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洪荒龙鹏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陌赏花开 来源:纵横中文网

“聆音姑娘,云某听闻焌漓公子受了伤,特送来——”翌日清晨,「兰枕素」的门被叩响,聆音打开门见是云恨水,立即就把门关上了。云恨水托着锦盒,笑容僵在脸上,他就如此不受人待见么?也罢,既然美人如此嫌弃他,他也只好走人了。只是他走的时候三步一回头,总以为身后的门会为他打开,然而直到他看不见「兰枕素」的大门,那扇门也并未再度打开。他心中更觉郁闷。

路过「胭脂雪」,却见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坐在石阶上抱着膝盖、身体还有些颤抖,似乎是在抽泣。他是怜香惜玉之人,自然要上前问问她究竟发生何事。

“姑娘,发生何事?你为何在此哭泣?”尤其她还哭得如此隐忍,着实令人心疼。

锦香抬起头,却撞进一双深邃的带有担忧与关怀的眸子,立即别过头去,伸手擦掉眼角泪痕,闷声说道:“我没事。”

“我不信。”云恨水斩钉截铁地说道,看来这丫头是受了委屈又不敢对外人言说,他倒要看看她的主子究竟是何等凶神恶煞之人。

“啊?”闻听此言,锦香立时有些惊慌,这人该不会要为她去找公主罢?“多谢公子关心,锦香没什么事,只是想家了。”

“骗人!”云恨水有些气恼,她双颊还有些红肿,想来是挨了掌掴,也不知她受这样的委屈已有多少天,似乎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明明也是位美人,竟然受到这样的委屈,是可忍孰不可忍?

“公子,我求求你,你若不能带我走、护我一世周全,便不要插手,否则锦香的日子只会更难过。”锦香也很想有人能为她出头,可是花间云霓是公主,而她只是一个最下等的奴婢,就连一般的宫中侍女都比不上,可是若是这位公子只是随随便便帮她出口气,那么她今后的日子会更加凄惨。

“既然如此,那我便只能说声抱歉了,我还有事在身,不能带你走。不过我有一言,你需谨记,丫鬟也是人,若是实在受不了了,也无需再忍受,以后若有机会能离开便离开吧。这个给你,锦香姑娘保重!”云恨水被锦香的话堵住了,可惜他也无法将她带走,真是惭愧啊!于是便取出一块手帕递给锦香,尔后举步离开。

“锦香!”云恨水刚离开,房中又传出花间云霓带着怒意的呼喊。

锦香仍在发愣,拿着手帕不知该往哪儿放,她长到这么大,从未遇到对她如此和善之人,直到花间云霓又喊了几声才回神,慌忙将手帕塞进怀里伸手擦掉眼泪,踉踉跄跄地进屋。

花间云霓身受重伤,躺在床上,见她好半天才进来,便怒道:“锦香,你耳聋了么?”

锦香立即跪下,颤声说道:“公主恕罪,锦香——”

“好了,好了,过来扶我起来!”花间云霓见她又是这副模样,更觉厌恶,在她面前总是浑身发抖,好似她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一样,真是恶心极了!

锦香慌忙起身过去扶花间云霓,花间云霓一动就感觉到身体剧痛,「叹飞花」里住的人果然是高手,那个该死的钱富贵,竟然引她入陷阱,害得她受此重伤,等她伤好了,她一定要好好跟钱富贵算这笔账。不过不知「叹飞花」中究竟住的什么人,她竟连他的面都没见到就被一道轻描淡写的攻击打成重伤,此等人物她招惹不起,但该死的,这等耻辱她绝对咽不下去,她一定要请父王为她出气。

神之子

“聆音姑娘——聆音姑娘,聆音姑娘?”第三日正午,云恨水又来敲「兰枕素」的门,然而无论他叫多少声都是没有回音,顿时有些丧气。这时,新上任的掌柜钱百万笑意盈盈地走过来,说道:“云少庄主,这间房的客人今晨已经退房离开了。”

云恨水讶然失色,离开了?啊,都怪他睡过了头——不过这个掌柜看上去似乎有些奇怪,不过他也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奇怪,只是感觉掌柜的心情似乎特别畅快。

钱百万暗自得意,他当然畅快,总算换成钱富贵去伺候怪老,他在此处也能得个清闲,好不容易得了自由,若不好好享受一番便是枉费时光。他们两兄弟长得一模一样,寻常人自是无法看出他们的区别,何况外人只知薄情馆的掌柜姓钱,至于究竟叫钱什么除了薄情馆的人也无人知晓。

云恨水无奈长叹,昨日刚送走了赤月兄,没想到今日又不见了聆音姑娘,看来他注定要孤身上路啊!

