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意外合租第四章

作者:迷你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子……公子,公子!”

清辉月下,苏凝卿趴坐在将军府的凉亭石凳上,喃喃梦呓着,后一下从梦里惊醒,脸上泪痕犹然未干。

“我这是又做噩梦了吗。”她抬手摸了摸还挂在眼角的泪珠。

“公子……”

不知为何,近来她常常会梦见六年前的事,梦见她家公子万箭穿心倒在一片血泊里,而被抱在怀里的她哭得撕心裂肺。

梦里的痛感是那么真实,似是一直延伸到了现实里,只叫她心口现在也是疼得厉害。

“呼…”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怔怔坐起时,背上却有衣衫自弱骨削肩滑落至地。

不知何时被人披上,她竟没有察觉丝毫。

这是……

苏凝卿弯腰拾起了地上的衣衫,拿起细看,是一件质地上乘的月牙色长衫,上面绣着雅致的竹叶图案。

苏凝卿适才晕沉沉的脑子一下明清了过来,她一双眼眸倏然亮了,比这日月星光都更甚。

这是公子的衣衫。

“公子!”苏凝卿兴奋地扫了一圈庭院,果然在庭院的竹林旁看到了正在练剑的柳如玉。

一袭白衫,临月而立,青丝飞舞间犹可瞥见那张风华俊朗的脸。

静时似画,出尘如仙,舞剑时,却又沾着凛然杀意,令人不敢靠近。

但,苏凝卿是个例外……

“公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苏凝卿喜不自胜,提着纱裙裙摆,张开双手就飞奔了过去。

“啪。”

她张开的手臂在空中扑腾了两下,手指尖都还未触到柳如玉的衣裳,一手掌便贴在了她光洁的额头。

掌心寒凉的触感传来,苏凝卿愣了一下,琉璃般的眸子朝上,浓密的长睫似羽毛飘飘然地眨了眨,随后眸里的光一下暗了下来。

用的力气不大,可直叫苏凝卿再近不了他身一分。

“公子……”苏凝卿佯装生气般地跺了跺脚,嘟着粉唇撒娇道,“什么嘛,凝卿都好久没见到公子了,抱一下都不行吗……”

柳如玉一手负剑于身后,一手仍旧贴着她额头不让她上前,任由她猫爪般的小手一直在空中扑腾着。

“卿卿,你知不知羞。”柳如玉唇角勾起,眼睑下垂地瞧着她,声音淡淡,“你已及笄,应时刻注意礼仪纲常。”

话落,柳如玉幽深似潭的眼里划过一丝涟漪,他顿了顿,目光游移,说道:“莫让旁人说闲话。”

苏凝卿对此话自然是不以为意,她见柳如玉一副不准备松开的架势,便垂下了挣扎的双手,干脆抱着胳膊斜睨他:“凝卿是公子的人,凝卿再怎么不知羞,还不是公子带出来的,旁人能说什么闲话呢,再说了……”

“够了!别说了。”

她欲说出口的话被这一声呵斥生生打断。

声线不似平常那般没有任何的起伏,而是颤颤的,哑哑的,好像是发了怒,又仿似是在尽力隐忍。

“以后这样的话勿要在旁人面前提起。”

“在我面前也不能。”

柳如玉墨色眼底凝了一层冰霜,他从她额上拿开手,背过了身去,“凝卿,你可记住了?”

不叫卿卿,而是叫凝卿了。

看来公子是真的生气了。

苏凝卿讪讪地吐了吐舌头,咬着手指歪着头,呆呆地想她家公子为何发怒。

这样的话。

是怎样的话。

我说了什么。

是因为我说了“我是公子的人吗”……

“嘶!疼……”

苏凝卿想到这心里一惊,嘴上的力度一重,手指一下便被咬出了血,她疼得倒吸了口凉气,连声喊疼。

身后的人手指动了动,但仍没有转过身。

苏凝卿有些木然地抬头凝视着柳如玉的背影。

她家公子现离她不过咫尺之遥,但苏凝卿却感觉他站在一个自己怎么也触摸不到的地方。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家公子越发冷漠,孤傲,拒她于千里之外。

