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红楼之贾家边缘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简梨 来源:晋江文学城

红——

漫天火光应和着大.片血色席卷了霍弈君的神经,染红了他的双眼,叫他无法呼吸。

依稀间,有人捂住了他的口鼻,附在他耳边轻声说:“弈儿,不怕啊,很快的,很快的……”那声音很低,很柔,就仿佛眼前铺天盖地的灼热火浪不是吞人的凶兽,而是春日里的暖阳一般。

可被害怕和恐惧萦绕的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他挥舞着双手,蹬着双.腿,奋力挣扎,附在他耳边的人又说:“弈儿,别怪妈妈,妈妈舍不得把你一个人留下来,你爸爸已经在下面等我们了,很快我们一家三口就能团聚的。”

说罢,捂着他口鼻的手猛地加重了力道。

窒息感让他慢慢放弃了挣扎,惊恐的眼神开始涣散,脑海里突然浮现出爸爸昨晚说的话,“弈儿要乖乖听妈妈.的话,爸爸周六带你去水上公园玩。”

——砰砰砰!

“文年,君琦!”

“快把门砸开,老霍一家子还在里面呢!”

“南山,你竟然又尿床——”

天刚微亮,尖利的咆哮声打破了小镇的宁静,惊醒了陷在梦魇里的少年。

少年嚯地睁开眼——

“哎哟!疼疼疼……”

“知道疼就对了,你昨晚是不是又偷偷喝酒了?”

“没……”

“还敢说谎,老娘今天不打死你这个兔崽子老娘就不是你.妈!”

“亲妈哟,你可小声点,让人听见你儿子我还怎么做人啊。”

“呵!你有胆子尿床,还怕别人知道?”

“妈,亲妈,求您别说了……”

讨饶声断断续续传入少年的耳中,他睁着双眼,目光涣散地望着灰暗的房间。

房内没有开灯,窗帘紧闭,呼呼风声吹动着窗台,传来‘哐哐哐’的声音。他撑起身子坐在床头,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方才的噩梦是他六岁时发生的事。

霍弈君掀开被子,赤脚下床,摸黑来到窗前的书桌,拿起桌面的烟和打火机。

‘呲’的一声,昏暗的房间里立时亮起一簇火苗,明灭的火光映出他晦暗不明的脸。

他夹着烟,拉开窗帘,推开窗子,晨风迫不及待地把新鲜空气挤进沉闷的室内,细雨在微风的吹拂下,倾斜地打进窗台,溅到书桌台面上还未合起的日记本上。

时值初夏,两季交换之际,空气中还夹裹着未褪去的寒意。

寒气透过冰凉的地板,渗入他的脚心,可他丝毫不在意,只是动作娴熟地抽着烟,眯眼望着窗外生机盎然的绿色植物和行走在雨中的佝偻人影。

在他儿时的记忆里,父母是对很恩爱的夫妻。

父亲英俊伟岸,妻子美丽温婉,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

本该是令人羡慕的家庭,却在一夕之间全变了,温婉的母亲在睡梦中杀死了父亲,然后放了把火想焚烧了自己和儿子。

可就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母亲突然后悔了。

她听到了有人砸门,忍着被烈火灼烧的痛楚,把还有一丝意识的儿子送到了门口,然后毫不留恋的回到火海中。

这是他的梦魇,走不出去的梦魇。

想到这儿,他猛吸了一口烟,苦涩的烟味盈满整个口腔,他眉峰微微一皱,恰时门外传来一声‘嗞嘎’声。他连敛起思绪,掐灭星火,随手丢出窗台,其后站在窗前散着身上的烟味。

门外有脚步声来回走动,片刻后又响起了关门声。不到一会儿功夫,就见方才看见的熟悉身影撑着黑色雨伞行走在纷飞的细雨中。

霍弈君从楼上看着姥爷走远,这才拉上窗帘,转身打开房门。

与隔壁的鸡飞狗跳不同,江家此时一片安静。

他走到客厅,客厅有些昏暗,唯有木桌上放着一大束白色菊.花分外显眼。

菊.花……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一眨眼都过去十二年了。

收起心中的思绪,抬步走到客厅的卫生间。卫生间很小,仅三平左右。

他站在洗手台,打开水龙头,哗啦啦的水流倾泻而下,他捧起冰凉的水,扑在脸上,冰冷的水温带走了额头上的冷汗,也让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清明起来。

