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宠你怎么讲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笙落落 来源:晋江文学城

爱情到底是什么?是埋藏心底的浪漫憧憬,是在茫茫人海中的偶然相遇,是在孤独绝望中的刹那花火,是刻骨铭心的缠绵思念,或是激情过后的相看两厌,彼此有心无意的辜负亏欠,亦或是多年以后的偶尔记起?没错,这些都是爱情。在爱情里没有输赢,没有对错,只有爱与不爱,我爱你与对不起。

在一座高级的私家会所,正在举行一场华丽的化妆舞会,舞会上的****,身着欧洲中世纪的礼服,带着不同的面具,在音乐中翩然起舞。

舞会上的人,都是如雷贯耳的大咖,商业巨头,政界要员,明星模特,还有一些国际级的人物,甚至有传言连英国皇室都有,这场舞会的规格可见一斑。

闫明远一身吸血鬼的装扮,黑色的面具盖住了大半张英俊的脸庞,他无心去应酬舞会上的各类名人,真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喜欢玩这一套,扮演成另外的人在去结识每个面具背后的真实身份,不过是为了金钱、权力和□□,却要这么大费周章。

他摘下嘴上高贤硬给他安上的假牙,他根本就是在伺机报复自己之前对他的严刑逼供,要不为什么他让自己装扮成吸血鬼,他却装扮的比较正常的佐罗?还特意给自己准备的衣服,亲自帮自己换上。

记得之前他对自己避之唯恐不及,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看向在舞池里不断换舞伴的佐罗,嘴角扬起的微笑分外刺眼,要不是为了见那名传说中的设计师,自己打死也不会这样任他摆布的。

一曲完毕,高贤退下舞池,和自己的舞伴告别,拿着两杯红酒,向冷着脸的吸血鬼走过来。

“总裁,怎么不见你下去玩玩,反正都是要等,干嘛只在这里坐着。”高贤摘下面具,露出一张年轻的脸,剑眉鹰鼻,眼带桃花,嘴角边一丝上挑,风流中不失儒雅,难怪在这里如鱼得水,自称风流而不下流,很多女人都吃他这一套。

“你确定你的消息是准确的,那个Princess真的会来这里?你要是敢耍我,你知道后果的。”闫明远很想摘下面具,但是自己这张脸还是比较容易给自己招惹不必要的桃花,他冷着脸忍耐着。

“您是老板,我是打工的,我哪敢耍你啊!不过,我一直想问,您为什么不喜欢化妆舞会呢?现在这个在上层很流行的。从我认识你以来,你从来都拒绝参加,多好的把妹机会啊,你不会真的那个了吧?”

似乎被戳到了痛处,闫明远面具之下的脸变成铁青,嘴角泛起了寒冰,眼神变得冷冽。

是呀,在自己人生的两场化妆舞会,第一场过后他对她表白,第二场化妆舞会,她与他分手。记得那时自己前一秒还幸福的和自己最爱的女人跳着舞,下一秒却是地狱般的分手,她告诉自己,两个人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富家女的无聊*注,她玩够了。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她穿着黑色的蕾丝礼服,带着彩色羽毛的面具,连说着世间最冷酷绝情的话时,嘴角还带着微笑,那是他人生中最悲惨的记忆,他不想再回忆了。