神之子

“巫月君,问剑之宴还有三日便要举行,你我也该上路了。”「妙音宛」中,公子余弦来到,莫斜阳正斜躺在床榻之上,闭目养神。

闻言,莫斜阳亦并未睁眼,只是淡淡说道:“华耀都距无情山庄不过数百里路程,今日便上路是否太早了?”不知为何,他竟有些贪恋这几日在薄情馆的宁静。每日与公子余弦一同抚琴吹箫、泡温泉,他的人生从未如此轻松惬意。他似乎爱上了薄情馆不许动武的规矩,一旦迈出那扇大门,他便要再度置身江湖的血雨腥风之中,可他又不得不置身其中。

“巫月君莫非爱上了薄情馆的宁静?”公子余弦见状笑问。他也喜欢薄情馆,虽不知馆主是何方神圣,但能够定下不许动武这种规矩还能一直保持,必然也是一个世外高人。正因此处宁静,他才选择长期逗留此地,不过既然结识了巫月君,巫月君身上似乎还有不可轻抛之天命,身为好友,他自是不能悠然旁观。

良久,莫斜阳并未说话,只是握着玉箫的手又加大了几分力道。若是上天垂怜,让他早日寻得那人了却夙愿,或许他会愿意长留此地。

公子余弦也就静静地坐着,在这江湖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巫月君身上背负的过往不知又会是何等痛苦。只是他不开口,他也不会强迫他说出口。

“你一向不管闲事,想不到那日你竟会出手。”沉默过后,莫斜阳幽幽开口。

公子余弦轻笑一声,“现如今,像那般面对生死坦然无惧只为保护佳人的少年可是不多见了,何况他本身并无修为,竟能接住花间云霓的「凌云鞭」,确是可造之材。”

“莫非你要收徒?”莫斜阳又问。

“我之功法特殊,常人是学不会的。”公子余弦摇头,他之功法,若非同族是无法修炼的,如若不然,他倒是真有兴趣收那个少年为徒。

莫斜阳“哦”了一声,也不再说话,他看不透公子余弦,也不想看透,正如公子余弦从不问他之来历,既然是为知己,总有一日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彼此。

神之子

神谡望着眼前的几个黑衣侍者,还有那一顶漆黑的轿子,一直带着微笑的脸此刻笑得更加深邃。

“喂,你们三人快快让开,阻拦幽冥使者前行之路便只有死路一条!”狭路相逢,神谡三人还未说话,抬轿的四人便停下脚步,左前一人冷冷说道。

四人散发出的气息阴森森的,聆音吓得立即抓住焌漓的衣袖,往后躲了躲。

焌漓亦是神情凝重,严阵以待,这四人看上去不似易与之辈,而且杀气十足,虽然他相信神谡大哥的实力,但神谡大哥对于凡人不会使用神力,倒不知要如何应对这四人。

而神谡脸上的笑容却是更加深邃,竟多了几分明媚,见焌漓和聆音对幽冥使者颇为害怕,便笑道:“焌漓,聆音,没有宝剑与请帖便无法参加问剑之宴,如今宝剑却是送上门来了。”

“啊?”聆音一怔,难道轿子里有宝剑?神谡大哥要抢他们的剑?

“小子,你说什么?”幽冥使者闻言,怒吼,立即散出一道气劲,向神谡袭来。

然而神谡只是轻轻一笑,弹指间便化解了他的攻势。

幽冥使者怒气更盛,原来这三人之中还有高手。

“留下「岁月轮」。”神谡依旧带着迷人的微笑,语气温和。

而幽冥使者闻言勃然大怒,后面的两个人同时发招,招招凌厉,直取神谡周身要害,而神谡只是随随便便闪躲,并不还招。“吾只要「岁月轮」!”

