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剑宇江湖之初起

作者:芒果味粉条 来源:纵横中文网

“哈哈,这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头一把啊烧的我们小吴是心痛拉肝那”现场法医及维持秩序的同事个忙各的,只有案件现场调查暂告一段落的谭明还有心情打趣“不过真没想到咱这新来的副队真是年轻有为啊”。

还没从被没收手机的打击中回复出来的吴达,抬头对上谭明戏谑的眼神,撇了撇嘴,可怜巴巴的对队里的老大哥谭明说道“你如果知道林队的全名,你会觉得你现在的眼神就是对我的侮辱”。

“哟连侮辱都用上啦,怎么难不成姓林的就是林云庄不成”拿起手中记录用的小小的文件夹扇了扇风,无所谓的说着“那这年纪可对不上,一个60的领导在怎么年轻也不至于返老还童吧”林云庄S省公安厅厅长,全省林姓的领导,数来数去,年轻的真没几个。

小吴一脸看智障般的眼神看着他的谭大哥“当然不是林厅”吴达左右扭了扭看了看身边各自忙碌的同事,向前靠了靠,悄声对谭明说道“林队全名林成渊,S省公安厅刑侦总队”

谭明听到林成渊的名字的那一刻,手中扇风的文件夹不自觉停了下来的问道“林成渊!是不是那个什么,就那个那个……”

“潋滟湾事件”

“对对对!潋滟湾”不由用文件夹巧了敲脑袋的谭明终于想起来了,潋滟湾事件是S省近10年来作案手法极为残忍的重大刑事案件,没有之一,涉案人员甚至不凡男女老少,全部是受尽极刑后死亡,死亡人员在短短1月内就已经多达10数人的重大刑事案件,着实轰动了省厅,并且凶手作案手法残忍,不留破绽,就在大家以为案件调查遇到困难停滞不前时,省厅突然宣布破案,当时带队的就是林成渊。

那时候的林成渊还不像现在这样,更像是刚入社会的年轻人,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短时间内侦破了这样一个恶性杀人事件,后来更是因为这件事破格提入总队,公安部门对这个名字应该是没有不知不识的。

“不是,那这么大咖位的大神,来咱这小小的江亭市……”谭明看了看正在处理收拾转运死者的法医部门“难不成这次事件没那么简单?”

季风吹过,长期停工的楼道里充斥着混凝土味道,带着腐朽和陈旧的气息,拂过鼻尖。

江亭市的夏天一如他日常的热闹一样,快乐的节奏中带着转瞬即逝的热辣,有的人为今天的升职加薪庆祝着,也有人在位生活总的琐碎小事站在接头吵闹不休。

而在这些来来往往的人群中,那个曾经年轻的生命还没开始体验这些成长后的悲喜就已经失去了这个机会。

辛颜祺的案子过去了将近12小时,江亭市刑侦队来说还是一无所获。

当天中午市局召开了一场紧急会议,会议室的气氛是沉闷的。

所有刑侦组成员,法医部、市局几位重要领导都在,会议欢迎作为江亭市刑侦局副队的林成渊,紧接着宣布决定由江亭市公安局副队长林成渊任710案件总队长,直接负责本案,各部门全力配合,争取短时间内侦察捉拿犯罪分子。

案情之所以受到市局上下高度重视,跟死者身份有直接相关,除了江亭市外,其下属的三市一区中靖海市、仁山市分别自杀的那三名受害者,身份也都是学生,4起案件被害人死亡原因一致,高度怀疑诱导自杀的可能。

所谓“诱导自杀”,是幕后之人通过有计划的手段诱导操控“玩家”的心智,方式和□□的“洗脑”十分相似。在持续、密集的诱导下,参与者最终走向嫉妒抑郁,甚至自杀。自杀并不是完全出自自己的主观意思。

目前国内所报道的“诱导自杀”事件,只在少数。感情诱导、幻觉诱导等,而超过3人同时被诱导自杀的恶□□件,至今未曾出现。而目前案件还缺少主要证据证明“诱导自杀”,只得暂时以普通刑侦案件处理。

