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都市穿梭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清泉之乐 来源:飞卢小说网

前叙:仙,飘渺出尘。逆天而行,灭红尘业火,渡九霄雷劫。

修真,自古以来便是世人向往所在,万物有灵,却无‘根’,成仙者又有几何?

正文:地壳进入活跃,山洪、岩浆、暴雨、大雪、干旱、地震。万物无常,在这场地理格局的变化中,无边的大海在呼啸声中海平线缓缓下降,相隔不知多远的两大陆随着一次大地震中靠拢。万丈沟壑在两大陆之间形成。

一场两大陆种族、信仰之间的战争拉开序幕。

无数壮丁被强征入伍,无数家庭破散。数千万人战死异乡,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尸山血海间亡魂的悲鸣,又有谁在听闻?两大陆之间的沟壑如同魔鬼微笑的嘴角,吞噬着无尽的亡魂血躯,参天古木也如獠牙,吮吸着血液。微风卷起尸臭与腥气,好似在嘲弄生命的这般脆弱。

战况愈演愈烈,随着双方平民的损失过剧,两大陆各国国力日见势微。不堪重负的西大陆首先派出了魔法师和骑士参战。而东大陆修炼者也迅速做出了回应,各大武学世家参战,避世的仙人道府连连出现在东大陆各处。

战争全面升级,两大修炼体系如同两个飞速旋转巨大的齿轮相撞,擦出的火花将改变大陆的格局。

战场中魔法、剑气、法宝纵横激荡,普通士兵化作无用炮灰。战争到了最后留下的不过是哀鸿遍野。大陆间的沟壑被无尽的尸海填平,两大陆终于由尸骨建成桥梁,融为一体。在双方有识之人的推波助澜下,两大陆签立停战协议。

也许是因为命运之神的玩笑。本应老死不相往来的两大陆,千年的发展间开始初步融合。

惊风飘白日,光景西驰流。

时如白驹过隙,自两大陆之战后,约经万年变迁。

现今的东大陆由 楚、秦、拜月三国以三足鼎立之势统御。三国版块互不接壤,其间诸多小国依附于大国,更有颇多以游牧或劫掠为生的少数民族,在其夹缝中生存。

三国矛盾摩擦不断,但苦于民愿又惧于西大陆借战争间期突袭。只得打着‘和平共处’的口号,明着互利互惠,暗地互相使绊。

‘锦茧关’,坐落于楚国南部边境,是一座楚国显示领土主权,象征意义上的关卡。说是象征性的关卡并非虚言,因为锦茧关关长不足百里,入关便是平原,无山川险阻可以依附。若有外族入侵只可花些时日绕过锦茧关,穿过些许稀松的枯木林,便能入楚境劫掠一番。

说来倒也甚奇,这看似无用的关卡却抵御着关外八大旗部二十万骑军。“八旗”是关外的著名的雇佣军之一,军队数目约二十万,每至秋冬二季,他们便会乐此不疲的攻打锦茧关。除却死伤的兄弟,他一无所得,让人难以琢磨他们的目的。当然,他们也并非死脑筋,关外粮草不足之时,他们也会入境劫掠一番,免不了与楚军的再次交锋。

‘凌须儒,你他妈躲在这龟甲中做乌龟的小杂种!老子来了,还不快些洗净你的狗头,打开城门,让爷爷来砍。 ’

关外,一身花豹兽皮,面容还算清秀,不过头发就似是天然鸟巢的青年男子,一手提着脑袋大小连锁铜锤,对着关上骂骂咧咧。身后约有二千有余的兵士,也随着这青年小将,各种污言秽语就像是燃了火的箭支,铺天盖地的射向关内。这些兵士着装也都是关外风俗,清一色的兽皮布甲,与关内锦布棉衣,从卖相来说相差颇大。

“妈的。终于来了,幸好有这小子,不然成天在这关内我都快腐了。”