于是又有一人加入围攻之列,然而依旧未能拿下神谡,于是那为首之人终于动了,四人合攻竟布起了阵势,一时间竟使神谡的行动有些许滞缓。他又是一笑,运转功法,一闪身便离开阵势限制范围之内,再一闪身便回到了焌漓和聆音身前,而他手中却多了一把剑鞘漆黑、剑柄为圆形带着十二根铁针的宝剑,看着十分神圣。

幽冥使者怒不可遏,究竟是什么时候这人竟然脱离阵势还取走了轿中的「岁月轮」?“放肆,交出「岁月轮」,留你全尸!”

“吾只需借用十日,十日之后完璧归赵。”神谡笑容温柔,“焌漓,聆音,走。”

“小子,留下你的姓名!”见他们三人要走,幽冥使者立即就要拦阻,却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但「岁月轮」绝不能丢,更漏永厉声喝道。

“吾名神谡。”神谡、焌漓、聆音三人骑马而行,很快便消失在幽冥使者眼前。

神谡,神谡,神谡,好奇怪的名字,更漏永在心中默念这个名字数遍,明知他们是幽冥使者,又能隔着轿帘认出「岁月轮」的人,还能轻而易举突破他们四人合围,必定大有来历。

“破梦、碎魂,速回幽冥神殿将此事禀报鬼君,我与罗泣留下继续追查神谡踪迹。”

“是!”

延伸阅读

Vitae绯黛化妆品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bfsd.shtml
Vitae绯黛化妆品加盟详情巴黎绯黛,享誉全球的“眼妆世家”,法国最着名的化妆品经典

长田优品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bbry.shtml
长田优品奉行“简约、时尚、品质感”的生活哲学,“一切让产品说话”的品牌主张。“买进口

韩译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p6wi.shtml
韩译打底裤是一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型服装企业。多年来

唯美家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npd2.shtml
唯美家纱窗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公司主营:防蚊纱窗、纱门、核心铝合金门窗、木

哈拿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aurg.shtml
哈拿饰品是欧美饰品、韩版时尚饰品项链、手链、耳环等!、饰品配件、耳环、挂饰围巾等产品

FLS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yhmt.shtml
FLS手机壳总部是一家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科技生产服务型企业。实力雄厚,重信用、

王银丰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xo3c.shtml
王银丰窗帘是提花遮光布、印花遮光布、水溶绣花、遮光布白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拥有完整、

relay经纬书店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umgr.shtml
一本好书、一杯咖啡甚至一家品质的店,都能打发在机场候机时的无聊时光。全球知名的高品格

阿拉法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xo2j.shtml
阿拉法服装以拳头产品(中档全棉、雪纺、真丝类的欧美与日韩风格的衬衫,连衣裙系列)赢得

业诚柴油机加盟  http://www.aaadisplaygroup.com/xn1y.shtml
本公司有良好的企业形象。我们始终以:“客户的满意,就是我们的追求”为经营宗旨。为客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与名侦探的约定在线阅读解锁天赋

    清晨易尘他们早早的来到班级,他们所在初级修炼二班,学生只有三十个人。此时所有的学生都早已经坐在了教室。其实初级修炼班的学生,与易尘一样。对于修行的相关知识同样未知和好奇。毕竟大多数人都是从小山村来到这里,其父母大多数是农民,条件好一点的顶多是个工人。但是对于修行一途也是一片空白。没过多久,一位年轻的

  • 星河漫游历险记之未婚妻(2)

    次日清晨,我起了个大早,昨晚睡不惯木床硌背,最后还是勉强入睡。顶着凌乱的头发坐在梳妆台前舒服的打了个哈欠,手偶然碰撞到一个圆润的东西,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响声。拿起来看——原来是一串铃铛,我笑了笑,大概是用来祭祀用的。听见窗外传来鸡叫声,看看窗外春色正好,我坏笑了一下,铜钱嘛,也可以用得着。不出几分钟,