学生的异常自杀事件引起学校的恐慌,教育局高度重视,更是引起学生家长对学生及江亭市公安部门的质疑,为及早破案市局紧急召开了这次会议。

很不幸的陈正刚陈局长因为家里母狗生产未能及时参会,按规定扣除当月奖金。没办法,平日通知开会这事都是小吴来做,大家都以为小吴通知了陈局,结果不巧小吴手机被没收,没人记得这位老队长,直到开会才发现,完球,这位老队长没来。

哦,小吴就是吴孟辰,局长的专属秘书,局里的后勤人员,专业狗腿20年。

哎,为时已晚矣。

会议结束后领导纷纷离开了会议室,案件调查组一员的谭明道“哎,林队,你说这一十六七岁豆蔻年华的小姑娘,成绩优异,家世清白,她能接触什么事情导致这种死法”

女学生真的是一个班里特别文静的孩子,没有与同学产生过争执“作为市重点高中,高三的管理就高一高二而言相对严格一些,但每每都是年级第一的人在学习上按理不会有太大压力,按理说凶手是不会选择这么高难度的时间节点作案”。

“理论上是这样,但事实就是却是示一名高三在读学生的死亡”黎笑也想不通凶手为什么会选择时间紧张的高三学生“并且辛颜祺的家庭情况较为特殊,唯一的危险因素就是辛颜祺是一个走读生,但是辛颜祺家庭个情况特殊,走读也都是有司机接送的”

案件现在为止也没有丝毫突破点,大家各抒己见,听着大家的讨论声,还没离开的林成渊问道“她父母那边呢?”

大家齐刷刷的看向了队花,没错队花黎笑跟杨小川本来定的是去案件现场,结果,以杨小川的车速,车才开到半路,就接到电话说死者身份已经确定,高三学生辛颜琪。

然而不幸的是案件的现场人员充足,她两就只能被临时派去走访死者家属了。

当她看到林副队的第一秒起,扼腕不已,因为现场人员充足她硬是错过了跟男神的第一时间相见得机会。

“……嗯,辛颜祺的父母有些特殊,辛姓在江亭市个罕见的姓氏,仅有的辛姓人员中,名声最大的就在咱江亭市,据悉江亭市教育局的副局长辛蕾就是辛颜祺的母亲”黎笑正襟危坐道。

“哦豁,那这凶手可真了不得”动土动到老虎家里了,谭明不得不在内心佩服这位事件操纵者。

“确实了不得,众所周知辛蕾是一名女强人,一心扑在了事业上,这次事情出来之前大家并不知道她还有一个孩子”要不是为了找家庭住址顺路去学校看了辛蕾的学生档案,黎笑还真不知道,江亭市闻名的女强人还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诶?那他父亲呢?”谭明好奇的向前探了探上身。

“学校档案里父亲一栏是空的,校方也不了解”

没有父亲,孩子不可能凭空蹦出来的,看来这位教育局的副局长身上还藏着不少的事儿。

“藏没藏事儿不知道,大家现在先把现有的资料整理一下,下午联系靖海市、仁山市刑侦支队,把另外三名死者的详细信息借调一下”林成渊听完后说道。

“小川、黎笑下午去学校调查一下近期死者的一切关系,然后明天我们去拜访辛局长”。

“是!林队”

“是!林队”

“那咱们也散会”说完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抬腿迈向会议室门口。

坐在角落里的吴达看着大家纷纷发表者自己的观点,心里百般不适滋味,眼见林成渊要离开会议室,忽的从末尾的座椅上站了起来,举了举手悄声道“那我呢,林队”

林成渊收起离开的脚步,转身看了看吴达,思考了会,把手机拿了出来,递给他道“跟陈局汇报一下会议内容吧”。

可怜的陈局,天下已经大乱了,他还不知道。

会议结束后已经临近12点,刚开车到江亭的林成渊,早饭还没来的及吃,这会儿正饿的不行,而距离市局最近的只有马路对面的四方面管。

从走进面馆大门那一刻起,林成渊就感受到一股视线若有若无的飘来,这莫名的被紧盯的感觉除了不似被人盯上,倒是透着一丝探寻的味道。

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一只布朗熊身上感受过以外,他还真不记得有谁敢这么盯着他。

