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风西第传说之10

作者:风西第 来源:17K小说网

那位名噪一时的修仙天才墨仙长曾经在一个刚入门派的小修士院子里停留的消息,几乎刹那间就传遍了初阳峰,待到第二日的时候,分宗内都知晓了这件事情,甚至连丹姬道君,竟也哭笑不得的收到了这个消息。

末了丹姬道君也只是一叹,君琰如此一番作为,只是想让那个小家伙不在门派被人欺负。只是人心一是,又岂是这般简单?

沈诺在墨君琰走了不久,就接二连三的迎了不少前来打探消息的练气期弟子。

沈诺还未修炼,也不好太过得罪他们,因而只能将他们迎了进来,与之周旋。

只是他到底心里是不愿和人相交太过。因此沈诺不奉茶水,甚至连桌椅都不足够招待这些练气期弟子的,让这些前来的弟子只能郁闷的自取蒲团坐在地上。

几次三番之后,那些有眼色的,自然不会再来打扰,剩下的那些,也因为沈诺要去启蒙殿,一天到晚堵不到人,也渐渐消停了下来。

当然,还是有一部分人仍在追问沈诺和墨仙长的关系的。

“沈师弟,我听师兄师姐们说,墨仙长英伟不凡,他如今还不到三百岁,就已经是金丹期顶峰的修为了,是这样么?”

沈诺在坐在启蒙殿的时候,就被冯心心给捉住了。

冯心心、李远、还有齐润止,他们四个要一齐在启蒙殿里度过开头的三个月,沈诺就是想躲,竟也是不能了。

幸好上课的夫子布置了很多任务,虽然夫子并不检查功课,可几人还是尽全力去完成功课,就是完不成,也会努力记下来,待将来再去完成。

沈诺被冯心心追问的额头上的青筋都突突直跳,“墨仙长的事情,不是我能追问的,冯师姐若是想知道,不妨亲自去问。”

说罢,沈诺起身换了个位置。

今日夫子在讲完课后,难得没有先行离开,他问几人道:“尔等修仙,所为何事?”

四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面面相觑。

李远自认年纪最大,想了想,努力憨笑道:“弟子身上有仙缘,就来了。”他说的仙缘,是指修仙的资质,即灵根。

夫子不语。

冯心心是四人里唯一的单灵根,虽然骄纵了一些,可也算机灵。她扬起俏脸看向夫子,刚想说话,身上突然仿佛被大山压住了一般,呼吸都开始沉重了起来。

她惊恐的看着夫子,就听夫子威压一收,冷冷的道:“若是戏言,不说也罢。”

冯心心一张俏脸惨白,半晌才道:“弟子、弟子听说,修仙可以容颜常驻。色衰而爱弛,弟子不想变老。”

夫子冷哼一声,又看向李远,李远眼珠转了转,还想动歪主意,忽然浑身发冷,他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位夫子,纵然还未筑基,可是要拿捏尚未引气入体的他们,仍是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

李远恭敬的行礼道:“弟子求长生。年幼时听说仙人之事时,弟子就开始向往长生之道了。”

夫子又冷哼了一声,目光瞥向沈诺。

沈诺道:“弟子所求,乃能掌控自己,不为他人逼迫。”

夫子这次终于不冷哼了,他深深看了沈诺一眼,却道:“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然后不待沈诺回答,便又看向年纪最小,还是三灵根的齐润止,“你呢?踏入仙道,完成长兄遗愿?”

齐润止板着小脸,有些紧张,却还是点了点头。他还不到十岁,原本在家里无忧无虑的生活着,乍听兄长罹难,他想要大哭一场,就听来人要把他带走,说是长兄遗愿如此。

齐润止不知道什么修仙大道有何用,他只知道,他原本是没资格进内门的,如今受了长兄的照拂,入了内门,他必然要竭力完成长兄遗愿的。

夫子默了片刻,方道:“记住尔等今日所言。还有,从明日起,尔等便可选择自己所修功法,我给你们的建议,”他一顿,拍了拍腰间的储物袋,取出四张折叠起来的纸道,“都在上面。听与不听,尔等随意。我尚未筑基,能教授尔等的也只是修仙最基本的常识而已,如今常识教授已毕,自明日起,尔等便可自行修炼,不必再来上课。”

这位夫子教授的的确是基本常识,比如丹田是什么,天灵盖的位置,修炼的各个阶段如何,宗门和分宗的各项门规的介绍,还有初步介绍了如何引气入体,玉简的使用方法等等。

这对生长在修仙世家的人来说或许是张口就来的东西,可对于自普通凡人间的弟子就是必须要学习的东西了。

因为沈家压根没指望沈诺能修炼到筑基,所以只是很随意的教导他。是以就算到了如今,若是没有在启蒙殿学习的这段经历,沈诺对这些也就是似懂非懂而已。

不过常识沈家没教过他,可如何引气入体,开始修炼,他还是了解的。

只是他了解了,其他人却不觉得仅凭一些口头教导自己就能真的引气入体。

李远迫不及待的问道:“可是夫子,您不看着我们引气入体么?如果有什么危险……”他们倒霉,夫子你就不需要担责任么?