看着闫明远的痛苦沉默,高贤很识时务的闭上了嘴,估计和那个宋雨薇有关,也只有这个名字,能让千年不变寒冰脸的闫总裁露出痛苦的神色,情毒伤人啊。

闫明远看见远处的两个身影,有点眼熟,他们怎么也来了?他侧过脸,最好装作不认识。

高贤看向闫明远躲避的方向,好像是麒宏集团的东方玫和最近老来公司的帅哥警察张逸尘。看来总裁是遇到熟人了,他越不想看的,就表示一定会有好戏看的。

高贤嘴角上扬,一脸坏笑,冲那边喊道:“东方小姐,张先生,来这里坐啊——”结果脚被不明物体狠狠踩了一下。

张逸尘一身宫廷王子的打扮,修长的身材,气度非凡,虽然带着面具,却难以掩盖巨星般的气质,一进来就一起了很多女性的注意,如潮水般涌来。

“您是GOLD的Richard吧?真想不到在这里竟能遇见你!你还是那么帅啊!”粉丝一号激动的说。

靠,都五年了,我穿成这样你还能认出来!张逸尘在心里暗骂。

“真的耶,太幸运了,因为你退艺,我哭了好久呢。”二号女粉眼泪汪汪的。

“您这么多年去哪了?都干什么了?您到底因为什么退艺的?”八卦的三号小粉丝。

你们都是看着我的剧,听着我的歌长大的吧?张逸尘一脸无奈,用眼神向一边看戏的东方玫求救。

东方玫今天扮的是女巫,依旧散发着中性的美,男女通杀。

她本来想打扮成日本的巫女,结果被张逸尘强拉着说和晚会中世纪主题不符,说什么也要看她穿裙子,结果被一顿收拾之后,勉强穿了件白色巫师的袍子,大大的帽子,行动起来有点不便。

自己惹的桃花,自己收,东方玫没工夫搭理张逸尘求救的眼神,走向远处坐着喝酒的闫明远和高贤,今天这里熟人还真多。

“你们来干什么?”闫明远戴着面具,看着摘下帽子坐在旁边的白袍巫师问道。

“没办法,我是代表麒宏,他是代表天威,都是被逼来应酬的。”她看着张逸尘身边的人越围越多,心中暗自纠结:自己丢下他是不是有点不仗义呢?

“你知不知道这舞会的主人是谁?能请来这么多的大人物?”闫明远继续问道。

“不清楚,好像是顶着英国皇室的头衔,大家多少都会给些面子。不过你应该不是来应酬的吧?我记得你应该比较反感这种舞会,毕竟……”

“我是来找人的。”闫眀远赶快打断她的话,阻止她再提起过去。

他看了看手表,在这里都快坐一个小时了,他的耐心也到极限了,冷着脸对高贤说:“看来你的消息有问题,她不会来了,我走了,你愿意玩就陪他们再玩一会。”说着向舞池对面的门口走去。

突然舞池的灯全部熄灭了,黑暗中闫明远感觉有人拉起他的手,小约翰•斯特劳斯“蓝色多瑙河”音乐响起,那个人在拉着他跳华尔兹。

五年前的那一幕跃入他的脑海。

*

在舞池中,他的手被人拉起,宋雨薇带着一个粘有彩色羽毛的面具,身着黑色的中世纪礼服,嘴角挂着盈盈笑意,带着他翩然起舞。

“这是我们第一支舞吧?”她说。

“谁叫你比我还势利,上次去帮杨彤彤,把我直接扔给她了,本来我想把第一支舞留给你的。”他说。

乐队演奏着“蓝色多瑙河”,雨薇带着闫明远跳着优美的华尔兹。

虽然闫明远没受过专门的训练,但是却配合的很默契,两个人跳的虽算不上完美,特别是在闫明远一身休闲服的装束上,别人看着多少都有些跳戏,但是两个人却沉浸其中……

*

他跳出回忆,看着眼前拉着自己跳舞的人,是一副黑天鹅的装扮,黑色的头发绾在脑后,无意间掉下的几缕青丝为她平添了许多妩媚,白色的珍珠耳环,脖子上戴着黑色的蕾丝项链,更映衬出她雪白的皮肤吹弹可破,脸上的蕾丝面具只剩下玫红色的嘴唇,嘴角的笑意和当年的宋雨薇如出一辙。

“你……是谁?”闫明远的眼里闪现出一丝惊恐和不敢相信,仿佛像怕眼前的人消失一样,他的手收紧了力道,闻到她身上淡淡的丁香花的香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应该是来找人的吧?您是单纯想找Stars Rosa的设计师,还是想找Princess照片里面的人?”她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问道。

黑色蕾丝挡住了她的眼睛,他看不见她的表情。

闫眀远能够听清她的话,却因为音乐的干扰听不清她的声音。

难道真的是她?她还活着!