当他看到送餐来人的身影时,脸色瞬间多云转阴,麦色的脸庞上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释放者方圆百里生物勿近的冷气。

来人不为所动,干干净净的小白鞋,略微宽松的牛仔裤也掩藏不住那铅笔似的小细腿,再向上就是四方面管那黑色的标准工作服,大大的“面”字龙飞凤舞着,白净的脸颊被热风熏得微红,一对活泼的大眼睛丝毫不受低气压的影响,立场坚定的向前迈着步子“大哥您好,您的面!”。

“……”听完这句话的林成渊脸上电闪雷鸣一片,漂亮的丹凤眼瞪着对面的小孩。

“警官,您吃好”说完轻飘飘的离开,挥一挥餐盘,不带走一片云彩,留下冷气强度更上一层楼的林成渊。

对面戚宝宝转过身的脸颊上露出了漂亮的小酒窝,笑的仿佛一只晒足阳光的猫,心满意足。

身后林成渊暂未继续追究为什么应该放暑假的人在这里没回家。

午饭结束的林成渊决定暂时不管某个不打招呼的小孩,结果小孩不愧是小孩,爬副驾驶的速度仿佛千锤百炼伴的熟练。

饭后的林成渊决定先回江亭的老房子收拾一番,刚到车库取车,旁边就窜上了一个身影,不是戚宝宝是谁。

“别告诉我你是在面馆实习”驾驶座的林成渊一身短袖衬衫,安静的问道。

“社会实践活动来着,也算实习啊,谁不需要踏进这复杂的社会啊,就当社会初步实习了啊”副驾驶的小孩,在林成渊开车前一秒成功的把自己塞进了副驾驶,身姿熟路的仿佛干过无数次。

“呵……”低沉的嗓音发出的是邻人心碎的呵声。

“好吧,打工打工打工,都是一样的,惊不惊喜”要是说要出来打工,别说林成渊不同意,戚爹知道更是不会同意,所以戚宝宝对他俩一直说的是实习,在被戚爹知道跟林成渊知道之间,戚宝宝明智的选择了后者。

“那你是回学校住,还是回S省”无奈的语气,仿佛早已习惯戚宝宝这突如其来的惊喜一般。

“不要回学校,放暑假了谁还会学校啊,回家戚爹哪儿有时间管我,不回~不回~”暑假才刚开始呢,好不容易混到市局最近的四方面馆,能近距离跟着他的小哥哥,谁还回学校回家啊,当然有林成员在的地方就有案件在,有案件在就有危险在,他不能弃他的小哥哥于危险之中而不顾,他更不可能回家了。

“放暑假应该都在家呢戚宝宝”颇为头疼的语气。

“放暑假了,年轻的学子们都在为提前进入社会做打算,而我就不同了,社会与你,我选你”好了,嘴炮戚宝宝。

“我跟四方面馆,二选一”听完小小的糖衣炮弹的林成渊,终于启动了车子。

“……那不一样”戚宝宝狡辩

“哪儿不一样”

“我看过了,这周围离市局最近的地方就是我打工的面馆,而且饭好吃,老板人热诚”说完附带美滋滋的点了点头。

“……”合着真是有备而来“诚叔知道你在这打工?”

