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在渣攻头顶放羊第一章

作者:狩心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方芝?我听说你男人昨晚喝醉了,他没再打你吧?”

“没有,他昨天喝醉了没看清路,磕到桌脚,现在还昏迷着呢。”

“活该!他这么混账,连老天都看不过眼了。”

张向阳睡得昏昏沉沉地时候,就听到两个女人在嘀嘀咕咕地说话。

那声音就像几根丝丝缕缕的线,一直缠绕在他耳边,他想伸手扯开,却浑身乏力。

他动不了,所幸不再挣扎,平静下来之后,却发现刚才还模模糊糊的声音竟清晰不少。

那个尖叫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女声,拍着大腿激动道,“方芝,要不你还是跟三弟离了吧。他就不是个东西。天天跟那知青点的那个女知青勾勾搭搭的。我都撞见好几次了。你说你天天累死累活上工,把自己身子都拖垮了,这又是何苦呢?”

听着这个声音,张向阳猜测这应该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

一个怯懦的女声回那人,“如果我跟他离婚,孩子咋办?后娘能有几个好的?”

说完,就是重重的叹气声。

张向阳猜测这人应该很年轻,大概二十一二吧?声音真的很好听。

刚才的话似乎触动了刚刚那女人,她的声音有点哽咽,“方芝,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嫁到这种人家。我一直很懊悔,当初怎么就非要把你留下来了呢。”

这个叫方芝的女人边哭边说,“表姐,不怪你,都是我自己命不好。”

这话更加激起女人的不满了,“我呸!什么命不好!要我说都是三弟太混蛋,故意破坏你的名声,非逼着你嫁给他,却又不好好待你。”

突然一阵推门声,把正在说私密话的两人给惊醒。

一个中气十足的女声传来,“我呸!我打死你这个搅家精!你一天天就知道瞎搅和。你跟你表妹到底有什么仇,居然撺掇她离婚,你个丧良心的,我当初就该让老大休了你。天天闹得老三家里不安生......”

喋喋不休地骂个没完,像唐僧念紧箍咒似的,张向阳只觉自己头疼得厉害,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住,睁开眼睛,大吼一声,“闭嘴!”

扑咚一声,重物摔地的声音自他耳边响起,紧接着张向阳感觉自己屁股上传来一阵疼痛。

他睁开眼,发现四周黑漆漆的,唯一有点光线的地方也就是门缝那里。

“咋啦?小三子?你醒啦?”刚才还在骂人的中年妇女立刻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随着她闯入,差点吓了张向阳一大跳。

陌生的中年妇女,陌生的房间,以及土得掉渣的炕。此时的他就坐在硬邦邦的地上。

他这是咋了?

他捂着脑袋,努力回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事。

他继母生的弟弟结婚,他亲爹在席上说给他弟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看着他们一家四口笑得幸福样子,他心里堵得慌。

从宴席上出来,他到处在村里溜达,刚好遇到小学同学刘大贵。

对方戴着比他小手指还粗的大金链子,一身的名牌,非要拉他去喝酒。

席间,他听着刘大贵一个劲儿地吹嘘自己能耐,还有他的发财之路。

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打拼了七年才攒到一点钱,可女友却因为等不及另投他人怀抱,他心里就一阵憋闷。

想他当初可是他们村唯一考上大学的人,最后却连刘大贵一个小学生也比不上,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

他一杯接一杯的喝,彻底把自己灌醉。原以为是在刘大贵家,就算喝醉了,刘大贵应该也不至于连个沙发也不给他躺躺。咋一觉醒来,连地方都变了呢?

这可不是刘大贵家?刘家可是三层楼房,大理石铺就的地面,水晶吊灯,柜子也是实木打造的。装修的风格也是极尽奢华,金黄一片特别晃眼睛。

这个地方呢?仿佛就是黑白色,从视觉上就不是一个地方,怎么看怎么穷酸。他怎么一夜回到解放前了?

“小三子?你咋了?发什么呆呀?是不是撞傻了?”

张向阳看着这陌生的大娘,下意识低下了头。他根本不认识对方啊。

瞧着儿子傻不愣登的样子,中年妇女立刻冲外面喊了一声,“方芝,你快过来看看,你男人是不是撞傻了?”

张向阳揉着膝盖的手一顿,你男人?

他这是穿越了?