明明以前……

难道那传言是真的吗……

一想到这,苏凝卿眉眼里的笑意欢喜便渐渐隐去,媚若桃李的面色亦越发黯淡。

“公子是不是越来越讨厌凝卿了,公子是不是不要凝卿了……”

苏凝卿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心一横手一伸,就从后面抱住了柳如玉,紧紧地环住了他瘦劲的腰身。

她柔软温暖的身体贴着他冰冷的脊背,小小的手还紧紧地扒着他不放,直像个*气的孩子。

而柳如玉那堪堪桃花眼里的冰霜依旧未化,只一霎他皱了皱眉,下一刻抬手便去掰她的手。

“公子您别不要凝卿好不好,凝卿在这世上只有公子您了,凝卿保证以后一定会听好好听公子的话……”

呜呜咽咽的,沾湿了他的衣衫,应是哭了。

柳如玉当即愣了,修长似玉的的手指蓦然停在距她小手的毫厘之处。

但随后,苏凝卿便松手抹了一把鼻涕眼泪,往他白锦华服揩了揩,继续哭诉时,柳如玉的眼皮极快地抽搐了下。

……

“公子,凝卿发誓,凝卿……凝卿以后一定在学堂好好念书,再也不逃课和他们一起去偷西瓜了,凝卿以后一定把琴棋书画学好,不给公子丢脸,凝卿以后一定扶老奶奶过马路,凝卿以后一定和府里的人互助友爱,做个好人……”

“公子啊,您别抛下凝卿!”

苏凝卿说完,昂起头就是一声嚎啕大哭,哭声贯彻夜空,惹得竹叶上的鸟儿都飞了几只,墙角的蟋蟀声也停了下来。

她哭得甚是忘我,脸颊贴着柳如玉的脊背蹭了蹭,抽抽噎噎的,鼻涕眼泪的弄了柳如玉满背,甚至是浸湿了他的衣裳。

柳如玉俄顷间身体一僵,挺直的鼻梁缩了缩,面色嫌弃地伸出一根手指拨开了凝卿的手,随后又转过身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正色道:“逃课偷西瓜?胡闹!”

凝卿眨着水光荡漾的大眼睛愣愣地看着柳如玉,不禁诧异她家公子还真会抓重点,她含糊不清连哭带喊地说了一堆,他竟然只从里面抓出了“偷西瓜”这三个字……

“你可知‘偷’这个字眼意味着什么?”柳如玉提高了音量,一向低沉的声音在这夜色里分外响亮,刺耳。

“公子……”凝卿拖长着尾音喊了声,语气里满是讨饶意味。

苏凝卿不是不知道她家公子的脾性。

在战场上是勇猛善谋,鬼神皆惧,摧枯拉巧,战场下他也是克己守法,谨遵纲常,从不逾矩。

眼里容不下半粒沙子。

可她时常任意妄为,惹是生非,频频踩他禁线。

每次都像现在这样,她家公子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训示她,而苏凝卿则围着他撒娇卖乖,直缠得他没法再训。

这次,她亦是如此。

“公子,凝卿知道错了……”凝卿低着头上前,伸手拽了拽他挂在腰间的玉佩穗子,软着声音认错,“凝卿保证,再也没有下次了,凝卿以后一定在学堂好好念书,凝卿一定好好学琴棋书画,学女红,学规矩,凝卿保证再也不让公子操心了……”

柳如玉视线散在远处,拂袖转身道:“不必了。”

冷冷淡淡,简单至极的三个字,从中探查不到他的丝毫喜恶。

这是连骂我训我都不愿了吗。

苏凝卿慌了,看着柳如玉在月下渐远的身影,眼眸里又是一片盈盈水光,濡湿了睫毛。

公子这次是当真不要她了吗……

凝卿抽泣了两声,抬手抹了抹眼泪,一下飞奔,不管不顾地冲了过去。

“凝卿听说,公子要定亲了是不是……”她把脸埋在他怀里,双手拽着他衣衫有一下没一下地捶打着,带着哭腔哼哼唧唧,“凝卿知道,公子出生高门世家,又是人人景仰敬畏的大将军,而凝卿……只不过是寄居在将军府下无父无母的孤儿,这么多年了都不懂什么规矩,画画也是个半吊子,不懂修身养性,还经常惹公子您生气……”