听着关外的叫骂声,关内军营帅帐中坐在虎头帅椅上,无聊翻弄军书手札的黑衣小将眼中精光一闪,顾不得穿戴战甲,拖着一双银色虎头长尾靴,随手提起一张弓,一壶箭。不顾衣冠散乱,便出了帅帐一路小跑,上了城头。

“唉!巫溯小子!你叫爷爷是龟,那爷便认了。倒过来一思,若爷是龟,那你爹不是王八,你不就是王八蛋吗!哈哈!罢了,罢了。几天不见了,我这痴儿,你可等的我好苦啊~啊!”原来黑衣小将便是这人口中的凌须儒。上了城头,随手将弓矢杂物往身旁箭垛一掷。小将便低头穿戴了起来。一边穿戴,也不忘对着城下男子反唇相讥。

“妈的,凌须儒你有本事给老子下来,老子弄死你。”关外民风本就彪悍,一言不和只得斗个你死我活,哪有这般耍嘴皮子的。因此要说斗嘴,这巫溯与凌须儒相比,可只有巫溯吃亏的份。怒极的巫溯不知该怎样回应,只能瞪起他那铜铃大的眼珠,狠狠的看一眼身后也在笑自己的将士,扭头便破口大骂起来。

“哦~呦呦,啧啧。我的儿,你这这嘴可真~唔~呕~!呃,咳咳~,本将相隔百米且逆风而驻都被迷的是神魂颠倒,佩服佩服。”刚穿戴好的凌须儒,听着巫溯的怒骂,白眼一翻,捏起自家鼻子,缓缓一扇,面露嫌弃,又讥讽了起来。

巫溯听的柳

眉倒竖,大喝一声,拉起一张铁弓,咻咻~,三枝羽尾穿甲箭,隔着百米便连成线射了来。

可不要小瞧了巫溯这一手,单是他手中这铁弓便是由寒铁所铸,绝非普通力士可以拉动,更别提将这三箭连珠线射出。

‘三衍土箭’

只可惜,这三枝羽箭到这城头之时,已是后劲不足。凌须儒身后一位宽松丝衣的老者随手一挥,碎碎的捣鼓了一声,三枝更为巨大的褐色土箭便横空出世,破空声响起。搅碎羽箭后,土箭威势不减,直击巫溯身后的几名千夫长。

嗤嗤,在这八旗雇佣军中身居千夫长这一职位,哪一位不是江湖好手。自这土箭威势可观得老者乃是位魔法师中的阶位强者,可他们也不是吃素的。调动全身元力,双腿猛地夹紧马鞍,手持腰间弯刀或劈或撩。瞬息之间,便破了这土箭。

战场上,事事皆是瞬息万变,刚刚还一言一语骂的欢腾的两军军士皆是不约而同的握紧了自家兵器,只待将军下令,必使对方血流漂杵。

而就在此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来,将士们!人家八旗不远千里来我锦茧关,在阵前为我军将士伐忧解闷,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想必八旗将士们关外喧噪了这么久,口也该渴了。让我等将士解裤,给客人赐予雨露甘瀮。” 语末,对于凌须儒也不做作,打着口哨,一道水流便成柱浇下。当然,这可够不着百米开外的八旗将士,但羞辱一下他们总是可以的。

学着主将的样,除却些许防备的弓兵,楚军将士各个都是解衣撒尿,面露畅快之色,似是这一尿除尽一世铅华,笑得那叫一个得意。

凌须儒与巫溯双方你一言我一语、你一弓我一箭,哪是个战样。倒似是泼妇骂街、地痞做死,就个隔着百米你不攻我不战,毫无军中血气威刚的气势。

“少将军,陛下命虎贲校尉朱迹传令,命你带楚卫骑军,速回楚都。我已将其带至帅帐等候,这里由桦玉接管便可,请您随我回营。”时过不久,一中年文士模样的男子,火急火燎的上了城头,直奔凌须儒。走至近前,杵在凌须儒身后,弓身微屈,低声道。