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刚才中年妇女推门进来,光线也亮堂不少,因此他打量自己的手一点也不费劲,这手并不是自己的,北漂虽然很辛苦,可他到底没干过什么粗活,这双手不仅黑瘦,最重要的是手心有许多茧子。

他正呆愣间,突然他的手腕处搭上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张向阳下意识看去。

只见一个大约二十一二岁的姑娘,她低垂眼眸,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她如小扇子一般的睫毛,扑闪扑闪的,白嫩如玉的脸颊和桃花一般的嘴唇。

她并没有看他,冲着中年妇女淡淡回了一句,“娘,他没事。”

中年妇女拍了下胸口,嗔他,“你看看你,咋这么不小心呢?”她给他弹了弹膝盖上的尘土,用很温柔的声音问,“没摔疼吧?”

从未有人用这么担忧地眼神看着他,张向阳心里暖暖的,轻轻摇头。

中年妇女松了好大一口气,朝旁边的姑娘道,“去给小三子做饭吧,别杵在这儿了。”

年轻姑娘点了下头,走了出去。

张向阳眼睛不由自主地追着她看,没办法,他刚才可是听到了,他是她男人。也就是说他一个被女朋友抛弃的人一朝穿越居然有了亲娘和媳妇。

他第一反应就是惊吓,第二反应就是惊喜。

他就是这么没出息,一直被家人忽视到大的他,终于也有人疼了。

这个中年妇女看他的目光是那么的慈爱,可他高兴过后却有些心虚,毕竟他现在顶了人家儿子的身份。

他的视线不敢在中年妇女身上多作停留,移向四周,一扭头就发现门边正杵着一个大概三十来岁的妇女,此时正睁大眼睛不满地瞪着他。

张向阳想着这人应该是他媳妇的表姐,于是腆着脸笑迎迎地道,“表姐。”

这声叫把屋里的三人都吓了一跳。

包括正往外走的何方芝被这称呼惊住了,下意识回头看他。

被三个人,六双眼睛紧紧地盯着瞧,张向阳心里一紧,他紧张地咽了口唾沫。

立在门边的妇女最先呸了一声,“神经病!”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张向阳有些摸不着头脑,突然他的胳膊被人拽住了,然后一个粗粝带茧的老手摸上了他的额头,她的眼里全是担忧,声音抖得有点变调,“小三子,你咋啦?你不会真的傻了吧?”

张向阳立刻揉着额头,“我头有点疼!”

中年妇女吓了一跳,赶紧扶他坐下,“那你快躺下休息。”

张向阳被她搀扶着上了炕,等躺下来之后,中年妇女坐在他旁边,“小三子,你快睡吧,娘就坐在边上看着你,你就不会摔下来了。”

张向阳眼圈一热,心里有股暖流袭入心间,这就是母爱吗?

他闭上眼,静静地听外面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应该是他那媳妇出去了。

他睁开眼,“娘,我没事,你先出去吧。”

张母摇头,“你快睡吧,我没事儿。”想了想,她补充一句,“你放心,你爹现在没空管我,他正在地头盯着大伙上工呢。”

上工?张向阳心里一紧。他这是穿到六七十年代了吗?他想问她,又担心自己露了马脚。

他所幸先打听刚才的那个人,试探着问,“娘,刚才咋回事呀?”

提起这事儿张母就憋了一肚子气,恨声骂道,“还不是你那大嫂嘛,竟然撺掇你媳妇跟你离婚。你说这挨千刀的,她咋这么坏呢,真不是玩意儿。”

大嫂?怪不得呢。原来那人是原身媳妇的表姐,也是原身的大嫂。

这就不怪为什么三人这么惊讶了。因为按照多重身份,大多数地方还是以男方这边优先的。当然女方可以依旧按照原来的称呼。

张向阳轻轻摸着自己的额头,一脸愧疚,“看我摔了一下,把脑袋都摔疼了”所以我叫错人也是情有可原的。

张母却没接收到他的潜台词,一听他嚷疼立刻急了,“哎呀,可别摔傻了?”她跺了下脚,“要不我去公社卫生所找医生过来给你看看,你媳妇已经好几年没给人看病了,别是手生了。”

张向阳见她急得团团转,忙安抚她,“娘,我没事,我刚才就是晃了一下。”

至于为啥不说自己失忆了,张向阳表示,他只是磕了一下脑门,也不是很疼,而且他也不确定这年代有没有能检测出脑袋里有淤血的仪器。他还是不要冒险了。这妇女这么紧张他,如果他说失忆,她一定会带他去医院检查。这家这么穷,他还是别给人家添麻烦了。

张母仔细打量了一下他的脑袋,上面用纱布包着,但看这厚度,应该也只是个小包,她松了一口气,嗔了他一眼,“以后你别再跟你爹置气了。”

置什么气?张向阳想问,只是看着她担忧的眼神,到底没问出来,乖乖地应道,“娘,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再惹爹生气了。”

张母拍着他的手背,欣慰地道,“好,好!”