夫子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其他的原本是有其他人教,可是,往常在启蒙殿修习的内门弟子少说也有二三百人,这次的内门弟子却只有你们四人,上面就没有派人下来——你们若是担心,可以去求其他的师兄教导。我只负责教导修仙常识,其余的,就非我所能了。尔等好自为之。”

说罢,夫子就站起身拍拍袍子,潇洒的离开了。

李远显然没有想到,他们这次的人数少,竟然会遭受到这种薄待。他几乎是愤怒的看着其他三人:“同样都是内门弟子,凭什么咱们就要和其他人不一样?人家修炼有人看着,咱们修炼就只能自己各凭天意么?凭什么?我不服!”

他霍的站起身来,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冯心心也恼了,她现在已经了解了一些修炼常识,知道她的单灵根,和其余人相比,她是资质最好的了。就是在整个修真界,她到了哪一个门派,都是人们抢着去要的,凭什么她要在这里遭受这种不公平的对待?

李远不服,她就更加不服了!

冯心心忽然想到了之前试探着来找过她的那个女修,她眼睛闪了闪,仿佛已经有了主意。

齐润止不吭声。他的长兄生前在门派里还认识几个至交好友,他打算先自己摸索,实在不会,就去找他们。先把人情欠下,将来再还罢。

至于沈诺,已经在那三个人犹豫的时候站了起来,去拿了那一张写着他的名字的纸,然后就离开了。——只是他已经打算好修炼墨君琰送给他的诛情诀了,这个来自夫子的建议,不看也罢。

冯心心心里存了那个主意,看了看三灵根的齐润止——这是她一开始就看不上眼的,三灵根而已,算得上什么?再看沈诺,他已经有了那位墨仙长撑腰,将来定有进入天元宗本宗的时候,怕是不肯就这么离开分宗;现在她唯一能拉拢和试探是,只有李远了。

齐润止不久后也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冯心心和齐润止。

冯心心试着道:“李师兄,我可是听说,咱们单灵根和双灵根的资质,放在外面的门派,可是会让人哄着捧着,将修炼资源白白送到咱们手上的。宗门却连教导我们引气入体的人都没有,宗门待我等如此轻贱,李师兄心寒么?”

李远心思灵透,他几乎立刻就听出了冯心心的言外之意。冯心心是单灵根,他也不差。有人去拉拢冯心心,自然也有人来试探他。

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李远不是没动过心,可是他比冯心心想的更多,也更放得下面子,他去打听过了,宗门像他们这种刚进门派的,的确有被其他门派劝走离开的,只是被挖走的代价,着实大了一些。而且,李远心中明白,人可以背叛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即便是再加入一个宗门,那个宗门也未必真的能把自己当成自家人。

可是冯心心要走……他当然也没有阻拦的道理,更何况,有对比才有差距,冯心心背叛宗门,而他受过其蛊惑却坚定不移,可不就是忠心了?

于是他道:“懊恼是真的。只是宗门事务繁多,一时忘了我们也是应该的。师妹娇贵,为兄是一介男子,怎么都可以忍受的。”

冯心心还欲再劝,就听李远叹道:“为兄只是双灵根,这种资质,委屈点就委屈点了,只是师妹的单灵根,呵呵。”他对着冯心心又叹了声气,方才离开了。

冯心心要离开的心思越发的蠢蠢欲动。

沈诺并不知道这些。他离开启蒙殿,就去了交易殿。他已经想好了,既然宗门不管他们如何修炼,那他就自己藏在院子里修炼好了。如果有人诧异,他也可以推说,是他已经亡故的散修父母教给他的,只是他们一心想让他加入门派,才没有让他修炼。

毕竟这种情况也是有的。大宗门招收弟子,向来只收没有修炼根底的弟子。而已经修炼,哪怕只是引气入体了,有些讲究这些的大宗门,也是不肯收的。是以沈诺的理由虽然牵强,却也不是说不过去。