他抿了抿唇,抬起头来,凝眉望着镶嵌在墙壁上斑驳点点的镜子。

那是一张稍显青涩的脸,许是做了一整夜噩梦的原因,气色不太好,眼睑处蒙着一圈淡淡青色。水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晶莹的水珠顺着他额前的发梢,缓缓的流淌到他白.皙的脸颊上,蜿蜒而下。

他抬手抹去脸上的水,从置物架上抽.出牙刷,一边挤着牙膏一边思考今天的行程。

今天是清明节,学校放假,摊子也可以放一放,那他祭拜过母亲和姥姥后就没什么事了,不过,依姥爷的性格,等他祭拜过母亲和姥姥后,应该是会让自己去隔壁的竹清镇看望霍老太太!

想到霍老太太,就会想到住在霍老太太隔壁的艾春花,而艾春花的妈妈……

他端起洗漱杯,含了一口水,仰起头来,在狠狠地吐出来,仿佛这样就可以让心中的郁气随着口中的水一起吐掉。

洗漱完毕后,他回房间换了身衣物,又把日记本合上装进铁盒子里,然后锁在书桌抽屉里。等他再出来时,就见姥爷正一身湿气地从外头走了进来。

天色还早,才刚刚放亮。

姥爷站在门口收伞,脚边放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香烛、纸钱等祭拜所用的物品,见到外孙起来了,道:“难得休息,怎么不多睡会儿?”

“已经习惯了,到点就醒了。”他说着话,上前接过篮子,篮子放到客厅的桌子上,又回身去搀扶着老爷子到椅子上坐下,这才去厨房端来一杯热茶,递给老爷子,道:“喝杯茶暖暖身子,我去陈阿爷家买早餐。”

江老爷子沉默的点头。

霍弈君走到门口,抽.出一把雨伞,打开门走了出去。

南山赤着膀子在门口刷牙,听到隔壁有动静,他刷牙的动作一顿,也不管满嘴的泡沫,放下漱口杯拔腿就跑到院墙边,踩着墙边的木墩,双手扒在潮.湿的墙头,探出脑袋,正好看见一身形修长的少年正在打开雨伞,咧开嘴角道:“霍弈君,你还记得你昨晚说了什么不?”

霍弈君撑伞的动作一顿,循声望去,就见左边围墙上探出一个黑小子,黑小子剃着板寸头,浓眉大眼高鼻梁,唇边涂着一圈白色泡沫,在他黝.黑的肤色映衬下,尤为醒目。

他收回视线,淡淡道:“我说什么了?”

黑小子叫南山,是方才隔壁尿床的那位,也是他从小一块长大的兄弟!

南山一听这话,就知道霍弈君肯定不记得,他龇牙嘿了一声,双手攀住围墙,双.腿一跨,动作利索地翻上墙头,平稳落地后,上前就想去揽霍弈君的肩膀——

——啪!

霍弈君嫌弃地拍开他的手,后退了几步,用伞尖顶着他的胸膛,皱眉道:“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还有,我昨晚说什么了?”

“瞎讲究!”南山不满地嘟囔了一声,跟着又腆着脸凑上前,压低嗓音道:“那个……艾春花真的是你的未婚妻啊?不是我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娃娃亲啊?”

他说的义愤填膺,可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幸灾乐祸,“那个艾春花要长相没长相,身材跟豆芽菜似的,听说她还经常跟校外那群小太妹混到一起,怪不得你要瞒着,换做是我,我也不乐意认下这个未婚妻。”

霍弈君瞥了他一眼,幽幽道:“你今天早上又尿床了?”

南山黝.黑的脸霎时变的黑红。

他怒瞪着霍弈君,嘴巴哆嗦了几下,却始终没找到反驳的理由,只得轻咳了一声,飘着眼神转移话题道:“那个……那个我昨天跟你说的表弟,今天会到,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车站接人啊。”

霍弈君望着南山脸上的虚色,眼底闪过一抹笑意,边撑雨伞边道:“我就不去了,今天清明节,我等会儿要去陵园,下午还要去一趟竹清镇。”

听霍弈君提到竹清镇,南山也收起了脸上的表情,道:“那行吧,回头我再介绍我表弟给你认识。”

“季尧表弟,这里!”

