留下怀疑人生的

  • 海贼:一刀大将之任杰的回忆(4)

    三年前,任杰第一次尝到了死亡的恐惧,也是第一次遇到了俩人,同时也是那一次让他对这个世界产生了新的认知。那是一个让任杰永生难忘的傍晚,他本是一名陆军少校,却由于被人诬陷而被取消了军籍并踢出了队伍,也就是那个傍晚,他由于喝醉酒而昏睡在商业区的车站。当醒来之时,却发现周围的一切不知是何原因发生了变化。灰色

  • 随意*遂意(女尊)修改ing第3章在线阅读

    莫布羽抬剑转身,一只手轻柔地按住小鱼的脑袋,把他带到小伙伴们的身边。“给!”莫布羽蹲下身子,把长剑平摊在小鱼的眼前。他的脸上,那种客套虚伪的笑容褪去,露出原本那种淡淡的让人觉得温馨的浅笑。小鱼看见眼前的长剑,表现的很不可置信,“我……给我的?!”小鱼可是做梦都想要一把铁打的长剑,那种能真正地打败坏人

  • 我从法器上面捡属性在线阅读第一章

    “林尘,在么?”江黛儿的声音飘来。绵软、清脆,带着女性特有的温柔。林尘脑海中闪过她的身影,不是现在,而是十五年后。高挑绝美,淑女风情,在舞台上放声歌唱,引发台下万人轰动。那时的她已成长为一代天后。此刻,却还是金陵大学一名普通学生。是的!林尘穿越了。从2019到2004。林尘苦笑一声。穿越又如何?没钱

  • 异界成神录在线阅读第六节

    到展恒保险的第一周,叶峥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如果说司翔的办公室布置的书香门第,花草清香,那叶峥的办公室就显得家徒四壁,冷冷清清。人事的Sandy为叶峥拿了一些必要的材料,通讯录、规章制度什么的,可能是觉得叶峥这里有点太冷清了,有点过意不去,便说:“叶总,您看您还需要什么办公用品,我去给您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