“有跟爸爸讲来见你”谈到戚爹秒变乖宝宝。

意思就是没讲打工的事,林成渊习以为常,淡定的告诉自己,戚宝宝他是个宝宝“那回头我来说吧,有行李吗”

旁边副驾驶的戚宝宝仰面倚在椅背上摊手吹着空调,听着这句话,扭头小脸一片明亮,闪着孩子般的光彩“哥,你不知道,要来面馆打工的人可多呢,我可是挤破头才进去的,所以行李就一个背包,都在四方面馆宿舍放着呢”有事就叫哥的习惯是改不掉了。

看着戚宝宝明亮的眼睛,林成渊笑了笑道“那看来宝宝出手,无往不利”小屁孩,就知道蹭吃蹭喝“先送你回家,给你拿钥匙,晚上几点下班”

“我们面馆是专业的,那什么我忙完随时就可以下班”戚宝宝自豪道

“什么情况?”林成渊有些许的疑问

“嗯,老板人比较好,我可以随时请假”戚宝宝语气还是有些许的骄傲。

“你确定你不是去了黑店?”

“我们面馆可是咱京剧旁边的专业面馆好吧,只不过老板说工资按小时算,一小时5块,等宝宝挣钱请小哥哥吃江亭最好的美食”要不是位置偏僻,上月刚走了唯一的服务员,老板又当厨师又当服务员的忙不过来,哪儿有戚宝宝上位的机会。

上一位服务员据说是回老家结婚去了,估计回来无望了,四方面馆正是急需服务员的时候,偏偏面馆位置在市局附近,距离市中心路程略远,来应聘的人很少。

戚宝宝这怀揣着不明心思的人正好来市局附近观望,观望着观望着就遇上了老板李四方在贴着应聘纸张的大门下吞云吐雾,脸上愁云惨淡,戚宝宝那理着齐刘海的小脑袋晃了晃,就这么走到了四方面馆,也凭自己的运气走到了今天。

“那你好好努力”廉价劳动力,大概说的就是戚宝宝吧,指望戚宝宝正经打工是不可能的,这在他看到戚宝宝的第一时间就明白的。

……

此刻坐在林队路虎后座的杨小川,距离左手边的黎笑警官大概有一个陈局的距离,低调且幽怨的看着驾驶座的林成渊。

毕竟林队今早晨一进办公室就是这副生人勿扰的低气压,一只到上车杨小川都不敢大声喘气,直到被告知做到后边的作位时,杨小川憋不住了,忍不住对旁边的黎笑哭丧了脸。

“噗,行了小川,怎么让你陪我还委屈上了啊”黎笑满脸无奈的小声笑道。

“笑笑姐~”杨小川这辈子头一次坐上路虎,手握驾照却开不了豪车也就算了,豪车的副驾驶风景多好啊,为什么副驾驶也混不上。

平日里杨小川家到单位骑个小电动10分钟就到的路程,所以短时间内是跟车无缘了,偏偏他最近好不容易考下来了驾照,正是对一切四轮交通工具征服力爆棚的时候。

“行了,就你这技术,真让你开队里的车去,那到地儿人早等不及了”黎笑不得不白了杨小川一眼。

“不过笑笑姐”杨小川冒着低气压大胆掏出手机,给黎笑发了个微信,“我怎么记得去教育局不是这条路啊”

杨小川身体向左靠了靠提醒黎笑看手机。

黎笑向前看了看林成渊,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道,她也不敢问,给了杨小川一个副队的心思你别猜的眼神,继续正襟危坐。

杨小川默默坐了回去,当他瞅着这越来越熟的仿佛走了上万次的去单位的路的时候,扭了扭座位上浮躁的屁股,再次掏出了手机“???我们到底要不要提醒林队”

黎笑看着杨小川表示有心无力,轻轻耸了耸肩。

就在杨小川鼓起勇气决定提醒林成渊时,霸道的黑色路虎稳稳的停了下来。驾驶座的林成渊声音低沉的说道“在这稍等一会吧,如果没吃早饭可以下去吃早饭”。

杨小川一脸惊讶,不自觉的微张着颜色淡淡的嘴唇,这一定不是真的,难道林队是为了关心我们的胃吗?这是真的吗,只是吃早饭吗?不是迷路了吗?