“不去,我在这儿,待的舒畅惬意。来的时候,也没见他和我爹挽留我。现在倒想起我来了。不去。”此时的凌须儒就像一个刁蛮公子,整个一不知好坏的二世祖。

“少主,现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性的时候,家主身居高位也只君臣之道,你再如此顽虐,必会给家主带来麻烦,望你三思。”中年文士闻声一怒,也不惧凌须儒,开口便教训了起来。

“呵~呵~,凌尘叔叔,不要生气吗。我错了还不行吗!不过,叔叔,你难道没听过‘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吗?嗯~,让我想想…………就说前方战事吃紧,朝廷拨调兵马、辎重有所不足,为守我大楚山河,臣无力抽身,愿吾皇勿怪。不就行了吗!再说,要是抽调走所有楚卫。失去这一机动性强大的部队,要是八旗绕过锦茧关,进入境内大肆烧杀抢掠,我们那什么跟他们的骑兵斗。”见文士发怒,凌须儒立马赔笑,不过话到一半,语气一转,又说出了自己的真是想法。

“你……,唉!罢了罢了,朽木不可雕也。我凌家百世功名,必会毁在你这无知小儿的手里。可悲可叹啊!”原来,中年文士也是凌须儒本家的人。悠长的叹了口气后,自顾自的摇起了头来。

知晓叔叔对自己颇有看法,凌须儒不免生出些许怒气,一对眉峰皱成了川字。语气中含着不耐,沉声道“叔叔,你难道不知朝中派朱迹传令的意思吗?难不成你也不知这朱迹是什么东西?楚国赋税繁重,周边百姓为此地守军,供给粮草,本就不易;外有八旗骚扰,内有‘血师’泛滥,更是让他们的生活苦不堪言。若是让这朱迹掌管此地,任由其搜刮民脂民膏,不知又会平添多亡魂枯尸。呵呵!叔叔,你……是多想让侄儿背上这一辈子也还不清的罪啊!”

“呃……”闻言凌尘浑身一僵,一时语塞,他何尝不知凌须儒所说的一切。略微沉默后,转身便走。用低沉中又有些苦涩嘶哑的声音道“我去拖住朱迹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是去是留,你自己决定吧!”

“嗯!”凌须儒颇为烦躁的挠了挠头,使本就散乱的头发,乱做了杂草。偏偏此时,城下的巫溯声还叫骂个不听。顿时,让他找到了烦躁的宣泄口。

“骏罗,领五百楚卫, 汶石、磐鱼各点兵两千,随我出城迎敌,崖老你掩护我。桦玉,你留守城头,随机应变。”

“是!”

凌须儒身旁几人除却丝衣老人,看起来年岁也不过二十有几,此时却各个尽显杀伐之气。几人无形中可以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杀意,可见其各个都是身经百战的好手。

时过不久,城墙之上备齐了箭垛、滚木、矢石。

凌须儒撇了一眼此时也开始准备攻城的八旗部,眉头拧做一团。“这八旗军到底目的在何?哎!我这一走,也不知是好是坏啊!”

凌须儒露了招武者惯用的黏字诀中的缠丝手,对着长弓一拖一拉,手未触弦,弓便被拉了个满月。

“咻”,长箭的影子在空中闪过,在一名挥舞大旗的八旗旗手身上添了个窟窿,旗子脱手落下,在空中打了个旋儿,跌落在荒草间。

“巫溯,我很好奇。你们八旗放着好日子不过。为什么,单要触你们惹不起的楚国的眉头?我想……不单单是为了作死吧!告于我如何?如果告诉我,我便可以保证今天不杀你,否则!呵呵!” 凌须儒冷哼道。

“哈哈!好!凌须儒,今天也是你我最后一战了,告诉你也无妨。嗯嗯,听好了!我八旗也是受人之托,其中隐情我也不知。凌须儒!其实我也挺舍不得你的,你我斗了这么久,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不过,老大的话,我也必须听。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整军滚出锦茧关。二十万八旗军拿下你这小关也不过是信手拈来,让你们猖獗了这么久也是因为雇主的要求。不过,今日……呵呵!”巫溯看了眼身后已聚集到三万余人的军队,学着凌须儒冷笑的语气,回敬道。