闫眀远急需确认一个答案,他想起她曾经左手腕上的伤痕,用右手拉起在他身后的她的左手,发现她竟带着蕾丝手套。

“您不回答,我就当您默认了。其实您的要求都不难,不过需要一些东西来交换。”她幽幽开口,感觉不到任何情感,仿佛只是一场交易。

“你想要什么?”他伸手想摘掉她脸上的面具。

黑天鹅借着转换舞步避开他的手。

“宋雨薇的秘密,我知道现在在你手里,你不是本来也想毁掉么?只要交给我就好了。”她的嘴角依旧微笑着。

“你到底是谁?又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眼神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在画室发现了暗格,更不可能知道自己想毁了那些东西,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我是谁并不重要,如果你同意给我,我自然会联系你。”

舞曲就要结束了,灯又渐渐暗了下去,一片漆黑中她吻了他的唇,虽然只是短暂的碰触,却让他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在他惊讶之际她突然地脱离了他的怀抱,就像当年的宋雨薇一样,走的决绝,消失的彻底,不带一丝留恋。

她再一次离开了么?这个念头让他发狂。

闫眀远在黑暗中疯了一样的寻找刚才那个黑色的身影,舞池中却出现了很多个带着面具的黑天鹅。

灯光渐渐亮起,高贤、张逸尘和东方玫都发现了闫明远的异常,迅速的围拢过来,拉住在舞池里到处找人的闫明远。

“喂,闫总,你是怎么了?从没见你这么不冷静,你见鬼了么?”高贤拉住他,努力唤回他的神智。

“是她,她回来了,你们不要拦着我,她刚才就在这,你们快去帮我找她!”闫明远挣扎着喊道。

东方玫仿佛又看见了五年前的闫明远,他不是已经放下了么?怎么又变成这副样子?

张逸尘的眼里闪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看见了刚才和他跳舞的那个黑天鹅,她终于肯出现了,自己那天在医院里见到的就不是梦境。

“她都和你说了什么?你能确定是她么?东方,要不你到四周帮他看看?”张逸尘转向东方玫。

“我……今天这身衣服,拜你所赐,行动不便,别说抓人了,自己走路都费劲。”她瞪向看好戏的罪魁祸首。

闫明远冷静了下来,失魂落魄的走出了舞场……

延伸阅读

米道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pd65.shtml
阿娜隶米道隶属于阿娜隶(中国)美容有限公司阿娜隶(中国)美容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

支付宝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gxj2.shtml
背景:阿里巴巴集团布局O2O线下生活服务市场,由支付宝领衔整合线下O2O业务资源,合

梦莱幔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ulcc.shtml
湖南乐饰家居装饰材料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梦莱幔,梦为梦幻梦想之意,幔为帷幔窗幔之意,梦莱

皇族逸品翡翠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sx0t.shtml
郑州辉煌珠宝商贸有限公司是面向全球的国际化运营公司,创立于上海,以翡翠生产批发为主要

睿智天时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gf46.shtml
睿智天时手机套主营各类中重量级手机、数码产品周边配件及保护系列:保护皮套、保护壳、布

太子珠宝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b055.shtml
太子珠宝钟表于1984年由邓巨明博士MH太平绅士集团主席及行政总裁创立,至今屹立香港

新倒影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nqw6.shtml
新倒影手表是瑞士钟表、重量级钟表、手表批发、一手货源微信代理、石英机械腕表等产品生产

尤萨干洗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6uwi.shtml
尤萨干洗是北京尤萨洗涤设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源自西班牙。尤萨干洗聚集欧洲40多年的干

广州米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gum4.shtml

MUSEMAKER创意家居生活馆加盟  http://www.transwinmed.com/bkyz.shtml
当“你的生活”向前时,压力就会如影随形,生活变得负重无趣,这是因为个人的认知视角局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炼器师在线阅读第八章

    古老的荆棘缠绕在黑漆漆的大门上,厚重的铁门紧闭着,好像命运的闸门写满了悲怆,幽蓝色的家徽在阳光下闪耀着慑人的光芒,西弗勒斯不知道为什么要带这个白发少年来这里,也许命运真的会不一样!厚重的铁门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缓缓开启,渐渐放大的景物中有着一座巨大的雕像,高大的身影遮住了阳光,细腻的长发一直垂落到足

  • 宿主大杀四方(系统)在线阅读赛车俱乐部

    吕明慧就如同严母一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呵斥着吕明一。李苏秋会心一笑,他之所以要帮姐弟二人就是因为看中了二人的这种亲情。虽不是一母所生,但更胜亲姐弟。尽管吕明一的母亲排斥吕明慧,但也依旧没有让姐弟俩的情感发生变化。吕明一真的无奈了,把头又转向了李苏秋,哀求道:“姐夫……”李苏秋把脑袋一瞥,装作没