两人正说着话,从门外走进一个人影,就着光张向阳看清是刚才那个姑娘。

她的目光在他脸上扫了一眼,“阳子哥,快点吃吧。”

这声音真好听,像沽沽泉水,很清澈。张向阳再次感慨,下意识就听从她的话爬了起来,他的动作很快,把张母吓了一跳,“你小心点儿,回头再把自己摔了。”

张向阳摇摇头,“娘,不会了。”

两人出了门外,张向阳在屋里不经意地扫了一眼。

这间堂屋大概十来平米,正对着门的墙上挂着一张M主|席头像,下面是一方高桌。

再往前是一方矮桌,上面放着一碗面和一双筷子。

看着碗里有个鸡蛋,张母满意地点头,“行了,小三子,你先吃饭吧,娘先回去了。”

张向阳也顾不上坐了,立刻道,“娘,我送你出去。”

儿子这么有孝心,张母别提多高兴了,可还是道,“不用了,你赶紧吃吧,待会儿面该糊了。”

张向阳却坚持送她回去。

到了门口,张母拉着他的胳膊凑到他耳边小声道,“好好跟你媳妇过日子吧。你媳妇身体好着呢,不用私下找别人生。”

说完她转身就走,却把张向阳吓了一跳。啥叫找别人生?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没错啊,是土得掉渣的长褂长裤,这是六七十年代特有的服饰,怎么原身还敢找小三?

延伸阅读

重生之一路顺遂常识菜鸟,绝顶天才!  http://www.qiebin.cn/po4e.shtml
“原来是曦和公主,人如其名,果然气质不凡。”李瑾婷虽然看不出凌曦的实力,但光看气质,

虎贲天涯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qiebin.cn/u3vb.shtml
神剑大陆,大陆,为剑。据说,在大陆的四方,有四柄绝世神剑,高耸入云霄,一端连着地心,

[综影视]时空旅行之第二章(2)  http://www.qiebin.cn/gszs.shtml
青寒半倚在美人榻上,雪纱披帛半垂于地面,她掌心撑着脑袋,听邝露声音温柔地念着人间戏文

病娇黑化之卿卿撩人在线阅读头发、唾液、学  http://www.qiebin.cn/gbc7.shtml
玲儿被邵秉强背到担架车上时,身上的渔网还没解开。走廊上就他们两个人。邵秉强已经脱了碳

MC之万界暴君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qiebin.cn/n912.shtml
通市第四人民医院,通市第一医科大学的指定规培医院,因为聚集了医科大的美女医学生,这里

我的呆萌老公在线阅读唐家唐灼  http://www.qiebin.cn/xzpl.shtml
重重冰冷的傲然杀气,漫过嘉兰冷厉的双眸,沉淀出上位者才有的磅礴威严,令盘庚都有些不敢

六道绝神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qiebin.cn/drqb.shtml
“步老师!”那些围观的学生看到是步羽后,全都纷纷跟步羽打招呼。“嗯。”步羽看了他们这

深渊名媛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qiebin.cn/nw5m.shtml
第四场。微有醉意的帝王用轻佻的话语戏谑新来的清高琴师,百般试探,千种风情,全然不顾昔

龙骑士与砍杀1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qiebin.cn/xbby.shtml
(1)这里说“长气“其实就是练气的意思,是指肺活量经过练习增多,另外“气势“一词中“

仙帝的开挂人生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qiebin.cn/bit4.shtml
作为吃货的民族,在寻找食材的方面,有人爬到300米高的树颠,有人深入海底,有人爬到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最强云顶召唤师替代

    段钰感觉自己似乎站在一个门前。“瑶儿,你明知我喜欢的是你,为何还要躲我?”她满身怨气地推开门,怒瞪着眼前紧紧相拥的两人,然后拂袖离开。她骑着马,眼中含着倔强和恨意,飞奔离去。为什么,为什么别人都喜欢叶瑶。“青暖!”一根箭突然从暗中射出,马一声嘶叫把她甩了下来。她跌进了一个怀抱,她仰起头,望进那浸满着