“但是……但是……”

凝卿‘但是’了许久,待她莹白的耳垂悄然染上了一层绯红,心跳如鼓擂难以自制时,她蓦地从他怀里抬起了脸,溢出的眼泪似珍珠如月亮,剔透晶莹。

“凝卿真的好喜欢公子,凝卿一点都不想和公子分开,公子您别不理凝卿好不好,别对凝卿这么冷淡好不好,疼疼凝卿好不好……”

柳如玉低下了头,却始终沉默着。

“好不好,好不好啊……”

苏凝卿的哭腔越发浓重,她晃了晃柳如玉,却还是等不到他的回应,一急便踮起了脚,吃力地抓着柳如玉的衣襟往下一拽。

几乎是没费什么气力的,苏凝卿一下把柳如玉拽到了与她视线平视处。

四目相对,呼吸相闻。

苏凝卿有些讶然地微张着唇,下一刻,当她看到她家公子放大的瞳仁里满是她时,当她看到他泛红的眼尾和深邃眼眸里藏匿着的星辰时,她脑子倏然一热,什么都没想就吻了上去。

只清清浅浅地碰了一下,她却感觉身体如坠云端,软成了一滩水。

但转瞬间,便被推开了。

“卿卿,你越界了。”仿佛刚刚那人不是他,柳如玉无事发生般,冷漠地提醒她。

“公子,你娶了凝卿好不好?”

苏凝卿仍不死心,欲上前抱他时,却有一柄长剑蓦然间自眼前飞来,擦过她耳畔,斩了她一线青丝在地。

“这样的话,以后休要再提。”

柳如玉漠然而立,声音冷得令凝卿发颤:“我不想听到第二次。”

凝卿眼眸圆睁,瞳仁发颤,似受到惊吓的林中小鹿般,无辜且惹怜。

擦身而过的剑斜插在她身后,在月下泛着冷白寒光,凝卿看着眼前那人,愣了许久。

那时他们初遇,他也是似这样般,一身凛意,一把长剑抵在她面前。

“公子,您拿剑对我,您……是想杀了我吗?”原本娇软尖细的声音此时变得嘶哑不堪。

闻言,柳如玉的瞳孔刹那失焦,随后他垂下眼睑,偏过了头,音色冷清微沉:“你知,我并无此意,只是训诫。”

“训诫?”凝卿不由得冷笑,“何时这样的词要用到凝卿身上了?”

柳如玉无言,凝卿坦然地看着他,亦是无言。

眼前这人,眼睛幽暗深邃,不见半点光亮,剑眉入鬓,孤高倨傲,直压抑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公子确有一双世上最好看的眉眼,只是,在这人的眼里,苏凝卿发觉,她永远都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也是,凝卿这条命是公子拼死捡回来的,自然,凝卿是死是活全在公子一念之间。凝卿现今明白公子意思了,是凝卿不知羞,做了越矩之事,凝卿以后……”苏凝卿顿了下,朝柳如玉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咬着下嘴唇拼命地忍着眼泪,“绝不会再纠缠公子。”