他坐着飞行纸鹤很快就去了交易殿。交易殿各种物资应有尽有,沈诺这次来,一是想要买灵米和灵果,如果有的话,一些低阶的灵兽肉他也是要的;二来就是买些灵谷和灵菜的种子了,灵菜太贵,虽然他离开沈家的时候,已经将沈家厨房的灵菜搜刮了不少,可是他每日都要吃菜吃饭,这些东西,只有少的,没有多的。

沈诺也不是没有想过,干脆吃凡间的食物,或者只吃辟谷丹好了。可是他自出生之日起,就没有吃过一点凡间之物,喝的水都是低阶灵泉,或是水灵根的修士用灵力凝结出只有灵气的水,体内不含一丝杂质,这样好的灵体,于修炼上极为有益,沈诺不想浪费掉。

他心中叹气,想了想还是要尽快酿制灵酒,待修炼到了练气三层,他就可以画符来卖灵石了,到时候他也不至于如此捉襟见肘,连灵石都舍不得花了。

沈诺这样想着,将这些东西买齐,就飞回了初阳峰,先去找年管事报了闭关修炼的事情,就回了自己的住处,挂上闭关勿扰的牌子,进了院子。

沈诺将自己的灵田看了又看,因为没有灵力隔空控物,所以只好亲自下地,花了三天的时间,才将买回来的灵谷的种子种了下去,同时在灵田的聚灵阵内,又用阵旗摆了一个春风化雨阵,他的灵石不算多了,因此代替灵石提供源源不断灵力的东西,就被他换成了从沈家带出来的符箓。

春风化雨阵是用来提供灵植生长所必须的水和风的,能让灵田保持正常的生长,甚至没有人看守也是没问题的。沈诺布置好这些,又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食物做好。

他和沈七、沈迟曾经一起在外躲藏了三年时间,这做饭的手艺自然也练出来了。做了最简单的灵米粥,还有少量的灵菜和荤菜,再将灵果和这些食物放在一个储物袋后,他就进了自己收拾出来的修炼室,将那个小型杀阵和在青云镇高价买的聚灵阵取了出来,开启杀阵和聚灵阵以后,他才开始进入修炼。

他想好了,不到练气三层,绝不出这个院子。至于旁人如何看——他是散修遗孤,又有墨仙长的“看顾”,能一下子修炼到练气三层,又有何不对?

就在沈诺闭关的时候,天元宗的分宗发生了一件大事——分宗的一个刚入门派、还未修炼的单灵根弟子,竟然要背弃乾元大陆第一宗门天元宗,改投合.欢宗了!

延伸阅读

诗仙太白酒加盟  http://www.uni-dot.com/s7tm.shtml
重庆诗仙太白酒业集团座落在举世闻名的长江三峡库区中心城市——万州,近代诗仙太白始创于

戴梦妮珠宝加盟  http://www.uni-dot.com/uz1r.shtml
戴梦妮珠宝为深圳市戴梦祥珠宝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深圳市戴梦祥珠宝有限公司集产品设计,研

华拓进出口贸易加盟  http://www.uni-dot.com/nygj.shtml
杭州华拓进出口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1月18日,总部坐落在美丽的杭州西湖畔,注册资

大思英语加盟  http://www.uni-dot.com/u6zf.shtml
品牌简介:2005年,中国首俩位世界记忆大师创办了大思教育公司,是中国Zui早从事系

云程金融超市加盟  http://www.uni-dot.com/ut8p.shtml
云程金融中国金融超市模式先驱,成功复制Yin利门店600家!云程金融5S风控模型源于

良家洗衣加盟  http://www.uni-dot.com/bhgy.shtml
上海良家洗衣器材有限公司是致力于洗涤设备制造、洗涤助剂生产以及洗衣店连锁事业的专业企

绿思源加盟  http://www.uni-dot.com/yduu.shtml
郓城县绿思源生态农业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160万元。专职致力于药食同源保健保健

油惠多多加盟  http://www.uni-dot.com/bg1y.shtml
礼品之王全国通用加油优惠卡详情介绍根据公安部交通管理局数据,截至2018年末,中国汽

校村炸鸡加盟  http://www.uni-dot.com/upry.shtml
校村炸鸡(KyochonChicken)是韩国知名的连锁炸鸡店,韩国知名的老字号本土

爱丽丝珠宝加盟  http://www.uni-dot.com/feh.shtml
爱丽丝珠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宝石矿山投资、珠宝设计研发、生产加工、品牌连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那个悲伤的少年在线阅读第四章