  • 十国千娇在线阅读第3章

    “放肆!”辰轩这话音刚落,白衣男子就激动的站了起来,沉声道:“我家老爷的手也是你这样的人能摸的?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算个什么东西!我……”“啪!”白衣男子的话刚说到一半,辰轩上去就是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说够了没有?说够了就给我滚蛋离开!”辰轩拍了拍手,冷声道:“我还不伺^候了。”“你……你给我

  • 我和主角有关系之第三章

    来到纽约已经一周。李温特已经适应了在纽约不时会发生的小范围爆炸,出门在外偶尔对着天空咔嚓一张就能拍到钢铁侠的日子。因为钢铁侠实在是太好拍了,以致于除了最初的那张给她带来的一千的粉丝,之后便没什么动静了。因钢铁侠的照片而涨了一千活粉的李温特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一家发家致富的好路——毕竟她的保险还没着落呢

  • 逆天刀神在线阅读第六章

    “如果不好做决定的话,那就我来选择吧。”博雅将在场的众人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一期一振身上,伸手一指:“就你吧,一期一振!”突然被点名的一期一振愣了一下。他用着意味不明的目光打量了博雅一番。眼前的青年随意率性,神态完全不似伪装,看起来更是让人觉得不是什么狡诈之徒。为什么会点名选择他?“那药研,

  • 星座守护者VS星魔毁灭者之性、感尤物,在线编料【抓虫】

    顾成恒面沉如水,神色都冷了几分。助理嘴角一抽:“您觉得这件衣服适合结婚?”“对啊,不好看吗?”颜向晨勾唇,穿着衣服利索地转了一圈,摆出标准的模特姿势。动作流畅优美,很养眼,可惜一件衣服毁所有!助理感觉自己眼睛都要瞎了。卿本佳人,奈何作妖!难怪顾老爷子要临终托孤,让老板跟颜向晨结婚。家里有个这样的小辈

  • 黑煤球的仙路历程之最难消受美人恩

    ----一向冷清的顾家大宅今天格外热闹,因为大少爷顾影念今天带回了两位客人,而且是两位极为美貌的女孩子。上到管家,下到佣人,无不惊讶,要知道少爷虽然有过很多小女朋友,但是从来没有领回家过。“哇塞,影念你家原来这么有钱呀。嘿嘿,比我家大多啦,你家自己就有这么一个大院子,不像我家,一个院子里住好多人的。

  • 开局假冒神豪在线阅读第10章

    “捉萤火虫。”许萦正得意地要向他展示劳动成果,手一抬,吓得花容失色:“我的萤火虫!”低头一看,瓶子就掉在她脚边。因为怕憋死萤火虫,没盖瓶盖,这会儿瓶口大大地敞开,那些小绿灯陆陆续续飞了出来。许萦立马蹲下去捡瓶子。手忙脚乱间,那些萤火虫反倒飞得更快。看着里面最后剩下的两只,许萦心里仿佛在滴血,愤愤地对

  • 月族(全5册)之桃花林里君安葬

    胆怯的观战者偷视了两眼,决战已经结束,那个名满天下、自称广陵琴师的夏秋死了。回身迅速跑去了,一夜之间,桃花坞的街巷中脚步声杂乱,“广陵琴师死了!夏醉吟死了!”那里一片欢呼声。“花家总算雪耻了!”“无香公子为夏大侠清理门户了,夏醉吟死了。”小檀听力极好,闻得这些琐言,不由得闭目冷笑一声,夏秋一死,几家

  • 易铃之第九章

    chapter09行李箱还在门口,大门开着,风把雪吹进来,打湿地板。过了限定的十来分钟,智能系统检测到无人出入,门这才缓缓关上。二楼书房,落在地上的两道人影交叠。原星野任沈辞岁贴过来,往后靠了些,握住他的腰。“你瘦了。”原星野揉捏几下,说道。“我觉得刚好。”沈辞岁低低应了一句。他不想说话,原星野最好

  • 掌门不好了在线阅读第十章

    老藤上的花簇开得正艳,整个魔族地界仍然被笼罩在甜腻的花香之中。暖阳西斜。魔灵已经昏睡了一整天,但仍未有醒来的迹象,他心脉的跳动也已经停止了一整天,若不是还有浅浅的鼻息,真让人以为他已然逝去。魔族的三位长老寸步不离的守护着。“灵尊何时才会醒来?”宁适心里有些烦躁,他真希望能为魔灵做点什么,而不是像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