话落,她离开庭院回了房。

苏凝卿走了,身上的萦绕着的香气还飘散在庭院的空气,直直地钻进了柳如玉的鼻间,一阵痒意。

站立良久,柳如玉捡起了斜插在地的长剑,以及,被他斩落的一线青丝,握于手中。

他指腹反复摩挲着手中的青丝,随后扯掉了腰间的玉佩,以红穗绑牢,藏入了袖里。

适才庭院里满是苏凝卿的吵闹哭叫声,此时却寂然无声,连枝叶在晚风里的婆娑声都消失无痕了。

静得很是反常。

柳如玉抬眸,目光游弋飘忽,最后却是落在了苏凝卿刚待着的那座凉亭。

青石桌上点了个灯笼,旁边是散落一桌的宣纸和书,以及,他给她披的衣衫。

苏凝卿知他今天会回来,但不知他何时能回,她想着每次柳如玉回府后便会在这将军府庭院的竹林旁练剑,午时一过便捧着书,带着一沓宣纸以及笔墨,在凉亭等他。

她坐在凉亭里,偶尔摇头晃脑地念书,但更多的时候,是在画画。

她画庭院,画竹林,画凉亭,还有便是,画他,画很多的他。

柳如玉看着这一桌的凌乱,早已习以为常。

书籍压在了画纸的上面,他把剑放在一旁,拿起书时,好巧不巧,一阵晚风吹拂而过,哗哗啦的声音响起时,底下的画纸被四散吹开。

隐于风景写物画下的画纸散满整个桌面,蓦地直入他的眼帘,

画纸上画的全是他。

正面的他,侧面的他,白衣的他,盔甲的他,练剑的他,看书的他,以及,如刚刚那般,被她红着脸踮脚亲吻的他。

柳如玉的眼睑倏忽间掀起又垂下,细碎的月光落入他幽深的眸子上,那深邃的瞳仁仿若一汪被月光笼罩的湖泊,璀璨清澈,微风拂过,漾起了粼粼波光。

他静立在桌前许久,薄唇翕张,似是叹了口气,一张张地拾起了桌上的画。

“公子!凝卿好不好看啊……”

“公子,你看,那两只狗在打架诶。”

“公子,今天上元节,我们去街上看花灯吧!”

“公子,凝卿今天及笄了!”

“公子,你娶了凝卿好不好?”

延伸阅读

晨光KTV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p6pg.shtml
晨光KTV秉承着、周全、创新的事业理念,贯彻让投资方放心、省心、开心的服务准则,为客

椰派家居饰品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b1d3.shtml
椰派家居饰品加盟_公司简介海南椰派投资有限公司前身为海南椰派旅游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公

旭日工艺品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dbm9.shtml
旭日工艺品位于交通便利环境优美的海滨城市青岛市是一家专门生产婴儿用品的民营企业.我公

忠诚嘉琳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ngtj.shtml
忠诚嘉琳水处理技术有限公司是集产品开发、引进、设计制造与工程安装为一体的给水处理公司

依澜家纺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6stz.shtml
“领跑行业,领引潮流,领先世界”的宗旨体现了依澜家纺追求的主要目标和意图。即在家纺领

宝安大酒店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bq6x.shtml
宝安大酒店坐落于上海浦东新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的世纪大道-东方路交汇处,由一幢188米

东方红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xe97.shtml
东方红纸桶生产厂家产品包括全纸桶圆桶金属箍纸桶金属箍特大纸桶等主要为化工原料、食品添

妙好珍香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pth1.shtml
妙好珍香佛香本着以虔诚的恭敬心、强烈的事业心、利民的慈善心为理念,弘扬佛法,发展事业

思程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dh11.shtml
思程鞋业成立于2003年,至今已有10年的制鞋历史。从起初十几个人的小作坊到现在有个

琳达加盟  http://www.drbevford.com/da4c.shtml
琳达钥匙扣是家集生产、设计、销售于一体的综合性企业,作为时尚饰品的供应商,我们主要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风起琉璃雪映亭在线阅读第3节

    反正不管李玫怎么想,简无忧都上楼拿东西,准备先撤了。简无忧站在调查处门口,给自己施了避水术,就推开了沉重的大门。就在门推开的一瞬间,外面原本只是大雨的天气,变成了暴雨,雨水连成线,直接砸在地面,地面上的泥水甩了简无忧一鞋面。简无忧低头看着自己洁白无瑕的板鞋上面突如其来地多了几个泥点……避水术它避雨水

  • 刀剑乱舞 长生在线阅读第2节

    苏阳感觉自己像是来到了一个黑暗世界,无尽的黑暗..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分钟,也许一年,苏阳根本没办法计算。突然,一丝光亮撕裂了整个黑暗世界,像是从遥远的上空而来,可是,为什么这光是红色的?不好,待到红光近了,苏阳才看到,这哪里是一丝光亮,明明是一团直径至少十米的红球正往自己这砸来,苏阳刚想躲开,可