“谢谢林队,我早饭在家吃了,您有什么想吃的我跟小川下去给你带来”黎笑笑了笑,甚至抽空扯了扯不知什么时候靠近的杨小川的衣袖,免得这孩子一会憋不住跳起来。

“嗯,不用”说着拿起手机。

而这头四方面馆里的戚宝宝正勤奋的擦着眼前亮的闪眼的小方桌,过了8点早高峰,店里的用餐的人便少了起来,李四方看着那块被戚宝宝擦了不下5遍的桌子,突然涌上来一种莫名想要吸口烟的冲动。

“池塘的水满了雨也停了,天边的稀泥里到处是泥鳅,天天我等着你,等着你捉泥鳅,大哥哥好不好,咱们去捉泥鳅,池塘的……”男版的捉泥鳅在四方面馆吧台内侧欢快的响了起来。

对面的齐刘海小孩终于放过了擦的锃亮的方桌,噔噔噔跑到了吧台“喂,你好”声音欢快而洪亮,别管对面是谁。

“出来吧,记得跟老板请假”手机对面略带无奈的声音淡淡透了出来。

“好嘞,爱你哟,小哥哥”

“嘟嘟嘟……”完全去年不介意被挂电话的戚宝宝欢快的对李四方道“老板请假!”

吧台里边的李四方终是颤抖的掏出了烟盒,无奈道“去吧,去吧,记得把早饭拿上”一早过来就跟他四方叔定好8点的早饭的戚宝宝可以说是非常心机了。

坐在后排的黎笑发现自从打完电话后的副队低气压正在一点点消失,直到副驾驶上跳进来一位穿着白色T桖的小孩后,林队一早释放出的低气压终于消失不见了。

戚宝宝再次展现了他爬副驾驶那惊人的速度,上飞速的带进了一小阵夏季独有的热气,上车后才发现后座还坐着两位穿着警服的人,这才略显羞涩的看着林成渊喊道“哥……”。

林成渊瞥了眼戚宝宝那略带细汗的小鼻头“小杨、笑笑这是戚宝宝,江大学中国史专业大三在读,选修的犯罪心理学,对刑侦案件比较好奇,正好假期想过来见识一下。以后可能会经常见到,认识一下吧”说着终于挪开那放在小巧鼻梁上的目光,看向后座的二人。

“小杨哥、笑笑姐好”戚宝宝在林成渊面前有多欢脱,在外人面前就有多腼腆。

是的,腼腆……

黎笑看着白皙面庞上那长长的睫毛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萌生了久违的母爱“宝宝好,我是黎笑,欢迎宝宝随时加入我们”黎笑内心轻松的语调轻快说道。

“嘿宝宝,这名字起的挺好,我叫杨小川,喊我小川哥吧,队里还有其他姓杨的队员,以后哥带你认识”兽类动物杨小川看着前边的宝宝笑着说着,仿佛嗅到了小动物特有的气息一般。

“好的,小川哥,对了笑笑姐、小川哥你们吃早饭了吗?我稍微带了一些”虽然是为了要给自己吃来着。

“哇!宝宝你以后就是我亲弟弟”杨小川其实真没吃早饭,早就看上宝宝手里的豆浆了,完全忘记了队长的低气压,自来熟的说道。

“豆浆、油条给他,剩下的你吃”旁边林成渊在车子启动后就不在盯着戚宝宝了,不过想起早晨闹脾气不吃早饭的戚宝宝,还是开口提醒道。

“嘿嘿,好的”看着手里剩下的最爱的奶味莲蓉小馒头,戚宝宝美滋滋的吃了起来。

杨小川津津有味的吃着手里的豆浆油条时,内心一片感动,队长不愧是队长,一句话就能吃上热乎的早饭,还能捎带增加队里人员力量,不愧是队长。

宝宝弟弟不愧是宝宝,还贴心的带了早饭,感动ing……

看着旁边吃的差点热泪盈眶的杨小川,再次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路上大家简单的跟戚宝宝说了说案件的情况,辛颜琪的母亲辛蕾虽说是辛颜琪的母亲,但是对外知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具体原因还是的询问她本人,学校档案里空着的父亲一栏目前也不知是谁。