“我#*%#……,这不等于没说吗?顾你妹啊!”凌须儒内心将巫溯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面色一沉,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了。君命难违啊!也许自己必须要离开了。事到如今,今日必须将八旗这个毒瘤铲除。至于巫溯放的狠话,凌须儒根本没有听进去。

笑话,凌须儒已成为阶位高手多年,身边也干将无一不是阶位高手。身后丝衣老者更是楚国位列第四的四阶魔法师。就凭一个八旗,也敢螳臂当车。当然,八旗部也是不可小觑的。要是斗起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话不投机半句多。不说!那我便打到你说。凌须儒哼了一声,下了城头。

看着数千楚军将士,凌须儒接过自家长枪,骑着坐骑‘舌玉’。锋刃直指关外,大喝一声“蛰龙已惊眠, 一啸动千山 。今日,便让他们也尝尝犯我楚国山河的下场。弟兄们!杀!杀!杀!”

“杀!杀!杀!”众将士轰然应命。关门中开,三千楚军精锐如风掠出。楚军骑军两翼乃是弓弩手,骑阵两翼矢如如雨下,八旗人残嚎震天。若论骑术与箭术应当是八旗人稍强,楚军也是占了突袭的便宜。这双方你来我往,各有损伤。

双方战阵临近,凌须儒挥兵变阵,重甲骑突前,枪骑随后,弓弩手被保护了起来。

延伸阅读

洗衣大妈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6bwz.shtml
洗衣大妈诞生于上海,是上海昊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属连锁洗涤服务品牌。现代城市不断发展

永大电梯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p52n.shtml
上海永大电梯成立于1993年9月,是台湾永大机电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大陆投资的机电

安盛华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uh4y.shtml
深圳市安盛华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6年,总部位于深圳。经过17年的发展,安盛华

爱高服饰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yiy1.shtml
爱高服饰将全心配合您定制个性的内容,包括印字印花、绣图打标、选择面料及改动版式,一切

遇见你思密达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gfy0.shtml

赛浪车漆快修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6nia.shtml
赛浪车漆快修率先在中国市场全新引进风行欧洲市场的“数码车漆快修系统”,无须投资烤漆房

宝记烧烤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baux.shtml
宝记烧烤隶属于南京宝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主营产品:特色烤翅烤乳面包大羊肉串。公司在不

神女赋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dsh.shtml
广州市康诺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始创于2006年,时至今日已有14年,有现代化工厂面积

河南车便利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gx14.shtml
对汽车行业有想法的;以及想做未来发展前景好的好业的;欢迎各行各业的投资人来关注环保租

酷咔咔饰品加盟  http://www.foolsonamission.com/b7vk.shtml
酷咔咔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意大利嗨卡士国际连锁集团是国际性连锁加盟管理企业,主营中高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情公寓的盗墓世界在线阅读第6章

    王爷爷用布鞋扇这几下,显然是没留手,才打了两下,陈宗就受不住了,大叫着王爷爷,被王爷爷紧紧抓住的手,也在不停的用力挣扎。可王长青(王爷爷)也不是盖的,当了一辈子的农民,力气显然也不是陈宗这种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肥胖身子能比的。相反,感受到陈宗的挣扎后,王长青手中的鞋子,挥打的更用力了。硬生生把陈宗给打的

  • 361度的爱情在线阅读第四章

    段痕也不知如何作答只好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开始修炼内力的时候一直是这样”宇光玄天经的事情不能暴露段正明也不知说什么,他也未遇到这种事,不过看样子是福不是祸只好回答刚才段痕的问题“痕儿你练功是否过于急切了,你的问题就出在这里,练武之人皆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欲速则不达,你越急,武功反而迟迟不能进步”段痕