  • [综英美]打就完事了在线阅读第五章

    蛇族,在修炼到一定境界之时,就会褪去蛇身,进化为蛟龙。蛇化蛟龙,蜕变成功的第一块鳞片,是为逆鳞,其中蕴含着蛟龙十分之一的妖元。在蜕变成功后,逆鳞随之脱落,生出新的鳞片。洪易几人不知道蛟龙逆鳞的珍贵,但是齐天却一眼看穿了。毕竟,他可是有弱化版火眼金睛。齐天手持蛟龙逆鳞,走到倒地昏迷的赵华远近前,催动天

  • 三国之播种大师对不起,我把你弄丢了

    历史问题遗留这种事情,毋庸置疑我是专业的,室友也因此戏称我为历史问题遗留户。连感伤都没有时间的高三生涯结束的远比想象中的快。拿到汇总了三个校区的合影的毕业册后,犹豫再三我还是先翻到了聂行云在的那一页,看过了很快也就合上了书页。高中的聂行云比起初中那会儿胖了些,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呢,他还是胖一点会更好

  • 逍遥圣唐之第九章

    还能怎么办?易远在脑海里飞速想着怎么能拖延时间,既然一定要将房子交由沈鼎打理,他就不能拖拖时间吗?拖到那个剧本有了别的注资,让沈鼎竹篮打水一场空?然而心脏间歇性发作的抽痛告诉他,这是不可能的,他撑不到那个时候,没等拖死沈鼎,他就自己疼死了。“明天、明天……我就去找沈鼎。”易远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心脏

  • 去未来看看在线阅读第二章

    车内的气味显然并不好闻,这也难怪本应只能乘做十几人的车厢挤进了近三十名孩童。虽说小孩块头比成年人小很多,但仍使车内拥挤不堪。在王护法接完舞岩后,又在青牛镇转了一圈,接了好几个在青牛镇的孩子,最后到青牛客栈接了掌柜“韩胖子”的外甥韩立,然后就出发往七玄门走了,舞岩听到韩立,心里一机灵,也不知道是不是猪

  • 我有一本葵花宝典被通缉的五皇子

    陈倩倩瞪大美眸狠狠狠地白了刘滔一眼:“你真是异想天开,除非你是南域皇朝的皇子,那我可以考虑委身于你。”“哈哈……区区一个南域皇朝算得了什么?我马上就要继承洛水国国王之位,然后杀到皇朝去取而代之,我要做的是皇朝的圣皇而不是皇子。”刘滔自信满满地说道。“哈……哈哈……”陈倩倩夸张地大笑几声,表明自己在讥

  • 「网王」提拉米苏(原:夜)第1章在线阅读

    明,洪武三十一年,北平府阳春三月,本该是水暖花开时节,北平府却连下了几场大雪,寒风卷着漫天的雪花,像是刮骨的刀子,一下一下刮得人脸颊生疼。孟清和一身麻衣,袖着双手蹲在门边,两眼看着门销上的图案,愣愣的出神。廊檐下挂着半尺长的冰柱,北风打着旋,窗楞发出阵阵声响,像是砸在人的心头。趴在墙角的老猫喵一声站

  • 千年古城情第8章在线阅读

    坐在伦敦的出租车上,华生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了一下夏洛克:“所以你们平时圣诞晚宴的时候都是这样吗?你一句我一句——额,我是说,吵架?反正你懂的。”夏洛克淡定的回了一句:“我想你应该已经猜到了,而且我总是能猜得到幸运饼写的什么。”华生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那么你猜猜我是否真正受过伤?毕竟我是从P

  • 极限世代在线阅读猪妖娶亲

    “咚咚锵!咚咚锵!”一阵鼓声忽远而致,隐约中还伴着唢呐的吹奏。咦,这是谁家取媳妇了?韩木兮刚一开始还没反应过。不过他转念一想。似乎有些不对,这荒郊野岭的鬼地方,就这么个破宅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谁家会取媳妇取到这儿来。只听的锣鼓声,唢呐声越来越近,分明是朝自己这边来了。果然,没一会儿外面就开始吵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