原本属于个人的秘密由于辛颜琪的突然遇害仿佛变得引人注意了起来。

辛颜琪确实是四位遇害人里身份最为特殊的存在。

因为案发时很有可能是有凶手在现场见证了整个自杀的过程。

47号楼外那个单独被人清理干净的窗玻璃,正好可以看见案发现场横梁到地面的视角,如果真是巧合,那未免有些玄幻。

路上大家大概聊了聊其余三位受害学生。

第一位被害人李克是在江亭市仁山公安分局上报的,死者也是一名高中学生,由家人发现失踪后报案,只是时间未到48小时警方未予立案,直到分局接到电话,路人报警锦华酒店楼下有人跳楼身亡,警方以及救护人员到达现场时发现已经身亡,经核实死者身份正是失踪的李克。

一名普通的高中生的自杀,可以说是偶然事件,如果调查无误,符合自杀事实,且家属不在争议,那么就可以定案为自杀结案。

李克的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除了李克一个孩子外,还有一个9岁正在上小学的女儿李萌萌。

在失踪前李克曾答应周六休息日带还在读小学的妹妹带她区游乐场玩,结果周六一直联系不上李克,李萌就起了脾气,在父母面前闹,母亲无奈之下联系学校老师,家里人这才知道李克周五晚上就已经离校回家,反复联系李克手机都没有消息之后,父母在周六晚上9点急忙报案,结果时间不足48小时,不予立案。

直到周天凌晨警局接到电话报案,锦华酒店有人坠楼,经核查正是失踪的李克。

延伸阅读

雅喜贵特加盟  http://www.blbq.net/pf52.shtml
雅喜贵特服饰是一家经销批发男装夹克、男装棉衣、男装羽绒服、男装呢大衣等男装系列产品。

典亮汽车饰品加盟  http://www.blbq.net/d7lx.shtml
浙江天台典亮汽车饰品厂成立于2005年,位于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莪工业区内。工厂生产面

想家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blbq.net/uis1.shtml
想家便利店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便利店管理和商品营销策划为一体的连锁商业企业。她是目前广东

聂卫平教室加盟  http://www.blbq.net/gar1.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96163951596.g

武汉网球供应商供应海德网球拍加盟  http://www.blbq.net/ae0f.shtml
远泰体育目前拥有四个门市部、三个网站、一个羽毛球馆。有员工40余人,客户800余户,

荷欣源酵素加盟  http://www.blbq.net/g8vg.shtml
公司研发酵素产品主要针对有以下特征人群,研发针对不同人群改善不同身体状况的酵素产品。

金诺雅陶瓷加盟  http://www.blbq.net/xaxs.shtml
金诺雅陶瓷餐具总部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我们的商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

绿色果园加盟  http://www.blbq.net/umyv.shtml
绿色果园网是青岛绿色果园农产品有限公司精心打造的专业从事水果销售的网络平台。是青岛地

龙雅加盟  http://www.blbq.net/g7yz.shtml
龙雅手机壳总部专门生产销售各种手机保护壳和屏幕保护膜,如:清水套,硅胶套,硬壳,彩壳

三耳兔童装加盟  http://www.blbq.net/sd22.shtml
北京三耳兔服饰有限公司隶属于辽宁中泽集团,公司是集童装开发、销售于一体的大型童装企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执子之手,因何相守在线阅读第1节

    蜀山世人不知何时就已经存在,只知道这世间每当有妖魔祸乱苍生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御剑而来斩妖除魔的翩翩剑仙。但是人们总是亲眼见不到这群人,只知道世间有蜀山便无妖魔。蜀山更像是人间界的保护神一样。而且御剑除魔天地间也是各带蜀山弟子的理想和追求,自上古以来妖魔界和阿修罗界就不停想打破三界的壁垒,彻底吞没

  • 皈徒之蓝境之书在线阅读第6章

    天色渐晚,安倍晴明抱着狐之助在本丸中散步。“狐之助。”安倍晴明说道,“我想见见三日月宗近。”“三日月?”狐之助摇头道,“他任务未归,不在本丸。”狐之助摇了摇尾巴,继续说道:“主厅和书房里都有专门记录刀剑们任务情况的平板,历史记录也可以查。现在本丸内大部分太刀和大太刀都在任务中,最快的也得下周才能回来