  • (快穿)你听见了吗在线阅读第一章

    “你不要忘了,我们结婚是假结婚,有合同的,半年后就离婚,这半年你最好安分点!”见王枫竟然想上自己的床,林悦晗不仅冷声开口提醒王枫,他们之所以结婚是有别的目的的!王枫神情一呆,尽管知道自己跟林悦晗结婚是功利性的,但他还是不忍心在这新婚之夜什么都不做。“半年呢,真什么都不做?”王枫嘴角杨着,已经伸进了被

  • [全职]我绿我自己 (all向)第八章在线阅读

    南宫语和楚禾讨论诊金的事情,讨论的正开心的时候,驭龙村的新村长过来了。这新村长离了老远就搁那招手,隔个半里地南宫语就感受到了他那滚滚如黄河之水的热情,扑面而来。“林少侠,南宫姑娘,可算是找到二位了。村里人感谢二位的救命之恩,咱们小村小户的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们,这大家一合计请二位吃一顿。没什么好的,

  • 全世界我最贪恋你在线阅读第5节

    如果有什么不知内情的天外来客到达这个世界,想必会非常奇怪,这么多千奇百怪的岛屿,为什么最大的岛屿——与伟大航路呈十字环状的红土大陆——基本没有人居住?四海土生土长的人们从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人对于自己出生的土地总是抱有感情的,在大多数人眼里他们如今居住的岛屿就是自己的故乡,而不会去思考为什么不迁移到

  • 海贼:我能修炼一亿次在线阅读第六章

    “我现在......可能......”展鸿支支吾吾地说道。“可能什么?”海棠急切地问道。“不能带你走。”海棠被那句斩钉截铁的话吓的愣在那里,她想过展鸿会拒绝她,但没想到他决绝的竟如此决断,连一句敷衍的话也不说。“哦!那你走吧,你也不用报答我了。我就当做了一次不求回报的善事吧!”海棠垂头丧气地说道。她

  • 爱慕不虚荣第五章在线阅读

    蓝依与竹帛不一样,她首次到忠毅侯府,之前由竹帛口中知道忠毅侯府虽不是晋京城最大的府邸,可内部的景致却是数一数二。当真的踏进来,才发现竹帛所描述的比自己想象中更雅致,她不知道其他世家府第如何,但在她认知中,侯府是她见过最美的。亭台楼阁,堂殿轩榭,环山衔水,藤萝掩映,回廊路转,无不彰显府里的富丽。竹帛说

  • 注定爱你在线阅读第八节

    第八章试炼“凶兽血精,你居然舍得买这个东西啊?”徐帆听到了这话,眼睛顿时就是一亮,一把就是将张琴手中的东西夺了过来。打开一看,果然是发现了一颗类似于晶石一样的东西。凶兽血精,其实是凶兽的心脏制造出来的东西,效用和血气散差不多,只不过威力要比血气散强大的多。甚至据说血气散的材料,就是有这凶手血精。自然

  • 头号迷妹在线阅读第三章

    “还有多久才能到洛神镇!”一人从马车车厢内露了出来对马夫说道:“都已经从琅琊阁出发了2天了,怎么还没到!”马夫说道:“老大啊,你以为神速啊,琅琊阁到洛神镇好歹也有个2000米的路啊,出发2天到这地步已经算很快了,你还想要怎样啊!”对着马夫说话的那人,正是司徒飞宇,他在接到父亲的消息之后连夜从琅琊阁赶

  • 我真的不想继承亿万家产在线阅读第4章

    “咚咚咚。。。。。。”青峰派主峰大钟响起。林风想起今天是初一,每个月初一,各峰弟子齐聚主峰议事,这是千年前青峰派刚成立时,青峰老祖雷老定下的,也一直传承下来,但是现在也只剩下形式而已了。“师父,要去吗?”林风朝玄峰询问道,以往玄峰基本都不参与这类商讨。“去吧,这一年来都未去了,今天刚好有空。”玄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