    帝沧溟幼年之时母妃病逝,却备受沧月太上皇宠爱而潜心栽培,十二岁便跟着大将军驰骋沙场,骁勇善战,屡建奇功,边境蛮夷都忌惮与他,称呼他为“冥王”,更有传说,冥王驾到,寸草不生!可见其厉害!而溟王殿下的绝色容貌更是得宫廷内外无数女子爱慕,怎奈,这位爷,却是自小不近女色。昔日,太上皇尚未驾崩,带着这位皇孙出

  • 别惹橘猫在线阅读第十节

    “主人,本体还有一句话要我带给您!”“什么话,直接说吧!”“本体说让您尽快将系统升至二级,然后升级太阳花,他留了个惊喜给您,还有因为这次本体强行从沉睡中传音,所以苏醒时间可能会延后。”“小智他……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主人,阿古已经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了!”“好,我知道了,薇薇安

  • 快穿妖孽皇子宠翻天之这三天

    “那个女的你认识吗?”欧阳丹娜还是想确认一下。“谁?哪个女的?”李泽豪无意识问起。“就是把你害骨折那个女的!”该怎么回答?李泽豪决定摇一摇头,摇头这个意思太多了,比如不知道,不认识,不想说。就看林华母亲怎么猜吧。“这就对了,真是气极我了。”欧阳丹娜说把事情的经过又重复对‘林华’说了一遍。李泽豪默默不

  • 爱我没结果在线阅读第6节

    不过很快,杜灵就蹦跶不起来了。因为她和秦枫回宿舍的时候,发现宿舍门口居然拉了个大大的横幅。上面写着:罗奥爱杜灵一万年!字的旁边还配了个一箭穿心的图案,要多套路有多套路。秦枫忍不住扶额叹息,这个表白还真的是……太简单粗暴了。杜灵几步上去将那个横幅扯下来扔进了垃圾桶,一脸嫌弃的看着被围观的男主角:“我说

  • 炮灰重生自救攻略第九章在线阅读

    照这样算,沈林之竟然参加了升学考试。他想起那个考试前两天躺在医院险些被医生宣判死刑的人,心情复杂。那个被人推着上考场的人,十有八九是沈林之了。这种堪称胡闹的行径,不像沈林之会做的。这次倒是稀奇。…按沈林之的智商,在医院躺着自学都不怕落下课程,况且又有个显赫的家世,什么家教请不到?但他非一拐一拐地在保

  • 不负荣光,不负你第一章在线阅读

    A市,双子大厦送入云端,街口人来人往。叶涵一袭白色长裙,手里紧紧攥着户口本等证件。她打量着来来往往的男人,但是没有一个人停下。搞什么鬼?说好在在碰头,这时间都过了,人也没来。叶涵脸上露出一丝焦躁,眉头微微皱起,朝着远处望去。“哧!”耳边忽然传来车子紧急刹车的声音,回过神来,只见一辆银色迈巴赫停在了前

  • 媳妇是上辈子捡来的[末世]之船舱中躺着一个人类

    火星上发现外星飞行器一事,在世界各国都引起了极大的震动,无数民众和媒体都在关注此事。知情的各国政府虽然极力掩盖和隐瞒,但是民间渔轮却是越演越烈。迫于社会各界压力,M国政府不得不承认了外星飞行器一事,并且公布了已经让远航者号将外星飞行器带回地球进行研究。这个消息一出,举世皆惊。政府的公开承认,无疑是确

  • 西游记之九世一生在线阅读第1节

    沐尘,一名扑街作者。自写书以来,从未签约,更别提上架了。“唉,难道真是天妒英才吗?为什么优秀如我却依旧无法签约?真应了那句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是的,沐尘又一次被拒签了。写书五年,这已经是他开的第99本书了,可依旧失败了。就在沐尘准备新建第一百本书的时候,忽然,他眼前的电脑屏幕一闪,画面

  • 雷鸣少年在线阅读第9节

    去华阴的路上颇有些不顺利,途中走到一半的时候,车子突然爆了胎,等到华阴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二叔带我们来到一座古宅,听说是他这次的主家,到那里时前厅已经坐了四个人。都是些熟面孔,一个是谷家的老鬼,一个是二叔的伙计,也算是他的帮手,专门帮他接一些坑蒙拐骗的活计。另外两个一个年纪较轻约莫三十出头,另

  • 漫威之全能法师之渡口大战(4)

    我们御风走了一百里,就到了魑所说的渡口。这时已经入夜了,天上挂着的月亮被黑云遮住了。渡口驻扎着红色的焱王的军队,星罗密布,一眼望不到边。过了渡口就是垚王的地界了,也不知道魉把信送到没有。“我们悄悄的跟在大军之后,随机应变。现在他们把着渡口,我们不能在大战之前赶回去了。”魑看着焱王浩浩荡荡的大军,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