  • 嫡妻在线阅读第八节

    李玉龙正要翻动宝鉴,却从中掉出了一张相片。那相片大概是非常老了,都不知道是甚么时候照的了。但是这照片却保存的十分完整。那照片上的人也是很清晰,仔细看下,右下角写着几个字。李玉龙看了那几个字:“李泽凯。”这名字李玉龙便是更熟悉了。但李玉龙却是失忆得很彻底,就好像N年前张雨择的失忆一样,就是吴欣语在他身

  • 只是不想错过她第九章

    因为医务室得有人留守,方医生和半夏不能同时去体检。于是最后商量出的结果就是半夏第一批,方医生负责第二批和第三批。第二天集合的时候,训练营的孩子们坐满了两辆车,半夏还没找到位子。她瞟了眼选手车,虽然空位子很多。但是……艾玛,上这辆车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啊。想想里面可都是大神啊!半夏吞了吞口水。“小姑娘你

  • 清云未央第九章在线阅读

    风柳二人一路护住龙云掠出密林却并未去庄外与本城大军汇合,而是转身向另一侧密林行去,身后紧随而至杀出重围的红衣卫护住后方一路相随。二人在左侧密林不远找了一处略显空旷的地方将龙云扶着坐在了一大不大的石头上,剩余的红衣卫散在四周隐隐戒备,龙云坐在石头上抬手扔给了柳先生一物,然后开始闭目调息。柳先生接过一看

  • 重生那些年张 工作室成立

    蒋风,当年在东南武校跟郝兵小帅不仅是同学还是室友,这家伙性格孤僻,从不与人来往,成天冷冰冰的不苟言笑,三个人住一个宿舍硬是是过成两个人的感觉。因为长相俊美却不失英气,倒是成了很多少女的梦中情人,不过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倒是只能让有想法的少女埋下了暗恋的种子。不巧当然武校校长的儿子黑熊喜欢的女孩也偏偏暗

  • 小辣娇(重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第五回白城下午,白城带着局里的人来天台装监控,修防护网的人需要明天才能来。放学后宋默沉又来到天台,看见白城正在防护网边上拉警戒线。“你来做什么?”白城问。“我还以为这个天台会被封起来,就想着再来看看。”“不会封的,加固一下防护栏,再装个监控。这周只要有学生上来,我们都会调查。”“犯罪分子还会回来吗?

  • 竹马谋妻之误惹醋王世子节 独行侠旅途感悟

    第五节独行侠旅途感悟我结束了与栖息在第六千二百零一间房子「迷宫区」的强敌,太监领班的单独战斗。在踏上归途的同时,脑袋里也想着久远之前的回忆,就这么走了十分钟左右,在看到出口的光线出现在前方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我不再沉浸于过去的回忆之中,加快脚步由通道里出来后,用力吸了一口清新空气。出现在我眼前的,

  • 装在盒子里的苹果在线阅读第10节

    此时正值午后,按理说太阳应该最盛,光芒应该最强,但是此时的天空却看不到太阳,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就如同日食,但是却没有红色的光圈,这便意味着没有日珥。苏樱的眼皮跳了跳,心中有股极其不详的预感。“咦?这是怎么回事?”“哇塞,这是日食吗?怎么最近的新闻没有播报提醒呢?”“妈呀,是世界末日吗!”···美食街

  • 大人请息怒在线阅读租房

    “接戏了助理得赶紧找,你有什么要求吗?”艾伦接过合同问道。“心细,话少点最好!”顾南倾想起了自己上辈子的侍女。艾伦点点头:“行我记下了!”“剧组筹备的差不多了,你这边先准备着,也就几天就能进组了!”“这么快?”顾南倾眨了眨眼睛。“公司筹备挺长时间了!”顾南倾点点头,这学期的课她没上几节,有需要请假了