宁致背着单肩包,拖着行李箱跟着几位乘客走出了车站。

外面飘着小雨。

斜风细雨细密地飘,打在他的脸上。

他拒绝了揽客的司机,走出拥挤、混乱的出站口,顶着小雨来到马路边,看到马路对面有商贩推着小吃车在卖小吃,食物的香味随着氤氲的热气飘到他的鼻端。

他摸了摸干瘪的肚子,刚准备过去,就听到有人似乎在喊他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

宁致抬头望去,就见马路的斜对面一穿着粉色雨衣的少年坐在小绵羊上正冲他招手,正准备走过去。对面的少年似是察觉到了宁致的心思,又急忙开口道:“弟啊,你别动啊,我过去接你。”

说罢,他探头左右观望,见马路上行人少了些,赶忙启动小绵羊,哧溜一下,冲到宁致跟前,手握刹车,踩住支架,一跃而下,然后龇出一口白牙,抬起拳头碰了碰宁致的肩膀,笑道:“臭小子,终于落到哥手上了,敢叫哥小黑皮,看哥今后怎么收拾你。”

宁致挑了挑眉,道:“好的,小黑皮。”

南山接过行李箱,正准备放车上,听到他的话,眉心一抽,“我比你大,你要叫我哥,别总是没大没小的。”

“……你也就比我大一天。”

南山放好行李箱,转身递给宁致一把雨伞,随即端着兄长的架子,虎着脸教训道:“大你一天也是大,不接受反驳,快叫声哥来听听。”

宁致沉默了片刻,突然道:“你现在还尿床吗?”

南山:“……………………”一个两个的,没完了是吧?!

延伸阅读

武侠之毒杀天下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sm6j.shtml
月光淡淡的洒在门前,照亮了下楼的阶梯,下楼的同时男子望向了街道,街道上可谓是人山人海

仙武御道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eogcea.cn/a48k.shtml
指针所对着的区域反转过来,变成了一本书的图案。抽取获得奖励自动进入系统背包。张牧在系

与银行高管那些事在线阅读做个小生意  http://www.eogcea.cn/pf7k.shtml
古语有云:一封耕耘,一分收获。这话用在萧平之身上再合适不过,在他这些日子的刻苦修行下

一拳超人之火影培养系统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unj7.shtml
姬长青喘着粗气打开**仓,起身出来,惊讶地“咦”了一声,本来以为会像以前激烈运动之后

我不要成仙之第八章  http://www.eogcea.cn/d27q.shtml
尤氏倒不是怕贾效发脾气,而是担心贾珍当真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毕竟,抬出家法的事也不

学霸同桌是我死敌之活捉张纯  http://www.eogcea.cn/amiy.shtml
次日,毒辣的阳光从半空撒下,气候颇显恶劣。等到单经自然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接近午时了。

亲爱的皇太子殿下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uawm.shtml
礼堂气势恢宏,浩瀚的穹顶是一片能以假乱真的人造天空,想要晴空万里就晴空万里,想要星辰

把我所有热情都给你在线阅读异变!(求收藏!求支持!!)  http://www.eogcea.cn/yphw.shtml
此时卧着的小金身边竟然出现了空间的波动,一阵阵的空间涟漪在它的身边向外扩散,紫易感觉

修仙之最强系统落地  http://www.eogcea.cn/s4lc.shtml
声音传来的瞬间,我看到梁先生整个人从凳子上猛地站起,而我连忙到了梁先生的身边,问他是

大将神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eogcea.cn/xlzv.shtml
“盖亚你终于到了。”大大的荧屏发出点点光芒,呈现的是一个带着帽子的军官机器人,他一脸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万界大自在系统在线阅读第10章

    “极重?可是从哪里找这样的地方?”杨皓睁开眼睛看向杨岚。杨岚这时却轻笑一声,只见她素手轻轻一挥,一片灵光瞬间撒入大地,这一瞬,杨皓一个趔趄差点跪在地上。屋子中的重力激增!“爸爸,你先适应最简单的十倍重力,等完全适应后我再给你增重。”杨岚说道。杨皓经过短暂的错愕后慢慢坐下来,开始按照八极炼体功法的口诀