  • 请叫我魔王大人第四章在线阅读

    相泽克制着把她甩下来的冲动,说:“我是说你不按时出来就硬背你,现在你守时了得自己走。”他虽然比庄小枣大三岁,但男孩子发育慢,他也没比庄小枣高出很多,好在庄小枣骨架小,不算太重,他才没有被她猛扑在地。“为什么!守时了要有奖励的呀,”庄小枣强行赖着,从小被宠着的小孩都有得寸进尺这一项技能,相泽对她好了点

  • 我的传奇岁月在线阅读第2节

    拉着自家胞弟的手,修普诺斯在心里默默的念到:“这是哈迪斯陛下,这是我上司,我不能有什么非分之想,对,绝对不能有非分之想!可...可是...陛下现在的样子真的好美,我,我...想着哈迪斯躺在床上时那堪称绝美的容颜修普诺斯只觉得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哦不,应该说已经流出来了,摸了一下,果真是鼻血,瞬间,一个

  • 深渊里的花在线阅读第3节

    “师姐?师姐?”玖歌推搡着怔怔出神的柳凄叶,差点因为力道过大把她推倒在地,柳凄叶一个趔趄,道:“怎么了?”玖歌打量着她,一脸狐疑:“你现在是谁?”“你说呢!”柳凄叶甩了玖歌一个白眼。玖歌撇了撇嘴道:“你刚才的样子真的很像师姐,我还以为是她还阳了呢。”不知道在身体里的凄月听到自己的小师妹用“还阳”这样

  • 我养了只母皇在线阅读第5节

    公司的聚餐上,一贯不参加这种场合的宅男被兴奋的后辈们灌了很多酒。那些嘴上说着敬仰和崇拜的后辈们排着队来敬酒,不太习惯这种场合的宅男松口喝了第一杯,于是就有了第十杯、第二十杯。有年长的同事喝多了感慨时光的飞逝,于是宅男也模模糊糊的想到,他跟运动狂魔,已经在一起四年了。运动狂魔刚出事那会儿,自己那有勇无

  • 异种部队在线阅读第6章

    “自是无妨,只是……”素和九弦说着,却微微听了一下?“怎么?怕了吗?”长平公主笑着说,“看来皇婶在外界是浪得虚名呢。”“长平,你恐怕是误会你皇婶了。”萱贵妃对长平说,又转向素和九弦,“王妃娘娘琴艺高招,本宫听闻王妃娘娘所弹之琴皆为九弦之琴。兴许是因为这普通的琴,王妃娘娘用来不够合手罢。王妃,本宫说的

  • 网游之海贼天龙人在线阅读真的是她(2)

    林佩佩听到林宏江的声音,立马松开抱着老妈的手朝刚进门的老爸飞扑而去,林浩天下意识反应过来赶紧大喊一声。“佩佩,慢点!”随后也跟着追了出去,看到林佩佩挂在老爸脖子上的手,呼了口气,在心里暗暗庆兴了一下,还好,老爸没有他那待遇,要不真不知道老爸那老腰能不能承受得住。一家人在饭桌上天南地北的边吃边聊,林佩

  • 为众生在线阅读第4节

    林成英从小就开始学习道术,全都是自己偷摸的在学,并没有师父在旁指导。而这些道术的来源,是他的爷爷,也就是前文所提的那位林公子。林成英祖上的产业,已经在他爷爷当家的时候,便毁于一旦了。他爷爷没给他老爹留下什么家业,全是些道家典籍,还有林公子自己的随笔,以及一本残破秘籍《玄微真记》。闲来无事的时候,林成

  • 楚谋在线阅读第一章

    从左至右,从小到大,五个石墩,一根麻绳,十丈见方,百米高树,极尽简陋的陈设如果不说,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修炼场。东方的鱼肚白刚刚冒头,家里的鸡早早打鸣。每日在鸡鸣中起舞,在鱼肚下狂奔,小小的修炼场上每一样东西都不能放过,当阳光洒在身上的时候,打坐正当时,打坐干什么,吸收天地之灵气,滋养自身之体魄。云枫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