  • 末世神表新传第2章在线阅读

    “唔,好痛啊!”角宿派用左手紧紧压住右手手肘,血顺着他的右臂一直向下流淌着,滴在了落在地上的鹰之火上。“派……”我想说点什么,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战场上小心点,一不留神可是会丧命的。”派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番话。“小鬼,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吧。”白发苍苍的锋老师紧紧握着他手中的剑,转过身向我们望望,

  • 红楼梦之最强纨绔在线阅读第八章

    顾璃迟收获了很多亲友,虽然收获亲友的方式很奇怪。比如有一次顾璃迟刚刚上线,就被人连续发来组队申请,下意识疯狂点了同意,发现不是师父却又跳了一个框,在疯狂点同意的情况下,还没反应过来点了什么的顾璃迟就被用轻功带上了天,不用想,会双人轻功的只有丐帮。发现是个丐哥,然而就在下一秒,在对方给自己发来密聊坏笑

  • [综漫]战神养成系统语重心长的教育

    天空中下着雨,威严壮丽的古城,却己兵临城下。鼓声如雷,高举战旗,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势于此时显现。在气势到达最高峰的时候,“冲锋”命令一出三军以排山倒海之势,浩浩荡荡的前行。三军之势莫不犹是。“吾等誓死追逐您,诺顿亲王!”三十三个黑影单膝脆地同时说道。“那我吃掉你们得到力量也可以吧”长发及腰,眉清目秀

  • 流云武神在线阅读第10节

    出了安延堂,南宫夜辰独自走在前面,漠熙柔跟在他身后,两人之间约有两、三尺的距离。微风轻起,空气中淡淡的醉竹香味萦绕,顺着目光望去,面前的南宫夜辰,墨丝轻扬,衣袂飘飞,那淡若无世的从容以及浑身散发着的冷冽的王者之气,让漠熙柔心里一阵恍惚。她有些不明白如此身份高贵之人为何会一次又一次的帮着自己。“多谢世

  • [偶像练习生]胡巴的高冷方糖晋江独发(1)

    第8章:晋-江文学城独家发表岳青离开后,慕寒私底下对月清流说道:“前辈,我总感觉他怪怪的。刚才他那样子也不像是走火入魔。”虽然慕寒没见过修行之人走火入魔,但他还是知道走火入魔的修士会丧失理智,而刚才岳青那模样虽然可怕,但感觉只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而并非丧失理智的走火入魔。月清流没把自己的猜测告诉慕寒,

  • 空骑在线阅读第九节

    “把你母亲带回来了?”雷洛略带差异的问道。赵家既然主动对虎妖黄家出手,那么肯定是迅若雷霆,本质上是不可能留下活口的,赵昊这样的嫡系子嗣更是对黄宇这个少年亲自出手,显然就已经足以证明赵家对于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了。结果这一次黄宇不过是去给个通知,却是将自己被抓走的母亲亲自带回来了,这怎么看怎么不科学。当

  • 剑修小姐姐,求嫁之猜测

    陈亮顿时像被人扼住了脖子,片刻之后,僵硬地转过身,看向了身后。距离他们大概几米远的地方,白裙飘飘的白晓茹,正略有些局促不安地看着他,似乎正好听见了陈亮刚才迁怒她的那番话。背后说人坏话还被人逮了个正着,这简直就是人生几大尴尬之一。陈亮整张脸都腾地一下涨红了,随后扭扭捏捏地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咳,白、白

  • 毒舌公子在线阅读裙子

    这小鱼妖,害得他都有些心绪不宁了……他当即板着脸道:“为何来得这般迟?”阿涟本是想岔开话题的,但这招不管用,只得老实交代道:“要见上神,便私下拾掇了一番,又给上神做了糕点,所以就迟了……”容临自然看出她精心拾掇了一番。她本就生得异常的美貌,平日里是不施粉黛的,瞧着稚嫩水灵,一番打扮,更是……他忽然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