  • 成龙历险记中当恶魔之大海与他

    苏曼这才羞答答地穿上了易烊千玺的外套,外套上还留有易烊千玺的温度,暖暖的。苏曼很合时宜地想起了在粉丝圈子里流传的一句话:易烊千玺有体香。她很想低头闻一闻外套上面有没有香味,但是又觉得这样的行为很变态,要是易烊千玺以为她脑袋不正常讨厌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苏曼吸吸鼻子,忍住了内心的想法,顺带小小地鄙视

  • 出剑第8章在线阅读

    掺着星星点点般的金光的大殿,大殿中央是一处高台,高台上有一王座,王座并没有过多粉饰,那王座上刻着一个金色绿边的林字。王座上坐着一位神态庄重的中年男性,那男人黑发中的点点白色也是让他显得沉稳许多,男人神色表现出一丝担忧,左手搭在把手上,右手撑着脸,摆出一丝严肃脸,却是这么都掩不住他脸上的忧色,王座底下

  • 盗墓:我有迅雷下载器村长的新试炼

    回到寺院,若雪没有立即走,我们三个也要商量下我们下一步自己的打算。“若雪,你怎么升级那么快,而且这么快速的做完了晋职任务,你**里是什么情况,对我们来讲是个大秘密啊!”司马峰插道,“是啊,雪姐,你现在可是青龙第一神女啊。”“什么神女啊,我不过是运气较好,接晋职任务的时候居然是回答三道脑筋急转弯题,正

  • 战神归来在线阅读第4章

    摩严正闷气尚未生完,见这新搭对的师徒二人竟又如此这般扔下满殿众人,怒火中烧,忍不住就要冲出座椅,却被笙箫默硬生生的拉住手臂。他怒道,“子画,你…你…你…”。“你们简直是…你们….你们…”他已想不出可以描绘此刻“令人发指”的措辞,只横眉瞪眼的吼了四个字,“岂有此理!”随即,他气的再不能言语,跌坐在座椅

  • 女boss坑仙路在线阅读第1章

    凌霜直到死后才知道自己的一生其实是两本书。一本《书》,一本《第一世》。《书》中,她的童年一如她曾经所经历过的一般贫穷困苦,就算她拜入灵山派,情况也没有改善。因为脸上的大块黑斑胎记,被排斥欺负;因为灵根资质不佳,被鄙夷践踏。直到一年后她机缘巧合吞下一棵洗髓草,才得以改善体质,不仅去掉了脸上难看的胎记,

  • 别那么抠门在线阅读第十节

    到门口时,郝妈妈看到郝澄圈的样子惊得一叫“澄澄,你怎么了?”郝澄圈根本不愿意让妈妈为难,苦笑摇了摇头马上换上乖巧的模样“能怎么嘛,就是玩开心跳水里玩了呗,好啦妈妈我们快回家吧!”郝妈妈显然是相信郝澄圈“对了你外公他们进去找你了,怎么不见他们出来”众人一愣小受忙开口:“他们可能来玩吧,阿姨我们先走,待

  • 神明狩猎者第八章

    临近晚上,林逢才从书房里出来。他看了眼正坐在沙发上的程鹿,不动声色地走过来,“还没走?”“老周还没有来和我换班。”程鹿抬起眼眸来,水灵灵的眼睛漆黑清澈,一眼能够看到眼底的颜色,她弯了弯唇角说:“林教授你放心好了,警局现在已经有线索了,不出三天肯定能够查出来的。”林逢“嗯”了一声,他倒不是很担心。他去

  • 海贼之拳神第六章在线阅读

    这几天徐晨的小日子过得悠哉悠哉,一些和徐晨相熟的同学都敏锐的发现了徐晨的变化,比如说徐晨前面坐着的那个脸蛋有些圆乎乎的小胖妞王京,就神神秘秘的递过来了张纸条。当然不是徐晨认为的什么小情书,仅仅是单纯的问他到底在哪买的化妆品,为啥效果这么好,可不可以推荐一下。但这就是一个进步啊,平时可没人给自己递小纸

  • 火影之双神在线阅读第七节

    “斯内普教授。”珀萨图本刚踏入休息室,西弗勒斯就从桌子上密密麻麻的瓶罐中抬起头。“嗯,坐吧。”西弗勒斯召出椅子,还配了茶,看样子还是对普林斯这个姓氏有些感触。珀萨图本想了想:“普林斯族谱上,有您的名字,先生。”西弗勒斯摇头:“我不属于那里。”“可是——”“够了,如果你想讨论于莫要无关的事情,就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